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公子变败家子

作者:月下蝶影 时间:2018-06-12 11:05 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灵魂转换  不伦之恋  
    品性高洁文武双全的世家公子变成了品性恶劣不务正业的二世祖,

  于是不务正业的二世祖变得正正经经,除了会办正事什么事都不会办。

  公子原则:爱国爱家爱自己,打偷打盗打坏人。

  古穿今,一对一,整体轻松向。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都市情缘 不伦之恋 重生

  主角:乔景安 ┃ 配角:乔琛等 ┃ 其它:古穿今轻松文

1、地主哥你好! ...


  “本报讯 今日凌晨三点,XX街角某酒吧内发生斗殴事件,据在场目击者说,此事因为两位年轻人争风吃醋引起,其中重伤者已被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治疗,具体情况不明。 XX日报。”
  
  乔琛听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抢女人被揍进医院时,已经是五天以后,也是老头子死后兄弟俩分了遗产半个月后。
  
  “还真是我们乔家二少爷的作风,”乔琛从小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关系就不亲密,高中毕业又去了国外留学,留学归来便开始学着打理公司的事情,偶尔听到的也是乔景安在学校惹了什么祸,打了人,被人打,反正这些事情也是老头子管,他也不想找些没趣。
  
  乔家虽然不是世代富贵,但也不是什么一夜暴富的暴发户,真不知道那个乔景安是怎么学的做人道理,天天只知道花钱泡女人,吃喝嫖赌样样都做,什么事都会做,就是不会做正事,这样的弟弟,他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去管好,也没有那个心情。
  老头子如今一死,那个败家子便闹着要分家产,如今闹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他仍旧不得不去收拾烂摊子,也不知道他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能遇到这么一个超级败家子。
  
  开着车赶到医院,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乔琛也没想真去表演什么兄友弟恭,叫助手去吩咐医院对这件事情保密,他才面无表情的让护士领着他向乔景安的病房走去,当然他也没有注意到护士脸上的为难和些微的责怪。
  五天以来,段君卿从刚开始醒来的惊慌失措慢慢的变得冷静下来,他现在遇到的事情也许就是佛家中所说的“身已死而灵魂不灭”,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还有陌生的语言生活习惯。
  
  现在的这个身体虚弱得难以想象,内息不足,身体各个部位也有问题,如果不好好调养,必然是早亡之相。
  几日里,他询问过叫“护士”的姑娘一些问题,原来他所处的地方叫医院,也就是看病的地方。
  偶尔天上也会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飞过,虽不明白,但在护士姑娘怜悯的眼神下,他就不忍心问对方那是什么,只是他不明白,他有什么地方值得同情了?
  
  后来大夫还问了他一些问题,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身体叫什么名字,自然是一问三不知,最后被判了失忆。他不是迂腐的穷酸书生,当然不会傻到告诉别人自己不是本人,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表示沉默,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乔先生,你知道什么叫RMB吗?”
  摇头。
  
  “乔先生,你知道什么叫GDP吗?”
  继续摇头。
  
  “乔先生,你知道什么叫宝马,劳斯莱斯吗?”
  猛烈的摇头。
  
  “那么乔先生,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家里有什么人吗?”
  继续诚实的摇头。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乔景安因为脑部严重受创,大脑呈现不清醒状态,往俗了说,那就是智商降低,不过幸好他还识字,还没有沦落到弱智的地步。
  不过他也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他现在的名字叫乔景安,听说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但是由于没有见到过,也不知道消息的真实性,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现在这个身子与他的哥哥不和,不然兄弟间之间的感情怎么能如此不好。
  
  想他与兄长之间虽然不如常百姓家亲密,但是感情还是很不错的,而兄长对自己也是极为好的,很多事情也为自己担待着,只是没想到现在自己与亲人的感情竟是如此淡漠。
  这几天找护士姑娘要了一些书,虽然言语上过于糙了些,但话糙理不糙,很多内容也有些道理。
  只是他不明白一些用来解闷的小传本上男男女女口中嚷着要什么自由,却又天天念叨着金钱,房子,美女,帅哥,若是真要自由,到偏僻的地方隐居不就行了?还是说,现在这些故事里面男女之间本是如此?
  
  病房里的条件很不错,坐在落地窗外看书的乔景安觉得有些困倦,合上手里的书,拿起旁边小桌上的白水喝了一口,当然,之前他对这透明晶莹的杯子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护士姑娘在面对自己好奇时,眼神从同情已经变为极大的怜悯,仿是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一般。
  作为君子是不应该让女子为难的,所以他很好的表示沉默,总觉得如果自己再问下去,一直照顾自己的那个护士姑娘会哭出来。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玻璃杯感兴趣了,”来人脸上带着微怒,显然对他很不满,就连跟在他身边的护士姑娘也是一脸的隐忍,看来这个人应该有些势力,不过也就是乡绅恶霸,大家公子何须为难一名女子?
  心中虽不高看眼前之人,但是他怎么能做出失礼的事情,轻轻的放下杯子,再把书放到小桌上,起身理理衣袖,再微笑着颔首,“你好。”然后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掌,似乎在这里就是如此问好的吧。
  
  护士见到这一面,嘴角抽搐的微微侧头,她能现在就消失么?
  乔琛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犹如被鬼附身般的弟弟,侧头看向旁边的护士,“他真的是我弟弟?”
  护士坚定的点头,“如假包换。”这么英俊迷人优雅体贴的弟弟他还想不认?有钱人果然很冷漠啊很冷漠。
  
  乔琛疑惑了,他的弟弟什么时候能做出这么优雅的动作,说出这么有礼貌的话,最关键的时候,他什么时候向自己伸手居然不是为了要钱?!
  乔景安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你不和我握手?”
  
  “我和你握什么手?”乔琛开始怀疑,这个同父异母的大脑回路出了问题,不然怎么说出如此惊悚的话来。
  乔景安收回手,挑剔的看了眼这个长得还算不错的男人,心中决定原谅这个无礼的人,毕竟他在书中了解到,这个国家每个人受到学习的程度都不一样,这个人如此的失礼,也许是受的教育太少了。
  
  看到这个向来是吃货玩货的弟弟竟然给了自己一个名叫同情的眼神,向来以沉稳出名的乔琛突然有种发火的冲动,那是个什么眼神,什么眼神?!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呼气,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这次事情,你有什么解释?”
  “解释什么?”乔景安疑惑的看向站在一边装雕塑的护士,见她似乎一脸害怕的样子,只好在轮椅上坐下,把不解的目光瞟向乔琛。
  两人一个坐在屋内,一个坐在阳台上,两两相望。
  
  乔琛微微皱眉,收回眼神问身边的护士,“这是怎么回事?”
  护士看了眼安静坐在一旁的乔景安,露出职业的微笑解释道,“是这样的乔先生,令弟因为伤到脑部,医生在诊断时,发现令弟失忆了。”
  “失忆?”乔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又不是三流偶像剧,还真出现什么失忆俗套路线,他瞟了眼端正坐着的少年,眉头已经紧得可以夹死苍蝇,这哪是失忆,分明是哪个教养良好的鬼上了身,就他那个不务正业的弟弟,就算是失忆也不可能做出那些优雅的动作。
  
  “你们确定是失忆?”乔琛再次瞟了瞟少年,这次对方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只是这个微笑让乔琛觉得有些惊悚,败家子露出这种表情,那也太可怕了。
  “乔先生是有什么疑问么?”护士上翘的35°笑容变成15°,自己的弟弟住院近一周不管也就算了,现在听到弟弟失忆了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担心而是怀疑诊疗结果,这位总裁先生究竟是怎样森森的爱着他的弟弟啊?
  
  “没有,”乔琛不咸不淡的瞟了眼坐在阳台少微笑着的少年,“你们好好的照顾他,到了出院的时候与我的助手联系,我会叫人接他出院的。”
  护士微笑着点头,“这个自然。”果然有钱又帅的男人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颗心,她同情的看了眼一边乖乖巧巧坐着的少年,如今他失了忆,又有这么一个冷情的哥哥,不知道以后日子怎么过。
  
  乔琛走出病房,助理早等在了门口,他接过助手拿来的检验报告,拆开档案袋大致扫视一遍,回头看了眼病房内,少年正微笑着与护士说着什么,脸上的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皱了皱眉,居然真的失忆了么?
  
  想起前段日子吵着闹着要分家产的那张扭曲的脸,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张看起来让人恨不能拍一巴掌的脸上也会有这么顺眼的表情,果然…还是鬼附身吧。
  助理见自家老板露出一脸纠结的表情,开始在心底感慨,失忆前的二少爷能让总裁皱眉,失忆后竟然能让总裁纠结起来,果然二少爷是个人才,而且还在不断升级中,一般人谁敢招惹老板的脾气?
  
  竟然失忆了,把他接不接到自己的别墅里这是一个问题,接吧,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不接吧,就是媒体给他添堵,自杀和他杀的区别其实并不那么大。
  “请问,刚才来者是何人?”乔景安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那个无礼之人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实在让人费解。
  
  护士这才想起自己竟然没有告诉乔景安来人是他哥哥,给他换了一杯温热的白水后才道,“那是你的哥哥,乔琛先生。”
  
  “他是我的兄长?”乔景安有些意外,那个人似乎与这个乔景安长得并不相像,这与他和兄长不同,在洛阳城里,哥哥与自己在一起,任谁都能认出他俩是兄弟。
  他也曾听过有人这样说:人人都说公子无双,可是洛阳城的这两位公子却是无人争锋。兄长即使成亲后,对自己也很好,和现在这位兄长比起来,不知要好多少倍。
  
  所谓有得必有失,大抵就是这样吧,得到重生却失去过去的一切。
  “乔先生还是本市最大的土地投资商,所以您的家里很富有。”护士解释了小半天,结果乔景安听到的也只有土地投资商几个字。
  原来不过是个土财主,难怪脾气不好还如此的失礼,乔景安理解的点点头,地主么,难免有些人带上些俗气,他是能够理解的。
  
  坐在车内的乔琛忽然觉得身上一冷,他疑惑的看了眼车窗外灿烂的阳光,这奇怪的冷感打哪来的?
  
  


2、出院了 ...


  当乔景安知道自己竟然是被人打进医院时,脸色不是很好看,想他前世虽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也是文书双全,被人打伤这种事情更是没有发生过,太丢脸了。
  腿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额头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只是留下一个浅浅的疤痕,用刘海遮着便看不出来,只是这头发的颜色不怎么好看,金灿灿的有些晃眼睛。于是在住了两周医院后,乔景安可以出院了。
  
  来接他的下人长得还是不错,就是对他的态度不够恭敬,想着自己那位只见过一面的兄长,也就释然了,这人听从的是兄长的命令,自然是兄长的人,自己这个失势的弟弟在这些人眼中当然也就不能得到主子应有的尊敬。


上一篇:调教成瘾

下一篇:仗势欺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