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愿者上钩

作者:毛球球 时间:2019-10-10 10:51 标签:情投意合  科幻  
  代号为“翠雀”的A区间谍於夜弦潜入隔壁国三年,与隔壁国政要称兄道弟,混得风生水起,情报传送效率极高,把一群人卖了人家还赶着给他数钱。越发膨胀的於夜弦底气十足,逐渐看不惯隔壁国少主身边的那位忠犬护卫。
  於夜弦自认不是个忠心的好人,于是格外看不起忠心事主的宣恪。
  宣恪对小少主无微不至,在他眼里是虚伪。
  宣恪对小少主嘘寒问暖,在他眼里是卖弄。
  宣恪救了小少主的命,在他眼里是故弄玄虚。
  於夜弦在这名忠犬打击报复的边缘疯狂试探,怎么过分怎么来,然而有一天他却发现,他好像不知不觉泡走了别人家的忠犬?
  宣恪对他无微不至,对他嘘寒问暖,还在危难中救他的命。
  曾经看不惯的看不起的不屑一顾的,放在自己身上是真香。

  剧情向架空谍战,年下,HE,中间会有一丢丢虐,其他时候都很甜,其实是个披着剧情皮的小甜文
  主cp:宣恪x於(yu)夜弦,别人家的忠犬攻x三重身份间谍受
  副cp:边澜x宁绯,先婚后爱,这个是女装攻_(:з」,介意慎点
  弃文不用特地来打招呼哈

  年下 架空 软科幻 蒸汽朋克 情投意合

第1章
  云间海上,丹夏公国的天行岛静静漂浮着,傍晚的苍穹昏黄,巨大机械城市的钢铁根基隐匿于厚重的云层中,无数飞艇在天行岛港口降落,艇侧张开的机械羽翼遮天蔽日,港口处的蒸汽烟云腾空,与天宇融为一体。
  马车驶过丹夏都城的街道,停在一处红色尖顶的建筑前,赶车人恭敬地俯身打开车门,车上的年轻人冲他点点头,将两个银币抛给车夫,车夫感激地道了谢,马车向城市的远处驶去,留下机械马车运作的白色蒸汽。
  於夜弦站在尖顶建筑前,脱下了手上的白手套,黑色制服衣料上深蓝色的底纹在冬日的阳光下一闪而过。
  “弦哥,等等我啊。”宁绯追上了於夜弦的脚步,马靴上的金属链配饰碰撞出清脆的声响,“临时加班?”
  他看着眼前恢弘的建筑,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是丹夏的军事情报处啊,你不会要……”
  “有钱不赚王八蛋。”於夜弦脚步不停,“走,咱们监察处今天就查查情报处的账。”
  宁绯跟着於夜弦的时间不短了,於夜弦是丹夏监察处的副处,在一群官员中混得风生水起,连带着宁绯这一两年也跟着起飞,因此宁绯对他这位弦哥服气得很,指哪打哪,说一不二。
  既然今日他弦哥指明了要查情报处,那他就跟着意思意思,象征性地查查情报处。
  宁绯对他弦哥是真的放心,於夜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唯独见了某个叫宣恪的,说的都是狠话,好在宣恪不在情报处任职,不会对他们今天的行程造成任何影响。
  情报处值班的守卫一眼就认出了走在前面的於夜弦,这位监察处的副处官职不高,却深得总督的信任,丹夏从政者多少都听说过他的名字。
  守卫率先打了招呼,把於夜弦和宁绯迎了进去。正当值的情报处副处立刻站起来迎接。
  宁绯娴熟地给於夜弦搬了凳子,於夜弦靠在椅子上,就这么片刻的功夫,已经和情报处的副处寒暄上了。
  两人的谈话弯弯绕绕,时而扯到当下的战局,时而又扯到都城的趣闻,又一路拐到了情报处近日的工作和账务流水上,宁绯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百无聊赖间抬头看周围的陈设,不巧与文件柜后藏着的一群看热闹的情报处科员来了个对视。
  宁绯:“……”
  於夜弦已经摘下了军帽,领间的配饰上带着蓝色碎钻和黑色羽毛,半个银色叶形装饰挽着一条金属链垂到他的领子下,橘色的阳光从窗侧照在他的侧颊上,莹白的皮肤毫无瑕疵,黑色的碎发垂落在颊边,从前方看是短发,侧面的人却能看见,他的头发应该刚好垂落到肩膀的位置,只是被他用一条深蓝色的缎带绑在了脑后。
  丹夏情报处让不少人敬而远之闻风丧胆,偏偏於夜弦就能坐在那里谈笑风生。
  情报处没有见过於夜弦的科员躲在书柜的后面暗自抽气,若不是早有耳闻,他们也不会相信眼前人就是在丹夏上层中大名鼎鼎的监察处於夜弦。
  於夜弦实在不像是高官政要,像是丹夏贵族家里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偏偏这样的人,两分钟不到,和他们四十来岁的副处长聊得火热,几乎要到了就地拜个把子的程度。
  宁绯则是在一旁,收下了副处偷偷塞过来的信封,掂了掂重量,笑逐颜开。
  丹夏这群搞情报的人,有个甩不掉的毛病,八卦,比如此时,一群人就躲在文件柜后窃窃私语——
  “啧,张副处这年纪快能当人家爹了,弟弟都叫上了,不要脸啊。”
  “这就是於夜弦?几年前救过总督命的那一个,情报里说他脸长得好看,我以为是哪个搞情报的在瞎写,没想到是真的?”
  “於夜弦和宁绯,总督身边的两条著名走狗,一个爱权,一个爱财。”
  “他好像才24岁?但据说做事风格很得人心,至少看起来於夜弦与谁都合得来。”
  “不啊。”有位姓华的情报人员发现了盲点,“谁说他跟谁都合得来,於夜弦和宣恪就合不来。”
  “宣恪?”另一人问,“少总督身边的那位侍卫长?”
  “据说於夜弦看不惯宣恪行事风格一板一眼,宣恪看不惯於夜弦平日待人油嘴滑舌,两个人一见面就冷眼相对,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很快就不只是侍卫长了。”提出问题的那位摇了摇头,颇有些意味深长,“你看咱们这情报处处长的位置,也空了不少时间了……”
  另一边,於夜弦揉了揉额角,露出有些疲倦的神色。
  能进情报处的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那位姓张的情报处副处见状立刻会意,开口吩咐道:“把情报处近日的账目流水拿来让於副处长过目。”
  於夜弦闻言,反倒慵懒地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自然相信张处,走个流程就好。”
  情报处的账目不可能那么干净,於夜弦这么一开口,此事算是就此揭过,张副处也把他当做自己人,顺口聊起了近日的情报。於夜弦原本要走,听他说起了情报,脸上又显现出几分兴致。
  “有什么有趣的情报档案吗?”
  “还真有。”张副指着桌上的一叠档案袋道,“总督下令就查国内潜伏的间谍与内奸,如今还真的搜罗了不少资料,都放在了档案中。”
  情报处的档案,都放在一个个小信封里,信封中装着一只精巧的金属齿轮,把齿轮放入专门的读取设备中,就能读取到传信渠道与情报信息。
  丹夏情报处原本的处长,就是因为情报问题的失误,才被总督撤职,扔下了云间海,如今的情报处办起事来,自然格外小心。
  “关于谁的情报?”於夜弦心中一凛,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淡淡的,看不出分毫。
  “两名已经潜入丹夏境内的间谍,猜测来自于牧南,代号分别是‘翠雀’和‘朝颜’”。张副处有意结交这位总督面前的红人,捡着有趣的说给他听,“都是些细碎的情报,会挑着有用的去查。”
  作者有话说:
  【已有情报】於夜弦,牧南A区间谍,代号“翠雀”,潜入丹夏三年。||主角姓氏是文案里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部分手机端就变成了“于”QAQ


第2章
  於夜弦心中微动。
  “翠雀”。
  前几日牧南A区谍报泄露,安插在丹夏的情报网陷入困境,丹夏目前到底掌握了多少关于间谍“翠雀”的情报。
  於夜弦心跳稍稍加速,指尖不动声色地划过了手心,军情处的情报,别人可以多说,他却不能多问。
  好在对方又自己开了口,颇有些得意道:“根据已有的情报,‘翠雀’应该是女性。”
  於夜弦:“???”
  好,很好,非常好,从根源上杜绝了暴露的可能。
  对方还在剖析:“根据已有情报,这名间谍应该是三年前潜入丹夏……”
  於夜弦收回了袖中藏着的薄刃,这下“没兴趣”三个字几乎要写到了脸上。
  天凉了,丹夏的情报处可以倒闭了。
  不过现状对他有利,他身为间谍潜入丹夏三年,传递线报无数,目前还没有能威胁到他的任何情报。
  张副处原本是想跟於夜弦套套近乎,结果却发现对面的年轻人脸上的倦意更甚。
  来情报处的目的已经达到,於夜弦迅速结束了对话,准备和宁绯下班走人,情报处的门边却传来了人声。
  时间临近傍晚,这个时间,谁还会来情报处。
  张副处却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一拍脑袋:“我给忘了,今天新任的情报处处长会来。”
  情报处处长换人的事情,於夜弦是知道的,却暂时不知道这换的人是谁,今天来这里也有打听消息的意思。
  没想到刚才还高谈阔论的张副处,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
  於夜弦越发觉得奇怪,情报处都是人精,那处长的位置应该给那个人精中的人精,那么问题来了,丹夏还有哪位,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接手了情报处的职务。
  这位新上任的情报处处长没给於夜弦太长的思考时间,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训练有素的一队护卫在这间办公室内站成两排,门外的人穿着一身笔挺的丹夏军装,年纪很轻,却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於夜弦磨了磨牙,瞥了眼来人利落的衣着和清冷的眼睛。
  宣恪。
  人精中的人精。
  情报处的人大气也不敢出,都知道这位新上任的处长是个什么做派,宁绯看了看於夜弦,又看了看门边的宣恪,吸了口凉气。
  完了,今日不该出门,这两个不对盘的迎面对上了,不知道今晚什么时候才能下班了。
  新官上任,在场所有人都起身行礼,除了於夜弦,众目睽睽下,他就这么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半点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那双面对秃头张副时还是笑意的眼睛里,此时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宁绯记得自己问过於夜弦,为什么对谁都好,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唯独看不惯宣恪,於夜弦的答案宁绯至今还记得——
  “都是丹夏的狗,凭什么他就能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宁绯当时想说可能人家宣恪长得就比较禁欲高冷,然而他没他弦哥那么伶牙俐齿,只好把话憋回了肚子里。
  “升官啊?”於夜弦坐没坐相,阴阳怪气地打了个招呼。


上一篇:禁海

下一篇: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