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向着结局奔去

作者:叶曦酱 时间:2018-08-20 09:20 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都市异闻  

郑陆觉得自己的人生收到了不可抗力的干扰,上一秒他还在逃家的公交车上,怎么下一秒就在三年后的车站前了?
这三年的人生经历让他觉得错亿。就说说他脑子里莫名其妙的人生剧本吧,这是什么该死的黑深残写手写的?
当然其实结局他还是蛮喜欢的。(这个黑深残剧本是怎么打出HE的?)
怎么说自己也是看了剧本的人了,是到开挂的时候了。。。他是这么想的,直到他剧本里的重要主角秦念告诉他。。。
“我都失踪了,你告诉我这三年我是怎么女装出道的!”
“这个。。。原本只是出道而已。。。后来。。。大家都喜欢萌化,你懂得。”
梗大概有:如月车站,飞鸟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陆,秦念 ┃ 配角: ┃ 其它:飞鸟症,如月车站


      第1章 如梦初醒
真他娘的头疼,郑陆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该不会是中暑了吧。努力的驱赶着脑内的眩晕和眼前发黑的感觉,郑陆在心里骂骂嘞嘞的,自己的身体已经这么差了吗?只是在车站等个车就虚弱到像要晕倒一样。等等,自己为什么会在车站,我依稀记得是。。。
“扑通”一声,这名年方25的青年,就这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车站。

“郑陆,郑陆!”郑陆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还在不停的摇晃着他,唉,真是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你醒醒啊!”不醒,我好久没有睡这么香了。郑陆在心里这样回复着,不是他任性,是他真的好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上次还是。。。还是?郑陆迷迷糊糊的想着,是什么时候来着他记得他在车站,车站?那为什么我现在在睡觉?郑陆一下子就睁开了眼,他这是,昏迷
“郑陆!你终于醒了!”眼前一花,郑陆的视野里就闯进了一个人,他微微一愣,“秦念,怎么是你?”
秦念,是郑陆的青梅竹马,其实按性别来说,应该是竹马竹马,不过他为什么会在自己身边?明明发生了那种事,自己的父母不可能让他见自己了。发生了,什么事?郑陆感觉脑仁疼。
这些复杂的姑且不提,郑陆晃了晃脑袋,将脑子里的一团浆糊赶出思考区域,“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这里,这是我家。”秦念向郑陆解释着,“你在我家楼下的车站晕倒了,你不记得了吗?”下楼准备去买菜的秦念才走到车站,就刚好碰上了郑陆昏迷的一幕,要说心里没有疑虑那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明显郑陆的精神状态还没他稳定,不是可以凭他问东问西的时候。
“你先休息一下,”秦念替郑陆掖好被子,“我去做点吃的给你。”他刚才把人带回家的时候就看他面色苍白,穿的也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受了不少罪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秦念攥紧了拳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冲郑陆温和的笑着,“要我联系一下伯父伯母吗?”
“不要!”郑陆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在意识回归之前,身体就已经先一步冲秦念大吼着了,“抱歉,只是,我不太想让他们知道。”郑陆低着头,敛下眸子,稍微有点出神。
“都听你的。”秦念还是笑着,似乎完全没有被郑陆吓到,语气里还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

郑陆又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他的身体是真的很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
“你知道你要怎么做了吗?”
谁?郑陆四下环顾,却只有一片黑暗。自己,这是在哪里?
“明白。”是自己的声音,怎么会?郑陆还在忙着吃惊,就发现眼前已经换了场景,自己手里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书,面前站着一个女人,刚刚的问话声好像就是她发出的。
“只要按着剧本走就好。”这时,他和那女人同时说话了。郑陆感觉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就这么低着头看着那本“剧本”,那是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就连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不清。郑陆想看个真切,知道这本书上到底写了什么,却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
“郑陆,醒醒。”被摇醒了,郑陆睁开眼,就看见秦念端着一碗粥坐在自己的床前,“吃点东西吧。”
“啊,谢谢。”郑陆挠了挠胀疼的脑袋,接过了那碗还冒着热气的粥,温度刚刚好,秦念他,一直都这么体贴的吗?郑陆抬眼看了看面前的青年,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粥。
秦念很白,是一个充满着书卷气的青年,但是却没戴眼镜。郑陆想到这里,忍不住伸手想扶一扶自己的镜框,恩,眼镜不见了。
“等会儿去配新的吧。”秦念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
“啊,谢谢。”郑陆挠了挠头,自己真是麻烦人家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弄清的,“我是,怎么了?”
郑陆也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但他像这样带在秦念家里,实在是太多疑点了。他说着扯了扯身上明显有点紧的衣服,别以为他没发现,他现在身上穿的都是秦念的衣服。自己昏迷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该不会是□□吧。郑陆觉得自己的脑仁又开始疼了。
“我已经,三年没有联系到你了。”秦念闭了闭眼,似乎巧妙的掩饰了什么,再睁开眼时又是一副温和平顺的样子,“再见你就是今天,你像是刚经历了荒野求生一样的出现在我家楼下。”
“三年?不对啊。”郑陆却皱起了眉反驳他,“我记得昨天还和你一起喝了酒。”是的,郑陆记得他在离开家之前的一天还和秦念喝了酒,然后离开家之后,就不记得了。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秦念平静的向郑陆解释着,其实他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平静,他预想到郑陆的情况会很差,这三年他可能也有什么意外。但是郑陆现在的反应完完全全的就是失忆,而且是整整三年。这是什么言情剧剧情!霸道总裁失忆妻?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不论它让秦念感觉多么狗屎。
但是秦念知道自己不能慌,因为郑陆作为受害者,这个时候是最六神无主的,如果秦念也在他面前慌了阵脚,那他怎么办。
“我,”郑陆扶着头,“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秦念抓起郑陆的手,“你失忆了,阿陆。”他轻声唤着郑陆的乳名,将他的手拉到自己脸颊旁,轻轻的贴了上去以示抚慰,“不过,那都没关系。你现在还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手背传来人脸肌肤的温热,郑陆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平静。秦念说的很对,自己现在还好好的,那就没有什么跨越不过去的坎。
只是,郑陆看着秦念闭上的双眼,那双平静的眼睛每次闭上都像是在掩饰什么,但是,郑陆有点好笑的看着他颤抖的睫毛,伸手揽过他的肩,给了他一个扎扎实实的拥抱,“我回来了。”

在秦念家里休息了半天,郑陆就回自己家里去了,那是他在这个城里买的一套小房子,虽然说几年没回去,大概都积灰了吧。秦念原本说跟着过去帮忙打扫一下什么的,但是被郑陆拒绝了,郑陆冲他扬了扬手机,“叫保洁就行。”
于是郑陆就这么久违的,回到了自己家,虽然在他的记忆里不是这样。
保洁来过一趟,把他这个狗窝收拾对我人模人样的。虽然说其实也只是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已,但床单被套衣服什么的不洗的话绝对不能穿。
又折腾了半天,郑陆总算是心满意足的在躺在了床上。好在这房子装修简洁,不然可得花一番力气,郑陆看着天花板这样想。
极简的装修风格,连杂物也没堆起多少,从中可一窥郑陆平时的为人和个性。不像秦念那边充斥着一种一切都已经料理好的,温柔的味道。
郑陆很快就意识昏沉了。

又是那本书,秦念又在看着那本剧本了。不过这次,他可以看清了。他逐字阅读下来,只觉得冷汗浸湿了背后。

‘不论是送来的死老鼠还是用血写成
的威胁信,都像是在青年紧绷的脑神经上跳探戈一样让人无法忍受,郑陆却只是擦干净了所有作案工具,给他打了个电话,‘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送上的最后一份文件,也是将他的事业送上终结的文件,原本就已经在同事中受到排挤的他,这下可能一辈子都和这个职业圈无关了吧。’

‘那个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努力的挽回,最后也只是换回一摊碎肉,铁锈味不断在鼻腔内扩散,身上也濡湿粘腻,即使如此,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扑在那些碎肉上,哭喊着,‘爸爸,妈妈。’’

‘如果说一切的事情是这样的残酷,那么郑陆就是他生命的光,在这无尽黑暗中唯一支撑他的东西。就是这样一个温暖的人,他将自己拥入了怀中,轻柔的呢喃’

‘没关系,还有我呢。秦念,我会。。。’

“一直在你身边。”郑陆觉得这一页页看下来自己肠子都要吐出来了,但是身体不由他控制,他只听自己煽情的念出了最后一句台词。
搞什么,这种剧本最后竟然是HE,他如果是秦念早就和自己同归于尽了好吗?不过这故事里的秦念根本没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郑陆只觉得自己三观都要毁尽了,这是什么三流黑深残作者的剧本?如果他有的选,一定选择完全不按剧本走。不过HE还是可以保留的。。。
没等郑陆想完,他面前那个一直站着的女人开口了,“是不是,很美妙的爱情?”
“是,光是看着,就觉得心脏在激烈的鼓动。”郑陆发誓自己一点都不心跳加速,要是加速了也是被吓的。
那女人似乎很满意郑陆的回答,勾了勾唇,“你喜欢就好,毕竟这可是。。。”
“你的人生剧本。”





      第2章 飞来横财
天才蒙蒙亮,郑陆房间的窗帘是遮光的,室内看上去就和晚上一样。躺在床上的郑陆猛地睁开眼,像是在梦中受到了什么惊吓,撑着身子坐起来,大口的喘气。
是梦啊,也是那种东西怎么会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呢?郑陆伸手擦了擦额上浸出的冷汗,深呼吸着,才止住了自己干呕的冲动。
平静了一下,郑陆去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这怎么说也太扯了,先不说那剧本里的剧情,他郑陆一个铁打的直男,怎么会对自己的竹马竹马产生那种病态的感情?这一开始就不成立!就算不把他代入进去光谈故事,郑陆也觉得这绝对是神经病写出来的。而且毫无逻辑,全文都在暗示事情是他做的,但却一字不提他是怎么达成这些的。郑陆姑且用他的美学估算了一下,除了那个结局还能看,其它的全都负分!这放到小说网站上去是要被投诉的!
思想不够政治正确,举报了。
郑陆甚至想好了举报理由。但别说,这样一番脑洞下来,郑陆感觉自己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他伸了个懒腰,就准备开始今天一天的忙碌了。
要说忙碌其实也就是做个早餐自己吃了,就开始等秦念上门。他们昨天约好了今天一起去医院看看,毕竟郑陆失忆的事情还是要好好解决一下的。

“是这样,刚刚的CT显示你的头部并没有受损,”医生推了推眼镜,将X光片装进了袋子里,“也就是说你可能只是暂时性失忆,能慢慢恢复的。”
郑陆向医生点头致谢,又问了一句,“请问这种失忆一般都是怎么造成的呢?”
“这个有很多种情况,最常见的是回避性的。就是说为了回避一些自己不愿意想起的事情,自愿的将记忆封存起来。”医生解释完又安抚性的补上一句,“没关系,你们不用着急,慢慢回想是可以想起来的。”他又看着站在一旁的秦念说,“可以带着患者去一些有回忆的场所或者做一些有助于回忆的事情。”


作者其他作品

向着结局奔去

上一篇:废宅和技术宅

下一篇:将你散装接回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