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暗卫很难过

作者:匿名青花鱼 时间:2019-05-01 21:08 标签:短篇  
  第一世:暗卫很难过。
  第二世:暗卫更难过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很傻,在心机党面前撑不过一秒。
  第三世:暗卫不难过了,他再也不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好暗卫了。
  
  暗卫是个尽忠职守的好暗卫,他侍奉的是一心为天下苍生的好主子,眼看着就要大好盛世,福泽百代,硬生生被一个男宠横插一脚。说是男宠有些过了,对方是个文化人,是主子微服私访遇上,原本是谈笑风生的,结果中了江湖暗招,行走必备春药一发,剧情就一路拐弯成了强取豪夺和屈辱求全。暗卫很难过,主子英俊潇洒,雍容华贵,可偏偏就沉溺男色,连春药来源没查出来都不介意了,让他们做暗卫的,很没面子啊!
  做暗卫的,要有职业操守。于是暗卫牙膏般挤时间,休沐也不好好休了,把春药疑似和男宠有关的情报递到了桌上。可惜时机差了点,主子正和男宠开发新场所翻云覆雨,男宠看到了密折,据现场不知名人士报道,当时就是一个西子捧心式吐血,惨白着脸对主子说:“你竟然怀疑我!”接着麻溜的晕过去了。
  暗卫自然被罚到该罚的地方,享受了一把全方位多角度不求最痛,只求更痛的刑虐,还好他命硬,结束了还吊着口气,倒是让罚他的人刮目相看。
  他还活着,可不如死了,因为他被冷藏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失业。做暗卫的,又不交五险一金,这接下来的日子,可太愁了。
  好消息是他没愁多久,就挂了,挂在他身陷囚笼的主子面前。挂之前心想,戏本里都是骗人的,这种囚笼看的可严实了,哪是他内虚外伤,孤身一人能救的了的。
  就是有点小事情让他有点不安,其他暗卫呢?大家说好的忠心,难不成只有我一个人当真了吗?暗卫有些懵懂,就有点可惜,主子还不知道他叫啥。
  第一世,完。
  暗卫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被救活了,结果不是,他重生回主子一代版本了。主子还在勤恳熬夜批奏折,暗卫躲在梁上欣慰的想,竹笋还没长歪,是个好竹笋。
  没过多久,就到了要微服私访江南的时候。暗卫握紧拳头,下定决心要发光发热,让主子好好停留在1.0版本。于是在主子屏退众人的时候,他悄悄返回,把人敲晕,没让前男宠去成。
  结果没想到,主子还是中招了,药性很急很猛,暗卫不得已献身了。万幸,这还是一根好吃的竹笋。
  暗卫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主子,然后心满意足的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主子超气的,脸色铁青。暗卫吓得立马跪回地面认错,说自己不该逾矩。主子恨恨的说:“没想到,是你。”
  暗卫突然意识到自己皮糙肉厚,和男宠设定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去,就很羞愧的沉默了。
  主子依旧和前男宠谈笑风生了,也照旧把人带回了京城,区别是这次没放在后宫,放前朝当文官了。
  暗卫心里还有点可惜,这可是主子曾经唯一的男宠,给贫乏的后宫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的。
  文官既然被敲晕了,那药肯定就不是他下的。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好暗卫,自己查错的情报必须自己圆,于是暗卫又偷溜出宫了。
  可惜的是,这次依旧没有查到任何消息,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主子在院子里等。他立马就跪下了,暗卫擅自出宫,罪名很大的,他职业生涯不要了的。
  暗卫没有被扔到前世受罚的地方,而是被主子废了武功锁在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羞辱了好几遍。等主子上朝,暗卫数了数自己的伤,从破裂的嘴角,脖子上的掐痕,胸口渗血的乳珠,淤青的腰部,红中带紫的臀/部,肿胀的下/体,一直数到青紫的膝盖,更不要提满身细碎的伤口了。暗卫有点难过又有点开心。难过的是,没了武功,失业在即。开心的是,自己好像还有点价值。
  没了武功,就很容易晕,暗卫晕过去的时候想,戏本里写的破布娃娃真的不好当。
  暗卫这次晕的有点过,隔了好几天才醒,身上的伤都抹好了药,房间也换了,暗卫住进了有名有姓的宫苑,门外带侍卫守着的那种。
  等暗卫好全了,主子还是没有来。他想看戏本,宫苑里没有,他想练武,废的又太彻底,于是暗卫只能和门口的侍卫聊天。
  一般来讲,宫里的侍卫也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都是些名门子弟进来混资历的。和暗卫混的很熟的一个侍卫,就属于特别名门的那种,和主子沾亲带故,郡王的小世子。暗卫就很喜欢他,因为小世子嘴上不把门,什么八卦都敢说。
  小世子说:陛下真的很难做,太后太妃母族扎根江南,逃税漏税成习惯了,国库亏空多年,这个烂摊子全留给他一个人操心了。
  暗卫剥着瓜子,点点头。
  小世子得到回应,更起劲了:这不仅有内忧,还有外患,先王早年封的藩王都不顶事,边境总被骚扰,可惜文官一天到晚咕咕咕,说没钱,这窝囊气换谁受得了啊!
  暗卫听懂了,猛点头,顺手把剥好的瓜子推给了小世子。
  小世子顿感知己难寻,从前朝文官新势力崛起,一路讲到京城烟花之地,表情生动,动作到位,可比戏本详细多了,讲的暗卫都有点脸红。
  小世子边讲边表演,正兴起,就卡壳停下了,暗卫还想继续听,自觉的把剥好的瓜子推过去续时长。
  结果小世子突然就面朝门口行礼,暗卫一惊,转过身就看到了多日未见的主子,他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在小世子侧后跪下了。他下意识想行暗卫礼,做到一半发现自己这身份不尴不尬的,僵硬的做完低头装不存在。
  主子没让人通报,桌上还残留着物证,暗卫没来得及销毁,心里就有点虚。还好主子没有生气,三言两语把小世子赶走,便坐了下来,还磕起了剥好的瓜子。
  “你过的挺开心。”主子语气平缓,听不出情绪。
  暗卫本着多说多错,不说不错的原则,乖乖闭嘴。
  场面一时有点凝滞,跪着的暗卫习惯,可坐着的人首先顶不住了。
  “伤都好了吗?”
  不知是不是武功没了,暗卫竟然产生了主子有些内疚的错觉,他摇摇头,不存在的。
  正准备回答,就被一把抱了起来,扒了衣服检查。
  暗卫有点惊讶,摇头的小动作竟然被发现了。看来执勤的时候不能随意动了,不过也许没有执勤的机会了,想到这里,暗卫就很难过。
  在身上乱摸的手突然顿住了,暗卫被乖乖穿好衣服放到一旁座位上。主子给他整理完衣襟,还不愿意罢手,理了好几下原本就很顺的头发。
  暗卫觉得被当成娃娃装扮有些别扭,不着痕迹的别过头,总算摆脱了主子的一时兴起。紧接着就听到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主子说要让他出宫,去小世子家里。
  冷藏也好,没新任务也罢,至少还时不时能在主子面前刷一下存在感。要是出宫了,那连低保都吃不上的啊。暗卫瞬间抬头,还用力抓住了主子的衣角,想疯狂摇头以示拒绝。
  然后就看到了主子为难的神色,是他活了两世都没有见过的。
  他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只留了句,小心文官,换了主子一个莫测的笑容,便乖乖服从了安排。
  出宫的生活真的是赛神仙,暗卫终于拥有了一房间的戏本,可惜都没有以往的好看了,他翻了一本又一本,没有一本看完的。小世子也突然变忙,之前说好的带他逛遍上下京,都成了一句空话。暗卫心想,原来当惯主子的都这样,说过的话不算数的,一点不像自己做暗卫的,可实诚了。
  暗卫宅了一段时日,摸清了护卫规律,轻松自如的溜出了世子府。果然多年的暗卫意识不是白培养的,暗卫兴奋的想。
  街上的气氛和往日不同,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紧张。作为探听消息专业户,暗卫选择第一时间去茶楼嗑瓜子。
  大半天后,暗卫恍恍惚惚的往回走,有零零落落的雨滴落在他身上,他想,这是真的变天了。
  听说,内阁几位先朝元老,陆续乞骸骨,文官整治了江南,抄出来的黄金白银充盈了国库,位极人臣。
  听说,文官深得宠幸,常常出入后宫,陛下连日不朝。
  听说,几位藩王准备返京。
  暗卫费劲心思,生怕重蹈覆辙,没想成,主子还是被软禁在了宫中。更绝望的是,他武艺尽失,连进入宫中都成了一道坎。
  暗卫想了许多,回到家才发现,多日未见的小世子焦急地坐在厅中等他。
  小世子冲上来就绕了几圈,见他完完整整的回来,长舒一口气,吩咐说让找他的人都回来。他拉着暗卫坐下,庆幸道:“还好没把你丢了,不然我可怎么交代。”
  暗卫安抚小世子,说自己已经不算编制里的人了,不会有问题的。他拉住许久未见的小世子,急忙问了主子是否安好。
  小世子吞吞吐吐说不知道,暗中握住他的手,写了个“好”字。
  暗卫心下一凛,等入了夜,便避开众人,混进宫去。
  这多亏了小世子的玉符和对宫内的熟悉,暗卫成功把看门的侍卫给唬过去了。他随手找了件宫侍的衣服,熟门熟路摸到了寝宫侍卫的队伍中。
  为了进宫,暗卫心甘情愿的把自己身上的实诚标签撕的碎碎的。
  他混在外厅侍卫队伍中,第一次在明处执勤,觉得到处都是漏洞,根本不像是被软禁的宫殿。看来这些普通侍卫的确不如自己业务熟练,暗卫一边偷听,一边脑补了好几条拯救主子的线路。
  寝宫里,的确有传闻中被软禁的帝王,正和传闻中软禁他的文臣对弈。
  可座上两人的对话,越听是越不对劲。
  他丰神俊朗的主子,带着些忧虑说:“早知如此,不应许你如此地位。”
  暗卫心里默默点头,主子什么都好,就总在这个人身上栽跟头,做暗卫的也很愁啊。
  文官道:“微臣夙愿已了,实在是无以为报。若能助陛下一统天下,自当肝脑涂地。”
  “此计一施,朕便保不住你。”
  此话一出,仿若一道灵光,点醒了木愣愣的暗卫。
  原来这不过是聪明人的一局棋,而他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他微微晃了晃身子,一时之间竟是站不稳了。
  这轻微的晃动,被侍从长捕捉到,“你不是今天当值的侍卫。你是谁?”
  暗卫本可以笑一笑,说自己是顶班的,但今天似乎已经把他的演技透支完了,他被轻松识破。一时心慌,翻窗便跑,直直撞上暗处侍卫,一刀毙命。
  暗卫觉得自己是真的傻,先前以为守卫力量薄弱,实际这阵型该叫有进无出,来一个送一个,来两个送一双的绝杀阵。
  还有,往自个儿以前执勤的地躲,不是送人头是什么。
  暗处执勤的人换了,不是他同批先王赐下的暗卫,是些生面孔,唯独这武器和刀法熟悉的很。


上一篇:童养媳

下一篇:梦里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