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嫁给暴君的男人

作者:乔陛 时间:2019-08-12 18:55 标签:生子  甜文  穿书  宫廷侯爵  
原名:《献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何筝穿成了暴君的炮灰男宠。
仗着美貌与可生子体质,自以为与暴君日久生情使劲作死,最终被暴君亲手解决,死无全尸的那种。
最可怕的是,他正好穿到了被献给暴君的那天晚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等着暴君的到来——
何筝:救、命!!
很久之后,暴君立后从良,修身养性,一个更让人皮紧的消息却迅速蔓延:
“你猜,这宫里谁最可怕?”
“是何皇后。你若多看他一眼,陛下就会亲手挖出你的眼睛。”
偏执阴狠占有欲爆棚攻X盛世美颜弱小可怜但能作受
一句话简介:虽然害怕,但还是要作死。
*非典型宫廷甜文,狗血生子还闹心,攻宠受先动心,感情为主剧情为辅。
*不要用现代人的三观来要求攻,也不要用古人的三观来要求受。
*考究党注意,本文各种设定怎么顺手怎么来,请勿代入历史任何朝代。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筝、方天灼 ┃ 配角:专栏求收藏感激不尽qwq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宫城森严,刚下完雨的地面尚且带着潮湿的水渍,被十几双黑靴轻巧的踩过。
    软轿上的薄纱隐隐扬起一角,露出一只洁白的、让人遐想的手。
    何筝被颠簸醒的时候还有些混沌。他记得熬夜看了一本书,在跟他名字一样的炮灰挂掉之后就一下子觉得自己大脑发重,呼吸困难,意识到不妙抓起手机想坐起来拨打120的时候,陡然一阵心悸,手机因为抓不稳而落在地面。
    他捂着胸口撑着昏沉的大脑去拿手机,却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意识消失的那一刻,他想的是:原来熬夜真的会猝死。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整齐的脚步声踩在地上,隐约能听到细细的踏水声。
    难道是朋友凑巧来家里帮他报了120?
    这个想法很快被打消。
    作为一个死宅的职业游戏主播,何筝身边的几个朋友都是经常一起打游戏才好的,平时根本不会有任何走动。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会儿他躺在担架上,至少要能听到救护车独特的鸣笛声。
    更不可能已经到医院,他只闻到了雨后凛冽而湿润的气息,显然这里目前还是室外。
    正茫然想着,何筝恍然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浑身无力,张嘴说话都很难,他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飘飞的纱帐,但并不是很透,至少何筝只能从缝隙里面才能看到外面。
    轿子忽然停下了,何筝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景色,就听到有男人的说话声:“南门主管。”
    “武总兵,这是……”
    “为替陛下分忧,何相国特别送来大礼,此事已向陛下禀明,烦请南门主管通报一声。”
    被叫南门主管的男人轻笑了一声,带着太监特有的阴柔低声道:“陛下这儿可不是什么礼都收的。”
    前头那个声音带着点儿谄媚和恭敬:“有劳南门主管过目。”
    陛下?礼物?何筝觉得这对话有点儿熟悉。
    脚步声接近,何筝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纱帐被撩起,一股冷风吹来,何筝感觉有一道冷酷的目光刀子一样刮过自己的脸,纱帐放下,那南门主管笑吟吟道:“相国真是有心了,若真能解了皇室繁衍之忧,到时陛下赏赐,相国可莫要忘了咱家。”
    “下官一定把话带到。”
    轿子又颠簸了起来。
    何筝思考十几秒,头皮却忽然炸开了。
    他猝死之前看的一本书,里头恰恰就有这一幕。
    书里有个暴君叫方天灼,这货幼年亲眼目睹母妃被皇后勒死,后来又被养在皇后名下日日遭受虐待,从身到心都极度变态,极其厌恶女人,凡是想爬他床的后妃都被他掐断了脖子,大臣们操心皇室开枝散叶的大事,整日在大殿上议论纷纷,凡是戳到方天灼痛处的,全部都被杀掉。
    作者对方天灼的评价是:暴君□□,他完全不在乎这个国家会不会灭亡,只想享受玩弄权利的快感。
    所以甭管你是谁,只要惹怒他,管你背后什么势力,杀就是杀,敢求情就一起去死。
    本来这种人日后肯定会被推翻砍头的,但作者却给这样一个家伙加了一个无敌BUFF,还特么武功天下第一,一百个人来砍他他弹一百下手指对方就得全灭。
    简直就是国产灭霸。强者独尊。
    就是这样一个强势专横的家伙,他在忍无可忍之后,在大殿上说了一句话:“既然众卿家有意见,那么就为朕寻一个能够孕育的男子,朕定不吝雨露。”
    “若再想方设法给朕送女人。”他警告:“朕就抄了他全家。”
    大臣们自闭了。
    但也有少数人开始想起了歪点子。
    于是这里面推动剧情和感情双线发展的绝色炮灰,便出现了。
    他,就是何相国的庶子,何筝。
    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就是何相国送给暴君的“大礼”,何筝也要自闭了。
    他怀疑自己是穿了,但目前还有些不敢确定,想掐自己一下,身体又软的动不了。
    这事儿也太匪夷所思了,他不过就是猝死之前看了本儿破书,然后被气到胸闷气短脑出血而已,怎么就穿了?梦也有点儿太真了。
    懵逼的时候,轿子又一次稳稳停下,“咱家来。”
    这位南门主管开口,何筝便立刻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他想睁眼睛又不敢睁,整颗心都跳的非常快。
    这是梦吧,一定是梦吧?妈的这死太监居然能一下子把一个大男人抱起来——
    不对,原著里面的何筝可不是糙老爷们儿,他容颜绝世,身材纤弱,随随便便一个成年男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他抱起来。
    何筝软软的躺在床上,床帏被拉上,南门主管似乎是出去送人了。
    何筝立刻睁开了眼睛,大喘气儿。
    昨天才看的书,就算记错细节,情节也肯定不会错。如果此情此景真的是他穿成了书里的何筝,那么按照书里的设定和剧情来讲,今天就是暴君要对他贡献雨露的日子,也就是说,暴君很快就会过来,温柔的日他。
    连续几次之后,他很快就会怀孕。
    然后他会嫉妒暴君和原书主角受的感情,当发现自己在暴君心中毫无地位的时候,他开始有了野心,并准备联合自己的老情人兼亲弟弟谋反,然后在九个多月后死去。
    原文剧情他怎么死的来着?
    身怀六甲的男子脸色苍白的被从床上扯下来,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痛的呼出声,挣扎在方天灼手下的样子就像刚出蛋壳的小鸡在扑腾,那力量微不足道。
    方天灼的剑尖挑开了衣物,冰冷的刺入了薄嫩的肚皮,何筝顿时痛的哭喊出声,他却无动于衷,淡淡命令,“别乱动,待会儿伤到了孩子。”
    何筝抖个不停,双腿在地上乱蹬,方天灼蓦然皱眉,将已经刺破肚皮的剑□□,从大腿十寸处砍掉了他的双腿。
    “啊——”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何筝身下血流成河,方天灼掏了掏耳朵,一只脚踩断了他乱抓的手臂,之后踩在他的胸口认认真真的剖开了他的腹腔,低语道:“我看到他了。”
    他挑开了何筝细嫩的肚皮,弯腰伸手,像随随便便在取一个物件。何筝已经无力挣扎,泪水在绝色的脸上流淌,他美丽至极的容貌像已经开到极致的花儿,即将凋零。
    他还在抽搐,能够感觉到那只无情的大手在腹腔摸索,然后把那陪了他九个月的小东西取了出来。
    方天灼挑断了脐带,剧痛之中意识朦胧的何筝听到了一声嘹亮的新生儿啼哭。
    方天灼凝望着那柔嫩的,浑身是血的小东西,然后将目光落在躺在血泊之中的何筝身上,何筝还残留着生命迹象,眸子里满是痛苦,他手指用力的抬起,口中发出祈求:“孩……子……”
    他不再求饶,只想再看一眼孩子。
    方天灼平静的望着他,怀里浑身是血的小家伙哭声震天,与生父渐渐失去光芒的眼睛形成了鲜明对比。
    意识彻底消失之前,何筝的视线只残留绣着金龙的华丽黑靴。
    ……
    何筝打了个寒噤。
    腹部一阵抽搐的疼。
    不,他不想死!
    管他真的还是做梦,他一定要逃。
    何筝浑身蓦然涌出了一股力气,他猛地翻身一滚,咚的一下子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嘶。”疼的微微一抽,这破床下头居然还带着台阶儿,可硌死他了。
    何筝知道自己这会儿是被下了药,何锦华原本也是为了防止他逃跑。说起来这个炮灰的设定也真的是一言难尽,他是一个绝色□□跟何相国生的孩子,何锦华出生的那一年,生病的□□带着他找上了门,跪着请求何夫人收下了他。
    刚得嫡子的何夫人如鲠在喉,对他从未有过好脸色,何相国也觉得他辱没了门楣,但是何锦华却非常喜欢他,因为他长得漂亮。
    两人年纪渐长,缺爱的何筝便渐渐对何锦华有了不可言说的感情,何锦华是个城府极深的男人,一边贪慕他的美色与他不清不楚,一边又告诉他两个人有血缘关系,这样是□□。
    但事实上,他一直都知道方天灼不爱女人,想着哪天用何筝来讨好方天灼。
    何锦华与何相国自打方天灼登上皇位之后,便开始密谋造反,但却一直没有准备充分,他们也不敢跟方天灼直接叫板,毕竟方天灼好像没什么弱点,又武功盖世,说要取他们性命实在太容易。
    这次生子药的成功,让何锦华看到了一丝希望。何筝自然是不肯的,他虽然傻,但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被自己心爱的弟弟推过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也因此而看清了何锦华的真面目,绝望之中遇到了在床榻上对他呵护有致的方天灼,何筝自幼单纯,跟何锦华好的时候也从未做过这样亲密的事情,就这样跟方天灼一炮生情,以为自己能成为一个霸主的心尖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