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作者:临葭 时间:2020-03-18 11:57 标签:甜文  穿书  校园  情有独钟  
 结束高考的学神庄深,穿成了校园文里男主的炮灰情敌
  贫民窟少年庄深在这里,有个千亿富豪的爹。
  面对着桌上看一眼能写出答案,看两眼能自己出题的卷子,庄深放飞自我,体验咸鱼的生活。
  他逃课、打游戏、考零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依旧很抠门。
  *
  沈闻面对着疑似贫困生的转校生同桌——
  付款用纸币、早饭只喝免费白粥、用着几十年前的皮夹子。
  沈闻:“这个甜品店我为你承包了。”
  “校园卡充爆了,这个月不花完不准回家。”
  “看到后面那堆牛奶了吗?专门从欧洲空运过来的。”
  庄深回以承诺:“以后送你某表”、“以后送你某车”、“以后送你某房”。
  沈闻只当他说着好玩。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他家节省的小同桌,在司机亲切的一声“小少爷好”中,面容冷酷、十分自然地坐进了迈巴赫。
  不久后,他对着庄深送来的钻表,陷入沉思。
  *
  “看到了吗?那个天天喝免费白粥的庄深开直升机来上学了!”
  “卧槽?庄深不是倒数第一吗?怎么变成正数第一了?!”

  穿书学神受(庄深)×校霸攻(沈闻)
  双学神,手把手教你考第一

  一句话简介:手把手教你考第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深,沈闻 ┃ 配角:接档文《穿成重生大佬的前男友》求收藏~ ┃ 其它:

  作品简评:
  学神庄深穿成了一本校园文里的学渣炮灰,原本只想低调生活,摆脱原剧情,却不料成为男主沈闻的同桌,两人越走越近。然而贴着原主学渣标签的他被迫在沈闻的帮助下学习,习惯节俭的他也被沈闻误会成贫穷,直到有一天,沈闻看见他坐上豪车,收到他送来的钻表,看到满分成绩单,陷入沉思……
  本文节奏轻快,行文流畅,人设鲜明。两个主角互帮互助,逐渐成为更好的自己,顺便谈一场甜甜的恋爱。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青春校园故事,温暖轻松,值得一读。


第1章
  九月中旬,正午时分的烈日依旧毒辣。
  十六楼高级餐厅入口出,服务员盯着虚空有些走神,听到脚步声马上抬起头,露出笑意:“欢迎光临……”
  话音一顿。
  走来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件简单的白T,皮肤极白,手里拿了个黑色手机,映得手指细腻而干净。
  他头发有些长,黑色额发遮挡住部分眉眼,让他看起来有些随意又散漫,但那张脸依旧很有冲击性。
  眼眸是干净透彻的茶褐色,精致的五官笼着层疏冷。
  明明是很漂亮的一张脸,在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扫过来时,令人不敢多看。
  服务员愣了两秒,见他站在大厅口,才回过神:“请问需……”
  “不用,谢谢。”庄深目光凝在一处,看了服务员一眼,往里走去。
  西面靠窗的一桌坐着三人,庄深眯了眯眼,凭借脑海中的记忆认出来,是他的亲爸、继母和继妹。
  “小深来了,快过来坐。”祝琬最先留意到他,站起身来对他笑。
  她穿着一袭淡蓝长裙,脖颈上是一条点缀着蓝钻的银项链,在阳光与大堂的灯光下耀眼过目,精致妆容下,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
  庄深不紧不慢往这边走。
  坐在祝琬旁边坐着的中年男子眉目染着商业上的锋芒,穿着一丝不苟,是他的父亲庄辉业。
  还没走近,庄辉业看着他的样子,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动作快点,吃个饭还叫人等。”
  “爸,你别生气,尘煦哥哥不也没到?”庄若盈坐在他右手边,脸上化着淡妆,抿着唇笑,只是看到庄深时,嘴角笑意更加明显了一些。
  庄辉业听到大儿子的名字,语气稍缓,但还是皱着眉:“尘煦的公司忙,这能比?”
  庄深一句话没说,跟他们隔了一个座位,坐下之后打开手机玩。
  他垂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手机屏幕,仿佛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
  几人视线都落在庄深身上,气氛凝滞了几秒。
  庄辉业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两眼,压着火沉声说:“等下吃完饭,让小刘带你去星辰国际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入学后别再给我惹事,向你哥你妹妹多学学,让我省点心。”
  听到学校,庄若盈抬起头来,不解道:“二哥为什么要转到我们学校来?他不是在七中吗。”
  庄深基本不回家,这事虽然没人提起,但她多多少少从祝琬那里听说了这件事。
  打架、逃课、成绩差,这是庄若盈对她同龄二哥的所有印象。
  高二才刚开学,他就打伤了七中教导主任的儿子,庄深本来就是塞钱走后门进去,这下子得罪了老师,校长怎么都不愿意再包庇他,直接退学处理。
  初入庄家,庄若盈就知道他二哥没什么前途。
  所以从小到大都只讨好庄尘煦。
  她微微笑了笑,揭过话题:“不过这样,我、大哥和二哥,以后就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了。也不知道我们学校入学考试难不难,我可以把老师发的资料给二哥看看。”
  庄辉业端起茶喝了一口,看了一眼冷冷清清坐在一旁的庄深,沉着脸:“他那一百多分的成绩考什么试,我和副校长有点交情,小刘进去直接报我名字就行。”
  庄若盈眨了眨眼睛,甜美的脸上满是乖巧:“我们老师说一百多分的同学,最后一年多冲刺也有考上二本的,没准二哥可以请个家教,不然这个成绩,老师怎么……”
  庄深冷着脸点着手机,唇角微微绷紧。
  清凉的空调室内,他莫名觉得很烦。
  一股躁动涌上心头。
  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放,短短一秒的响声,庄若盈的声音戛然而止,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她以为庄深会大怒踢桌子骂人。
  但是没有。
  相反,她在庄深身上看到了一股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清冷气质。
  这样的庄深令她觉得陌生,甚至有一瞬间觉得他高高在上。
  “我去参加考试,不需要你替我操心。”庄深一手懒懒地垂在椅子上,茶褐色的眼瞳氤氲着冷光。
  “考试?”庄辉业压着声音,但掩盖不住怒火,“你还知道考试?天天就知道跟着别人鬼混,我还不知道你的成绩?你那成绩能去哪所学校!没有我在后面帮你收拾烂摊子,谁愿意收你!”
  庄深垂眼,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眼底的情绪,一副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的样子。
  庄辉业脸都白了。
  他的大儿子庄尘煦成绩优异、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不用他操一分心。
  小女儿庄若盈虽然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但也乖巧嘴甜、有庄尘煦没有的贴心柔情一面,他认同这个女儿,甚至让她改姓庄。
  唯有二儿子庄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离经叛道、不学无术,让他脸上无光。
  上流圈子每每议论到这些孩子时,他庄辉业的二儿子总是被人拉出来当笑料。
  庄辉业气极反笑,冷声道:“好,你去考,考得过就去读,考不过就别读书了。”
  庄若盈连忙扯了扯庄辉业的衣服,低着头:“爸,你别生气,是我说错了话,我不该多嘴……”
  “关你什么事,让你哥看看自己的实力,没实力还摆脸色,以后出了社会谁愿意这么惯着他!”庄辉业收回视线,看到小女儿才稍微舒心。
  祝琬给庄辉业倒了杯茶,安抚了两句,又转头对庄深说:“小深,快向爸爸道个歉,这书怎么能不读呢?待会儿你哥来了看到你们父子俩这样多不好。”
  她刚说完,庄深就拿起手机,站起身来。
  太吵了。
  庄深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没睡好,半敛的眸子里带着点懒倦:“我先走了,去考试。”
  他推开椅子,淡定自如地往外走去。
  庄辉业将手里的茶杯猛地砸到桌子上,脸上犹如被白漆一层层刷过,低声道:“你给我回来!”
  庄深恍若未闻。
  他不是原来的庄深,就在不久前,庄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小说里。
  他刚刚高考完,正在咖啡店兼职,店长给他一本书,说里面有个角色和他同名。
  打开看了两页发现是一本校园言情,而他则是里面阻碍男女主爱情的绊脚石。
  俗称,男主的情敌,书中的反派。
  原主爱得阴暗,爱得卑微,求而不得想用强,最后下场也是十分凄惨,被男主沈闻打成植物人。
  家庭凄惨,爱情破碎,身体残废,好惨一炮灰。
  店长还捧着书嗷嗷直叫:“虽然你在里面很坏,但是阴暗偏执型的深情男二也特别带感!”
  庄深:“……”
  他不是,他没有,那不是他。
  结果转眼他就坐在前往家庭聚餐的车上。
  虽然不是原主,刚落座,他就浑身上下不舒服。
  庄若盈隐藏得不是很好的虚伪笑容、祝琬不带温度的劝导、还有庄辉业习惯性的嫌弃目光。
  在原主亲爸的视线下,一刻也待不住,内心的躁动让他极为难受。
  他孤身一人,本来就随性惯了,不想待着说走就走。
  外头太阳火辣,这地方金贵,往外一看都是高楼大厦,自然也没有公交车。
  庄深手机上叫了车,在门口等着,室外热浪下,庄深昏昏欲睡,昨晚原主熬夜打游戏,就睡了三个小时。
  就在他感觉要睡过去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面前,前窗降下来一点,司机对他说:“小同学,你……”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