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招你烦

作者:初禾 时间:2019-03-26 19:08:00 标签:欢喜冤家 甜宠 都市爱情
  欢喜冤家,甜宠日常,“直男动不动就撩我”
  “我招你烦?”
  “不,你招我疼,招我爱。”
  本文不长,也不是剧情流,是“二十岁的严啸对二十岁的笔直美人昭凡一见倾心”的故事。
  私设很多,半架空,请勿对应现实。
完结 近代现代 都市爱情 甜宠 欢喜冤家

第1章
  仲夏,临江警察学院早已放假,宿舍楼空了小半,图书馆里只剩零星几位刑事技术专业和法学专业的学生还在苦读,倒是足球场和几个篮球场仍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侦查专业和反恐专业的尖子生们打起篮球来,那气势那阵仗,绝非一般高校男生可比。
  灼人的暑气在傍晚有所褪减,昭凡撩起湿透的球衣,用衣摆擦拭满脸的汗水,胸腹上平整精壮的块状肌肉暴露在口哨声中,几道汗水沿着肌肉的纹路向下淌,往小腹一汇,正好挂在肚脐上,被霞光一照,显得晶莹闪烁。
  太热了,侦查专业的一帮二愣子球风彪悍,对待同学如同对待敌人般凶猛,半场对抗下来,简直跟在三伏天的正午来了次武装越野似的。昭凡擦完脸,干脆将湿透的球衣脱下来,双手用力一拧,球衣上的汗水哧哧掉在水泥地上,很快被吸收蒸发。
  拧完汗,他将球衣抖开,随意地搭在一边肩头,弯腰拿起一瓶矿泉水,还没喝上一口,就听侧面传来一阵笑声。
  “我擦,昭凡又他妈秀白皮了!”
  “啧啧啧,这白花花的肉啊,把老子眼睛都闪瞎了!”
  “裁判裁判!昭凡这他妈犯规吧?一会儿灯光一打,他那一身白肉多晃眼啊!”
  昭凡骂了声“操”,抡起矿泉水瓶就朝起哄的众人扔去。那矿泉水瓶的盖儿没了,里面还有满满一瓶水,瓶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水跟着洒了一路,最后砸在一个又大又圆的脑袋上。
  “我靠!”大圆脑袋一脚踩扁矿泉水瓶,喝道:“昭凡你又打我!”
  “打的就是你!”昭凡微扬着下巴,唇角挂着一丝笑,食指轻轻勾了勾,“有本事你打回来啊。”
  众人哄笑,怂恿大圆脑袋和昭凡干一场。
  昭凡也笑,眼睛半眯着,眼尾盈着笑意,下巴还是像刚才一样微微扬着。
  他个子高,腿长,身材好——这在警院不算稀奇;但他肤白,在反恐专业被教官们折磨了两年,周围的同学都成了炭,他那身白皮却几乎没受什么影响——这就稀奇了;最难得的是,他五官生得极妙,线条锋利中带着恰到好处的阴柔,并非普通意义上的帅,而是让人眼前一亮,心头一震的美。当年他刚到警院报到时还闹了个笑话,负责接新的教官将他从头打量到脚,疑惑地问:“同学,我们这儿是临江警察学院,不是演艺学院,你……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我才不跟他干!”大圆脑袋叫张丹锋,侦查专业的,身材不错但脑袋太大,身手虽然还行,但仅爱逞嘴上威风,说不过就跑,从来不与人干架,“你们别看他一身细皮嫩肉,打起架来比谁都疯!我跟他打?我傻了?”
  这倒是实话。
  警院崇尚武力,推崇强者,虽然院方明令禁止私斗,但血气方刚的学员总能在教官眼皮底下找到“死角”,酣畅淋漓地干上一架。昭凡看上去秀气,丢五大三粗的反恐学员队伍里简直像食物链的底层,一身白皮又格外惹眼,但能考进反恐专业的哪能没两下子?大一刚入学那会儿,几个想给学弟们来个下马威的大二前辈就被他悉数撂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他的名声,是打出来的。
  按理说,他这种偏女气的长相在警院讨不到好,背地里少不得被人喊上几声“小白脸儿”、“假妹崽”,但与外表不怎么相符的是,他专业技能极强,不管是体能耐力还是射击格斗,都在反恐专业里名列前茅,加上性格粗犷,大咧咧得没边儿,两年下来,硬是和全专业的人甚至外专业的人成了好兄弟。
  背地里喊“小白脸儿”,那是不怀好意。当面喊“小白脸儿”,就是纯开玩笑了。
  昭凡喜欢开别人的玩笑,也开得起玩笑,警院里哪哪闹事都有他,哪哪当和事佬也有他。
  总之,临江警察学院若要评选校园风云人物,那必然有他。
  “我还懒得干你。”昭凡在张丹锋的脑门儿上拍了一巴掌,挥着球衣扬长而去,“你们接着玩儿,我先撤了。”
  “操!球还没打完呢,你他妈往哪儿撤?”一名队员喊道。
  “算了算了,时间到了。”张丹锋摸着被拍痛的脑门儿,“他晚上要加练体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来来来,老子陪你们打。”
  “你个死大脑壳,你要上场了,我们是打篮球啊,还是打你脑壳?”
  “我靠!帮你们凑数你们还不满意!”
  “哎,这他妈都放假了,昭凡还这么自律,多陪咱们玩一分钟都不行。”
  “可怕可怕!”
  篮球砸在地上的声响和众人的议论一同从身后传来,昭凡伸了个懒腰,抹一把脸,先是在篮球场外的小道上来了个原地高抬腿,然后趁势向体能馆的方向冲刺而去。
  自打入学,每晚的体能加练就是雷打不动的必修课,后来又加上射击专项训练,昭凡晚上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上学期期末的时候,体能馆列了个打卡表,昭凡的名字排在第一位,自行加练的次数和时长都远超第二名。反恐专业的教官逢人就拿他当鸡汤灌——你们看看人家昭凡,天资聪慧还努力,你们谁有他刻苦?不怕遇到天才,就他妈怕遇到努力的天才!
  假期的体能馆没什么人,昭凡索性将球衣扔在角落,裸着上半身就开始练力量。
  体能馆位置好,修得也漂亮,窗户全是落地窗,被夕阳的光一照,整个屋子金碧辉煌。
  昭凡从日落练到天彻底黑下来,两个小时,强度不断提高,最后一组引体向上做下来,手臂和肩背已经渐渐失了知觉。
  外面的路灯亮起来,在黑夜里像一组星辰,打篮球的人早就散了,此时不是在校外撸串儿,就是在宿舍洗澡。
  昭凡躺在垫子上歇气,胸口上的汗水随着呼吸而起伏,突出的喉结有些发颤,时不时上下抽动,两条腿分开,小腿肌肉正并不明显地痉挛。
  他抬起手臂,搭在眉骨上,双眼紧闭,嘴唇抿成薄薄的线,待到忍过那一阵激烈的疲惫感之后,才缓缓坐起,双手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
  时间已经不早了,洗完澡,再加个餐,差不多就到了就寝的时间。但现下是暑假,宿舍楼不断电,图书馆和电子阅览室通宵开放,算是给留校生的福利。
  昭凡回到寝室,洗掉浑身的汗,换了身T恤,正要出门,就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从走廊里传来。
  室友回来了。
  “哟!凡儿!”鲁小川将一盒烤羊肉串和冰奶茶放在桌上,又把还热乎着的煎饼果子塞昭凡怀里,“知道你肯定饿了,来,填填肚子。”
  昭凡接过,笑道:“谢了。”
  “谢什么,你也没少给我买牛肉包子。”鲁小川这人长得尖嘴猴腮,看上去奸诈狡猾,但心肠热得不得了,自从当上了室长,就成了宿舍众人的“爸”,既要管专业成绩,又要管吃喝拉撒,简直是为兄弟们的未来操碎了心。
  昭凡趿着一双凉拖,手里攥着诺基亚手机和钥匙,“我晚点儿回来,不用给我留灯。”
  “嘿,你丫又想去看黄色小说?”鲁小川趴在椅背上,眉毛一挑一挑的,“悠着点儿,虽说现在是暑假,电子阅览室没人管,但万一被逮着了,后面不好办啊。”
  “我看的是正经小说。”昭凡叹气,“不是什么黄色小说。”
  “还不黄啊?”鲁小川一惊一乍,“上次老二回来说,你那网页上上下左右挤了四个波霸姐姐!”
  “那是广告!”
  “老二还看到标题了——听总裁夫人的娇嗔。”
  昭凡额角跳了跳,“也就那一段带点儿黄。”
  “你还说你看的不是黄色小说?咱们寝室可是拥有流动红旗的先进寝室啊!”
  昭凡挠了挠耳朵,“嘭”一声合上门,将鲁小川的逼逼叨关在里面。
  宿舍楼和电子阅览室隔得有点儿远,昭凡吹着夏夜的风,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走到电子阅览室时,刚好咽下最后一口煎饼果子。
  鲁小川这人实诚,除了爱唠叨,哪哪都是优点,给室友买煎饼果子,火腿肠鸡蛋里脊必须加全套,鸡蛋还得打双份,要吃饱,还要吃好。
  昭凡将塑料袋和油纸扔进垃圾桶,决定明天早上给鲁小川多带个卤鸡蛋。
  电子阅览室就在图书馆隔壁,里面的人却是图书馆的几倍不止。
  临江警察学院不允许学员们私带电脑,手机虽然可以带,但手机上也没什么游戏可以玩儿,大伙没事便爱往电子阅览室跑,把电子阅览室当作网吧。平时老师教官们还来查查岗,放假之后这儿就彻底成了“网瘾”青年们的天堂。
  电子阅览室里的电脑有好有坏,好的带得动大型网游,坏的只能挂个QQ。昭凡每晚都要加练,自然抢不到配置最好的电脑,不过每次也都找得到座位——这倒不是因为他人缘好,兄弟们帮他占了座,而是有几台电脑实在是太差了,根本没人愿意碰。
  他倒是无所谓,找到一台就开机,等着系统慢慢启动。
  反正他一不玩游戏,二不看电影,跑来电子阅览室的唯一目的是看小说。
  再破的电脑,看个小说还是没什么问题。
  其实看小说这一爱好,也是最近几个月才培养起来的。以前他最烦看书,一看成片的文字就头大,如今一有时间就想上网,也不知是中了哪门子的邪。
  系统启动得实在是太慢,他轻轻抖了抖腿,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回忆昨天看到哪儿了。
  这一回忆,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篇小说是个军旅种马文,男主角是特种兵,本事没几把本事,却和霸道总裁一样开后宫撩妹,作者一看就是个未成年,说不定还是小学生,全篇瞎鸡儿意淫,完全不懂军营那一套,乱用成语,前言不搭后语,看完令人胸闷。
  最胸闷的是,不少评论夸作者写得好——够味儿,够劲,够猛!
  猛你个几把!
  正胸闷着,昭凡发现自己这坐姿有点儿像霸道总裁,顿时一个激灵,连忙紧握鼠标,将腰背挺得笔直。
  这时,系统终于启动好了。
  昭凡有点儿激动,连忙打开浏览器,进入一个叫“铁汉情”的论坛,登录,然后点进已收藏的帖子。Fxsw.org

推荐文章

热望

渣攻滚远点儿

性别分化实验

求你别再撩我了

小舅子的忧郁

我在娱乐圈为所欲为

少将

颜值高就是了不起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凌晨暮色

月光沉没

错惜

盲罪

心毒之陨罪书

薄荷衬衣

栖息树下

山雪

上一篇:热望

下一篇:大哥的情人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我特么哭了好久啊,过程很艰辛,还好结局美满!
我都心伤了,。。。。好沉重
攻追受追的太辛苦,以至于后面受也爱上攻了,也感觉不到甜。哪里就甜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