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路边的男人不要捡

作者:花不老 时间:2018-06-22 12:20 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七年之痒  
路边的男人不要捡,
因为他很可能成为你的正牌攻~

自卑善良的人.妻受,被渣攻抛弃后,捡到了正牌攻。
温柔强大的正牌攻慢慢治愈受,受也足够温柔坚韧。
面对回头的渣攻,受微笑说再见,和正牌攻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本意是写一个狗血治愈文。
此文结尾是大纲,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乐 ┃ 配角: ┃ 其它:

  ☆、岳子章的男朋友

  
  夏日傍晚,无风,闷热。
  陈乐出了幼儿园,走在去公交站点的路上。
  刚刚园长邀请他一起吃饭,他微笑着拒绝了。园长是个中年阿姨,面善人也和气,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知道啦,你们年轻人,当然是要回家和年轻人一起吃。快回去吧,别让女朋友等着急了。今天真是太辛苦了,回去吃点好的。明天周末不用上班,好好休息。”
  这话好像是张温柔舒服的网,柔柔地罩住了陈乐的心,一天的辛苦,也没那么累了。
  园长半生都在哄孩子,说话声细且柔,听着说不出的熨帖,好像把谁都当成了园里的孩子。
  陈乐是一名幼儿园老师,他应该早点下班的,四点半。但实际上,陈乐每天都要忙到很晚。
  今天大班刘子文的爸爸要晚点儿来接孩子,陈乐得陪她。这个孩子也怪,自打进幼儿园起,就不让别人哄,只跟着陈乐,安安静静,游魂一样。
  按理说,四、五岁的小孩儿,无论男女,都该喜欢温柔漂亮的女老师。当然,也有些男孩子以为女老师不够阳刚,便喜欢男老师。可刘子文是个例外,这个五岁的小姑娘只喜欢陈乐,她管陈乐叫“哥哥”,不叫老师。
  为了这声“哥哥”,陈乐带着刘子文在幼儿园里等了三个小时,才把刘子文的爸爸盼来。
  小太阳幼儿园位于城西郊区,是一所规模不大的私立幼儿园,来这里上学的学生,家庭条件自然比不上市里的孩子。可像刘子文家庭这样的,却也少见。
  刘子文爸爸一身□□,不知是面粉还是石灰,出现园门口。看到爸爸的那一刻,刘子文从陈乐怀里跳了下去,穿过长长的操场,跑到爸爸跟前。
  看到小姑娘歪歪扭扭跑着的背影,陈乐一阵心酸,却还是提醒着:“慢点儿,子文,慢点儿。”
  他也快步走到园门口。
  刘子文的爸爸推着一辆在市里早已绝迹的旧式自行车,车把上还挂着两瓶一看就十分劣质的白酒。男人脸上晒得很黑,布满沟壑,看着简直不像五岁女儿的爸爸。若不是听到刘子文叫爸爸,陈乐最开始简直要以为他是刘子文的爷爷。
  “爸爸。”
  “哎,今天有没有听老师话?——哎,别碰爸爸,脏。”
  他推开女儿伸出的双手,示意女儿做到后座上。刘子文乖乖的照做。
  陈乐看刘子文短胳膊短腿,坐上去很是费力,便抱起了刘子文,放她上去。
  刘子文爸爸不好意思道:“真麻烦陈老师了,我这身上干活脏兮兮的,都不好意思碰她。”
  陈乐摸了摸刘子文的头,笑着说:“不麻烦,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子文这么乖,老师喜欢还来不及呢。”
  刘子文的爸爸又道了谢,称以后一定尽量早点儿来,不让老师加班。
  陈乐依旧笑着说没什么。他看着刘子文爸爸载着刘子文远远行去,刘子文还回头跟他摆手。他也笑着说:“下周见。”
  心里百味杂陈,说不上是什么感受。他想起岳子章常说自己的一句话:“你就是爱瞎想,看着什么都想。你想又有什么用?你能改变什么?”
  是啊,不能改变什么。他或许只是觉得,有父亲,真好。——无论贵贱。
  所谓园长口中的“女朋友”,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园里人人都知道陈乐陈老师有一位“女朋友”,他对这位“女朋友”言听计从,事事报备。因为陈乐经常晚下班,幼儿园又是女老师多的地方,于是这群单身狗就天天被洒狗粮:
  “今天又要晚回去一会儿。嗯,给你做冬瓜排骨汤好不好?嗯,大概六点。嗯嗯,好……”
  “喂,阿章,我……嗯,对,好,你不用来这边,到楼下就可以了,没那么黑。”
  “你不要等我,先吃饭,晚上给你做夜宵。嗯……听你的……”
  陈乐声音是少年人的清亮,尽管他已经早不再是少年人。这样伏低做小又言语缱绻,凭空就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味道。
  这电话一年前常打,近一年,倒也少了。
  他从大学毕业就在小太阳幼儿园上班,到如今,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如此算来,他和“女朋友”在一起,少说也有三年。
  公交站点人很多,有闲聊的,有玩手机的,天依旧是闷热,已经热了一周多,看样子是要下一场雨。
  陈乐喜欢雨,他抬头看天,希望下一场大暴雨。实在是太热了。
  看完天,他又拿着手机,无聊的翻通讯录,对着一个号码发呆,看样子,是个要打不打的情形。
  号码没有备注,是一串刻在心里的数字。
  就在这时,手机振动,来电显示正是那串数字。
  陈乐一开始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按了接听键。
  来电者正是陈乐的“女朋友”,陈乐的同居对象——岳子章。
  “乐乐,下班了?”虽是问句,却是个肯定的语气,想必是听到了公交车站嘈杂的声音。
  只是语调虽温柔,却怎么都和“女朋友”不搭边。这声音分明是一把男人的声音,深沉厚重,说不上多好听,但搭配上关心的话语,便动听极了。
  “嗯。你……到家了?”陈乐却是询问的语气,他实在不知道岳子章是在家里还是在外应酬。
  “没有。公司有活动,今晚晚点儿回去。”
  “哦。”陈乐难掩失落,在这个男人面前,他也不想掩。
  那边笑了,很低的一声,陈乐也不自觉的笑了。
  那边说:“乐乐,明天周末,今晚洗好了等着老公。”
  陈乐的脸红了,他小声地“嗯”了一声。
  那边却是大笑。
  结束了通话,公交车也来了,陈乐自觉地站到了后面。岳子章常说他总是被人欺负,一点儿都不会占便宜。陈乐却想,我为什么要占便宜,上天把你给了我,已经是天大的便宜,我早就心满意足。
  只是这话太肉麻,陈乐说不出口。
  居民楼是老旧的,这个点儿正是吃完晚饭下来遛弯的时间。小区的外面有一个小型菜市场,乱是乱了点,但充满人间烟火气。陈乐觉得,过日子么,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于平淡中见温馨。
  逗猫的,遛狗的,老夫老妻散步,早恋的学生偷偷牵手;菜店老板娘骂老板就知道玩儿,耽误了生意;糕点店的小儿子不想写作业,哇哇大哭……
  陈乐看了一路,心里欢喜了一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欢喜。似乎只要看到真真实实的过日子,他都会很开心,很傻。
  买了点儿豆腐、豆芽还有海带,打算给岳子章做点儿醒酒汤。进入屋子的那一刻,陈乐脱掉运动鞋和袜子,换上了一双和旁边款式一样的拖鞋,把菜放进了冰箱。
  简单的两室一厅,是两年前两人贷款买下的,小小的,家。
  简单收拾一下,陈乐把自己摊到沙发上,放松。随手打开电视机,晚间黄金剧场已经播出,女强人发现丈夫出轨,声嘶力竭地骂小三。
  陈乐心想,演技浮夸,女强人发现丈夫出轨,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什么样子,陈乐也说不上来。一闭眼,竟是一张眼角布满皱纹的惨白惨白的脸,唯有唇上口红如血,眼睛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执着神态。陈乐赶忙睁开眼睛,换了台。
  岳子章在外面应酬一向吃得少,陈乐索性也就不吃了,等岳子章回来给他做点什么,两个人一起吃。
  陈乐总觉得,饭要大家一起吃,才有味道。
  许是太累了,也许是电视实在不好看,陈乐边看电视,边刷手机,竟然睡着了。
  再醒时,是一阵心悸。做了什么梦已经忘记,只心口如压重石的感觉异常明晰。
  陈乐的睡姿是侧卧的,腿部蜷缩,手也缩在胸前。费了好一会儿功夫陈乐才真正清醒过来,之前手机“啪嗒”一声落地他也没管。陈乐想,以后睡觉可不能再把手放在心口了。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久到他都快要忘记做恶梦的感觉。可有些感觉,却像生怕他忘了似的,在将忘未忘之时,提醒他一下。
  深呼吸了一会儿,手上已恢复了力气,他慢慢坐起,捡起手机,看了看时间,21点45,是该做点饭把醒酒汤熬上了。
  然后,他仔细看了一眼手机,显示一个未接来电,他以为是岳子章,点开一看,却不是他。
  上面只有一个字:冬。
  响铃一声。
  回与不回,陈乐犯了难。若是她不小心按过来的,拨回去反倒讨人嫌,陈乐是不在乎被嫌弃的,但他怕她烦。若是真有什么事,该不会只响一声。
  陈乐犹犹豫豫打开微信,要不要给她发条消息?
  找到了对方的头像,是个黑白风格的写真,少女把淡漠和不屑都写在了脸上。
  他斟酌着打字:冬冬,有什么事吗?
  还加上了一个微信自带的害羞表情。
  等了十分钟,对方没有回他。
  预料之中。
  就在陈乐把手机调成响铃模式,刚要放下手机去做饭的时候,一条微信通知响了。
  他赶忙将放到茶几上的手机拿起,点开查看,心中有些激动。
  是她肯理他了吗?
  不是。映入陈乐眼中的,是一条好友申请,上面写着:
  岳子章的男朋友。
  七个字,还带着句号。头像是个清秀的少年,只是妆太浓了些。
  陈乐想,应该是岳子章的好朋友,打错了。
  岳子章人缘好,交际广,想来是他的朋友想要认识认识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岳子章常让他多交朋友,也许是岳子章推荐他加的呢。
  陈乐点了同意,因为手抖,点了两次才成功。
  对方正在输入。
  陈乐等着,默默想对方应该是在自我介绍,我改怎么介绍自己呢?岳子章的朋友?男朋友?
  正想着,那边消息已经发过来了。
  微信提示音很响,尤其在只有一个人的房子里。
  是十几张照片。
  

  ☆、我叫岳子章,你呢

  
  陈乐右手拿着手机,左手食指放在照片上,又收回来,如此反复,终是下了决心,点开图片。
  其实他已经看到照片上的内容,却非要求一个确定。
  仅看了一眼,他就触电似的扔下手机,颓然跌坐在沙发上,神情木然。
  他思绪很乱,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不觉,就留下泪来。而他本人却好像感觉不到似的,不去擦。
  照片上是两个男人□□交缠的身体,其中一人,是岳子章。
  他太好认了。
  陈乐看着屋顶的吊灯,上面有些许灰尘,不妨碍灯的亮度,却格外刺眼。这灯还是刚刚住进这里时,两个人费了好大劲儿才装上的,转眼,已经三年了,落灰了。
  陈乐和岳子章相识,远比三年还要长。
  说来,已经是七年前了。
  七年前,陈乐拖着豆芽菜似的自己来到师范学院,正好碰上同来报道的岳子章。
  秋老虎有时候比夏天还毒,太阳狠狠地晒着,像是要把人晒褪一层皮。道路两旁的树被晒得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师范学院门口却人来人往,热闹非常。接新生的大巴一趟又一趟往来于车站和校门口,迎新的学生不知疲惫似的穿梭在校门口和各个楼之间,来报道的新生大多是家长陪着,三五成群地奔走。乱哄哄,热闹闹。


上一篇:张灯结彩(主攻)

下一篇:霸道侵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