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怀了豪门少爷的崽

作者:八耳九空 时间:2019-04-03 10:07 标签:生子  甜文  
颜池做过最冲动的事,就是跑去给他弟弟的绯闻对象甩支票,说:“给你一千万,离开我弟弟。”
坏了人家打篮球的心情,挨了一顿骂。
绯闻对象叫林阙,颜正腿长,生了一副好模样,可惜脾气坏,说话冲,还把支票糊了颜池一脸,跟他说:“我建议你弟弟去看看眼科,我跟他心上人长得一点都不像。”
晚上颜池去酒吧,和朋友喝酒解闷,后头过来了一个男人,有些像林阙,他喝醉了,上去跟他讲道理,后面还打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是床上打架,颜池把裤子套上,一脚踢在林阙屁股上,抓了衣服就跑。
过了几个月,他的肚子莫名大了起来,里头怀了林阙的种。
“吃胖的。”他一个个去解释,“你们都不要误会,今天吃了八只鸡腿。”
后头解释到林阙面前去,林阙还他妈真信了。
林某人:“今天又是不知道自己当爹的一天。”【苦笑
“孩子我养了。”
“我日你......这是你的。”
“诶?(???)”
1、生子设定,满配富家大少爷,混吃等死需要老婆亲亲才会努力赚钱养家攻vs皮皮小少爷受,甜饼设定
2、攻同受的弟弟没关系
3、文明看文呀么么哒

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池,林阙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颜家小少爷颜池,听闻自个儿弟弟颜格对Z大前校草林阙百般纠缠,屡败屡战,思虑再三下,拿出积蓄去找林阙,给他一千万,希望对方离开他弟弟。两人一言不合,在操场打了一架,晚上酒吧再次相遇,一夜阴差阳错,没过几天,颜池发现腹有异常,而林阙摇身一变,成了Z大首富的独生子。
本文语言诙谐,情感细腻,先婚后爱的题材,见证了两人从幼稚到成熟的漫漫成长路,在鸡飞狗跳的磨合生活中,两位主角对家庭、责任、婚姻有了更新的认识。


  ☆、第一章

  颜池坐在阳台的摇摇椅上吃葡萄,头顶罩了顶太阳伞,他还骚包地给自己戴了副小墨镜,身上一条沙滩裤,赤着上半身,小日子过得舒坦无比。
  今儿天气好,阳光烈,他把手机亮度调大些,顺势躺在椅背上,打开学校论坛。
  他毕业已有一年半,但时常还去学校专区逛一逛,加之他的弟弟也在里边上大学,这才留了些心思。
  【卧槽你们知道吗,我们的新校草,跟已经毕业的前校草在一起了!有图有真相!】
  一个加粗加红大标题赫然映入眼帘,底下跟帖数百条,粗粗一浏览,洋洋洒洒长篇大论者不在少数。
  颜池眉眼一皱,心想这事并不简单。
  他弟,颜格,Z大新校草。
  至于那前校草何许人也,颜池表示自己还真没听过这号人物,当年懒,没怎么关注过时事,他带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老哥哥心理,皱眉往下浏览。
  前校草,比他还要高上两届,当年在学校也是呼风唤雨的一号人物,即便毕业几年,江湖中仍有他的传说,人称,林哥。
  成吧,林哥就林哥,颜池继续看下去,翻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科普留言。
  【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你们作业可以忘记交,上课可以忘记上,但是千万不能不知道我们林哥,林哥全名叫林阙,长下面这个样子,帅不帅,腿软不软,有没有肾上腺激素狂飙大脑充血,他就是我们Z大的颜值之光(顶胯,顶胯,顶胯】
  颜池往下看,看得出这人是个真粉丝,不是什么黑装粉,放的是林阙打篮球的照片,上头的男人一身红色运动服,印着419,额头带了白色运动发套,歪头笑得老不正经。
  右耳还戴了耳钉,阳光下一闪,差点闪瞎颜池的眼睛。
  帅,贼他妈帅,抛开任何一切主观因素,实话实说。
  只不过这人跟他弟有些说不清又道不明的关系,或许就是所谓的弟媳,颜池哪里敢肖想,再飞速往下翻看,没再得到什么关键信息,连标题中所说的照片也没有,标题党。
  不过倒是看到了些东西,关于林阙的身世,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穷得恨不得是一块硬币掰成两块用,又有人跳出来骂,放你妹的狗屁,林大校草今年开的兰博基尼,限量款,你们只能在车标前拍拍照。
  限量款,不知道是哪一款,颜池想的有点远,他之前也想买,最后一辆被一个中国区的客户预定了,这事就成了他心中一根刺,想起来就难受,确实喜欢,只是没赶上。
  这个帖子前面还算和谐,但因为林阙的身世两极分化太严重,加上前边颜值之光四个字一出,就开始吵得不可开交。颜池自然是站在他弟这边,临退出帖子前,还给颜格吹了个像模像样的彩虹屁,当哥哥也是不容易的。
  关掉手机后,他又翘腿晒了会太阳,翻了个身,让屁股也雨露均沾,沾着沾着他就觉得不对劲,反射弧起来了,难不成是真有一腿?
  颜格的事情颜池其实管不着,也不归他管,他在颜家的地位有点尴尬,但同颜格也是一块儿长大的好兄弟,打心底里关心他。
  碰巧颜格今天在家,他想了半天,捞起旁边的衣服给自己穿上,整了整露出半个屁股蛋的裤子,过去找他。
  走到门口,颜格的房门开了条缝,里面的他正在同人打电话,声音清楚,歇斯底里,鲜少见他这样子。
  “就算你爱的是我的钱,但是我也喜欢你,我愿意把命都给你。”
  “我把钱都给你好不好,你不要离开我。”
  颜池听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心道不好,双眉都皱成了一个倒八字,觉得林阙还真是个棘手的。
  等里头声音落了,他才过去敲门,片刻后颜格探头出来东张西望,望见他后喊了一声:“哥。”
  有气无力的,满脸惨败。
  颜池进去问他怎么了,他没说话,握着只手机在那边垂头丧气,肩膀成了斜坡,头顶发旋儿乱得可以,一看就没好好梳理。
  “哎。”颜池试图活跃气氛,也在旁边坐下,“哥跟你说件事,过几天家里应该逼着我去相亲了。”
  “那挺好的。”颜格看了他一眼,幽幽道,“你都要有对象了。”
  颜格爱情不得意,特触景生情,现在就算是跟他说,门口的土狗大黄当爹了,他都能想起黄儿的狗老婆,再联想自己,觉得人生特凄惨,特孤孤零零,快乐不起来。
  他不快乐,兄弟也不快乐,颜池陪着他丧气了一会,过去把自己屋中的汽车模型抱来送给他,这才让颜格稍微露了点笑,说谢谢哥哥,还宝贝儿地给放进了玻璃柜里。
  颜池离开后,颜格再去翻被自己坐在屁股后的手机,紧张地看了一会,却见依旧没什么消息,他的怒气便起来了,进去消息框骂人:“宋景仁,你就真的不把我当一回事吗,我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
  颜池回屋后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心中还挂着这事,颜格当时在电话中说,愿意把钱都给他,愿意把命都给他,知道他爱的是他的钱,这到底是贪成了什么样。
  他觉得不太行,歪风邪气。
  颜池匆忙套了条裤子起床,漫无目的地在屋里走了一阵,先拿手机查了点银行卡中的余额,这几年他就没关心过自己到底有多少钱,但多张银行卡一算起来,居然有个两三千万,也是够吃了。
  钱都准备好了,就差林阙人了。
  颜池找了个在学校中读研究生的朋友帮忙,问他是否有林阙的消息,那人人狠话不多,没问颜池找人的动机,片刻后发来了一个论坛帖子。
  【报!林大校草回校了,在二操场打篮球!大家冲鸭!】
  下面有人发了照片,乌泱泱的一群人围着一个屁大的篮球场,在那边疯狂撅着屁股拍照片。
  不就是打个篮球的事,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颜池觉得时机正好,开车出去了。
  他住的地方离学校还有些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开了一个多小时,刚停好车,那边就给他发消息说,林阙回去了。
  跑了半天一场空,颜池心态倒是还好,没坏,也有很久没来过学校,趁着这次机会,干脆就得空逛个校园。
  他去了二操场,空空荡荡,颜池在那边坐了一阵,试图让自己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悲伤感,电视里不都这么说的,回到母校,昨日再现,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
  好像没那种感觉,颜池酝酿不出情绪,干脆放弃,又往三操场走。
  三操场同教学楼离得远,平时很少有学生训练,颜池去回想,以前玩得最多的地方,也就这一处了,必须得过去看看。
  他走过去,见到一个高挑男人在三操打篮球,一个人,背影看着孤零零,有些落寞。
  男人一身运动装扮,连帽衫,帽子戴在头上,还带了口罩,看不真切面容。
  这天也不冷,太阳正好,外温二十八。
  颜池心中想着事,忽然一只球滚到他的脚边,他下意识地拿脚挡住,抬头听到男人喊他:“兄弟,帮忙扔个球。”
  这声音,怎么说呢,就跟炸的章鱼小丸子是一样的,外酥里嫩,发音还清楚,字正腔圆,听得颜池双腿一软,差点给他跪下去。
  跪是不可能跪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跪,他稳了稳心神,弯腰捡起球,高抛,投篮。
  球歪了,飞出了篮球场的区域范围。
  男人有些愣,看了会,跑出来绕场子捡球,颜池见他出来,忙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兄弟。
  “没事。”男人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极为好看,桃花眼,微微上翘,睫毛分明,似是能沁出水来,他笑道,“力气蛮大的。”
  好像是句夸奖的话,颜池没管,挠了挠头发,跟在他后面去捡球。
  两人也算是相识了,男人说他毕业已经有两三年,今儿刚好路过学校,借了球进来过把手瘾,还是学校的球场好,熟悉。
  颜池说自己也是,那人便问他来干什么,他想了想,说实话,过来蹲林阙。
  “哦?”男人的语气上扬,有些怪,“你找他干什么,是他的朋友?”
  “也不是。”颜池蹲在地上看他定点投篮,有些羡慕他的身材,过了会说,“就是有点事,特意过来的。”
  他想起来,就问:“林阙应该跟你一届,你们认识吗,我想问件事。”
  男人点头:“认识。”
  颜池便问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在学校风评好吗?”
  风评好应该是挺好的,瞧着论坛一堆为他说话的人,来学校打个篮球,都能当精华帖轮番置在首页上,一个小时回帖几百条,论坛流量一向不高,几百条都能吹都花来了。
  不过人品方面,颜池说不准,颜格当时电话里的那句话,你只爱我的钱,都成了他心里一根刺,对林阙的印象于是大打折扣。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