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太子殿下今天又在装瞎吗

作者:张参差 时间:2023-01-13 11:06:54 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甜文

嘴硬心软傲娇受X年下假正经爹系攻

  ---

  皇室浩劫中,涧澈将军背叛挚友煜王,对其背刺一剑后,二人不知所踪。

  时隔三年,将军把王爷尸身送还朝堂,因平乱有功,拜相。

  -数百年后-

  太子沈澈被卷入一场宫廷谋杀案。

  刑部尚书赵煜新官上任初见太子——如传闻一样,太子黑纱遮眼,是个瞎子。

  但赵煜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上辈子,他死在这个人手上;

  第二,孟婆汤掺水了。

  前世种种闪回……

  今生,赵煜只想做个心如止水的铁腕神探。

  可事与愿违,瞎太子洗清嫌疑后,打着“报恩”的旗号,三天两头往刑部跑:身手了得,足智多谋,出得现场,入得敛房,管嘘寒问暖,也管包扎喂药。

  要不是时不常拿着小石头往赵煜心里打水漂儿。

  还真是个好帮手。

  常被闹得脸红心跳的赵煜,只能强装镇定。

  幸亏太子看不见。

  直到有一天,悬案难断,赵煜孤身夜回敛房。

  只见……太子凝目聚精,在验尸。

  赵煜:殿下不是有眼疾吗!

  沈澈忽闪着一双灿如星辰坠海的眸子笑而不语。

  意识到不光身心,就连豪放的睡姿都被看过了,

  赵煜脸红到脖子根:……骗子!

  沈澈危言正色:孤可从没骗过你。

  这辈子没有,上辈子也没有。

  再后来,赵煜知道了。

  他爱他,更从来不曾背叛过他……

  【说明】

  ※努力在案件和权谋中制作小甜饼;

  ※非柯学风推理,部分案件参照真实案件改编(大概率是魔改),重口部分,作话章前会提醒;

  ※比心。

  内容标签:强强宫廷侯爵前世今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煜(煜王),沈澈(涧澈将军)┃配角:┃其它:咸蛋预收《病似情花毒》也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铁腕神探今天心如止水了没?

  立意:志强者,则智达。

 

第1章 心病

  涤川城郊,乌云满天,大雨瓢泼。

  身着麻衣的男子牵着他驾车的马。

  他慢悠悠的走,毫不在意鞭子一样的雨水抽打着他的全身。

  衣裳一瞬间,都湿了。

  他一边走,一边跟车里的人闲聊:

  “阿煜,你想家,咱们这就到了……”

  “你小院儿门口卖甜酒的老头儿,这会儿又该在你园子侧门躲雨呢。”

  “城里的海棠该开了,疾风骤雨,要扫落多少花瓣,你说你,怎么偏偏就喜欢海棠呢,它又叫断肠花,听这名字多衰气……”

  他叨叨念念,都是些生活琐事,但不知为何,车里的人一句都没有回应。

  眼看走到一座荒庙前,大殿里乌漆嘛黑,分辨不出台上供得是哪位神仙。

  麻衣男子驻足,对着殿门怔怔出神,继续自说自话:“阿煜,当年咱们路过这儿时,香火还旺呢,如今……”

  终于说不下去,只剩一声叹息。

  忽然,他在殿门前跪下来,声音穿透雨幕,送入大殿:“不知殿上是哪位神仙,但如果你听得见,求你……让我下辈子能还他恩义。无论我付出什么代价。”

  天上一道闪电,擦亮神像的一双眼睛,威严的审视着许愿的人。

  麻衣人一愣,随即道:“以心血为证,也该我还他这一刀。”说罢,抽出腰间匕首,片刻犹豫都没有,猛地扎在自己胸前。

  鲜血滴滴答答,和着雨水,落地生花,开出一朵又一朵的殷红。

  他踉跄着起身,走到神像前,从怀里摸出个锦囊,在神像脚下找到一处幽深的裂缝,把东西塞进去。

  抬头看看那不知是什么的神,就又牵起马车,往涤川城方向去了。

  城门口戍守的官军,见到暴雨中胸前插着匕首但毫不在乎的“行尸”由远而近,先是吓了一跳,直至看清他麻布帽子下的脸,陡然难以置信的惊呼:“将军!是将军!将军回来了!”

  三年了。

  麻衣人惨然一笑:“是啊……回来了。王爷,也回来了。”

  ——————————

  时间流转三百载,往事不知被淹没在哪一缕尘埃里。

  炎华都城,古都涤川迎来第一缕晨辉。

  搁平时,春日暖阳叫得醒市井百态,腾得起早点摊子上的人间烟火气,却无论如何都叫不醒花好月圆楼里的姑娘公子们。

  玉带河畔女儿娇,花好月圆楼里人。

  花好月圆楼——涤川第一销金窟。

  入夜,曲水流觞、杯歌交迎,不知是真是幻的惹人迷醉;

  清晨,才正是逍遥人儿们魂驰神遥,流连美梦中,舍不得下凡回到人世间的松散好光景。

  今儿个就不同了,楼里时不时有姑娘、客人自窗子扒头往外看,看大院门前车马列队,官军站得笔直。

  一个个猜测楼里出了什么事。

  只是,他们想破大天也想不到——炎华国大皇子,暴毙在头牌姑娘的兰房里。

  案发现场。

  檀木梁、玉璧灯、南珠串的帘子,除了贵气就是奢靡。

  外间桌上,觥筹残羹犹在;里间香榻上,大皇子死尸横陈,大被不遮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实打实做到了。

  那“牡丹花”早就吓得慌了神儿,小脸儿煞白的坐在一旁,身边老鸨梨树皮带雨的向一名官差陈述情况。

  官是她们报的,头牌姑娘紫陌昨夜陪大皇子一夜风流,后来二人闹得累了才睡,天快亮时,紫陌姑娘觉得身边的人不对劲,睁眼就见大皇子直愣愣的盯着床帐一角,嘴里泛着白沫子,好像螃蟹吐泡。

  身子还时不时抽搐几下。

  吓得姑娘赶快喊人。

  片刻功夫,大皇子已经喘不上气,直挺在床上,哼哼唧唧也听不清在说什么,医师还没来及请,人就没气儿了。

  老鸨和姑娘知道他是皇家人,天大的事儿不敢瞒,立马就报官了。

  于是,现在高调奢靡的屋里屋外,挤满了混身煞气的老少爷们儿。

  为首一人气韵富贵,一边听仵作简述死因,一边端详大皇子尸身。

  他身后,一众官员低眉顺眼,暗使眼色,却没人敢动一动去勘察现场的情况。

  贵人身边一名幕僚,心思显然不在案件上,刁着一双眼睛,审视众官员:“刑部尚书怎么还没到?他可好大的架子!”

  说话阴阳怪气的。

  他一个幕僚,置喙当朝大员,按理说是逾越得紧了,可宰相门前七品官,众人只得面面相觑。

  也正在这时候,门口一阵脚步轻响,一人不疾不徐的答道:“本官今早刚进都城,还没来得及去告身,得知肃王殿下急召,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

  循声望。

  这人相当年轻,只怕还不到而立之年。

  他一身墨染的长衫,左手袖口扎着精钢镂空的护臂,右手却是文士的洒袖。

  黑得发亮的长发拢起一半,在脑后挽了个小髻,用一支乌木簪子固定着。

  从头黑到脚的打扮,把他面色衬得白皙,因为行得匆忙,他皮肤底子里隐约透出些红润,看着好像白瓷套了一层釉上粉彩。

  这个衣着不起眼,长相很扎眼的小白脸是新任的刑部尚书?

  “下官,新任刑部尚书赵煜,见过肃王殿下,殿下千岁安康。”

  他上前向那位贵人行礼,顺带瞥见内堂的样子,不自觉皱起眉头——屋外廊上就够乱了,没想到啊……

  屋里像是活泥鳅下锅。

  除了肃王带着的幕僚、侍从,还有大理寺卿、三司总捕、自己刑部的侍郎、仵作……

  再看那牡丹花下丢了命的死鬼……虽然身份特殊,也不至于这会儿就摆上出殡的排场吧。

  退一万步讲,就算肃王对于现场取证是□□跳井——不懂不懂的草包,但跑惯了现场的几位也不懂吗? Fxsw.org

推荐文章

替身受和白月光he

攀龙附凤

帝王在下

两盏江湖 下

两盏江湖 上

重生后朕靠美色上位

宵禁以后

鬼僧谈之青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太子殿下今天又在装瞎吗

病美人昏君求死不能后

上一篇:替身受和白月光he

下一篇:药罐皇子是团宠[清穿]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有没有看完的姐妹,问一下这个剧情也就是案情在全文中占的比例大不大,担心如果烧脑
每次看这种误会的文案,要是没下辈子上哪哭去
求求了俺只想找本好看的 的原帖:
人死如灯灭,知不知道的谁还在意
这种误会问,要是来个穿越者直接蹦
每次看这种误会的文案,要是没下辈子上哪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