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我想娶我的手下败将[足球](27)

作者:花木柔 时间:2020-03-21 10:06 标签:系统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竞技  

  (一百一十九)
  但卢卡去更衣室里洗了个澡,脑子就终于冷静清醒了许多。
  他心里有点古怪,下意识的舔着自己的虎牙,心想,格雷戈里,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一般人听见有人问,“我能咬你吗?”,会一副仿佛这问题十分正常一样的回答说:“你要咬哪里?”吗?
  难道不是惊讶的立马拒绝才正常吗?
  还有,他想咬人也就是一时冲动,只要当时忍耐下去,也就慢慢没什么太大关系了。特地跑去更衣室洗澡,再来给他咬什么的……
  未免有点太过正式了吧!?
  但是,如果要算的话,是卢卡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又和别人约好了,结果最后他放了鸽子算是怎么回事?
  这么想着,他把自己擦干净,套上清爽整洁的备用衣物,神色多少有些微妙的离开了更衣室。
  不过两连败的打击让雷达丁联的更衣室整个氛围都十分消沉,倒也没有人过问他的去向。
  卢卡慢吞吞的朝着球场门口走去——兰洲的大巴还在。
  太好了,他还担心自己洗澡的时候,兰洲就把队员们都带走了呢。
  他也说不清自己站在门口干嘛的等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听到了一个清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卢卡!”
  红发的少年转身望去,便见那个浑身是汗也非常好看的金发少年,如今清清爽爽的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跑了过来。
  他伸出手臂来,说:“咬吧。不过要快点,我们的大巴等会就要开了。”
  卢卡:“……”
  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你说他们本来一个兰洲,一个雷达丁联,踢了两场友谊赛的单纯关系,怎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种奇奇怪怪的样子了?
  但看着眼前骨肉匀称的手臂,方才明明已经平息下去的痒意,慢慢地又浮了上来。
  卢卡磨了磨牙,捧住了江繁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柔软的肉很快的下陷,牙齿感知到了骨头的硬度,期间还有筋膜横贯在皮与骨之间,赋予了那微妙的紧致与坚韧。
  想起自己的队友总是没咬多久,就喊着“痛痛痛!!!”的挣扎抽身,卢卡想了想,稍微收敛了些许力气。
  “痛吗?”过了一会儿,他才稍微平复了些许心情,松开了嘴,看见江繁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排牙印。
  “还好。”江繁歪了歪头,感觉了一下,笑着问道:“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卢卡表情复杂的看着他道:“你该不会以后准备赢一次比赛就让人咬一次吧?”
  “怎么可能!”江繁用一种“我又不是傻子”的表情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理解卢卡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卢卡莫名的又有点生气道:“那你再让我咬一下。”
  他伸手去握少年的手臂,金发的少年竟然依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顺从的将手递了出去。
  一股莫名的戾气涌了上来,卢卡不再收敛的深深咬去,但也没有听见那熟悉的痛呼和挣扎,只感觉他的身体蓦然僵硬绷紧了起来,低低的“嘶”了一声。
  卢卡抬起脸来,问道:“痛吗?”
  江繁这次诚实的点了点头:“痛。”
  “那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江繁却下意识的笑着说:“没事,我还忍得住。”
  卢卡:“……”
  他摸了摸他手臂上属于自己的牙印,像是胡乱的帮他揉了几下。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道:“你是个傻子吧?”
  (一百二十)
  江繁回到大巴上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他在霍伊尔的身边坐下,长长的松了口气。霍伊尔好奇的摘下耳机,侧过头来问道:“你跟卢卡在说什么?”
  他们都看得见卢卡和江繁在球场门口似乎在说话,不过他们站的地方靠近角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不大清楚了。
  “他输了球情绪比较低落。”江繁回答道。“一开始有点生气,觉得我给布拉德利的那个助攻是在耍他们。”
  霍伊尔担忧的皱起了眉头:“他找你麻烦了?”
  “没有,一点误会而已,我跟他解释清楚了。我说我那个时候不是故意不射门的,是牛尾巴过人用多了,可能踝关节还是哪里有点用过度了,准备射门的时候感觉有点疼,才没有射门。”
  但这句话似乎把场面弄得更严重了。
  霍伊尔瞪大了眼睛,紧张道:“你受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玖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muza 10瓶;蓝枫如翼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一百二十一)
  因为霍伊尔的惊呼, 江繁成功的引起了随队而来的教练的注意。
  回到了俱乐部后,他便十分严肃紧张的给江繁做了一个全身体检,直到结果显示十分健康,没有问题, 才终于松了口气。
  但听见消息, 萨利雷厉风行的又带着他去医院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放心。
  江繁乖巧的配合着,试图将关心自己的人的担忧减少到最小。
  “我听说了, ”折腾了这么一大通, 终于可以回家的时候,在萨利心爱的老爷车上,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你在友谊赛上表现的很好。”
  提起友谊赛, 江繁现在记忆最深的,除了【牛尾巴过人】, 就只有那个输了球气的要咬他泄愤的红发少年了。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上被咬了两口的地方,笑了笑没说话。
  “格林先生给我发了视频。”萨利继续道:“那个【牛尾巴过人】, 很精彩。”
  江繁觉得他应该还有后话。果然, 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有些地方, 也许并不需要那么大张旗鼓?”
  像这种动作,对双腿的负荷是很大的。年轻的时候,或许觉得没什么关系,踢得很高兴,很潇洒, 炫技炫的很肆意,很狂放,吸引着整个世界的欢呼与注意,但不加收敛,学不会约束,最终也只是提前透支了以后的职业生涯而已。
  在什么地方用多少的力气合适,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多了是浪费,少了是轻敌,但不学又不行。
  只是江繁这个年纪的少年,最不愿意接受管束。许多运动员都桀骜不驯,就是因为他们年纪轻轻便离开了父母、家庭,然后独立生活,经济自主,缺少约束,也缺少教导,便大多漠视权威,以个人喜好为优先。
  萨利试图不引起他反感的劝导他,担心被江繁觉得多管闲事和厌烦——觉得他自己是伤病退役,就过于小心的干涉他的日常生活。
  好在江繁明白他的意思,乖乖的点了点头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反正……他短时间内应该抽不到第二次【牛尾巴过人】了,而要他依靠自己模拟的话,估计还要练习很久,才能在赛场上重现出来。
  而他的听话,让萨利微微松了口气。
  (一百二十二)
  回到家后,江繁联系了布拉德利。
  【格雷戈里·伊西多】:下次训练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俱乐部。
  【小可怜】:?五点半吗?
  【格雷戈里·伊西多】:嗯。我觉得我的基础有点差,你能陪我练习吗?
  布拉德利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不由得微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连格雷戈里这样的天才,都如此努力了么!?
  【小可怜】:我知道了。我想,我们大概就是一生的对手了吧。
  江繁:???
  哈?
  他这个朋友,有时候思维模式,真是……让他捉摸不透。
  (一百二十三)
  江繁其实有点想让布拉德利叫一下自己,不过,他又觉得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直接呛他“不能对女孩子评头论足”的耿直家伙,会直接怼他“训练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都起不来的话,为什么要耽误别人的时间来叫你?”。
  总之,江繁这次自己五点半钟准时起来了。
  但他洗漱完推开门,便见到布拉德利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口。这种“我快,却总有一个人比我更快”的玄幻感,让江繁不由得惊讶道:“你这么早?”
  布拉德利认真道:“我怕我迟到。”
  “……你不会提前起来了吧?”
  布拉德利谨慎道:“稍微提前了一点。”
  “多久?”
  “……”他顿了一下,“五点。”
  “天啊,你爸爸都不管管你吗!”江繁有点受不了了:“你的休息够吗?睡眠时间真的充足吗??一听你这个起床时间,我都感觉我要猝死了!睡眠不足会长不高的啊!”
  “我一米八三。确切来说,是一米八三点五。”布拉德利严谨的说:“已经够用了。倒是你……”
  “……我长高了哦?”江繁打断了他,严正的申明道:“我现在一米七七了。”
  布拉德利欲言又止。
  但在思索了片刻后,他还是慎重的开口了:“目前尚且没有科学依据可以证明牛奶与睡眠对身高有明显的促进作用,我想这大部分还是由基因决定的。”
  “……闭嘴。”
  (一百二十四)
  江繁对于自己无法重现【牛尾巴过人】这个技能耿耿于怀,不把它复刻出来,就总觉得心里某个地方郁结于心。
  这种憋屈感,成了促使他心甘情愿早起训练的动力。


上一篇:群雄逐鹿

下一篇:无限之绝地欧皇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