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师兄为上[重生]

作者:玖宝 时间:2019-10-09 17:24 标签:重生  强强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白珒为白月光入魔道,杀人无数,千夫所指。最后却被白月光出卖,魂飞魄散。
  那一刻他追悔莫及,在紧要关头,是死对头师兄替他挡下致命一击,神形俱灭。
  在他被天下人讨伐之时,也是师兄不顾一切的维护他。
  有幸重生,白珒下决心痛改前非,他再也不跟师兄作对了,他要好好的爱护师兄。
  江暮雨有点蒙,怎么一觉醒来师弟突然性情大变,莫不是恨他恨得走火入魔了?
  有点高冷有点傲娇不要太美的师兄受VS有点软呆有点妖孽不要太粘人的师弟攻

  食用指南:
  1:攻受双洁(无论前世今生都是)
  2:互宠,有甜有虐才带劲儿哦~架空勿考究。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暮雨,白珒(jīn)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师弟的师兄死了
  落雪皑皑,风过竹叶声瑟瑟,阴云遮笼艳阳空。
  忽然一道紫芒划过天痕,随后数道金光疾射,分四面八方围攻。雷云滚滚,风雪怒嚎。紫芒蓦然提速,将其他灵光远远甩在身后,直冲下方腹地。
  紫芒逐渐褪去,露出被真元包裹其中的白珒。他玄色的长袍染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被他千刀万剐之人的。他一手捂着阵阵发疼的胸口,一手尝试着释放真元保护自己。
  淡淡紫芒在指尖燃起又覆灭,忽明忽暗。白珒皱起眉头,发了狠劲儿,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全身灵脉传来的痛感更剧更烈。
  呵呵,堂堂诛仙圣君,威震四方的鬼道至尊,居然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白珒忍不住苦笑,既嘲讽自己的愚蠢,也唾弃自己的犯贱。
  他是有多傻?百年如一日的喜欢凤言,为凤言入魔道,为凤言弃师门,为凤言负天下人!无论什么事,只要凤言一句话,他白珒都心甘情愿,上赶着去做!
  凤言是他的白月光,是他既渴望又不舍得触及的美梦。他为了凤言大杀四方,搞得自己臭名远扬,被千夫所指,可他无怨无悔,就这么傻了吧唧的付出。
  到头来,他又得到了什么回报?
  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白月光,居然利用他的信任,趁他不备偷袭他,以至灵脉寸断,神魂破损,若不是他修为高深,只怕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凤言这边得手,那边埋伏多时的修仙界同道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
  那是所谓修仙正道自发组成的讨伐大军,从诛仙殿一路追杀至此,他们深知白珒的穷途末路,也咬紧牙关要在今日一举歼灭这个霍乱无穷的大魔头。
  白珒抹去唇边的血迹,阴影远远笼罩过来,白珒回头望去远方乌泱泱的天际,讨伐大军还未到,冷厉震耳的声音已远远传来。
  “白玉明!你个杀千刀的畜生!”
  数道凌光陆续赶到,密密麻麻的讨伐大军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唯一一次杀死白珒的机会。也正因为白珒现在重伤濒死,所以他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宣战,有恃无恐的挑衅。
  最后一个御风抵达之人,是一个泪流满面的女妖修,她怀中抱着一具早已气绝的尸体,哭的泣不成声。
  那死尸死壮极惨,胸口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全身和四肢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口,尤其是那张俊秀艳丽的脸上,满是血污与割痕,他正是被白珒千刀万剐的凤言。
  妖修女子双目猩红,字字泣血:“白珒,你好狠的心!你居然杀了阿言,你不得好死!”
  有人看不下去了,温言安慰道:“还请节哀,凤公子是为了天下苍生牺牲的!像他这种仁义之士,即便是身死也芳名永传。”
  另一人也顺势美名其曰的说道:“是啊!凤公子不畏生死,身先士卒,为铲除妖邪不惜与师门对立,他的名字会永远留在我辈心中。”
  “白珒,凤言与你同出扶瑶仙宗,他待你如何?你竟然也下得去手!”
  白珒嗤之以鼻,所谓的修仙界佼佼者尽是些蠢货,跟从前的他一样是个蠢货。被狡猾奸诈的凤公子骗得团团转,真把凤言当救世大英雄了。
  倒是扶瑶二字,勾起了白珒既不愿拥有也不愿舍弃的回忆,虽然回忆有甜,但更多的是刀,血淋淋的刀子。
  白珒向后退了一步,靠上树桩,心下一阵发冷,也锥心的疼痛。
  他漆黑如墨的双瞳阖上又睁开,明净的眼底倒映着片片洁白而晶莹,纤尘不染的漫天飞雪。
  大限将至,他竟然想到了从相识起就跟自己作对的人。
  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师兄,江暮雨。
  虽然以前的白珒不想承认,但江暮雨无论姿容还是修为,都是那般强悍,那般惊人。
  回想跟师兄的过往,白珒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第一次见江暮雨的最初印象,觉得他惊为天人,绝颜无双。
  相处下来之后发现,此人好看是好看,就是性格有点冷。
  再到后来……
  他娘的就是个自命不凡妄自尊大冷血无情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
  或许他天生跟江暮雨八字不合,上到小打小闹,下到你死我活,斗了一辈子,互相不对付。
  可不知为何,事到如今,白珒竟有些想他了。
  本座这一死,他该高兴了吧!
  抱着凤言几乎哭到晕厥的妖修女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见众人畏惧不前,不禁为枉死的凤言怄火,她长剑出鞘,直指白珒:“各位,阿言为天下苍生将生死置之度外。现下机会千载难逢,铲除魔道妖人,就趁现在!”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轻举妄动,都在心里等着别人先送死。毕竟那是个万年难见的嗜血魔头,谁也不敢贸然去当出头鸟。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惊起一道闪电,风起云嚎,雷霆大作。只见一道银芒从九天灵霄直落而下,掀起走石飞沙,引得劲风四袭,在场众人都纷纷调动体内真元抵御。待到那华光平息,一个红衣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身姿修长,负手玉立,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能让所见之人终生难忘。他红衣似火,在这白雪皑皑的天地间,宛如孤高傲然绽放的一束红梅。其霞姿月韵叫人惊叹,其气质清冷华贵叫人敬畏。
  白珒心里咯噔一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暂的死寂最终由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道长打破,他一边捋着花白胡须,一边尽量将姿态放谦和的说道:“原来是扶瑶的江掌门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
  江暮雨,扶瑶的掌门,天资卓越,人中龙凤。
  白珒藏在袖袍中的手握紧成拳,复又松开。多年未见,他竟一点没变,依旧那么冷若霜凝,那么倾世绝俗。
  “原来是江掌门,久闻大名,如今得见真是倍感荣幸。”
  “冠有“霜风玉雪”之美名的修仙界第一公子,果真不同凡响。”
  众人两眼发直,看到隐居世外久不见光的江掌门一时间忍不住出言赞叹一番,妖修女满心仇恨,想起惨死的凤言更是悲愤交加,只身冲到最前,冷声质问道:“扶瑶不问世事多年,江掌门此次大驾光临,是有何见教?”
  又一个手撵佛珠的佛修走出来道:“阿弥陀佛,江施主是来协助修仙同道斩妖除邪的,还是特意出山来清理门户的?”
  “白珒那个狗贼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若江掌门念及同门之情不忍下手,那就请您一旁稍候,由我们代劳吧!”
  江暮雨转身面朝众人,容色虽平逸静和,声音却如冷玉般清凉:“白玉明乃是我扶瑶仙宗的人,是生是死,轮不到外人插手。”
  佛修愣了愣,有些蒙:“江掌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另有人站出来问道:“你要袒护这魔头不成?”
  江暮雨并未特意解释,秀美的眼帘低垂,眼底暗光流转,看的众人心底发毛:“白玉明,跟我走。”
  为首的老道脑子嗡一声响,脱口而出喝道:“慢着!”
  江暮雨驻足:“有事?”
  老道虽然怒火中烧,但碍于江暮雨在修仙界名望过高,资辈不凡,又曾拼死从白珒手里救下数万无辜生灵,其功德之大,不好太过生硬弄得面上不好看,只能忍下那口气,语气略有生硬的说道:“江掌门是想将此魔头带回扶瑶亲自处置吗?”
  常年的冰霜之容练就了江暮雨喜怒不形于色的神技,他看着老道,只淡淡说了四个字:“无需你管。”
  此话一出,终于有个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小年轻忍不住了,不管其他张口就来:“我敬你是长者,没想到你这么不分是非,包庇魔头。此恶贼不除,天道不容!江掌门,你是要与整个修仙界为敌吗?”
  江暮雨伸手将试图上前的白珒拦在身后,冰冷的目光扫视众人,并未多言,只寥寥几字说道:“他是我师弟,他所做的事我自会给修仙界一个交代。”
  白珒的心重重一颤!
  他这是在保护我吗?
  怎么可能?他不是巴不得我死吗?
  “怎么交代?难道封印了事吗?”
  “这决不可能!白玉明恶贯满盈,非得将他挫骨扬灰不可!”
  “姓江的,你不要太任意妄为!”方才的小年轻显然是忍无可忍了,大吼一声,从远处纵剑飞了过来。
  这人周身华光大盛,真元冷厉暴虐,煞气直刺肌骨。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着实是后生可畏,叫人禁不住赞叹一番。可此时此刻谁也没工夫夸上他几句,反而各个脸色煞白,惊恐万状。与此同时就从人群中传出一声惊呼:“孔少侠,小心!”
  刹那间,自江暮雨掌心突然乍现一道银芒,光华耀目,烁烁生辉,足有百丈之长。随着江暮雨用力一握,那银芒如同一条银蛇般舞动飞跃,自下而上不偏不倚的抽在孔少侠身上。孔少侠吃痛惨叫从半空中跌落,那种疼是深入到骨头缝里,渗入到灵脉神魂。
  孔少侠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就地晕死过去,他拼命调动体内真元去抵御这种肝肠寸断的痛楚,艰难的抬起头,孔少侠才震惊的看清江暮雨手中所持究竟是何物。
  那是一条可根据使用者的意念增长或缩短的灵武,名唤“雪霁”,其身由六棱冰晶贯穿而成,天然所生,静止时散发着摄骨灼肌的缥缈水雾,挥动时滴水成冰,寒芒冽洌,引飞雪漫天,至冰凌断魂。
  在场众人包括白珒在内都深切的知道,若不是江暮雨手下留情,那孔少侠早粉身碎骨了。
  老道一双浑浊的眼睛瞪得老大,浑身都在颤抖:“你黑白不分,与白珒同流合污。江暮雨,扶瑶的千年声誉都毁在你手里了!你不配执掌扶瑶,更不配拥有这扶瑶掌门代代相传的雪霁!”
  江暮雨好像没听见一样,一连打落三个贸然冲上的虾兵蟹将后,江暮雨把雪霁用力抛向空中。雪霁高高扬起,再落地之时,已变成一只斑斓雪豹,周身燃烧炫目灵火,它奔腾着从人群中呼啸而过,满地积雪皆融入它的体内,使得周身灵火更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