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作者:梅花酥 时间:2019-09-22 09:56 标签:穿书  豪门世家  生子  甜文  
  别人穿书不是斗恶毒女配,就是斗女主白莲花,沈珹就比较牛逼了,他直接继承了男主家的百亿遗产!
  原书中,原主作为女主的炮灰前男友,在继承了男主家百亿遗产之后,把所有的事情对女主和盘托出,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花上这笔遗产,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里。
  而女主在炮灰前男友死后,拿着这笔遗产,说要归还给男主,于是两人成功的搭上桥,最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沈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正准备将这件天大的喜事告知女主。
  沈珹心想,告知是不可能了,这事情说出去他还能活得了?
  谁知一转眼,他就被男主给睡了。
  沈珹内心哔了狗,这不是一本BG文吗??
  文案二:
  一向自视清高,将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池大少忽然有一天转性了,开始对一个连大学都没毕业的少年下手了。
  对此,身边的一群朋友表示:池大少,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谁知没过多久,池大少的身边就多了一个跟屁虫,无论池大少去哪,沈珹就跟到哪,到最后两人结婚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不是沈珹是个跟屁虫,而是池郁就是个妻控。
  #甜文,略沙雕#
  排雷:#作者逻辑已喂狗,生子,剧情狗血,攻受之间相差10岁,不喜勿喷,友好弃文,想到再加。#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珹,池郁 ┃ 配角:预收求收藏呀《死对头成了我的未婚夫[重生]》 ┃ 其它:
  ===============

第一章
  包厢内气氛正浓,光线昏暗,五颜六色的束光灯从头顶照下来,一不小心就会晃花人的眼。
  耳边传来鬼哭狼嚎的歌声,堪称惊天地泣鬼神,就这嗓子,和他的室友有得一拼,沈珹在心里如是想。
  他端起面前的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口。
  此时此刻,他只想喝一杯八二年的冰啤来压压惊。
  就在五分钟前,他还坐在宿舍和室友们打着牌,手里的一把牌打的稀烂,眼看着就要输给对家的地主了,结果对方一对王炸,生生把他给炸穿越了。
  这年头打个牌还能带穿越的?那他来个飞机加炮/弹,是不是就能把他送到外太空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沈珹转头,看见了一张靓丽的脸,一个典型的大美女。
  对方是沈珹的女朋友。
  哦,不对!应该说是沈珹穿越的这个角色的女朋友,也是全文的女主——岑柔。
  沈珹穿的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热辣娇妻爱上我》,是前段时间网络上正风靡一时的霸道总裁文,要说沈珹平日里就看这些书吗?当然不是!他压根就对这些辣眼睛的言情小说没兴趣,而这本书是在室友的强烈推荐之下,他才勉强的看了一两章,还是奔着一个炮灰男配去的,就因为人家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沈珹当时看的时候就自动自觉的把自己代入了这个炮灰男配的角色,等这个炮灰男配的戏份看完,这本书也就被他给遗忘了,谁知在一个月以后的今天,他居然直接穿到了书里,成为了里面名副其实的炮灰男配!
  沈珹内心哔了狗,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得罪了上天,被人家给支配到这本书里,上赶着要给人去做炮灰,还刚好穿到他要给女主做炮灰之前,正准备把所有事情告知女主的时候。
  原书中的原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平平淡淡的活了二十多年,在学校好事没他的份,坏事却能传千里,而读大学以来,在他身上唯一值得炫耀的事情,就是找了个本系的系花做女朋友,对于这个系花,原主可是花了百倍甚至千倍的心思才把人给追到手,谁知人家系花是朵带刺的玫瑰,扎手的很,原主和她交往一年,不仅连嘴都没亲到,甚至连拉个小手都还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摸摸的拉。
  尽管这样,原主还是无怨无悔,依旧每天勤勤恳恳的做着系花的十好男友,但是在原主大三结束的那一年,他突然开始走运了,在学校被一对夫妇找上门,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伪装成他们失踪多年的小儿子,去他们父亲面前卖个惨,就能得到这一大笔的佣金。
  原主一听,还有这等好事?当然是喜不自胜的答应了下来,但他没想到,后续他还多得了一笔天降横财,也就是他名义上的爷爷留给他的百亿遗产,从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原主瞬间就被这笔天降横财给砸晕了头,心花怒放的跑去和女友分享,谁知道到自己还没来得及花上这笔钱,就莫名其妙的惨死在了家里,而他的女友,也就是这本书的女主,在炮灰前男友死后,不仅没有丝毫的伤心难过,并且还拿着前男友留下的遗产,说要归还给男主。
  书里把女主这一段冷血无情的面孔描写得淋漓尽致,如果不是因为作者最先丑化了炮灰前男友,把他说成一个既没能力,也没长相,更没钱的猥琐男,沈珹都能猜得出女主一定会被读者的口水和唾沫给淹死。
  *
  岑柔见沈珹的目光看过来,于是娇羞着一张脸慢慢朝着沈珹的方向靠近,嘴里软绵绵地叫道:“珹,我想喝可乐。”
  这如果换成是原主,肯定早就屁颠屁颠的跑去给岑柔买可乐去了,只可惜,沈珹并不是原主,他对女主也没太大的感觉,只觉得她这副面孔看着十分的恶心。
  原书中对女主和炮灰前男友之间的相处是这样描写的,炮灰前男友每天就跟个哈巴狗似的,在女主的面前鞍前马后,对女主言听计从,女主对他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会想尽办法的去满足她,更别提每天一日三餐的送,和陪着女主一起去上课了,几乎一个月下来,原主所有的生活费都搭在女主的身上,有时还不够,还会找室友借上一两千。
  就这样,都还被女主嫌弃的不让他离自己太近,而炮灰前男友就跟女主手里攥着的风筝似的,不放也不收,就那么一直吊着他,但在炮灰前男友得到一笔横财之后,她却突然开始有意无意的对他示好,等原主把所有的事情对她和盘托出之后,她又瞬间换上了一副面孔,这不是典型的白莲花又是什么?
  “想喝可乐啊?”沈珹扭头笑看着她。
  岑柔温顺的点了点头。
  “自己去买啊!”沈珹的面上依旧笑着,却给人一种冷笑的感觉。
  岑柔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一脸不知所措的神情,她小声地说道:“我……我对这儿不熟。”
  他对这就熟了?大家不都是第一次来吗?沈珹心里暗自腹诽。
  还没等他开口回话,就被身侧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拉了过去。
  “兄弟,你搞什么飞机啊?”说话这人是沈珹的室友方文轩,年纪比他们都大两岁,平日里在一群人面前说话也比较有分量。
  方文轩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岑柔,又把沈珹拉远了一点,神秘兮兮的往沈珹手里塞了个东西,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说兄弟们没帮你啊,这是大家伙凑钱给你买的,一会你去买可乐的时候,就把这东西加在可乐里,保证岑柔喝下去之后,能让你……嗯哼!”
  沈珹一脸懵逼,想翻开手里的东西瞧一瞧,却被方文轩给捏了回去。
  “现在别瞧,一会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保证这事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方文轩一脸贼笑。
  沈珹反应过来,差点没把手里的东西给甩出去。
  让他做这种事,对方把他当成什么人了?再说了,这性别不对,也下不来手啊!
  沈珹喜欢男人,还是母胎solo的那种,但他还是一脸为难地对方文轩道谢。“谢了,兄弟!”
  方文轩愣了愣,但也只当他是不好意思,于是挥挥手和他客气了两句,就又和别人喝到了一起。
  沈珹手里攥着药,就跟拿着一块烫手山芋似的,恨不得立即将它扔进垃圾桶,但仔细一想,万一被别人捡了去,岂不是还便宜了别人?
  于是他偷偷摸摸的跑进洗手间,找了个隔间躲起来,又把手里的小药瓶给打开,从里面倒出一颗蓝色的小药片,扔进厕所里,再用水一冲,他的心里这才平复了一点。
  看着手里的药瓶,他想了想,还是把瓶子给揣进了兜里,转身打开洗手间的门,却被门外站着的男人给吓了一跳。
  在他隔间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白衬衣和黑西裤的男人,男人身姿颀长,眉眼深邃,鼻梁很挺,五官精致的就跟雕刻出来的一般,没有半点瑕疵,一眼看去,妥妥的男神形象,若是周围再站着一些犯花痴的小女生,那气质也一点都不输当下的一些明星和小鲜肉。
  只是男人此时正蹙眉看着沈珹,面上的表情看着也不怎么好。“你兜里揣着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沈珹经过刚才的惊吓,此时已经缓了过来。
  他一脸莫名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兄弟,咱们认识吗?”
  男人听见他这话,眉头微微挑了挑,面上的表情看着比刚才更冷了。“拿来。”
  沈珹:“???”
  “再不拿出来,我就动手了。”男人的声音毋庸置疑。
  沈珹相信,他如果再不拿出来,男人有可能真的会对他动手。
  “行了行了,给你就是!”沈珹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伸手把兜里的空药瓶递给了他。
  男人看着他递过来的药瓶,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淡淡地问:“药呢?”
  “关你什么事?”沈珹这下也恼了。
  本就对这莫名其妙的穿越感到糟心,此时还遇见一个更加莫名其妙的男人,跟审犯人似的对他说话,他原本糟糕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糟糕了。
  见男人不接他手里的药瓶,沈珹啧了一声,又把药瓶揣了回去,伸手打算推开男人出去,但推了一下没推动。
  “兄弟,好狗不挡道,这话你有没有听过?”他原本就是一个痞里痞气的面孔,在那些认识原主的人面前他还愿意收敛一下,但在陌生人的面前,他根本就不屑于收敛,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还一副欠揍的面孔。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沈珹,似乎是被他的话给激怒了,又似乎是被他的态度给气到了。
  耳边传来说话的声音,有人聊着天往洗手间的方向走来,男人斜眼朝洗手间门口看了一眼,下一秒沈珹就被他给推进了隔间里,隔间的门被重重地关上,然后落锁,紧接着在沈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的嘴巴就被男人的大手给捂住了。
  沈珹瞪大了眼睛,嘴里一直发出低低的“呜呜”声,男人手撑着墙壁,低垂着眼眸看沈珹,他的身高比沈珹要高,站在沈珹的面前就跟一堵人形墙似的。
  见沈珹一直不安分,男人沉声喝道:“闭嘴。”
  沈珹瞪了瞪眼,不甘心似的一拳头砸在男人的胸口,见男人只是蹙了蹙眉,并没有出声喝止他,于是他更加放肆,开始肆无忌惮的捶这捶那,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抬起一条腿压在了沈珹的身上,两人的动作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着实有些暧昧,只可惜隔间内的两人心不在此。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