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作者:荒川黛 时间:2019-10-19 17:48 标签:甜文  ABO  幻想空间  婚恋  都市情缘  
陆衔洲纵横商场多年,手段狠厉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拒绝AO配对多次,直到99%契合的乔烬出现,婚姻配对所进行了强行配对。
他终于见识了Omega的娇娇软软,一碰就要坏,重了会哭,轻了也哭。
打不得,骂不得。
——乔烬天生胆小,还怕疼,嫁给陆衔洲的时候,怕他也哭,怕疼也哭。
婚后某天。
乔烬拽着衣服小心翼翼地敲响陆衔洲书房的门。
“那——那个。”
“什么事?”陆衔洲抬头,见他又要吓哭,无奈伸手:“过来。”
“我想……”乔烬红着脸,软着脚慢吞吞挪过来,小声说:“要你的信息素。”
——CP:又苏又撩老畜生AlphaX又甜又软小哭包Omega。
排雷:弱受
大量私设、一切剧情为了甜、宠就完事儿了,逻辑停在两万米开外。
年龄差十岁,结婚时受十八。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烬,陆衔洲 ┃ 配角:隔壁来串门儿的教授一家及祝川,其他完结文戳专栏 ┃ 其它:   
   
    ☆、第1章 众生皆草木
  “您好,我是陆衔洲先生的律师程君,陆先生委托我来和您进行签署协议。”
  程君看了眼面前的男人……不,应该说少年。
  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皮肤很细很白,大概是因为紧张,身上溢出淡淡的奶香味信息素。
  少年叫乔烬,刚刚满十八岁,三个月前分化出第二性征,oga,即将成为他委托人的合法妻子。
  因为现今社会alha的群体越来越大,oga的人数总量却呈下降趋势,为了保持各个性征群体的均衡性,基因管理局出台了一项规定。
  每个分化了的alha和oga必须在基因管理局进行登记,然后由管理局根据信息素的契合度进行婚姻匹配。
  这项规定带着明晃晃的强制性,让人反感却又不可违逆。
  乔烬分化后不久就进行了登记,基因管理局曾为他分配过一个alha,和他年纪相仿,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得知那个人的身份,基因管理局的文件便下来了。
  他的结婚对象确认了,却换了一个人。
  据说这个人和他的信息素契合度为99,两人结合一定能生出最优秀的后代,为了不产生其他不必要的麻烦,基因研究所希望他们尽快结婚。
  可他。
  他才十八岁。
  乔烬穿着浅蓝色的棉衬,外头套了件v领的米色针织衫,双手扣在膝盖上,鼻尖上挂着细细的汗珠。
  估计是因为热本能的动了动脖子,露出白皙的颈侧线条,看起来很紧张。
  因为垂着眼,漆黑的睫毛微翘,被自己咬的通红的嘴唇微微抿起来,却始终不发一语,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红红的。
  程君觉得,他可能要哭了。
  “乔先生,这项婚约对您而言百利而无一害,您可以继续上学,做任何您喜欢的事情,陆先生不会干涉,甚至可以帮你请舞蹈界最顶尖的名师。”
  程君公式化的开口,将婚姻契约书往乔烬面前推了推,稍有些不耐皱皱眉头说:“一个小时,我认为已经足够您做出决定了。”
  乔烬垂眸看着婚姻契约书,还有程君手边的一份合同,仅仅一个小时,他就要决定是否和一个陌生人结婚。
  他想说不够,可又觉得说不出口,于是小声问他:“陆衔洲为什么没来?”
  “陆先生正在处理一项要紧事务无暇前来,委托我来和您说一下您的权利及义务。”
  乔烬牙齿轻轻咬合,声音放的很轻很缓,带着一点怯生生的意思,“可、可结婚不是要双方先相处一下,熟悉了之后再决定是否成婚,就算不是……那也应该互相交换戒指,才算、算吧。”
  程君似乎被他的话给逗笑了,敢情他还在想着浪漫的相遇和谈恋爱,再心灵相通的走进婚姻殿堂?
  显然,这个少年还不明白状况,更不知道他未来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首先,您和陆先生的婚姻是基于基因管理局进行的信息素配对,和爱情无关。”
  程君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在乔烬微微错愕的表情里继续公式化的说:“陆先生承诺,他会保证你最舒适的生活质量,你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他不会标记你,不会强迫你履行夫妻义务。”
  乔烬有些没反应过来,脱口问他:“那他为什么娶我?”
  程君微顿。
  乔烬微微抿唇,颊边的梨涡被压出一点浅浅的凹痕,过了一会见程君不说话,以为他没有听清又重复问了一遍:“那陆先生为什么娶我?”
  “他需要一个妻子,以及,基因管理局的强制配对。”
  乔烬的指尖攥的发白,他知道基因管理局的配对规定,他知道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的婚配,可是……
  “我想见见陆先生,可以吗?”
  “很抱歉,陆先生没空。”
  程君作为一个律师,察言观色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这个少年很怯懦,他完全可以摆平,不需要烦请他的委托人亲自出面。
  从见面开始他就一直很紧张,似乎很不会和别人进行交流,说话的时候两只手一直攥在一起,胆子似乎也很小。
  陆先生那种内敛沉稳到几乎冷漠的男人,会喜欢这样软乎乎的几乎一碰就要哭的oga吗?
  答案是否定的。
  陆衔洲不仅从来没对哪个oga有过侧目,连alha都有可能被他训哭,遑论这种小软包子,他也许娶回家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可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吗?他没有见过我,怎么知道我适合他,万一我们婚后……”乔烬说不出那两个字,轻轻地吞咽了下喉咙将它们咽了回去。
  “结婚确实是两个人的事,所以陆先生已经在婚姻契约书以及合同上签了字,等您签了字,这张契约书将由我送到基因管理局后您和陆先生的婚姻关系正式生效,他便是您的合法丈夫。”
  程君是陆衔洲的私人律师,有如今的地位,凭的便是他过人的能力和冷静,面对乔烬的问题他始终保持着良好却又强硬的态度。
  “这份合同里写清了关于您和陆先生双方的权益保障及限制条款,建议您仔细看看,如果有不能接受的或是想要争取的,陆先生授意我可以在他的底线内稍作修改。”
  程君说完,把合同推到了乔烬的眼前,和婚姻契约书齐平。
  乔烬看着合同上漆黑又冷硬的字体,轻轻的摇了下头,执意说:“如果见不到陆先生,我不签,我有事要和他说。”
  程君坐直身子,两手交叉放在桌上,对于他异乎寻常的执拗皱了下眉,眼角蕴起一丝轻蔑和不耐。
  “乔先生,您今天会找我出来,就代表您已经考虑清楚要同陆先生结婚了,不是吗?”
  “是,可是……”
  “您能和陆先生结婚,对您、对冯家而言,是一桩获利极大的交易。”
  “我知道,可是……”
  乔烬似乎没有察觉他的轻蔑,眉尖微蹙的眨了眨微红的眼睛,话在嘴里滚了几遍,似乎都裹了一层软糯香甜的奶味细糖霜。
  “我……还是想见见陆先生。”
  程君耸了耸肩膀,没答应他这个要求,直接点破道:“您很清楚,在这桩婚事里,您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陆先生让我来跟您谈,是给了您足够的作为他未来太太的尊重。如果按照您养父的意思,您只是他跟陆先生交换一笔周转的资金的筹码。”
  乔烬微微垂眼,程律师说的是事实。
  冯玉生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是母亲带着他改嫁来的乔家,前头还有一个哥哥,吃喝玩乐在平洲是出了名的,仗着家里有些钱就张扬跋扈。
  乔烬扣着手指,养父和哥哥根本不尊重他们母子,哪怕母亲为他们做了再多,也只当他们是寄人篱下罢了。
  那段时间他刚刚分化,冯玉生便着急的去基因管理局为他登记了资料并申请进行配对。
  乔烬的oga基因过于纯粹,很快便配对到了一个同他年龄相仿的alha,据说那个人还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都是在暑假后入学。
  结果途胜变故,基因管理局说乔烬和另一个人的基因配对高达99,需要进行修正。
  起初冯玉生并不答应,后来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却突然改了主意,并且要求基因管理局强制让他们结婚。
  母亲因此第一次和冯玉生吵架,乔烬被惊醒,躲在门后听他们争吵的内容。
  “程律师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陆衔洲真要娶乔乔?”
  “对。”
  他这一承认,杨芹一下子站了起来,控制不住声音尖利道:“陆衔洲是什么人,把乔乔嫁给他,那不是往狼的嘴里送肉吗?”
  乔父把茶杯往桌上一摔,“那你说,公司现在这样,除了陆衔洲没人能救得了我们。再说了,陆衔洲年轻有为,掌管陆氏这么多年,商场上哪个不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陆先生,就是他爹年轻那会都没这地位。怎么着,你觉得他配不上你那个自闭傻儿子?”
  杨芹最怕人提到乔烬曾经得过自闭症的事情,虽然及时发现送去看医生了,但总还是落下了后遗症,到现在十八岁了还是胆小又害羞,话都说不太好,连基本的人际交往都有些困难。
  杨芹心里的自责和难受绞在一起,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
  “陆衔洲今年都二十八岁了,他在商场上这个地位是踩过多少人的尸体走过来的,乔乔才十八岁,他……他拿什么跟陆衔洲对抗,再说了这么多年就没匹配到适合他的oga?不知道是不是……”
  陆衔洲?
  乔烬在心里熨帖了两遍这个名字,总觉得听过,却又记不得在哪里听过了,顾不上想太多,他又把耳朵贴近了门板,悄悄听他们的谈话。
  “乔乔毫无心眼儿,又是个软乎乎的脾气,你把他送到陆衔洲手里,他……”杨芹说着说着就哭了,边哭边控诉道:“我不答应,我死也不答应。”
  冯玉生腾地一下站起身,朝杨芹甩了一巴掌,说:“这个公司是我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说不要。”
  “那也不能把乔乔往火坑里推啊!”杨芹捂着脸哭:“他也……也是你的儿子啊。”
  “儿子?养子而已,我资助他跳舞、养了他这么多年,回报我一下怎么了?”冯玉生理所当然的冷笑了声,“你最好给我好好劝劝他乖乖嫁给陆衔洲,不然你们母子俩就给我从冯家滚出去。”
  杨芹的哭声和继父威胁的嗓音一声声传进乔烬的耳里,他本能的抓紧睡衣的领口,没敢出声,一遍遍的重复陆衔洲的名字。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