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恶毒男配怀上反派的崽

作者:榕水 时间:2019-05-03 09:42 标签:生子  穿书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傻白甜为爱下嫁凤凰男!岂料,婚后渣男出轨白月光。惨遭抛弃、家产被夺,傻白甜黑化失败,最后从高楼跳下——”
  职场大佬苏然就穿成了这个智障恋爱脑。
  还好,
  悔婚、虐渣、疯狂打脸……
  手拿恶毒男配剧本,苏然一路开挂的节奏简直浪到飞起。
  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成为苏爽文的人生赢家时——
  特喵的!
  他怀孕了!
  这居然特么的还是一本男男!生子文!
  * * * *
  厉行之是个硬核反派:人狠话不多,
  人生最厌恶的东西:所有会生孩子的男人!
  结果——
  与某人春风一度的五个月后:
  苏然:瞅啥瞅,孩子不是你的!
  厉行之:乖,瞧这胎动的狠劲,一看就是我的种。
  很坚强的受x很能作的攻。
  阅读指南:
  1、厉行之不是原书渣男。
  2、男男生子,还有养可爱小包子情节,雷者勿入。
  3、作者菌逻辑死,请勿考据,纯属放飞自我之作,看个爽就行。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然,厉行之 ┃ 配角:一大波你们记不住名字的配角

第1章 顶级修罗场
  苏然是被一杯冷水泼醒的。
  他吃力抬起眼皮,入眼却是一张极为好看的脸。
  眉峰上挑,深邃的睡凤眼,眼尾还稍微上挑,略带些冷意。这是他平生见过最为俊美的男人,可惜,却是一脸凶相。
  来人怒沉着声音,“说,是谁指使你爬上我的床?”
  苏然觉得对方有病。
  他明明正在马尔代夫的五星级酒店大床上睡觉,眼前怎么会出现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抹掉脸上的水,苏然脑子一片混沌。他忽然想起同事曾经的遭遇:在陌生酒店醉酒过夜,第二天早上就有年轻女孩光着身子哭喊要报警,最终只能破财挡灾。
  所以,他这是遇上了性转版的仙人跳?
  苏然语气冷了下来,“喂,我不知道你从哪来的。但你要玩‘仙人跳’这招,在我这里不管用。”
  眼前这男人长得确实极品,可他讹错人了。苏然是Gay没错,但他向来只喜欢那种娇巧型的小美男。
  现在这个?
  目测快1米9的身高,谁特么硬得起来!
  岂料,对方直接丢了几件东西盖上他的头。
  “别想装傻,把衣服穿好,我们再好好算清楚这笔账!”
  苏然拉下衣服,他刚想说“我要报警了”,可手中的衣服却是让他愣住,这粉色衬衫不是他的。
  刹那间,脑里一阵剧痛。
  成千上万的陌生画面像放电影似的一帧帧光速飞过,差点让他痛晕过去。
  苏然单手撑着床,喘了好久才歇下来。
  无故涌进脑里的信息让他终于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竟然穿书了,穿的还是昨夜睡前在酒店房抽屉中发现的一本耽美狗血爱情小说《真假少爷之破镜重圆》。
  这本书顾名思义,讲的便是从小流落在外的富家少爷林泓与初恋情人陈琛经历重重波折,最终重回豪门,两人修成正果的故事。
  可惜,苏然没那么好命。他现在的身份是主角受林泓……的情敌,也就是主角攻陈琛的未婚夫,二人破镜重圆爱情路上的绊脚石:同名男配,苏家少爷苏然。
  书中的苏然是苏家独生子,家里有钱,为人心思单纯,是个不知人间险恶的傻白甜。爱上男主攻后,便全心倒追,成功与对方结婚。
  苏然依稀记得,书里这傻白甜的命运,就是婚后发现陈林二人旧情复炽,爱惨了陈琛的他完全黑化。
  黑化后的苏然想伙同最大反派陷害陈林二人,没想到最后被反派坑了一把,导致苏家家产被夺,婚姻与家业都化有乌的他,最后从苏氏大厦一跃而下……
  一句话总结,这就是个可怜的恶毒男配,死后连赚读者一滴热泪都没资格。
  “别在我面前耍花样,赶紧起来。”眼前男人又是一声呵斥。
  苏然抬起头,对方那张俊美的脸上还是布满寒意。
  他头更疼了。
  这怒气值爆满的男人,正是日后坑害他的最大反派——厉行之。
  书里厉行之昨夜在酒会上被人下药,而苏然这倒霉鬼也是被人阴了一把,两个分别被不同人下药的配角,莫名其妙就在酒店房里过了激情一夜。
  也就是这一夜情,让后面苏然大胆威胁厉行之和他合作,最后反被厉行之害得家破人亡。
  眼下,厉行之是要把他归为故意下药坑他的一伙了。
  苏然好不容易从乱线团一样的剧情中抓住重点,“厉行之是吧,我跟你说,我也不认识你,昨夜的事都是误会……”
  “误会?”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你分明知道我的身份,还说是误会?”
  苏然:“……”
  得,把自己坑进去了。
  “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等会,我先穿个衣服。”苏然掀开被子的瞬间,身上青红交错的痕迹让他顿时愣住。
  厉行之的脸色也是阵青阵白。
  这身痕迹太具备冲击力了!
  苏然活了快三十年,一直忙于工作,至今仍是Gay圈中的超级大魔法师,业余最大爱好就是对着G.V.来一发。现在看到自己身体布满各种吻痕咬痕,这瞬间脑里完全死机。
  还是身前的男人愤愤地说:“赶紧穿上,真是不知羞耻!”
  苏然有些不爽,“都是男人,我有的你也有,怕什么?”
  厉行之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抬脚套裤子,就这么个简单的日常动作,苏然却僵住。
  身上某个隐秘处却传来热辣辣的疼。
  这是……
  就算没亲身上阵,但看过那么多爱情动作片,苏然瞬间就懂了。
  他愤怒地瞪向面前的始作俑者,对方一挑眉,眼底似乎还有带着嘲讽。
  Shit!
  他明明是热爱身娇体软小美男的1号,1号!
  苏然强忍不适穿好这身品味糟糕的衣服,鹅黄色衬衫加紧身小脚裤,标准的0号装扮。
  厉行之明显没给他歇会的时间,“好了,现在你给我交待清楚,你是什么人,昨晚是谁指使你在我酒里下药的?”
  苏然此刻真想骂娘了。
  这身子昨夜莫名其妙被这货折腾了一晚,现在他还好意思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
  “我只说一次,厉行之。昨夜的事完全是个误会,苏……我也是被人下药陷害的。”
  哪知,厉行之冷笑,“骗谁呢?被人下药送到我床上,行呀,你说是谁下的药?”
  苏然回忆着书里的情节,正在组织语言,门口处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他和厉行之的目光同时投向大门。
  糟糕。
  苏然想起来,现在这剧情,正是书里苏然被人下药和厉行之过了一夜,然后未婚夫,也就是本书正牌攻陈琛带人上门捉奸。
  而正是这场“捉奸在床”,浇熄了陈琛心里对未婚夫苏然燃起的一丝丝爱意,也为往后苏然的悲惨下场埋了伏笔。
  “咔哒”一声,门开了。
  苏然眼睁睁地看着酒店服务生收好房卡后就走开,只剩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高的那个长相英气逼人,生来一副精英范,可惜眉宇间蕴藏着怒意;矮的那个眉眼清秀,颇为紧张地扯着对方的袖子。
  矮的那个语气急切,“琛哥,你冷静点,这……这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苏然立刻就明了,矮个的就是本书主角受林泓,高的那个就是攻陈琛。
  陈琛视线在苏然和厉行之两人之间逡巡,语气冰冷,“误会?奸夫yin妇都在这里,还有什么好误会的!”
  这种场合,苏然敞开的领口露出星点吻痕,房内还残存着情.事.后特有的味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昨夜上演的戏码有多香艳。
  厉行之冷声道:“你是谁,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陈琛不顾林泓的劝阻,眼底闪着疯狂的怒意,“我是谁?妈的你和我的未婚夫上床,居然还敢问我是谁?”
  厉行之挑眉看向苏然,“没想到你还有未婚夫?”
  陈琛的视线也如利箭般射向苏然,“我也没想到,我们今晚都要举行婚礼了,你还要爬上别的人床?”
  苏然:“……”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顶级修罗场?


第2章 南城苏家
  苏然沉默了。
  而在陈琛眼里,这就等同他默认了私会野男人的事实。
  猛地上前抓住苏然手腕,陈琛眼底粹着怒火,“苏然,我自问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就一定要做这么人尽可夫的事恶心我?”
  人尽可夫这四个字简直天雷滚滚。
  苏然的三观被刷新了,“捉奸在床”这种男女狗血恶俗的戏码,居然也能出现在他们这一窝子男人身上?
  “怎么,没话说了吗?”
  苏然看向陈琛,后者一脸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又想到这痴情傻白甜往后黑化的可怜命运,忍不住冷声道:“你是苏然的未婚夫,就没想过他可能是被陷害冤枉的?”
  他一口一个“苏然”,这说话方式怪异得很,可陈琛正是气头上,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胸口堵着一股气,陈琛严声责问,“好,那你告诉我,谁陷害你的?别跟我说什么被人下药之类的蹩脚理由!”
  很明显,陈琛根本不相信苏然,任何解释都是枉然。
  陈琛伸手指着他,“枉我之前见你牵个手都脸红,碰都没碰过你,原来倒是我不对了。你根本就是饥渴难耐,是个男人都能艹你!”
  “还说什么被陷害,我倒要听听,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苏然微眯着眼,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穿书前,苏然在公司已经是“他说一没人敢说二”的地位,近几年根本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同他说话。
  更别说,还敢伸手指着他。
  这瞬间,苏然心中涌起怒火。他拍掉陈琛的手,冷笑道“你算是个什么玩意?解释?那东西老子不稀罕,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是真和这男的上床了,也轮不到你来叽叽歪歪。”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林泓小心翼翼地扯了下陈琛的袖子,“琛哥,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们今晚还要举行婚礼……”
  陈琛盯着苏然的双眼已然快冒出火,“好、好,苏然,你好样的。当初是你求着要我娶你的,今晚的婚礼——”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