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和狗血文里的反派结婚了

作者:花青鸾 时间:2020-03-02 10:57 标签:HE  先婚后爱  甜宠  
 一觉睡醒谢砚身边多了个男人。
  男人:“你再敢牵茉茉我就砍断你的手。”
  谢砚:“帅哥你哪位?”
  几分钟后谢砚终于发现自己穿越了,躺在他身边的男人是一篇狗血文的反派,而他是反派娶的情敌男n号,为了共同挖女主墙角,得到女主。
  没事,不怕。书里说了反派为了让爷爷确信他们是真爱,买了份保单,受益人是他。
  于是谢砚围观吃瓜坐等男主ko反派继承亿万财产(微笑脸)
  N久后
  反派:“韩茉茉你再碰我媳妇儿一下我就砍断你和你男人的手。”
  反派媳妇谢砚:“这话听得有点耳熟?”
  醋精占有欲max霸总攻X貌美爱吃瓜诱受
  无脑甜宠文! 甜甜甜!!宠宠宠!!!
  标签: 主受醋王先婚后爱HE


第一章 一觉睡醒我已婚了
  正午的阳光热烈又刺眼,强势地穿透玻璃照射在卧室的大床上。
  睡到自然醒的谢砚闭着眼伸手摸索着把被子蒙过了脑袋,身下柔软的床垫让谢砚舍不得离开,蹭了几下丝滑的枕头,谢砚翻了个身继续睡。
  几秒后。
  “!”今天他要去孤儿院接儿子或者女儿回家!
  现在几点了?谢砚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昨晚他太激动看了会狗血玛丽苏文,看着看着就没了意识,手机应该还在被窝里。
  伸手往另一边寻找着,忽然谢砚的手掌碰到了一片温热,仔细描绘居然是人的手掌。
  孤儿出身母胎solo的谢砚可不记得自己的家里会有第二个人存在,所以是进贼了?
  “谢砚,装睡有意思吗?”
  一道还带着睡意的沙哑又十分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砚“唰”的一下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戒备地看过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摸到床头的抽屉,里面有一根很结实的自拍杆,可以充作武器。
  入眼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男人不似谢砚那种男女莫辨到哪怕面无表情都透露出的漂亮。上挑的眼尾,高挺的鼻梁,剑眉凛冽一双深邃如墨的眼里盛满了不屑。
  “你再敢牵茉茉,我就砍断你的手。”
  男人紧盯的眼神仿佛化为了实质的绳索勒住了谢砚的喉咙,一股凉意从他背脊升起,谢砚下意识咽下一口唾沫。
  “帅哥你哪位?”
  谢砚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掀开被子裸着上身就这么离开了房间。
  巨大的关门声迟迟萦绕在谢砚耳边,而谢砚眼前还浮现着刚才男人完美的身材,那一块块紧实又充满成熟男人气息的肌肉。
  “所以这是哪里?”谢砚搭在抽屉上的手不知何时伸了进去,握住的不是自拍杆而是一管维C泡腾片。
  谢砚大学毕业后靠着自己的能力买下了一个六十平两卧一室的房子。可他现在所在的卧室有他两个卧室大,不仅如此头顶浮夸的水晶吊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欧式的家具,以及他床对面墙上挂着的巨型壁画,无一不在说明这压根就不是他的家。
  谢砚可以确认的是他昨晚是真的看小说睡着的,而不是喝醉酒和别人419。因为今天是他三十岁生日,他应该在今天上午十一点到阳光孤儿院,领养一个男孩或者女孩。昨晚他紧张得睡不着觉,随手点开了一本狗血玛丽苏文,情节太过智障狗血,但他依旧看到了最后还差两章大结局,反正反派男配都死光了,男主女主肯定在一起。
  所以为什么一觉睡醒他挪窝了?谢砚想不通,更想不通刚才那吊炸天一副和自己有仇的男人是谁。
  谢砚来不及多想,把床翻了个天也没找到自己手机,偌大的卧室连个钟都没有,虽然不知道床头手机是谁的,谢砚也只能先拿来看下时间。
  十一点三十。
  “……”迟到了。
  “夫人,您的父母亲已经到了。”敲门声后陌生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谁到了?”谢砚迷惑。
  “您的母亲和父亲,先生让夫人您快些下去。”
  什么鬼?他一个孤儿哪来的父亲母亲,还有喊他夫人是什么意思?
  愣神间外面的人已经离开,谢砚保持着拿手机看时间的动作,食指不小心蹭到了指纹,手机居然解锁成功了。
  手机屏保是一对男女的合照,女生娇小可爱,男生比女生高了半个头长相可爱,眉目间却稠艳精致,好看的很
  谢砚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指为什么能解开手机指纹,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衣衫不整出去的男人此时已经穿戴整齐,灰色的衬衫掩不住男人的好身材,笔直的大长腿往谢砚面前一站,冲击力十足。
  “你想磨蹭多久?”男人脸上的不耐烦显而易见,不等谢砚回答,“还是说你是在故意报复我早上揭穿你的那件事?”
  男人往谢砚面前逼近一步,早就超过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谢砚下意识呼吸急促,此时他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还有这些人奇怪的态度,谢砚不是个笨蛋,不然也不会孤儿院出身毕业两年后就开了自己的花店。
  谢砚压下心中不安,垂下眼帘不让男人看出他的局促。
  “抱歉,我这就换衣服。”
  “我劝你安分点,谢砚。还没有什么人能在我霍延年面前耍花招。”霍延年捏住谢砚下巴,指下滑嫩的触感让他心里划过些许异样,“给你五分钟,不然后果自负。”
  随着男人的离开,侵略性十足的气势也骤然褪去,谢砚舒了口气。
  从衣柜里随手拿了件衣服一边换上谢砚一边思索起现在的状况。霍延年三个字让他想起了昨晚睡觉前看的那本名叫《霸道总裁:流浪总裁的可怜小甜心》的狗血玛丽苏文。
  女主韩茉茉娇小可爱,人见人爱,除了男主外还有男配123456为她神魂颠倒,非她不娶。情节都是一个套路狗血,但令谢砚印象最深的是文里的反派为了得到女主居然和一个只在文章开头出现过两次的男配假结婚就是为了联盟共同撬男主墙角。当然最后男主认回了大佬父亲联合几个男配把意图绑架女主害女主受重伤昏迷的反派和男N号连锅端了。
  那个反派的名字就叫霍延年,谢砚想起他醒来霍延年说的第二句话“你再敢牵茉茉我就砍断你的手”。所以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就是那个为了女主和反派结婚最后和男配一起死在海里的男N号?
  占有欲这么强的不是那个偏执反派霍延年还会有谁!
  谢砚穿好衣服想明白了自己的事只不过去了三分钟,下楼前他点开了手机摄像头发现他现在的长相和屏保合照里的男孩一模一样,而和谢砚原本过于漂亮的脸却有很大的区别。
  如此不合常理的现象让谢砚更加确定他大概是遇到了小说里经常出现的穿书情节。
  整理好思绪的时候,谢砚已经坐在一对穿着讲究,脸上带着慈爱笑容的夫妻对面,身旁则是那个几分钟前掐着自己下巴威胁他的反派霍延年,而此时这位反派嘴边的笑却自然到仿佛刚才的一幕都是假的。
  好不容易完成了自己人生目标的一半,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
  如此“和乐融融”的场景让谢砚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第二章 我不配吃饭
  “砚砚呀,看你们这么恩爱,我和你爸就放心了。”谢母满意地打量这对亲亲密密的小两口,视线在他儿子身上明显大了一圈的衬衫上停顿几秒,笑容更加灿烂起来。
  “我就说咱们女婿一向心疼砚砚,你偏要过来瞧一瞧,打扰到他们小两口休息了吧。”谢父人到中年身材发福,嘴上说着埋怨谢母的话,多年夫妻之间的默契让第一次见他们的谢砚都能看得出来。
  谢砚知道面前的夫妻是原主的父母,可他这个角色说得好听点算个男N号,其实就是个小炮灰,那么多男配作者哪会费笔墨描写他们一家相处的场景,所以对谢砚来说面前的夫妻只是陌生人,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索性霍延年怕谢砚不老实在谢母谢父面前乱说些什么,故意搂住了谢砚,实则手上暗暗用力按住了谢砚的腰,以此警示。
  “爸说得哪的话,谢砚现在和我住在一起,二老一定时常想着,是我考虑不周了,以后一定常常带着砚砚回去看看。”霍延年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演得滴水不漏,要不是谢砚知道这家伙的真面目指不定也被蒙蔽住,更别提什么都不知道的谢父谢母。
  果然听完霍延年的话后,谢父谢母舒心得夸了霍延年半天,饭都没吃就走了,说是不想当小两口的电灯泡。
  人前脚走,后脚霍延年就迫不及待地松开了按着谢砚腰的手,那皱着眉的样子仿佛手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谢砚抱着少说话少犯错的原则,没计较霍延年搂腰的事,坐在那抚平了腰间被霍延年捏皱的衬衫。
  “做得不错,能想到穿我的衣服秀恩爱,早上的事就不和你计较了。好好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拿什么态度和我说话。”霍延年不着痕迹地扫过谢砚的腰,想起刚才的触感,一个男人腰这么细,茉茉怎么可能会喜欢。
  听着霍延年上楼的脚步声,谢砚背对着对方的脸露出一丝嫌弃,怎么穿错成霍延年的衣服了?
  孤儿院长大的谢砚不仅会看大人脸色,也会装乖,他是最受孤儿院员工喜欢的小孩。哪怕是这样他也只能穿着旧衣服,其实那些旧衣服放得太久就算是看着新的,都会有螨虫或者别的细菌,谢砚皮肤过于敏感,经常身上会起疹子红一块肿一块的。所以谢砚一直很努力让自己有能力赚钱不用穿别人的旧衣服,也正是这样他心理到生理都很讨厌穿别人的衣服。
  原本他想着自己借着别人的身体,原主的衣服也勉强算自己的,可知道是霍延年的后,谢砚忽然浑身变扭,上好的衣料与皮肤的每一次摩擦都让他觉得难受。


上一篇:重生之将后

下一篇:快穿之万人迷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