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被逃生游戏的大佬盯上了

作者:金丝蜜 时间:2020-05-26 09:42 标签: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无限流  
凌晨十二点,楚龄只不过在厕所里照了一下镜子,就被拉进了魔镜世界。
  在镜子里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长得挺美,身手不凡,堪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典范,就是脑子指定有点毛病。
  诡秘的小镇,残忍的祭祀方式。
  那人一脸笑嘻嘻:那是猪肝,这是牛肝,你是我的小心肝。
  深夜许愿池,据说只要付出代价就能心想事成。
  楚龄:如果是真的,你要许什么愿望?
  陆危行:和你......日日夜夜。
  楚龄:滚!

  小剧场:
  楚龄:你要不要紧?我……
  陆危行声音虚弱:我……阿龄,我快不行了……我好痛……我需要你的亲亲才能起来~
  楚龄嘴角一抽:哦,没救了,埋了吧,逢年过节我会给你烧纸的。
  陆危行:哎哎哎?阿龄?楚龄?别走啊,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别埋土啊,喂喂!不亲亲抱一下也可以啊…
  秀爆全场·武力值max·不皮难受·明骚攻X被迫营业·只想安安稳稳闯关·劝你善良·炸毛受

  1.攻有多强就有多骚,秀爆全场的骚。
  2.1v1。
  排雷:非强强,一切剧情发展为主角服务。
  一句话简介:你很可爱,我很喜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龄,陆危行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噩梦
  昏暗的房间,一片漆黑中,依稀可以听到一个男人压抑的声音,借着屋外的月光,可以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
  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泛着一丝不正常的红艳,睫毛轻颤,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挣扎中睡衣滑落,露出一小截细窄的腰肢,光洁白皙,散发着诱人光泽。
  楚龄眉头紧皱,手里抓着身下的床单,额角不断渗出滴滴冷汗,那汗珠落在长长的羽睫上,抖了抖,砸在身下的床单上,他身下的床单已经有一大片都被濡湿。
  他又一次被鬼压床,沉浸在难以承受的梦魇之中不得挣脱。
  不,没有人的鬼压床会是这样,一遍一遍被不知名的东西禁锢在床上,没有办法睁眼,没有办法逃离,只能一次一次被迫承受那鬼东西带来的桎梏。
  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这更糟糕,他宁愿自己昏过去。
  他不想清醒的感受到,那不知道是鬼,还是人的鬼东西每一次轻抚他的脸颊是什么感受,他不想知道,但他知道那是一双男人的手,细长冰凉,指腹带着一层薄茧。
  手指顺着他的眉毛、嘴唇、喉结,缓缓解开他的衣扣,描绘着他身体的每一寸,然后一路往下。
  难以启齿,令人恐惧。
  有的时候清醒比昏迷更能折磨人的精神。
  一道邪魅的轻笑,在楚龄耳边响起。
  接着那双冰凉的手攀上了他的脖颈,楚龄心下一惊,这是准备毁尸灭迹?新闻他都想好了:《一单身男子独居,在梦中死于窒息无人知,请大家多多关爱孤寡独居青年》
  他下意识开始挣扎,却被拥入一个冰凉的怀抱,一双手安抚似地轻轻抚着他的后背,接着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宝贝,别害怕。”
  说话时灼热的吐息喷在他耳后,让他有点不适应,连带他的身体都变得有些滚烫。
  等等,呼吸是热的?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忽然,楚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舐着自己的脖子,湿滑冰冷,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微痒,他被舔的浑身发颤,身体下意识弓起,双手紧抓床单,一双玉白的脚趾跟着蜷曲。
  舔舐的行为让他的内心涌出一股巨大的恐惧。
  然而更多的是羞辱感,他咬着牙,想抗拒却连挣脱都做不到,那湿滑的舔舐感让他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心头更是凝聚着无边的恐惧,以及深深地无力感。
  那湿滑的舌尖轻轻略过的后颈,近乎亵玩的动作更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抗拒。
  “啊!”
  好痛!
  那鬼东西竟然咬他,他感觉脖子一热,那种尖锐的疼痛仿佛是从灵魂深处传来,让他不得不痛呼出声,眼角更是被硬生生逼出了泪花。
  “噹!”
  随着十二点钟声一响,那股力量陡然消失,噩梦结束。
  楚龄猛的从梦中惊醒,连忙找寻房间墙壁上挂着的钟,钟表意料之中的正指向十二点。
  肩膀开始微微的抖动。
  十二点到了。
  第六次了,这是他第六次做这种梦了,每次一到十二点梦就会自动醒来。
  他叹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孤身一人,房子也是独居,不然这几天频繁做梦真不好解释。
  楚龄揉了揉胳膊,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汗湿,床单一片泥泞,他的脑袋也晕晕沉沉,舌头麻木发胀,腰肢酸软疼痛,每走一步路都感觉双腿摩擦的生疼。
  “呼。”
  楚龄直接洗了个冷水澡,微微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一低头,他怔住了。
  胳膊上一道道交错的红痕,有的地方严重的已经肿起来了,碰一碰不疼,但是有点微微的痒。
  他连忙冲到镜子面前——
  镜中人黑发湿漉漉的,水珠不断顺着脸颊滴落,脸色苍白又泛着病态的潮红,矛盾又艳糜,长睫微垂,眼神涣散。
  而消瘦苍白的身体上密密麻麻全是纵横交错的青紫掐痕,前胸后背全部都是,无一例外。
  楚龄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镜子一片狼藉的自己,只觉脊背生凉,心头凛然,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这......怎么会这样?他身子晃了晃,几欲站立不住。
  楚龄忍着恐惧上网查了又查,根本找不到任何相关资料,没有任何一个鬼压床或者噩梦能解释他的遭遇。
  他只能穿长袖的衣服掩盖身上无法解释的抓痕,连日的精神不济,导致他上班时浑浑噩噩,拿不出精力,楚龄身心俱疲,不住地打呵欠。
  同组的王乐瞟了一眼笑了,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耳语道:“啧啧啧,满面红光,眼角含春,你小子有艳福啊?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楚龄当场愣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他下意识拉好衣服的袖口,干笑一声:“什么?”
  王乐扔过来一个小圆镜,指了指他脖子,“还跟王哥装?吻痕那么明显。”
  楚龄一愣,连忙拿起镜子一照,露在领口外面的脖颈上果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印。他试探性的伸手摸了上去,有微微的凹陷,像是用牙齿咬的。
  他记得这是那个鬼东西留下的咬痕,妈的,该不会是个吸血鬼吧?
  “怎么?女朋友偷偷留的?看不出来还挺辣啊,你小子有福咯,不过别说哥是过来人,年轻人悠着点,别仗着年轻就放纵。”王乐拿着文件打了一下楚龄胳膊,笑道:“看你困得那样,今晚回去早点睡,别搞了,多补补。”
  楚龄拉高领口,虚掩着脖颈,颔首低眉,长长的睫毛微垂,抿着嘴没有答话。
  一下班,楚龄没有回家立马睡觉,而是先去光华寺买了一箱驱邪镇鬼包括什么招财进宝的佛像,又特地打车去城郊的一明道观拖了一箱护身镇宅的法器。
  他把屋子里挂的满满当当,真心实意地朝着玉皇大帝、三清祖师、观音菩萨、元始天尊、地藏王菩萨拜了三拜。
  起身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闭眼祷告:“主啊,保佑我。”


第2章 镜子
  夜晚再次降临,楚龄今天不打算睡了,光有那些神像还不够保险,他总结了一下前几夜,想想都是睡觉惹的祸,那难以启齿的梦,他是不想再经历一次,诡谲又怪异,他怕多来几次自己恐怕就疯了。
  他可不想在疯人院度过下半生。
  为此,楚龄还特地在买完一系列护身法器后,没忘记从小区超市批发一大箱速溶咖啡回家,在连灌了二十多杯无糖苦咖啡后,他又泡了一大壶浓茶,楚龄打算和那个鬼东西硬拖,真男人不能认输,就是要拼。
  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还有五分钟就到十二点了,自己应该可以避过那个鬼东西的骚扰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