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神君误我(125)

作者:初可 时间:2020-02-13 10:32 标签:生子  甜文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我刚烤的,抹了很多蜂蜜。”
  年糕就在嘴边,祝汸到底是笑着咬了一口,很好吃,他又连着咬了许多口,蜂蜜又顺着嘴角流下。
  祝汸正要伸手去擦,开曜已经倾身过来,将他嘴边的蜂蜜吻去。
  祝汸忽然想到当年的辛曜,脸色微红,开曜将蜂蜜吮尽,才又站直了,站在窗外,看着他,没有笑,全身却是难得的漾着暖意。
  开曜伸出手指刮刮他的脸,轻声道:“快睡吧,醒来,我就来接你了。”
  说完,开曜要走。
  祝汸却又想到明曜,那时候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后来他们并没有能够成亲。
  他叫住开曜:“这次,我们是能成亲的,是吗?”
  开曜回眸看他,看到他眼中的忐忑。
  开曜心中叹气,这些年,孩子是被吓怕了,都怪他给自己制定的这些糟糕的历劫。
  他又走回来,弯腰在窗外,告诉窗内的祝汸:“是。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永远在一起。”
  祝汸笑出声:“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想和我在一起这么多辈子呀。”
  祝汸并不知,面前的人早就恢复记忆。
  开曜则是认真道:“我是这样的喜欢你。”
  喜欢到愿意放弃一切去忘记的喜欢。


第82章 替嫁·八
  却也是愿意拿出一切来重新获取的喜欢。
  祝汸自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存在, 对于他是种什么样的意义。
  开曜也曾挣扎过, 更是不解过, 为他竟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孩子。
  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 又一遍遍地不受控地站在湖边, 做着偷窥的行径。
  他的这一生,四平八稳,严肃而又严格,为天道而生,他没有自我,更是从未试图去找寻自我,他不需要拥有自我。
  是那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 用倔强、愤怒而又清澈的双眼瞪他、质问他,他才发现自己体内, 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我”。
  也是一次次地看到那个孩子笑、生气, 那样活泼地生活着。
  他的另一个“我”,属于开曜的“我”,而不是属于天道的开曜,才会被唤醒。
  他为天道而生, “我”却是为祝汸而生。
  喜欢从来不需要缘由, 契机更是来得莫名。
  折腾了几百年,还害得他的孩子陪着他折腾着几百年,他又如何舍得再折腾下去。
  他是远古上神, 看似高高在上,无欲无求。
  他也的确无欲无求。
  是祝汸令他有欲有求,他也想试着做一个全新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思的神仙。
  他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永生都会在一起,直到天崩地裂,他们也可跳去旁的界,他们照样在一起。
  祝汸却不知,他的神君到底爱他到什么地步。
  他趴在窗边,快乐地目送开曜的离去。
  他想,这一次,他是可以相信老家伙的吧。
  祝汸听开曜的话,好好地睡了一觉,睡醒后,吃了丫鬟们备的各式糕点,再笑笑闹闹,傍晚来临。
  祝汸没什么好紧张的,只是有些想念老家伙。
  他的屋里,没有宣平侯府的人,田田照例在追着兔子跑,吓得小兔子瑟瑟发抖,就跟当年自己追阿兔似的。他抱着布老虎靠在窗户旁,看外面的风景。别院里再好看,连着看了几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
  雪停了,湖边满是积雪。
  他喜欢雪,开曜便特地没允许铲雪,只有一条必经之路不得不铲了些许的雪。
  他看湖面的冰,看湖边柳枝上裹着的雪,越看越没有兴致,却又舍不得离开窗边。直到时光渐晚,他看到踏雪而来,一袭红衣的那人。
  他才知道,原来他倚在窗户旁,一直在等那人啊。
  他一动不动,看着老家伙越来越近。
  大雪后的天地间,本是一片白茫茫,他来了之后,西边天空,厚重云朵后,太阳探出了脑袋,夕阳渐渐落在雪地上。那人走一步,雪上的光便又多一寸,祝汸的视线移至他的脚,一步一步地数着,一寸一寸地数着。
  数越来越大,雪面似上了满满一层海棠红色的釉,那人也越来越近。
  等那人脚步停止,祝汸回过神来,抬头一看,老家伙竟然已经站在窗外,他的对面。
  祝汸便仰头看他,仔仔细细地看。
  老家伙是好看的,毋庸置疑的好看,才五岁时候的他,便已知道的好看。在这几百年前,老家伙总是高高在上,加起来,他也不过见过三回罢了。彼时的他,想到老家伙,除了那张冷冰冰却又令人一眼难忘的脸之外,便是标志性的白衣。
  许多人穿白衣,却只有老家伙真正将白衣穿出了无尘与出世。
  这几百年里,原先不解愤怒也好,如今欢喜沉溺也好,到底是一同折腾了几百年。
  他见到了各种各样的老家伙,看到了开曜的各样情绪。其实偶尔也会生出一些些的忐忑,他喜欢这些开曜,他喜欢每一个开曜,他喜欢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开曜,他想要看到老家伙开开心心地笑,他甚至会害怕,待到老家伙结束历劫那日,老家伙会否忘却这一切,又是那个高高在上见也不愿见他一面的神君?
  然而就在眼前,就如同那突然出现的夕阳,这人到底是穿了一身红衣往他走来。
  这样一件事,给了他极多的安慰与莫大的心安。
  祝汸扔了手里的老虎,双手撑住窗棱,直起身子,朝着开曜仰头,且闭眼。
  开曜却不为所动。
  祝汸等了会儿,不见动静,不满睁眼,嘟囔:“怎么不亲我!”
  开曜的眉眼含了笑,偏就是没有亲,祝汸有些生气,便耷下肩膀,想收回去,开曜却直接伸手进去,双手抱住他腰的两侧。“啊呀!”,祝汸一声惊呼,开曜直接将他从窗户里给抱了出去。
  这扇窗户本就是赏景用,因而造得偏大。
  刚好够人进出,开曜将他抱出去,将他抱得高高的,开曜仰头看他,祝汸背对夕阳,身影被光罩了一层,一身的温暖。他也是一身红衣,黑发散落在肩,却又是一身的潋滟,再看他笑得弯弯的双眼,一身的纯澈。
  这就是他放在心里偷偷喜欢了一千多年的孩子。
  往后,他便能光明正大地喜欢。
  祝汸被他抱得高高,忽然发现屋檐下有个鸟窝,他激动地瞬间就忘了旁的事,伸着腿要求:“快快快!我去看看里头有没有小鸟!”
  开曜再次不动,祝汸便不满地低头去看他。
  开曜单手将他搂得紧紧的,另一只手忽然往下轻按他的脑袋,在他唇边亲了亲。
  其实是很寻常的事儿,这些日子,他们都亲了多少回啦。
  祝汸瞄到他身上的红色衣裳,看到他面上的笑容,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乖乖伏到开曜的肩膀上,开曜摸摸他的后脑勺,侧脸再亲亲他,轻声道:“走,去看看窝里有没有小鸟。”
  “若是有呢。”
  “我们就派人好好守着。”
  “若是没有呢。”
  “我们就等它们春天时回来。”开曜说完,又添一句,“反正我们还有许多许多时间。”
  祝汸笑出声。
  是呀,他们可是有太多的时间了。
  开曜也浅笑,在看着自己肩膀上乖乖的那双眼,更轻地说道:“看完,我们就去拜堂。”
  祝汸听了,使劲儿往开曜的肩膀里钻。
  兴许是这辈子的老家伙气势太盛吧,祝汸从来是个不轻易避让的人,自尊心又强。成年后,离开父亲们生活,更是努力着长大,无论什么事都不轻易依靠他人,能自己干的,都自己干了。
  这一世的老家伙却令他很容易地便想黏着撒娇,就想什么事儿也不干,黏在他的怀中快快乐乐的就好,好像还是小时候。
  很显然,这是开曜最乐于见到的。
  开曜抱着他去看鸟窝,里头没有小鸟,看来要等来年春日了。
  看了鸟窝,开曜直接抱着祝汸扭头就走。
  太阳再度藏回云朵背后,雪面上再无其他颜色,直到出现他们俩的身影,才为清静冬日添了崭新的喜庆。
  他们走后,田田趴在窗棱上,也就是方才祝汸趴过的地方,看着他们俩。
  从来都是热热闹闹,没有一刻空闲的小田田此时却是安安静静的。
  阿兔好奇道:“小公主,怎么不说话?小殿下与神君,没有忘记您哦——”
  阿兔本想安慰,田田却是摇头,轻声道:“没有啦,我只是,我只是觉得父皇与大白这样,好好哦。”
  阿兔与小虎看了眼白雪中愈来愈远的两个身影,深以为然。
  田田再说话,声音还带着孩童的稚嫩,却又充满可爱的期盼:“我长大后,也要像父皇与大白爹爹这样!”
  阿兔与小虎笑着点头,所谓榜样便是如此吧。
  他们陪着小殿下从小到大,亲眼见着殿下与公子是如何相亲相爱。
  他们小殿下的性子也才会养得这般。
  田田这才坐起身,小胖手握成拳头,用力而又认真道:“我父皇和大白爹爹会一直一直很幸福哒!”
  他们俩点头,这是必然的事。
  拜天地,拜父母,拜彼此。
  祝汸什么模样,他们都见过了,祝汸认为无需再揭盖头,开曜同意,姜夫人自然也无异议。
  也就姜夫人,与几个亲近的管事丫鬟小厮在场。
  在庭中拜了天地,在屋里拜了姜夫人。
  除了在人间时的祖母,与父亲们,祝汸不曾跪过谁。
  他却觉得姜夫人值得,姜夫人对老家伙很好,对他也好,是位很好的母亲,祝汸跪在蒲团上给姜夫人行了个礼,从他们在院子里拜天地的时候,姜夫人的眼泪便流个不停,这会儿,她边哭,边赶紧上前,伸手将祝汸扶了起来。
  她压根扶不动祝汸,祝汸顺势自己站起来。
  姜夫人拉着他的手,泪眼婆娑地仰头看他,又拉来开曜的手,将他们俩的手一同握在手里,紧紧握了握,再握了握,看向开曜,几乎泣不成声,却还是说道:“我死后,总算是有脸去见你父亲。”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