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崽崽造星球送给国家

作者:一尺书 时间:2022-01-14 10:59:14 标签:种田文 系统 直播 基建 无CP
地球上突然出现个无法关闭的直播间,播主是个三岁小崽崽,据说刚成为垃圾星球意识,目标是:捡完所有垃圾!

看着小崽崽蹲在地上,哼哧哼哧捡垃圾,观众心疼坏了:垃圾家长,虐待幼儿,崽崽我养你!

  直到……

  小崽崽捡到个破汽车,开着它飞到千米高空转圈圈。

  观众:???

  小崽崽:哇,车车好快,我要送给爸爸一起玩~

  下一秒,国家中心广场上出现了一辆悬浮汽车……

  观众:!!!震惊.jpg

  -

  自那之后,为了接回崽崽,华夏这只已经冲入星空的巨龙,研发便携医疗、光速通讯、星空战舰……成为科技第一强国,征服星辰大海。

  其他国家:世界欠我个崽崽QAQ

  -

  小崽崽在国家爸爸的帮助下,重建垃圾星,成为星际最美星球,可小崽崽一点也不高兴,他没礼物送爸爸了呀。

  不久后,星球宣传语变成了:请每位游客挥挥小手,留下小礼物。

  小崽崽为自己点赞:我能收礼物送爸爸呢~开森.jpg

  -

  隔天,直播再开,观众又看见小崽崽在哼哧哼哧翻一堆高科技,把规划全破坏掉了:……国家爸爸,快管管崽崽,这都第几次了!带不动啊!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系统 直播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崽崽 ┃ 配角:下本预收《地球崽崽要自己升级》求收藏~ ┃ 其它:上交国家啦

  一句话简介:送最美的礼给最俊的国家

  立意:爱护国家,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作品简评:

  小时坦是三岁幼蕙·成为垃圾星星球意识后·在系统的帮助下并通直播,连接蓝星华夏:他—边完成系统任务,一边将星球上的料技产物送给华夏华莫借此奋发研究·冲碱科技壁经,研发出各种科技产物征服星辰大海,小时旭也在华夏的辅助下,重建垃圾星,让它变成最漂亮的直居星。

  本支语言流畅:内容轻松温暖,主配角乏间三动友爱·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内光点·而来自战火纷飞年代的小主角:—心要保护祖国,笨拙要把所有好东西都送给华夏,童言童语,赤子之心亦让人感到暖心。

  ==================

第1章

  一架破旧的老式垃圾运输舰,载着满当当的垃圾,按既定的航线,直奔星海之外。

  那里只有一颗星球,整体呈晶莹剔透的蔚蓝色,周身笼罩着淡淡的白雾,就像一件瑰丽的艺术品。

  “它是垃圾星?!”驾驶舱内,一位新来的副手一脸震惊。

  他可以用生命保证,整片星海,没有一颗星球有它漂亮!而且,它看起来充满了生机,怎么会是恶臭的垃圾星?

  在他旁边的主指挥对此习以为常,他看着屏幕外巨大的“蓝宝石”,嗤笑一声:“再漂亮有什么用,一颗毫无价值的废星,里面没有水土,没有资源,空气污染严重,任何种族都不能在里面生存,也就只能用来装装垃圾。”

  说到这,他拍拍副手的肩膀:“别看了,安排下去,清空垃圾返航,下个月再来。”

  副手愣了下,迅速下了一连串指令。

  一百架小型舰载着满仓垃圾,飞入星球,停在高空中,打开后仓,轰隆隆——无数垃圾铺天盖地倾倒而下。

  通过它们,驾驶舱里也出现了星球内部的景象。

  灰蒙蒙、死气沉沉的世界,充斥着绝望,没有声音,没有风,没有生灵,除了垃圾还是垃圾,无边无际,看不见底,望不到头。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垃圾散发出的恶臭!

  明明那么漂亮……副手失望极了,当即关掉屏幕,等一百架小型舰回来,立即返航,下个月,他们会再来倒一波星际垃圾。

  他们完全没发现,星球中部位置出现了一棵一米高的小树苗,小树苗旁边还有个纯种人类幼崽。

  幼崽还没有小树苗高,穿着军绿色棉衬衫,长得白白嫩嫩,看起来只有两三岁。

  他高高仰着头,看着无数垃圾铺天盖地砸下来,身体僵直,嘴唇绷成一条直线,眼珠子不安地动了动。

  天空灰蒙蒙,像布满尘土脏兮兮的白布,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也没有暖暖的太阳。

  周围没有熟悉的人,熟悉的房子,只有看不到顶的垃圾山,将他牢牢包围,像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凶神恶煞盯着他,嗷呜~一口要将他吞下。

  好可怕!!!

  小时旭脸色刷白,双手死死攥着衣角:“系统哥哥……这里是哪里?能送我回去吗?我、我要找爸爸……”

  这软乎乎的小奶音一颤一颤,听得人心里发软,忍不住想把他抱在怀里哄一哄。

  偏偏他脑海里的系统编号110,是统界出了名的冷酷无情暴躁统,哄人?爱幼?不存在!

  “不行!”

  “你死了,现在是星球意识,这颗星球就是你。”

  “小崽子,你回不去了,找个屁的爸爸,乖乖听话做任务,否则,你就会被垃圾砸死,埋了,变得又脏又臭死得不能再死。”

  “开启任务,好好活着,别做白日梦,懂、不、懂!”

  系统的声音略带失真,显得异常冷漠。

  小时旭呆愣了几秒,眼睛里泛起泪包,他听不太懂系统的话,只知道他死了。

  死?就是像爷爷一样变成天上星星,保护最重要的人,可是……他望着暗沉的灰色天空,一颗星星都没有!

  他连星星都变不了!

  他不能挂在天上保护爸爸,爸爸抬头也看不到他。

  爸爸再也见不到他了……小时旭悲从心来,张嘴要哭,脑海里浮现爷爷说的话:你是爸爸的骄傲,勇敢的小战士,只流血不流泪。

  呜——不能哭!小时旭抖着唇,赶紧背过身,捏起小拳头往嘴里一塞,埋在膝盖上,才终于发出压抑的哭声:“我要变成星星,我要找爸爸……”

  声音很小,像生病的小奶猫,发出哼哼唧唧的呜咽声,听得人心酸。

  系统:……

  找个鬼的爸爸!

  小幼崽来自蓝星,死后变成垃圾星的星球意识,离蓝星隔了不知道多少时空节点,根本回不去!

  可小幼崽的哭声就像病毒一样入侵它的系统,运行速度都慢了几十倍。

  它第一次带幼崽,根本没有哄的概念,越听越烦,当即大吼。

  “哭什么哭!不许哭!”

  “你哭也没用,你死了,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你不可能找到你爸爸!”

  系统一刀子插进去,扎得又凶又狠,毫不留情。

  小时旭哭声顿时一窒,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如风雨中无人守护的野草,半晌,他才想通,一抹脸,抬起头,露出哭红的双眼,以及湿淋淋的长睫毛。

  他吐出糊满口水的拳头,上面还有一排小小的牙印。

  “没、没哭,是、是玩口水的声音,不是、不是哭,我是小战士,我最讨厌哭了。”小时旭吸吸鼻子,说得哽咽,乌黑的双眸湿漉漉的,荡着水光。

  他就像只小雀鸟,小心翼翼探出头,忐忑不安,又一脸希翼地说:“哥哥,我真没哭,我很乖,很听话,会好好干活,你能不能帮我告诉爸爸,我去玩了,没,没死……”

  小时旭说着,脸皱成个小包子,像老头子一样长长叹气:“爸爸像我,知道我不在了一定会偷偷哭鼻子,他是大人了,哭鼻子会被骂羞羞脸。”

  就像爷爷走的时候,他忍不住,偷偷躲起来哭,被狗蛋撞见,笑话了一整天,可难受了。

  小时旭带着老父亲心态,越想越愁。

  系统却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不行,联系你爸,要侵入蓝星位面,违反规则,被发现的话,我统生就到头了,这事你想都别想!”

  后果夸大了些,但违反规则是真的。

  小时旭一呆,他听不懂,却也知道系统拒绝了他。

  他嘴唇翕动了几下,半晌说不出话。

  爷爷说,小战士不能麻烦人。

  既然系统哥哥说不行,那他就不能像小狗蛋一样不乖,打滚耍赖。 Fxsw.org

推荐文章

焚仙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

樱桃大佬他又甜又软

神棍娶妻 下

神棍娶妻 中

神棍娶妻 上

我家剑灵不太对劲

我堂堂魔尊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崽崽造星球送给国家

上一篇:焚仙

下一篇:告白失败就变强[无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是系统,分析运算能力棒棒哒,可是最终,它只拉出一个文档。
《星海公约第一条——不可伤害幼崽》
·不可贩卖
·不可遗弃
·不可殴打
·不可造成精神伤害
有一溜的不可,其中许多项后面还分等级的。
比如不可殴打一栏,又分为致残、重伤……各种等级。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匿名 的原帖: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这份关于星海公约第一条的内容,还是金乌管理直播间时,从星海人那截存下来的。
华夏领导一看到这个,也猛然反应过来,他脸色变幻莫测:“金乌,按你的分析,那些症状患者都是违背了星海公约?”
“准确的来说,是违背了星海公约第一条中的第三项——不可殴打,他们都将幼崽打成了重伤。”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挥挥翅膀,刷刷刷拉出好几个屏幕,一个一个往下指:“根据数据追踪,这部分的人有九成几率遗弃过幼惠,这部分是拐卖贩卖,这部分是······精神伤害。”
其中“精神伤害”分类,有不少年轻人,金乌曾查出过,他们或多或少都参与过类似校园暴力的行为。
匿名 的原帖:
后面还有一些,但太长了,外加死亡原因解释清了,我就暂时不搬了,想继续看的去jj或者留言
匿名 的原帖:
有钱的一定要去晋江看看原著啊!只要16元,相当于一道菜,或一小份外卖或者一袋半乐视薯片。但是!这个网站没有转载作者小剧场!!小剧场老可爱了!读着比光看正文要轻松许多。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是系统,分析运算能力棒棒哒,可是最终,它只拉出一个文档。
《星海公约第一条——不可伤害幼崽》
·不可贩卖
·不可遗弃
·不可殴打
·不可造成精神伤害
有一溜的不可,其中许多项后面还分等级的。
比如不可殴打一栏,又分为致残、重伤……各种等级。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匿名 的原帖: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这份关于星海公约第一条的内容,还是金乌管理直播间时,从星海人那截存下来的。
华夏领导一看到这个,也猛然反应过来,他脸色变幻莫测:“金乌,按你的分析,那些症状患者都是违背了星海公约?”
“准确的来说,是违背了星海公约第一条中的第三项——不可殴打,他们都将幼崽打成了重伤。”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挥挥翅膀,刷刷刷拉出好几个屏幕,一个一个往下指:“根据数据追踪,这部分的人有九成几率遗弃过幼惠,这部分是拐卖贩卖,这部分是······精神伤害。”
其中“精神伤害”分类,有不少年轻人,金乌曾查出过,他们或多或少都参与过类似校园暴力的行为。
匿名 的原帖:
后面还有一些,但太长了,外加死亡原因解释清了,我就暂时不搬了,想继续看的去jj或者留言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是系统,分析运算能力棒棒哒,可是最终,它只拉出一个文档。
《星海公约第一条——不可伤害幼崽》
·不可贩卖
·不可遗弃
·不可殴打
·不可造成精神伤害
有一溜的不可,其中许多项后面还分等级的。
比如不可殴打一栏,又分为致残、重伤……各种等级。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匿名 的原帖: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这份关于星海公约第一条的内容,还是金乌管理直播间时,从星海人那截存下来的。
华夏领导一看到这个,也猛然反应过来,他脸色变幻莫测:“金乌,按你的分析,那些症状患者都是违背了星海公约?”
“准确的来说,是违背了星海公约第一条中的第三项——不可殴打,他们都将幼崽打成了重伤。”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挥挥翅膀,刷刷刷拉出好几个屏幕,一个一个往下指:“根据数据追踪,这部分的人有九成几率遗弃过幼惠,这部分是拐卖贩卖,这部分是······精神伤害。”
其中“精神伤害”分类,有不少年轻人,金乌曾查出过,他们或多或少都参与过类似校园暴力的行为。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是系统,分析运算能力棒棒哒,可是最终,它只拉出一个文档。
《星海公约第一条——不可伤害幼崽》
·不可贩卖
·不可遗弃
·不可殴打
·不可造成精神伤害
有一溜的不可,其中许多项后面还分等级的。
比如不可殴打一栏,又分为致残、重伤……各种等级。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匿名 的原帖: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这份关于星海公约第一条的内容,还是金乌管理直播间时,从星海人那截存下来的。
华夏领导一看到这个,也猛然反应过来,他脸色变幻莫测:“金乌,按你的分析,那些症状患者都是违背了星海公约?”
“准确的来说,是违背了星海公约第一条中的第三项——不可殴打,他们都将幼崽打成了重伤。”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是系统,分析运算能力棒棒哒,可是最终,它只拉出一个文档。
《星海公约第一条——不可伤害幼崽》
·不可贩卖
·不可遗弃
·不可殴打
·不可造成精神伤害
有一溜的不可,其中许多项后面还分等级的。
比如不可殴打一栏,又分为致残、重伤……各种等级。
比如精神伤害,是通过精神力判断,也从重到轻分明确地分好了等级。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匿名 的原帖:
金乌用自己的翅膀梳理脖子上的绒毛,嘴上却说得飞快:“他们性别、年龄、职业、社会地位、文化水平······多种多样,唯一的共通性只有一点——伤害过幼崽。”
华夏领导:???
他脑门上是真要冒一排问号了,他重新坐了下去,朝金乌招招手:“金乌,你仔细分析分析”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匿名 的原帖:
华夏领导下意识追问道:“是病毒吗?还是······与起源星海接壤后的代价?不、不对,如果是这样,阳阳、顾先生也不会同意接壤……”
他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迫切地问:“金乌,这些死亡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匿名 的原帖:
金乌最后补充道:“这仅在华夏,其它各国都有相关情况发生,比如:西方的灯塔国,临近的天竺,他们那相同症状死亡人数比这还要高出一倍多。”
华夏领导:!!!
“全球范围?”华夏领导曜得站起来,脸色大变,这事一听就大发了。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
匿名 的原帖: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深入探查了一番,发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有共同的症状,甚至比他们还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死。”
也就说是,这19883个人是第一批死亡的。
那些伤害幼崽情节更严重的人,还在受病痛的折磨,没有死,且自杀还死不成!
怎么感觉没完呢
匿名 的原帖:
把感觉去掉。我去绿丁丁找原著看去啦~886
匿名 的原帖:
待会我把后续转载过来
匿名 的原帖:
莫说整个蓝星,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州一县,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金乌监管全球的网络,生生死死见得多,但这回的一万九千多个人实在死得非常不寻常。
金乌投影出一个非常大的光幕,
万九千八百八十三个人,分成一个个小方块,在光幕上一列列排下去,密密麻麻。
每个人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
0118 的原帖:
起先是身体虚弱,慢慢得浑身潮红,不久后,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可每个人都痛苦地脸色扭曲,青筋直冒。
有人哀嚎打滚;
有人拼命抓自己的身体,连皮带肉挠出来;
有人撞墙吃安眠药;
有人求死;
有人……
可他们死不了,每次寻死,总会有各种巧合将他们救下来。
他们痛不欲生,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现在,全部人接二连三地死亡。
0118 的原帖: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一视同仁,每个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体内的血管炸裂,不知道什么原因,鲜血从七窍和毛孔中一点点渗出来。
0118 的原帖:
金乌等资料播放完后,它指着光幕上将近大半的人道:“这些人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查出任何原因,在他们的描述中,一个月前,他们忽然感觉身体变得特别虚弱,还伴随着如同针刺的痛感,这种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并且,他们后期有些疯癫,一直叫喊着自己会死。”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也正因此,金乌这边收集到了许多公共的视频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