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王爷五行缺我

作者:祭酒一曲 时间:2019-04-24 10:54:00 标签:欢喜冤家 养成
传闻太行山上有一仙人,衣冠俊朗,才貌无双。
  秦淮无语的看着身边留着口水的孟玄玉。
  冷面王爷内心吐槽,除了会捉鬼,简直蠢的天人共愤。
作者自定义标签:养成 欢喜冤家 耽美 王爷 玩世不恭

第一章 故人之子
  漆黑的夜空掺着几声鸦鸣,一身青色长袍的青年提着灯笼,在夜中疾行。
  荒村破败的门被风吹动,发出难听的吱呀声。
  青年还没走两步,就犯了难。
  正前方,一袭白色长裙的女子在月下低着头,背对着青年好似在轻声哭泣,嘴里发出嘶嘶的呜咽声,伴随着手中烛火妖冶的灯笼。
  孟玄玉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劳驾,姑娘让个路,小生有急事想下山寻人。”虽说脸色看,但风度这种东西,孟玄玉还是有的。
  那白色长裙的女子动也不动,依旧是耸肩哭泣着,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月亮,周围渐渐暗了下去。
  一阵妖风而过,孟玄玉手中的灯笼也灭了。
  “唉。”黑暗中青年无奈的轻叹一声,而后掏出火折子点在灯笼上。
  烛火亮起的一瞬间,那本该十米之外的白衣女子,正紧紧的贴在他的脸上,长长的头发,随着他的呼吸而动。
  孟玄玉这才发现,她竟是正反都长发,没有脸。
  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好似蛇一般在空中弯曲扭动,孟玄玉似乎嗅到了空气中恶臭的血腥味。
  既然不是姑娘,那他就不怜香惜玉了。
  “叮铃铃……”
  黄铜碰撞的声音自孟玄玉的手腕上传来,清脆的铃铛声在着深夜中回荡,欲散不散。
  那黑发鬼猛地退后几步,头发却伸的更长,显然是不打算罢手。
  “修行不易,你且自行离去,莫让我打散了你!”孟玄玉抬起头来,脸上嗤着瘆人的笑意。
  发鬼发出诡异的哭声,尖锐又凄厉,而后便直直的冲向孟玄玉,似乎是想将他包裹在黑发中。
  孟玄玉摇了摇头,轻轻一抬手,长发鬼瞬间化成一团血雾,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只有空气中难闻的腐臭味。
  “是你自己不跑的。”孟玄玉嘟囔着摸了摸鼻子,而后绕过那团血雾,向着山下快步而去。
  夜半三更,秦王府门前的灯笼诡异的闪烁了一下,而后便响起了阵阵敲门声。
  “谁啊?”守门的下人打着哈欠,不耐烦的将门打开,却发现门口站着一名青袍男子,皮相白净,笑起来时脸上还带着两个梨花酒窝。
  “叨扰。”孟玄玉礼貌的作了一揖,“我来寻锦太妃。”
  下人打了个激灵,忙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低声呵斥着,“你别找事儿,赶紧走!”说罢,便不理会孟玄玉,直接将门重重的关上,显然不会让他进门。
  “啧!”孟玄玉向后推了两步,看着高约十尺的城墙,露出了非常为难的表情。
  所以,当他和秦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秦淮连正眼都不想给他。
  “王爷,这厮上门闹事,被我赶走,竟是翻墙将自己摔晕了过去!”下人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孟玄玉,脸上嫌弃的表情遮都遮不住。
  “丢出去。”秦淮面前的烛火随风跳动了两下,而后照映在孟玄玉狼狈的脸上。
  好好地长衫被树枝刮出了口子,头上还插着萧瑟的落叶,想来是借着府外的老树翻进来时留下的。
  下人扯着孟玄玉的腿便往外拖,孟玄玉悠悠转醒,睁眼便是一个面如冠玉的玄服男子,正冷漠的打量着他。
  “我找锦太妃!”眼见就要被拖出去,孟玄玉猛地扒住门框,任由下人怎么掰她的手指,他也抓的死死的。
  秦淮眸中泛寒,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目光犹如刀片,剐在孟玄玉的身上,薄唇轻启,声音犹如清泉般沁人心脾,却带着说不出的冷冽,“你是何人?”
  “在下孟玄玉,家师乃太行山上的梦德真人!我奉师命前来为太妃除鬼!”孟玄玉伸出一只手从身上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信件,另一只手依旧死死抓着门框不肯放开。
  “放肆!”秦淮此生最恨鬼神之说,当下看都不看那封信便将其撕掉,转身便向后院走去。
  “你这个人!忒不知趣!”孟玄玉见信件被撕,瞬间蹦了起来,白净的脸上因为愤怒染上了红晕,指着秦淮道,“太妃乃家师旧人,我必须见!”
  说罢便疯狂的向后院跑去。
  下人一惊,赶忙前去阻拦,可这青衫男子好像脚下生了风一般,任府内的侍卫层层围堵,也叫他闯进了锦太妃的院子。
  秦淮脚下一点,瞬间追了上去,直接将其按在了院外的门上,眸中阴冷,“你找死!”
  “我不找死!我找锦太妃!”孟玄玉的脸鼓成了包子,看着秦淮欲掐他的脖子,张嘴便咬住了秦淮白净修长的手。
  这一刻,所有的侍卫和下人,安静如鸡。
  锦太妃听着外面吵闹,打开门时,便是这样一幅诡异的景象,不由得惊呼道:“这是在做什么?”
  “太妃娘娘!”孟玄玉眼前一亮,猛地推开秦淮,一把抓住了太妃的手,眼神激动,“您还记得我吗!我小时候您还抱过我!”
  “……”太妃认真的想了想,有些浮肿的脸颊上现出一丝笑意,“顺水而来的孟玄玉?”
  “是我!”孟玄玉赶忙点头,“不过这次我不是顺水而来的,我是跑着来的。”
  “太行山离这里几百里路程,你就这么跑过来?”太妃怜惜的摘下孟玄玉头上的落叶,“外面夜黑风大,进屋坐着。”
  看着孟玄玉美滋滋的被太妃领进了屋,留下屋外的秦淮阴沉着脸,什么顺水而来?这神棍竟是与母亲相识?
  孟玄玉不理会身后凛冽的秦淮,进了屋中便四处的打量,随口问着,“太妃,您信上说的怪事我已经知晓了,您命轻易招惹脏东西,可师父曾给您解过劫,此生应该都不会遇到脏东西才是。”
  太妃看了眼一脸厌烦的秦淮,叹了口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和他诉诉苦,你师父太紧张了,这事就这么过去吧。”
  “什么?您不驱鬼了?”孟玄玉难以置信的看着太妃点了点头,“马上可就是七月半了,鬼门大开,您这屋中藏着的脏东西……”
  “母亲。”秦淮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里映着孟玄玉的身影,“即是故人之徒,那本王定当好好招待才是。”


第二章 驱鬼
  锦太妃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眼圈下倒着一圈青色阴影,“辛苦淮儿,定要好好招待小师傅。”
  孟玄玉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秦淮一把拉出了屋子,门外的侍卫皆是警惕的看着他,随时准备冲上来将他羁押。
  “干什么!”孟玄玉看着那雪白的手上有着一圈红色的牙印,瞬间便底气不足道,“你知不知道娘娘在午夜会看到什么,会看到已经过世的老皇帝!”
  “那是她太过于思念父皇。”秦淮不由分说,径直将他向门外行拖,显然是要将他丢出去。
  “不是的!今年乃乙亥年!葵丑移位,天象异变,普通人家怎么会造成星象异变,肯定是皇室!你们中间的谁出了问题!”孟玄玉的话刚喊完,秦淮就停下了步子。
  “那也未必是母亲出的问题。”秦淮咬着牙,几乎想将这个聒噪的男人掐死。
  “你看不见鬼,你还看不见太妃发黑的印堂吗!”孟玄玉挣扎着站起来,“你给我个机会,明夜我带你为太妃除鬼!”
  孟玄玉见他依旧板着脸,咬牙道:“若是成了,你便别赶我走,若是不成……我就把自己的头扭下来!挂在你秦王府的门前!”
  “好。”秦淮眸光微深,声音犹如千尺寒潭,令孟玄玉打了个冷颤。
  第二日深夜子时,王府中一片寂静,月色透过薄云,朦胧的照在太妃的院中,隐约间能看到两个身影正窝在草丛中。
  一人俊美清萧,一人清润如风,最关键的是,秦淮的脸色阴沉的如同这天色一般,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荒唐。”
  孟玄玉一手掐着鸡的脖子,一边拉着秦淮道:“太妃在信上写的清清楚楚,每夜入梦便有故人来见,伴随着烧灼的气味,你知道什么东西会有灼烧味道吗?”
  秦淮只字不言,见他自顾自的压低了嗓音,“是恶鬼!吃了千万香火,踩碎了百家魂魄,身上便带着烧灼的味道!”
  孟玄玉伸着头向屋内张望,却始终一片漆黑,似乎没有半分可疑的迹象。
  眼见着天都快亮了,秦淮猛地站起来,觉得自己在这里蹲了一夜,听这个神棍的话,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你干什么去!快回来!”孟玄玉起身去拉他,二人还未来得及起争执,空气中便突然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烧焦味。
  秦淮心下一窒,被孟玄玉又拉着蹲了下来。“你是不是傻!不要命了你!”
  孟玄玉咬着唇瞪他,白嫩的脸蛋气鼓鼓的像个包子,眼神中带着恨铁不成纲的意味。
  “吱呀……”
  木门被推开,太妃脸色苍白的穿着中衣走了出来,赤足踩在冰冷的地上,双眼紧闭,脸上那温馨的笑意显得尤其诡异。
  “嘶”孟玄玉的鸡皮疙瘩几乎从头蔓延到了脚上,手中的公鸡竟是不知什么时候被谁拧掉了头,断口处正汩汩的冒着鲜血。
  秦淮皱着眉看向母亲,身边的孟玄玉却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鸡头呢!”他也不管那太妃,自顾自的一边拎着正在冒血的鸡,一边嘀咕着找鸡头。
  孟玄玉手中的鸡血顺着院子撒了一层又一层,太妃站在院中闭着眼睛,两人的面孔在月光下皆是惨白冰冷,令人说不出的恐惧。
  秦淮的额上不自觉的冒出了冷汗,他虽不信鬼神,但这面前的情景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咬着牙一字一句低沉道:“孟玄玉,你搞什么名堂!”
  “在这里啊!”孟玄玉不理会秦淮,好似看到了什么宝贝似的,不停的用手在地上刨着,而后竟是从一块石板下,找到了那枚还滴着血的鸡头。
  秦淮的目光瞬间紧缩,院中一共三个人,鸡头是何时跑到石板下面去的!
  空气中的烧焦味越来越浓,竟是开始将人呛的直想咳嗽。
  孟玄玉将鸡头用力的又插回了鸡的断口处,而后解下手中的红丝带,将其绑好,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这只鸡便呆呆的立在地上,似乎与活时无异。
  “簌簌簌……”一阵尖锐的怪声从太妃口中传出,“小崽子,拿只死鸡也想与我斗。”Fxsw.org

推荐文章

平生缘

将军渝令

弘时之帝殇

招惹

新老土女孩之带球跑

权臣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归隐乡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王爷五行缺我

上一篇:平生缘

下一篇:吾夫见信好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刚开始还可以,往后就emmm
感觉攻。。。。就一白眼狼,虽然身居高位,有戒心是正常的,可是受救了两次他母亲,又打脸了太后,又拿符纸救了他,这攻还一直疑神疑鬼的,要是受想害死他,直接不给符纸不给他母亲解除术法。还当受是骗子。搞得好像受一直倒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