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怀上金主孩子之后求分手(41)

作者:浅知 时间:2022-08-01 10:12:43 标签:生子 甜文 婚恋

    褚小悠感觉到了厌烦,混乱。

    他到底是男是女,还是变态?

    可不止他思考,他身边完全不相干的也要替他思考,他听过无数次他们窃窃私语,这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啊,这做男孩好还是女孩好啊,我们再研究研究,看看他的器官?再比对一下心理性别?

    那会褚小悠表达能力比现在还弱,他被强制性的要求检查身体,褚小悠像只小疯猫一样咬他们,狠狠的抓伤他们,然后躲起来。

    从这些人身上他学会了自卑,学会了自己的身体是可耻的。

    他就是怪物。

    渐渐的褚小悠长大了,他们也研究完了,开始有人说他要做男孩子的,或者激烈反对说他应该做女孩子的,褚小悠心底不管他们了。

    他从见了黄家兰之后就决定要做个男人。

    可是有些人不同意了,他们逼着褚小悠改变想法,让褚小悠再考虑,说你还小,你看看这条裙子。更过分的会笑他,你叽叽那么小,你装什么男人?

    他看什么裙子?他就是小点怎么了?

    褚小悠一天都没被当女孩子养过,他恨裙子,再也不和人接触,躲他们远远的,再也不见他们。

    可是今天,他的弟弟问他:你到底是我哥哥还是姐姐。

    褚小悠没有哭:“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带着黄家兰滚。”

    看见他义无反顾的下车,楚小木在车里冷笑一声:“给我根烟吧。”

    褚小悠皱眉。

    “你放心,我妈让我跟乞讨的上线套近乎学的……说实话我本来觉得让我妈赖上你挺好的,但我恨你,看到你过的这么好,我恨你。”

    “我不会跟着你。”

    褚小悠没说话,楚小木也没有去找保镖让他们给烟。从小被人嫌弃,他跟褚小悠一样害怕与人接触,但跟着黄家兰过早的接触,楚小木还厌恶跟人打交道。

    如果当初黄家兰留一点余地,褚小悠也许跟弟弟的关系就与林近言两兄弟一样,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如果,他们恨彼此。

    褚小悠出了车,发现周围的人已经变稀薄了,他看着楚小木从车里下来,走到黄家兰面前蹲下来:“妈,别哭了,我们走吧。”

    黄家兰没想到谈成这样的结果,顿时哭的更大声了:“我就知道这个二椅子不会认你,就一二椅子……”

    这话是方言,在场的很大一部分没听懂,连金主都只是眯起眼睛看向褚小悠。

    褚小悠动动唇,难以启齿。

    二椅子就是不男不女。

    楚小木有点不想理他妈了,但是这些年他虽然怨怼黄家兰,但是黄家兰对他还算不错,这个愚蠢的女人用一生印证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黄家兰还在破口大骂褚小悠,褚小悠看在楚小木的份上忍了,可是黄家兰从来不知道收手:“楚小悠,你说,我当年为了你挨了多少打?我把你送出去是为了我自己么?我是为了你好,你弟弟连个小学都没懂,你就不管他你狼心狗肺,你不得好死……”

    突然,她噎住了。

    跟脖子被吊了起来一样,黄家兰突然右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像是要把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咳的眼睛充血,很快她又咳都咳不出来了,单手撑在地上干呕,嘴巴里流出一坨一坨的口水,那病痨的样子让人皱眉,不敢看。

    金主知道她是病发作了,想叫人把她弄走,可是褚小悠像只警戒的猫,立刻霸气的瞪向他:“郑铮,你要敢救她我现在就跟你完!”

    “我的人,谁都不准跟她有关系!”

    金主第一次被褚小悠叫名字,还是第一次被承认是他的人,挑眉没说话,倒是老太太那边的人赶过来了,看见黄家兰成了这样郑铮不管,头疼的给老太太去了电话,然后把黄家兰拖走了。

    老太太这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褚小悠眼不见为净早就躲在了车里,郑铮叹息一声,钻进车里看见小猫小身体不停的抖,眼睛通红却不肯哭。

    他一会没说话,等待褚小悠消化。

    褚小悠坚持着不回头看,把嘴巴咬的出了血也不回头看黄家兰怎么样了。

    金主凑近他;“乖,黄家兰已经被我奶奶的人带走了。”

    像是突然失去了力量,褚小悠猛的抱住金主哭起来,这次他没有顾得上压抑,哭的声音特别大。

    放学完的教学楼前没人了,只有保镖兢兢业业的守在车门口,一对恋人互相依偎。

    等褚小悠哭完了,金主才皱着眉让褚小悠坐起来,小猫可能哭的太凶残,这会脸上鼻涕眼泪糊成了一团,金主拿手去抹,褚小悠突然出声:“用纸吧,用手越擦越脏。”

    金主看他居然还嫌弃他的手,莫名好笑:“人家输了,你哭什么?”

    “我不是怕她。”褚小悠抽了一下鼻子:“我就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坏。”

    金主没说话,用纸擦去褚小悠的眼泪,鼻涕,目光落在他被自己咬得全是血的唇上:“痛么?”

    褚小悠摇摇头,又低下脑袋:“嘴不疼,但是胸口疼……”

    褚小悠本来今天绑了绷带就很难受了,刚刚被气的心口胸口全发胀,被绑绷带的地方感觉都勒得生疼。金主皱皱眉,伸手到他的薄衣下面,就这他的衣服为褚小悠解开一圈一圈的束缚。

    因为褚小悠痛的缩脖子,金主的动作很慢,但是他已经感觉到绷带上湿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汗还是血,拉出那长条布条的时候,金主脸色已经铁青。

    那上面有水,也有奶白色的痕迹,更加有血。

    他忍不住把褚小悠衣服拉上,那雪白的肌肤到处都是红痕,因为绑的太紧,小肉包上的那点都有点变形,歪歪扭扭的像朵要凋谢的花。

    金主不想骂褚小悠的,但实在是心疼的密密麻麻的,呼吸困难:“你疯了么?绑这么紧干嘛?”

    这绷带不拆还好,一拆褚小悠感觉痛的像小刀划的,他低着脑袋摇摇头,脸色苍白不已。

    金主又没脾气了,小猫现在嘴上都是伤,他连亲一亲都怕他疼,只能忍的自己头皮发麻,气息不畅。

    褚小悠却感觉到自己被金主瞪着,手抓紧自己的裤子不停的揉着,他哭丧着脸越想越后怕,他最刁钻最可怕的一面都被金主看见了,褚小悠觉得自己要完了,可他真的只是恨死黄家兰了,他不是要那么坏的。

    接触人太少,褚小悠还觉得这个世界是黑白的。

    “郑先生,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我是个坏蛋,我见死不救……”

    金主深吸一口气:“猫咪,你刚刚不是说要结婚,我们现在去办结婚证吧。”

    “啊?”褚小悠唰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金主:“现在?”

    金主点头:“对,现在。”

    褚小悠犹豫了,又冲动了,他是喜欢金主的,有什么不能结婚的?黄成兰说他要孤独一辈子老了连饭都没有吃的,他偏偏就要结婚!

    抬起头,他坚定的看着郑铮:“好,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一场婚姻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但要实现起来却很简单,户口页再加上身份证就行,连照片都可以到了再照。

    因为是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日子,所以现场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两人都不需要排队,褚小悠信誓旦旦的跟金主在一起拍了证件照,因为太严肃,他的小脸里都是坚毅。

Fxsw.org

推荐文章

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

死对头活该是一对

你睡得着吗

病美人总想掰弯我

官宣已婚有崽后我爆红了

学霸的小野猫太撩人[ABO]

心上人是眼中钉ABO

有诡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怀上金主孩子之后求分手

嫁入豪门的Omega

上一篇: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

下一篇:与大佬的婚后日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我心爱的小破站走出国际啦(憨憨狗狗脸)
……
这网站了连外国人都有了?
标题看成怀上金主后分手,我还想挺牛b。(眼神没救了:D)
It’s so ridiculous, there is no third gender in China and same-sex marriage hasn’t been legalized.
How can those LGBTs survive in this environment?
Bruh.

匿名 的原帖:
BTW. This book is kind of…funny?
It’s so ridiculous, there is no third gender in China and same-sex marriage hasn’t been legalized.
How can those LGBTs survive in this environment?
Bruh.

好奇怪,受不是一直想做手术吗,可以趁怀孕一起把内部器官拿了啊,舍不得孩子也可以在分娩时摘除啊,居然还破腹产排恶露,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文筆普通,劇情無聊,角色個性小白(且不討喜)
我以为那什么除了这个主角的受。别的被包养的,其实都只是那个老板的下属什么的。然后其实那个老板一开始就暗恋他什么什么小甜文
匿名 的原帖:
好了,OK,我看完了,另外那两个其实只是这个弓为了安抚一下那个慈禧太后的幌子
我以为那什么除了这个主角的受。别的被包养的,其实都只是那个老板的下属什么的。然后其实那个老板一开始就暗恋他什么什么小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