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如何玩弄大师兄

作者:日日禅 时间:2019-09-20 08:26 标签:仙侠修真  男男  
自打入门那天起,李因便对大师兄岳清夏起了欲念。
可惜两人地位有如云泥,他只能将欲火压在心中。
直到无意间得到的几卷书册,为他指了一条明路……
阴险狡诈攻不择手段地把温文君子受调教成自己的专属炉鼎然后酱酱酿酿的故事,有肾没心无三观,1V1。

第一章 阴谋
  “大师兄,师弟总算能如愿以偿了。”
  李因眯起眼,笑吟吟抚摸着眼前青年的面庞。他的指尖自对方的眉峰一路滑落到柔软的浅粉唇线,又轻轻往下一勾,抵住了紧闭的齿关。
  岳清夏无知无觉,双眼紧闭,由着他放肆动作。李因哈了声,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他此刻正站在一处密林深处的空地上,空地正中,一柄无鞘宝剑烁烁发光,剑光凛冽,显然不是凡物。李因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盯着被几根藤蔓吊起,悬挂在两棵高耸入云的棘树间的岳清夏。
  藤蔓约有女子手腕粗细,颜色青碧,表皮浮着根根血丝。两根分别缠在岳清夏左右手腕上,两根扯住他脚踝,将人拉成个“大”字形。李因打个响指,缠住右手的那根藤蔓松开,岳清夏身形倾斜,李因手一勾,将他拉进怀里。
  如果忽略那几根藤蔓,此时两人的样子,倒像极了一对亲密依偎的爱侣。
  朝思暮想的人在怀,李因再也按捺不住,低下头,凑在岳清夏的颈侧啃咬。岳清夏自幼修行,皮肤白皙柔软,李因没费多大力气,就在他颈侧印下了一串红痕。
  他手上更是不停,直接抽开了岳清夏的腰带,外衣松垮,被他小心取下,连着衣带一起,收入了自己的乾坤袋中。
  ——这可是只有白华山首席大弟子才穿得的阑云袍,留在手里,说不定会有些意想不到的用处。
  退去外袍,岳清夏身上只剩了亵衣长裤与鞋袜,李因又替他将长裤并里裤脱了,素重仪表的白华山大师兄,便成了个只着轻薄亵衣,下体光裸在外,一览无余的模样。
  李因大笑。
  他长于妓院之中,自小便知人事,也自小便知自己比起那些腰肢酥软的女子,更喜欢身材修长的男儿。后来因缘际会得以拜入白华山修道时,李因一眼看上了掌门首徒,他们的大师兄岳清夏。
  只是他与岳清夏之间,岂止云泥之别?岳清夏自幼清修,连女色都不近,又怎会委身一个既无出身背景又无修为的小弟子?
  他只能按下欲念,装作没事人一般,偶尔向代师传艺的岳清夏请教几个问题。岳清夏是被人当做下任掌门教导出来的,性子温和,从不吝于指教小师弟。一来二去,两人倒是渐渐混得熟了。
  可关系再熟,他也承受不起暗算岳清夏的后果。李因只能默默忍着,直到三月之前,他在一处洞窟中,发现了一具尸骸。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是撞见了个睡着的人,那尸骸尖嘴猴腮,面目可憎,却面色红润,宛如生人。李因大着胆子上去摸了几把,才发现他已无气息。
  靠着尸骸边散落的几本书册,李因弄清了前因后果。
  那具尸骸,居然是十年前,曾闹得修真界一片鸡犬不宁的万淫老祖邢莫修,此人出身至淫魔宗“欢喜教”,却独树一帜,不走阴阳交合之道,而是寻了名门大派的男弟子来,细细调教成炉鼎,与之双修。当时几大修真门宗都有弟子落入他手,据说救出来时,不仅道行已毁,还对那万淫老祖死心塌地,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同门决裂。
  名门正道自然容不得这人,一番血战过后,万淫老祖从此销声匿迹。
  根据李因看到的那本万淫老祖手记,他当时是舍下了一具分身,本尊逃离,找了个清静之地修养,想着躲过这阵风头,再去寻当年的仇人晦气。但他命犯流年,居然在行功过程中走火入魔,身形僵化。邢莫修心知自己过不了这关,又不甘一生精研的“蟠龙乘凤之道”就此消亡,干脆记了下来,留待有缘之人。
  这些功法落到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手中恐怕都会连着邢莫修的尸骸一起被烧成灰烬,李因得了,却是如获至宝。邢莫修一生走邪道,留下的除了欢喜教的功法,还有无数旁门手段,他细细琢磨了几日,竟从中找到了一条路子,让他能得到那个梦寐以求的人。
  最初的布置,就是这处密林。再过三个月,他们的师父,白华山掌门便要过寿了。整百大寿难得,白华山弟子人人都在琢磨该怎幺准备礼物,岳清夏不知帮了多少人寻寿礼,轮到自己时却犯了难。此时李因“恰好”告诉他自己路过一处密林时发现有剑光冲天,岳清夏自然心动。
  可惜这处林中,早被李因布下了迷魂阵。邢莫修当年的炉鼎跟仇家都有白华山一份,早把白华山功法琢磨得精熟,该如何克制也被他一一记下。再由李因这个把岳清夏的性情习惯摸得不能再熟的人出手,自然是一击得中。
  此刻李因也懒得再摆出那副天真无邪小师弟的面孔,淫邪目光直接落到了岳清夏双腿之间垂着的肉物上。
  “想不到师兄这里的毛,竟这般少……”李因伸出手,将那虽在沉睡,却也能看出分量不错的阳物轻轻托起,又掂了掂,“之前几次共浴都只隐隐约约瞧见一点,连看都不敢看仔细了。”
  岳清夏体毛稀疏,只有少少一点,颜色也浅淡。李因拿手指撩了撩,又顺着岳清夏的阴茎轻轻摸索,指尖沿着微微鼓起的血管滑动,抵在龟头边缘绕了几圈,再点住马眼,轻轻撩拨。
  他自幼耳濡目染,又从邢莫修所留遗卷中学到了不少,玩起男人来自是得心应手。那软软的一团很快在他的伺弄下坚挺起来,岳清夏仍未恢复意识,呼吸却急促起来,脸上也渐渐泛红。
  就在手中阴茎硬到极致,似乎下一刻就要释放的时候,李因却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他还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仍在昏迷中的岳清夏低哼了声,眉头紧皱。身体不自觉地微微晃动,似乎想寻找那只能让他纾解出来的手。昂扬的阴茎独自立在那里,瞧着竟有些可怜可爱。
  “哎,这一回,就饶了师兄吧。”
  略带薄茧的手掌重新覆了上去,握住烫热阳物,缓缓抚弄。久等方至的抚慰终于到来,岳清夏身形微抖,李因适时地靠了过去,将他整个人揽在怀中,右手动作之余,左手也攀上了岳清夏的胸口,逮住一颗小小乳粒,轻轻一捏。
  “唔!”
  这一下对岳清夏的刺激倒是超出了李因想象,他不仅泄了出来,嘴唇也不由自主地张开,发出一声低吟。倒是把心怀鬼胎的李因吓了一跳,直到确定岳清夏依旧受困迷魂阵中后,才松了口气。
  “想不到师兄这儿竟如此敏感……”小心收好还有大用的白浊,李因又捏了捏岳清夏已经硬挺起来的乳尖,又换来一声轻吟,“……果然,师兄这身体,天生便该是男人身下的恩物。”
  岳清夏无知无觉,自然没法反驳他这亵渎之语。李因却当他是默认了,一扳岳清夏的下巴,吻上了微微开启的双唇。
  他轻而易举地闯开齿关,肆意地在岳清夏口中横行,又勾住无法闪躲的软舌纠缠,等到李因放开岳清夏,他已被吻得双唇嫣红,泛着水光。
  “……就到这儿吧。”虽然很想一鼓作气,拿下自己长久以前的绮梦,但理智总算占了上风,李因还是松开手,又唤来妖藤,重新将岳清夏固定起来。
  此时的岳清夏,一头乌发依旧挽成道髻,瞧着丝毫不乱,脸色却泛着潮红,双唇更是一望即知刚被人狠狠品尝过,上身只穿着轻薄小衣,一侧乳首被捏得泛红,自敞开的襟口中透了出来。下体一丝不挂,阳具软软垂着,一线浊液自小孔中垂落。
  他双臂举起,双腿大开,谁又能想得到,这正待人品尝的清俊男人,居然是白华山那温文磊落的大师兄?
  又狠狠刮了岳清夏几眼,李因终于转过身,慢慢走出密林。
  “睡吧,大师兄……”
第二章 邢莫修
  岳清夏慢慢醒了过来。
  他意识昏沉,没能立刻察觉到自己是个什幺处境,只觉得浑身动弹不得。有凉风徐徐吹拂,不知为何,竟直接吹到了……那处,带来一阵暧昧的寒颤。
  怎幺回事?
  他的恩师,白华山掌门痴迷剑道,尤其喜欢收集宝剑。师尊大寿将至,他听师弟说有处林中似有剑光,便来一探究竟……
  他确实看到了一柄好剑,剑光澄然,只是当他凝神观察时,那剑光忽的一闪,竟直直刺入了他眼中……岳清夏只觉脑中嗡的一声,便失去了意识。
  现在看来,他是被人算计了。
  心里大致理清情况,岳清夏睁开眼,被眼前的景象骇了一跳。
  怎幺……回事?!
  他身上竟是赤裸的,只留了件穿和没穿几无区别的轻薄小衣,风一吹便被扯得飘飘荡荡。几根藤条捆住手脚,将他扯成个大字型,下身整个暴露在外。岳清夏性情稳重端方,除了蒙昧幼童时,何曾做过这种打扮?饶是心里清楚这多半是歹人故意乱他心神,也不由得挣动起来,脸上亦染了一层红晕。
  他功体受制,手脚又不知为何有些酸软无力,连寻常男子都不如,怎幺挣得开妖藤?反倒像是惊动了它们,原本只拴着手腕脚腕的妖藤蠕动起来,顺着他四肢爬动,转眼便攀到了双肩与大腿根部。上侧的妖藤尖端在他腋窝打转,下侧的则在腿根流连,细细描摹着起伏的肌肉纹理。妖藤尖端既细且软,扫到哪里,哪里便泛起诡异的麻痒感。岳清夏身体抖得越发剧烈,紧咬的唇齿间,终于泄出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吟。
  妖藤蠕动之余,表面还渗出一层粘液,浸过岳清夏的小衣沾染全身。只是岳清夏忙于挣动,没有察觉。
  正在此时,空地中响起了一声冷笑。
  “老夫去拿个东西的功夫,岳真人已经忍不住自己玩起来了?几根藤儿都能让你这般舒服,换了真家伙可怎幺得了?”
  那声音阴冷湿黏,仿佛阴沟里的鼻涕虫般惹人厌烦。一个身形矮小,尖嘴猴腮的男人慢慢走了过来,浑浊双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正苦苦挣扎的岳清夏。他明明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却口称老夫,很是古怪。
  “你是……什幺人……”
  虽说已陷入了极不利的局面,岳清夏依旧竭力维持着冷静,目光扫过男人全身,只觉得他的形貌依稀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老夫邢莫修。”
  “邢莫修”三字一入耳,岳清夏陡然瞪大了眼睛。
  他听说过这个人。
  那时他刚刚拜入白华山,当时的白华山掌门还是他的师祖,他有个极出色的弟子,与自己的师尊,现在的白华山掌门并称白华双秀……


作者其他作品

如何玩弄大师兄

上一篇: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下一篇:春风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