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76)

作者:稚楚 时间:2019-02-13 19:07 标签:ABO  娱乐圈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越想越堵得慌,越觉得自己窝囊,坐起来抽了根烟。许其琛的本子自己不敢接,现在还被这种没长开的黄毛小崽子比了下去。
  你的口味?我他妈还就不让你跟你的口味一块儿搭戏。
  抱着这种不怎么正面的心态。两天后,夏习清最终答应了许其琛的试镜。电话里的许其琛惊讶得不行,“我还以为你说考虑看看是糊弄我呢,没想到你真的要来啊。”
  其实确实是糊弄,要不是因为跟周自珩置气。
  “嗯,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吧。”
  “嗯?自珩没有告诉你吗?就是今天晚上啊。”
  “今晚?”夏习清直接没绷住,说出口之后又有点后悔。自从那天晚上他就没跟周自珩再说话,就算是住对门,可谁都不跟谁联系,他根本不知道男二的试镜是安排在今天晚上。
  “嗯,今晚七点半。地址我发给你,你要是过来别开车,就打车来吧我在楼下等你,这附近挺多记者。”
  夏习清嗯了一声,挂断电话才发现现在已经七点了。他也懒得收拾,就穿着在家画画的黑色连体工装服出门了。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夏习清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头发有些乱,于是用发圈将发尾束在后脑。
  刚扎完,他就愣了一下神,自己这么上赶着干嘛呢,搞得好像多想跟他演戏似的。
  不是,是不想让他得逞。想起来那天凌晨的事,夏习清就一肚子火。
  坐在前头的出租车司机瞄了他好几眼,犹豫好久才开口,“你、你是不是那个明星啊。”
  遇到陌生人夏习清就习惯性使出行走江湖二十五年的假笑杀手锏,“您认错了吧。”
  “没有吧,我妹妹的手机屏保就是你。”那个司机年轻看起来也就二三十,“是你和那个演员,那个……周自珩,对,你们俩的一张照片。”他又瞄了一眼,“你我肯定不会认错,你头发长,还有鼻子上的痣,我妹妹可喜欢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习清心里有些得意。
  下车的时候司机拿着手机伸出车窗外,想给他拍张照,夏习清看见了也没阻拦,谁让妹妹是自习女孩儿呢。
  夏习清忽然发现,宠粉这件事带来的愉悦感其实是双向的。
  一下车他就在酒店门口看见了许其琛,他今天戴了副眼镜,看起来比平时还学生气,夏习清小跑两步到了他身边。
  “等很久了?”
  “没。”许其琛推了一下眼镜,对他笑着说,“刚刚你跑那两步还挺帅的。”
  “现在才发现你习清哥哥帅啊。”夏习清痞里痞气地歪了下嘴角,手不自觉地就搭上许其琛的肩膀,“要不甩了夏知许跟哥哥我吧。”
  许其琛什么都不说,只笑笑,两个人就这么上了楼。坐电梯的期间他跟夏习清大概地说了一下试镜的情况,把手里的剧本递给他,折好的那一页就是他需要准备的部分。
  “今天来了几个人?”
  “加你一个就是四个。”
  夏习清哦了一声,想到之前周自珩发给他的照片,估摸着就是那三个新人了,“没有其他的演员来吗?”
  许其琛摇了摇头,“其他的我们早就面过一轮了,昆导不是特别满意,再说了,”许其琛的声音放低了些,“这部戏不是什么大制作,也没有名导光环,很多当红小生都不愿意来演。”
  说得也是。其实夏习清之前就一直觉得,昆导希望自己能出演,一方面肯定是有他觉得自己和江桐非常相似的地方,但也不排除他和周自珩的合体自带热度的可能,毕竟对于一个一直以来都拍小众电影的导演来说,能够被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好像艺术家,嘴里标榜着特立独行,可说真的谁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广为人知。不被人发现的东西再怎么有价值,都发不出光。
  “刚刚已经试过两位演员了。”许其琛推开试镜房间的门,“现在大家在休息讨论,你可以看一下剧本,下一个完了就是你。”
  夏习清点点头。
  许其琛扯了扯他宽大的工装裤,上头还有画画沾上的颜料,他不禁笑道,“你今天穿得很随性啊。”
  低头看了一眼,夏习清无所谓地笑道,“不是要演自闭青年吗,自闭青年不打扮。”他们进的是后门,这个房间挺大,前头是空出来的一块地儿,摄像头对着还打了光,一个戴着鸭舌帽个子不高的男人坐在前面,和身边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说着话,夏习清估摸着这个穿着简单的就是他们口中的昆导。
  令他觉得奇怪的是,旁边还坐着一个小女孩。是谁的小孩儿?还是小演员。
  正巧,他们俩结束对话,昆导回头望了一眼,一下子就看到了夏习清,表情有些惊讶。
  夏习清礼貌地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我先过去前面了。”许其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走到导演的身边坐下。
  夏习清点点头,随即坐在角落翻看自己手里的剧本。被折起的部分是一场小的爆发戏,江桐从医院回家,在楼道里见到一家人正虐待一个小姑娘,这户人家住在他家楼下已经有两年,稍有不顺就打孩子,已经是常事。
  可今天的江桐刚从医院回来,浑身发冷,他的助听器里传来女孩嘶哑的哭喊,想到了之前的自己,于是敲门,从敲门变成砸门,直到小女孩的父亲打开了门。他上前抱住被家暴的小孩,任由对方殴打他,就是不松手,连助听器都被打掉。
  直到后来高坤回来的时候经过,才救了他。
  一上来就是这么大强度的高潮戏,夏习清觉得有些困难,所幸江桐是个听障人士,台词几乎没有,没有背台词的附加任务。
  不知道为什么,光是看着剧本里最简单不过的描述,夏习清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他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试着更冷静一些。
  从小画画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他无时无刻都可以在脑海里构建出具象化的场景,将剧本里的情形还原并不是一件难事。
  难的是他能不能放开,或者说敢不敢放开。
  “徐子曦。”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坐在一旁的年轻人应了一声,走到了前面。
  “大家好,我是徐子曦,XX电影学院本科三年级的学生。”
  大三?跟周自珩还真是实打实的同龄人。距离有些远,夏习清微微眯起眼睛仔细瞧了瞧,这不就是周自珩说的那个“合他口味”的男孩儿吗。真人比照片还好看些,乖巧秀气,个子不算特别高,说话声音也挺嫩。
  夏习清看着徐子曦走出房门,看来是要从敲门开始演起。
  “准备好了吗?”昆导问了一句。
  “可以了。”徐子曦在门口应了一声,过了半分钟,就听见他敲门的声音,先是弱弱的,没什么手劲儿,声音也不大,敲了一会儿也没人应,他的动作就越来越大,敲门声越来越响,还夹杂着“啊啊”的几声喊叫,演得很像聋哑人士。
  他开始砸门,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着急。这个时候一位搭戏的演员大步流星走上前去,一下子拉开了门,门外露出徐子曦惊恐的表情,他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
  对戏的演员不负责说台词,这时候小女孩已经站在了摄像头的跟前,小演员演戏耗心力,所以她也只是站在那里,并不需要哭喊,替试镜演员搭一把,这让夏习清更加感受到压力。
  徐子曦一进来,就踉踉跄跄地快步走到了小女孩身边,跪下来抱住她。他的手臂高高地抬起,嘴里仍旧喊着,台词很简答,几乎就是重复着“别……打……”两个字,但被他说得非常艰难,真的就像一个饱受殴打的残障人士。
  夏习清不得不承认,他演得的确不错。
  这时候,门口又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一把将半跪在地上的徐子曦拉起来。
  是周自珩。
  原来他在啊,而且还要负责搭戏。
  周自珩将他拉到了另一边,一松手,徐子曦就抱着小演员蹲了下来,他的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下来了,一面哭,一面艰难地喊着“别怕”两个字,抱着小演员的手都在发抖。现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说话。
  光是这哭戏,夏习清就感到了压力,看来科班出身还真是不一样,说哭就可以立刻泪流满面。
  “好。可以了。”
  听见导演开口,徐子曦很快就从角色里走了出来,他抹了一把脸有些羞涩地笑了一下,还牵着小演员的手,声音温柔,“我刚刚是不是吓着你啦?”
  导演没有说太多话,但是坐在一旁穿着西装的男人脸上倒是挂着满意的笑。徐子曦又转身冲周自珩鞠了个躬,周自珩也非常礼貌地对他笑了一下,夸了句“哭戏挺厉害。”
  要是换了别人,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试镜估计早就撤了,本来就不是专业演员,又珠玉在前,留在这儿指不定丢多大人。
  可夏习清偏偏是个聪明又好强的人,尤其听见周自珩那句夸奖。
  如果是别的角色,他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
  但演的是江桐。
  周自珩转过身,正巧望见了角落里穿着一身黑色工装服的夏习清,两人时隔多日,再一次对上眼神。
  看见周自珩透着惊讶的双眼,夏习清勾起嘴角,挑了一下眉尾。
  不,不是什么江桐。
  他要演的是自己,怎么可能会输。


第53章 带刺回礼
  周自珩根本没有想过夏习清会来。
  尽管许其琛多番游说,周自珩也不觉得夏习清真的会为了所谓的“解脱”来自揭伤疤, 毕竟对他来说, 沉溺在现在这种虚假的美好之中,随心所欲地掌控别人的爱意, 远比抛开过去爱自己容易的多。
  那天凌晨周自珩一夜没有睡, 他其实在当下就有些后悔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但比起情绪失控下的冲动言语, 更令人难过是,夏习清很可能一点都不介意。


上一篇:哏儿

下一篇:小精灵的缝纫机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