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渣攻他又痛哭流涕了[快穿]

作者:皇上痒 时间:2019-08-01 09:30:19 标签:系统 爽文 快穿 复仇虐渣
  是什么让渣攻买了站票连夜出逃?是什么让小三频频死于非命?又是什么让贱受一夕之间逆袭重生?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欢迎收看《贱受他又心如死灰了》《渣攻他连夜跑了鞋子都没穿》系列快穿连续剧。
  采访:“请问这位贱受,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贱受:“以前我总追着他跑,现在我只想他放过我一晚。”
  采访:“那么,渣攻呢?”
  渣攻:“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上次没多买点鹿茸,虎鞭,这次囤了,囤多了点。。”
【这文烂尾,慎入】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佑年,尧柏 ┃ 配角: ┃ 其它:打脸,虐渣,金手指,苏宠


第1章 被夺骨髓的贱受01
  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大厅里空荡荡地回荡着脚步声。
  地面上被清洁工拖得一尘不染,映照出一些匆忙奔走的身影。
  偶尔间,传来的哭泣和嘈杂声让这里的伤感感更加浓重。
  一间间隔着厚厚玻璃的ICU病房里,李杨黑漆漆的眸子逐渐失去了光彩。
  在医生宣布他死亡的那一刻,当呼吸管道从他身上拔除的那一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爷爷,接收到了一个贱受的请求,要拆开查看吗?”梁佑年脑中,传来系统清脆男童声。
  “说说看。”梁佑年朝里看了看,朝正在穿西装的尧柏打量了下,对系统淡淡地说:“捡重点,我没时间跟你浪费。”
  目前梁佑年跟尧柏住在地球,因为这个位面的世界普遍科技落后,而且是宇宙末法之地,住在这里不被打扰,省心省事。
  两个人对外也都有个掩饰的身份,比如尧柏,就是个上市企业的CEO,至于他梁佑年,就是个成天不学好的网咖青年。
  “好的爷爷。”
  “葫芦娃”答道。
  “葫芦娃”是梁佑年根据地球上一则童话故事给自己制作的“渣贱逆袭系统”取的名字,至于“爷爷”嘛,也是搭配着“葫芦娃”对应着叫的。
  “爷爷,剧情就是同以往渣攻贱受的套路一样,贱受陪渣攻创业,辛苦为他打下江山,贱受生病了渣攻却把原本给贱受的骨髓给了小三,这个世界是个现代位面,想要完成应该不难,爷爷要接吗?”
  梁佑年挠了下头,他又瞄了一眼尧柏,“行,准备准备,等那家伙走了我们再行动。”
  “好的爷爷。”
  这时候尧柏看了眼梁佑年,看他吊儿郎当躺在沙发上的样子,本来准备开门的手又止住了,走了过来。
  “又干什么?”
  梁佑年瞥了几眼尧柏,晨光中的男人西装外套没扣,敞着,露出里面的剪裁合身的白色衬衣。宽厚的肩膀,修长有力的双腿,一米九二的高挑身材,让他看起来性感得一塌糊涂。
  不过梁佑年却是不在乎。
  谁都没见过维|稳使的真正面目,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他幻化的一具皮囊罢了,说不定底下全都是章鱼脚呢。
  “亲亲你。记住,不许乱搞,任务完成就回来,不要贪心。”
  尧柏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又拨了拨梁佑年的碎发,“记得吃早饭。”
  梁佑年是在是受不了他老妈子的性格了,“嗯”了一声,简单地只挥了一下手,就把尧柏送出去了。
  “葫芦娃,我们走。”
  医院的ICU病房里,李杨慢慢阖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的脑电波最后一次波动后止于平静。
  他也许在想,他努力了这大半辈子,原来是自作多情,原来最后连一丝怜悯都没有得到。
  他把自己困住了,也把身边所有的亲人困住了。
  临到头来,自己伤害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对自己关心爱护的亲人。
  可他那时候却昏了头,眼里只剩下了吴凡,甘愿为他变卖家产、放弃学业,他的母亲也因为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更别说还跪下来向人家磕头请求不要抢夺他的骨髓配型!
  他多想把母亲搀起来,可是,他还是没做到啊,他还在ICU里面。
  他不甘心,他这辈子付出那么多,得来了什么!
  如果能重来......
  他绝不让自己的母亲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要让所有的贱人都付出代价!
  不甘心的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却在离去之际,看到了漂浮在半空的一个透明人影。
  “你是来抓我去地狱的无常吗?”
  李杨低低埋着头,病痛没有让他屈服,却在看到这会儿,突然抬起了手掩住眼睛,梁佑年看到他的眼泪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我不想死,我想让我的妈妈过上好日子,我对不起她......”
  那个人影这时候开了口,“我可以改变你的命运,你愿意重来吗?”
  “重来?”
  李杨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怎么重来?”
  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横行宇宙的系统制造商。
  而这个制造商研发了个三无系统专门给贱受抱不平,通过帮助贱受复仇而获得能量值。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系统可以接收贱受的各种愿望,评估冤屈值做出帮助与否的决定。甚至可以制造各式各样的金手指,包括重生、穿越、异能之类,他通过给贱受金手指让他们完成崇高的虐渣的愿望。
  所以,李杨复仇虐渣的愿望是他来的根本目的。
  话音刚落,李杨看见对面的人影打了个响指,而他的身子忽然向后坠去,像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拉扯一样,等到重重落地的瞬间,他睁开了眼。
  “啊,儿子你醒了?”
  李杨耳边传来模糊的哭声,似近似远,而睁开眼睛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妈?”
  李杨看到了床边趴着哭泣的女人,还看到了远远站在另一边,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吴凡。
  “儿子,想吃什么跟妈说,妈跟你买,别想不开,现在白血病也很寻常,只要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一样可以活很久,你如果不在了,妈也不知道要怎么活了......”
  “这是......”
  哦,李杨想起来了。
  这是他拿到化验单的那天。
  那天下了毛毛雨,天气阴霾得不像话,他拿到化验单时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
  为吴凡煞费苦心的他,终于是尝到了苦果。
  他为吴凡的公司殚精竭虑,根本没把自己当人看,有一段时间一天只吃一顿宵夜,瘦得只剩下了骨头,吴凡抱着还嫌硌手,如此这样,怎么能不生病?
  全都是他自己贱的。
  所以拿到了化验单,他很平静,甚至把自己的后事都想好了。
  葬礼一定要秘密,吴凡的企业还在上升中,自己倒了若是被对手知道,会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遗产留一份给妈妈,剩下的全都给吴凡,毕竟公司周转困难,这笔资金也是能够撑一会儿的。
  等到时候自己走了,写一封信交代吴凡照顾自己的妈,相信他看在两人的情分上,会答应的。
  正在脑海中盘算的他,一时没注意脚下,从二楼楼梯拐角处滑了下去,醒来时,却被妈妈当做了自杀。
  化验单的事自然也是瞒不住了。
  他原本还想静静地治疗,治疗不行再静静地走呢。
  现在都弄得人尽皆知了。
  李杨细细整理了下思绪,知道自己这是重生到了三个月前,他刚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的那天。
  这是那个人影做的吗?
  李杨凭空说了声谢谢,再转过头时,握住了妈妈的手,闭着酸涩疼痛的眼,过了好久才道,“妈,别难受,我不是自杀,我不小心脚滑了,你儿子能有那么脆弱吗?别担心......”
  他死死闭着眼,不让眼泪掉下来。
  “李杨。”
  一边的吴凡走到了边上,一脸仿佛都是死了人的阴暗。
  “你难道不打算告诉我,一个人承担的吗?”
  李杨看到他,差点失控,他到现在还记得这个一脸正直深情的男人是如何夺走了他的匹配骨髓给了他的情人!
  如何在自己磕头的母亲面前无动于衷的!
  现在看到他这张冷脸,李杨需要耗费全身的力气才不把它撕破。
  “冷静,理解你的处境,但现在这样做对你没好处。”
  脑中传来那个熟悉的男声。
  “你是?”
  “叫我爷爷。”
  “爷、爷爷?”
  “乖。”
  梁佑年在李杨的脑中化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形象,边捋着胡须边道,“乖孙,我接收到你的愿望了,复仇虐渣,我会帮助你。”
  “你是......系统?”
  李杨虽然是个商界狂魔,但经常上网,一些流行小说中的设定还是听说过的,但他具体没看过,所以也不是很确定。
  “非也非也!”梁佑年满意地看着李杨一脸懵逼,然后故作深沉道,“本座只不过是一个闲暇散仙,偶尔做些打抱不平的事罢了。你跟吴凡的事情,本座已经了解了经过,倍感不平,现在找到你,给你祛除病痛,让你安心对付人渣,后续本座还会出现.....不过对于本座出现的事情你需要保密,否则后果自负。”
  梁佑年了解了这个现代位面的世界后得知,跟地球一样,他们也有自己信奉的神仙,所以化作神仙的样子应该更有说服力。
  李杨看来是真信了,脸上有着兴奋的潮红,他下跪连着磕了好几个头。
  动动关节时,发现身体果然感觉轻盈了不少,好像是从前会从骨缝里隐隐传来的痛也不见了。
  果然苍天有眼,看不下去他的遭遇,所以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李杨,我跟你说话呢,以后不管有什么事,你跟我讲,我能够替你承担的肯定会替你承担。”
  吴凡脸上已经隐隐有了不耐烦。
  公司的事很多,他却在这里浪费时间,本来以为是出了大事,结果不过是摔了一跤,白血病的事虽然挺意外的,但又不能立马解决,他在这里也没用。
  “公司忙?”
  “嗯。”吴凡不时看手表。
  “那你先走吧,回头晚上我去找你。”
  听到这句,吴凡仿佛得到了解放一样,又说了些貌似关心的话,转身吩咐阿姨多做写好吃的就走了。
  李杨的指尖在颤抖。
  要说现在心不痛,那是不可能的。
  自欺欺人也不信。
  这个他一心爱着、呵护着的男人,却连看自己一眼都嫌烦,要说什么最后悔,最后悔的就是他曾经献祭一般献给他的年华与一颗赤忱之心!
  怪他那个时候太天真,还相信什么狗屁真爱!Fxsw.org

推荐文章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和豪门总裁一起重生了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反派超可怕的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重回90之留学生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渣攻他又痛哭流涕了[快穿]

上一篇: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下一篇:失忆龙傲天的炮灰师尊[穿书]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榜一那兄弟当晚就买火车票要走了,但嫌火车太慢,硬是扛起火车跑路了,走时还骂骂咧咧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个狼人
我也……
内容没新意,文笔干巴巴,节奏太拖沓。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榜一那兄弟当晚就买火车票要走了,但嫌火车太慢,硬是扛起火车跑路了,走时还骂骂咧咧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个狼人
太无法言语了,文笔有点……剧情有点……逻辑也不……我看的也很……
卧槽,回家的诱惑!作者好骚啊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榜一那兄弟当晚就买火车票要走了,但嫌火车太慢,硬是扛起火车跑路了,走时还骂骂咧咧的。哈哈哈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也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你愿意为我按下f键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哈哈哈看到第一句就想起乔碧萝的榜一哈哈哈
哼,乔碧萝殿下的笑容由我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