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末世之命主青龙

作者:四喜汤圆 时间:2019-09-25 11:09 标签:灵异神怪  末世  随身空间  重生  
   狗血基情文案【噗,严肃脸。】
    东海青龙君与杀身仇人OR恋人五百年后再遇,却没想到人间竟然末日了!
    为了寻找丢失的魂魄,他不得不在末世生存。
    而那个堕入魔道的男人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强行与他签订了主仆契约……
    关键词:轻微调教。
    ------
    “龙崇宇。”殷玦被摁倒在床上,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这个与他强行签订了主仆契约的男人。
    “嗯?”男人满不在乎地笑了下道:“现在你该叫我什么了?”
    殷玦眼眶发红,半晌才清清浅浅地唤道:“主人。”
    面对又冷又呆的龙君,男人又将会暴露出何种面目?
    关键词:双重人格。
    ------
    龙崇宇脸上露出阴冷的笑,“我想吃了你。”
    “=口=……”殷玦小声抗议道:“不行。”
    刚好六点整,龙崇宇身体一震,再睁开眼时目光已经柔和下来,“那我把你养胖一点再吃。”
    -----
    他们都对彼此隐瞒着秘密,当男人发现龙君魂魄不全,当龙君发现男人人格分裂,他们该何去何从?
    关键词:强制宠爱。
    ……
    面瘫呆萌殷玦:主人最坏了QAQ……
    第一人格晚上欺负了人,第二人格白天赶紧来哄的主人最有爱了~猥琐笑~
    正直温柔/阴狠暴戾攻X冰山面瘫天然呆受
    妖魔精怪非人类有,丧尸有,空间有,金手指有。
    本文背景是末世,重点是JQ……所以重口狗血出没请注意,不能打脸QAQ!
    内容标签:末世 重生 灵异神怪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玦,龙崇宇 ┃ 配角:谢雨 ┃ 其它:强制宠爱~绝对HE哟~
   
    【第一卷:主仆契约】

    第1章 吃了一招诛仙剑
   
    伏尸满地,海水里泛着阵阵血腥气,在进入龙宫的必经道上,海底兵将死伤无数,就在之前,海蟹侍郎还差点当场被削去了一半蟹螯。
    殷玦与男人的对决此刻已经无法避免
    男人眼底蔓延着风暴,冷冷道:“你让是不让?”
    殷玦脸色一变道:“别再往前了,我不可能让你过去的。”
    男人并不想听他的劝诫,只是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执意要挡在我面前,那么……”
    玄衣男人漠然地提起一柄长剑,这柄敢与日月争辉的利器名唤诛仙,剑身亦是通体赤黑,异常恐怖地散发一股阴森的怨气,黑气熏天,连殷玦这个堂堂龙君见了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脸色发白,当真是不虚其名。
    男人眼神狠戾,“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男人果然并没有认出殷玦是谁,他们的情谊,男人一点都想不起来……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会退缩。
    男人是入了魔了,一双原本锐利澄明眼睛此时红得滴血,眼底全是疯狂的杀意。
    殷玦心里清楚,男人虽然性格沉闷,但秉性并不坏,是因为那把魔剑……
    殷玦不死心地上前去拉男人的袖子,期盼他能够回心转意,“你不记得了一百多年前,海底深渊死牢,我们相识的……如果你放弃报仇,我以后就和你离开东海……好不好?”
    男人愣了下,随即脸色便沉下来,“你到底是谁?”
    殷玦被问得呆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人的问题,因为多年以前他们相交的时候是并没有互换过姓名或者身份的,甚至连他的面男人都没有见过……男人识得的,只有他的字。
    殷玦沉默半晌,挺直微微发颤的身躯道:“我是东海的青龙君,殷玦。”
    男人眼里晦暗不明,半晌勾唇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东海的那群畜生的首领,放心,你也走不了。”
    男人的话让殷玦瞬间惨白了脸,男人竟然不管不顾到了这样的地步,连他们的情谊也不顾了……或者恐怕是从来都不曾在乎过,对于男人来说,他的存在只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罢了。
    他是东海的龙君,他不可能放任男人伤害他的子民,但是如果男人愿意放弃报复,他可以不要龙君的位置,可以陪他天涯海角,可惜男人并不稀罕,既然这样……
    “为什么?”
    “既然你知道我被关过深渊死牢,那么可曾听说过百年前的那场杀戮,你东海为了解开神器的封印屠尽了我的族人,龙溪山皑皑白骨为证……”
    殷玦大惊失色道:“可是我并没有听说……”
    男人打断道:“无所谓,反正都是要死的。”
    男人的身上魔气越来越深重,再这样下去,在男人还没能如愿杀入东海正殿以前,天道雷劫就要下来了!
    滚滚的厚重浓云伴着雷声聚集到这处海域上空,暴雨即将倾盆而下,海底竟也掀起滔天巨浪。
    殷玦眼神一暗,咬紧牙关从腰间抽出一把凌霄剑,单手一划,往常莹润的剑身现在变得暗淡无光,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上一任的龙君早在五十多年前就离了东海四处云游,现在东海主事的便是他,男人说的对,他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他必须阻止男人去涂炭他所庇护的生灵,因为他现在是东海的主人。
    殷玦道:“你是魔障了,我东海从不侵犯这陆上生灵,且不说你不愿相告仇人究竟是谁,就是我知道了,今天你也休想再往前踏一步!”
    一道莹白剑光冲天而起,裂玉惊穹,生生将黑云冲破了一个窟窿,力道之大令天地都能感觉到震颤。
    男人怒不可遏,阴惨魔气迅速扩撒开来,海草瞬间枯萎衰败,殷玦虽然发了狠,但因为诛仙的克制,他脸色也是越发惨白得厉害,握着凌霄的手都在抖。
    明明一百年以前还一起邀约着等到某日,男人能从牢底逃出来,他们就一起结伴行走人间,没想到转眼却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对决,或许男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逃,他唯一想过的只有报复。
    这柄诛仙剑,纵是上仙家也不敢轻易妄动,尘封多年一朝有魔道中人重新执起,岂是那么容易被压制的?上仙若被刺中,轻者非死即伤,重者立即魂飞魄散,伤了的肉身尚可补救,魂飞魄散的话……殷玦眼里露出一丝无措和伤心。
    今日,只怕男人是要造下一番不可饶恕的罪业了。
    殷玦身形一晃便攻了过去,被强行唤醒的凌霄削天劈地,沉重的荧光把整片海域照得犹如直曝在太阳下。
    男人一身魔气越涨越浓,完全将自己埋藏在了黑暗之中,与殷玦的白光相抗,竟是一点都没有败退的迹象,倒是殷玦还没近了男人的身就遇到了不小阻碍,他的能力在黑暗中被削弱尽半,凌霄哀泣着被冤魂牵制困锁。
    殷玦绷紧的面上闪过痛苦之色,靠得越近,男人坚毅的脸庞越发让他感到心寒,因为他可以看见具现化的邪气正在不断侵蚀着男人的元神。
    忽然,男人笑了下,他的面容算不上精致,但是却非常刚硬性感,肤色深,若是不笑便会给人一种坚毅踏实的感觉,一百年前吸引殷玦的就是这张脸,感觉强硬可靠,俊朗迷人。
    当初的深渊死牢,永远飘荡着一股腐尸味与血腥味.
    牢笼被隐藏在一片片茂密的海草从中,像一只只硕大的鸟笼子,冰笼每道栏杆中间的空隙都填了一层特殊的材质,很清透,只可惜里面却看不到外面,也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唯一的缝隙就是牢顶,为了防止犯人们用法术化作小鱼小虾等东西出去,那几条透气的缝隙也十分细长狭窄。
    因为没有人会给死牢里的人投喂事物,他们将用上千年的时间来消耗自身的法力,直到消亡的那一刻。
    男人带着锁链被禁锢在冰笼内,因为笼子不大,里面亦十分阴暗,殷玦好奇地把夜明珠敲碎,一片一片地从笼顶的缝隙投进去,当笼内模模糊糊可以视物的时候,男人那张坚毅英俊的脸,紧皱的眉头就让他无端心里一跳。
    男人似乎被打扰了沉眠,沙哑着嗓子问他想干什么,声音低沉性感。
    殷玦就把字写在纸条上卷巴卷巴从笼顶的小洞插进去。男人艰难地默默移动着沉重的身躯,捡起纸条来看,上面提了一些很无知的问题。男人气笑了,竟然还会和他搭话,然后他再写条子扔进去,后来男人的脚链边上终于积起了纸山。
    那个时候的男人虽然落魄,但从来都没有这样怨怒过。
    那个时候男人也问过他是谁,殷玦想了想并没有回答,或许回答了他们也就不会有今天了吧……
    结果现在男人的笑容却充满了阴戾的味道,难道他以前都是装的,殷玦只一瞬间的迟疑,男人的剑便刺了过来。
    毫不犹豫,毫不留情,毫无回转的可能,殷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柄神兵没入自己的胸口。
    灰飞烟灭……这是殷玦感受到疼痛前的唯一一个想法,果然上古诛仙的神兵,哪是一个小小的青龙君可以轻易击溃的,这样的结果他也算是预料到了。
    胸口开出大片的血花,殷玦强忍着口中腥甜,他的内丹怕是已经支离破碎了。
    男人冷哼了一声,“自不量力。”
    殷玦委屈地闭了闭眼,终于支撑不住,手中凌霄落地,鲜血不断涌上喉咙,他伸手死死握住了刺穿身体的诛仙道:“你会不会后悔?”
    男人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不管是谁,阻碍我复仇的,都得死。”
    殷玦惨白的脸衬着一身的猩红,他吐尽了嘴里的血,男人则想要把诛仙从他的身体里抽出来,殷玦却握得很死,并且凭着仅剩的那一分神力生生把它卡在了身体里。
    男人脸色一变道:“你……”
    就在这一刹那,天道雷击终于轰地劈开了海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漩涡,随后雷击越来越强,海面动荡,海底震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