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神君误我(22)

作者:初可 时间:2020-02-13 10:32 标签:生子  甜文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阿兔也笑着不答话,更不邀请他坐下,张三知道这一行人怕是看不上他,为了图后计,他自己觍着脸在祝汸对面坐下,笑着说:“不知姬公子在城中哪处落脚?我也好去拜见!”
  这就是在打听他们在这儿到底有没有别院了。
  祝汸不大高兴地说:“有事便直说吧。”
  张三一向是被人奉承的,此时难免有些气,按捺下情绪,继续笑道:“我实在钦佩姬公子的人品,想邀姬公子去我府上一叙,我府上的花花草草养得还很不错的!”
  祝汸喜欢花花草草,还真被张三给胡乱说对了地方,他于是又问:“你府里都有什么?”
  张三立马道:“什么都有,前几日还得了盆十八学士!养在暖房里,开着花!”
  祝汸的眉毛一挑,他喜欢这个。他自己宫里有,在人间的家里也有,父亲们的家里也有,都是他自己捣鼓着种出来的,他便问:“你那盆是什么颜色?”
  张三见有戏,再道:“姬公子!我这盆,是京中贵人赏的,别看仅有一盆,一株上竟开了五种颜色的茶花!极难得的!”
  养花这事儿有时还真得凭运气,祝汸又不爱用神力养这些,养花的最大乐趣便是等待的忐忑与花开的喜悦,若是想要什么花,直接用神力变出来,还有什么趣味?
  他自己养得最好的,一株上只有四种颜色。
  他非常感兴趣了,在他眼里,张三再有蹊跷,也不算什么,他想去张三家看那盆花。
  蠢狗却又不答应了,甚至对张三做出攻击的模样。
  祝汸有些生气,一代神君,跟一个人有什么好气的!丢不丢分?!再说了,他都说了老实待着,蠢狗还不老实,又在藐视他!
  祝汸生着气,脚便动了动,想拦住那只狗。
  恰好张三说得口渴,伸手拿了茶壶给自己斟茶,靠姬公子的侍从们是靠不得了。他刚把手伸出去,祝汸见开曜真要去咬张三,伸手便要再去揪尾巴,手臂一挥,碰到张三的手,张三手一抖,一杯热茶全都洒到自己手上。
  “啊!!”他痛得缩回手,祝汸回头看他,手面通红。
  祝汸想了想,一码事归一码事,不喜欢归不喜欢,这是他害人家烫到手的,他从阿兔手中接过帕子,递给张三:“没事儿吧?”
  张三痛得眼泪都差点要出来了,抬头看到祝汸递来的帕子,近距离看到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脸色变得微红,噤声低下脑袋,并迅速站起来,说了句“告辞”,转身便走。
  祝汸莫名其妙,阿兔跟了出去。
  祝汸生气指着开曜道:“你说你!丢不丢神君的份!”
  “汪呜……”开曜仰头看他。
  “装可怜没用!你又不是小白!”
  “汪呜……”蠢狗再蹭他撒娇。
  “哼!我回去便告诉全天庭你投胎当狗的事!”
  小鹤不解插嘴:“尊上,我们神君投胎为狗,那也是神狗!众仙都要钦佩的!神君投胎为狗,一定有其深意!我们是无法理解的!”
  祝汸捂胸口,生怕要吐血。
  和铃怎么养出这样一只傻鹤!
  阿兔回来了,关了门说道:“对门恰好是药铺,我给买了些药膏让那位张公子带回去。”
  那就好,祝汸点头,那就与他无关了。
  阿兔又道:“他上马车后,与我说,想邀请小殿下您明日去他家赏花,说再晚,怕是花要谢。”
  “好啊。”祝汸点头,他要去看一株上长出五个颜色的十八学士。
  蠢狗又开始仰头看他,双眼竟还现出了请求。
  祝汸坚决不看他,阿兔笑道:“神君不让您去张府,看来张府真有什么。动物的直觉都很敏锐,更何况这是神君投的胎。”
  “我不过是去看盆茶花。”祝汸不满,“明日看完咱们便去京城,到小香山上,在自己家等我的小宝贝儿化形成人。”说着,祝汸将在打架的小田田捞回怀里。
  阿兔便低头对大白狗笑:“听见没?明儿看完花,咱们便去京城。”
  小鹤直接欢呼出声,拉着小虎问京城是什么,好玩不好玩,是不是和糖葫芦一样甜甜的,把小虎给烦得头疼。
  祝汸也没了继续玩的兴致,起身要走,走到楼下,刚出茶楼大门,开曜突然咬着祝汸的衣角便跑。
  于是,大街上,又出现一个姿势怪异且狂奔的少年郎君,由于他长得极为俊俏,还有几人认出了他,指着他叹息摇头:“这样好相貌的郎君,可惜是个傻子哟!”
  祝汸耳力极好,全都听在耳中,羞愤得满脸通红。
  开曜拉着他却是跑得飞快,拉着他跑进一条巷子,见没人了,祝汸自己也隐进结界,生气大喊:“蠢狗!老家伙!三番五次让我没脸!我要天天去烧你的元无宫!松开我!”
  祝汸嘴里说着要打,却也没有真正去打,毕竟欺负一条狗也是没脸的事,哪怕这是开曜变的狗。
  他已经被蠢狗拉着又出了巷子,再冲进另一条巷子。
  再出来时,四周静静的,隐有风动。
  阿兔他们已经追了过来,看了看,说道:“小殿下,这似乎是张府的后门。”
  祝汸有些纳闷,蠢狗那样憎恶张府,还带他来张府作何?
  此处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第17章 那个狗神君·九
  张府后门长了许多树,树高且枝干粗壮,后门紧紧关着,并无人守门。
  开曜拽着祝汸依然往前走,走到一棵树下,他松开祝汸的衣角,埋头便开始刨地。祝汸四处看看,这棵树很寻常,甚至长得歪歪斜斜的。
  蠢狗却已经刨出一个浅浅的洞来。
  不等祝汸说话,阿兔与小虎都上前帮忙。
  祝汸还在打量头顶的树枝,他总是喜欢花花草草,忽听阿兔一声惊呼,他立马低头看去。只见树下的洞已被挖得很深,埋在土里的,竟然都是些白花花的骨头,祝汸也是一惊。他立马想藏好孩子,小田田胆子却大得很,还飞过去凑在那儿使劲地看。
  阿兔仔细看了,说:“小殿下,都是尸骨,看样子都是动物的。”
  大白狗回头看祝汸,声音哀戚:“汪呜……”
  “难怪神君不让您去张家,怕是张家,或者说那张三公子杀了许多小狗,甚至可能杀过不少人,只不知人骨埋在哪处。”阿兔再看了眼小白,“他带着小白逃出来,怕也是为了逃命,您瞧,这头骨看起来便是狗。”
  小白瞧见同类的骨头,害怕地“汪呜”一声,缩进小虎怀里,不敢再看了。
  阿兔便叹气:“张三公子这供奉的妖怪,也心太狠了。旁的家仙要些香火鸡血之类的也就算了,这妖怪竟要这么多活物的命,而且小殿下您瞧,这些小狗的尸骨都很小,怕都是小白这般大小的小奶狗,才多大点啊。”
  天下分为三界,妖界、鬼界与人界,都归天庭管。妖界与鬼界的妖、鬼秉承的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同类为了金丹不乏自相残杀,都是为了修炼。人界却不然,人界的鬼归属于地府,将来也是要投胎的,无法修炼。妖怪倒是能够修炼,却有规定,不得随意残害人与寻常动物。
  当然,也有人间的妖怪不守规则,这种事总也防不住。
  可这妖怪的确太狠,既是家仙,说明修为不高,修为不高便可如此,将来呢?
  这种事,若是祝汸没有撞上也就算了,既是碰上了,定要管的。
  张府,他便更要去了。
  要看便得正大光明地看,他得去把那害人的东西揪出来。
  隔日,祝汸要出门,大白见他看过尸骨竟还要去,蹦起来就堵在门前去拦祝汸。祝汸知道他是好意,这一趟却定是要去的。直接将他弄晕,将小田田也留在家里,留下小鹤看守,他将结界布好,带着阿兔与小虎出门。
  岂料到了张府,被带进花厅,身后再响起脚步声时,祝汸回头一看,来的是位姑娘,与张三有九成相似。
  祝汸的眼睛微眯,是张三换了女装吧。
  又要使什么把戏?
  他打算解决了那妖怪后,甚至张三乃至整个张家,也想连着一同解决了。
  张家不配得到目前这些,再蛊惑下去,当朝皇帝首先乱,天下便也能跟着乱。
  他不动声色,那女子带着侍女进来,很是羞涩地给祝汸行礼:“见过姬公子。”
  祝汸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她僵了僵,令侍女将手中那盆茶花放到桌上,轻声道:“这是我哥哥的那盆十八学士,请公子观赏。”
  祝汸依然无话,她的面色变红,嗫嚅几声,转身便走了。
  不一会儿,又有人来,祝汸抬头,这次是张三公子。
  他进来倒是大大方方地寒暄,与祝汸聊着茶花相关,又请祝汸喝茶吃点心。祝汸喝了几口茶,张三公子又催他吃点心,祝汸于是吃了几块,他从不亏待自己,茶点味道的确还不错。
  张三公子又笑着对阿兔小虎道:“二位不妨也去隔壁歇歇。”
  他们自是不愿走,张三这才带出几分赧意:“实在是张某有些私事要与姬公子商议。”
  祝汸回头看了眼阿兔与小虎,他们俩这才下去。
  祝汸淡淡道:“张公子直说吧。”
  他边说,边悠闲地吃茶吃点心。
  张三公子的眸子一暗,问他:“姬公子今年不知是什么岁数?”
  “十六。”祝汸胡诌的,他将会保持少年形态许数千年,胡诌个十六也差不多了。
  “方才,来送花的,是我三妹。”
  祝汸抬头看他一眼,张三公子面色平静,祝汸暗自道,好不要脸。
  张三公子镇定道:“我三妹年方十六,熟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更是端庄秀丽,及笄后,上门提亲的人差点儿踩塌我家门槛。”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