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之喵主子,就要宠宠宠!

作者:十年一瞬_陪青宇 时间:2019-05-02 23:57 标签:生子  重生  甜宠  HE  微虐  
  直到临死的那一刻,蓝梓毓方才悔悟。冷冷的望着林瑾萱一脸娇羞的靠在蓝梓涵的怀里,蓝梓毓狂笑三声,抱着怀里已然冰冷的身躯,头也不回的跳下悬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若有来生,即使不爱,他也定会宠他一世。
  当上天真的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蓝梓毓决心弥补前世的缺憾,灭心机弟,虐白莲花,宠小暗卫。
  然不知不觉中,小暗卫深入他心,正当他愉快的想要跟他家小暗卫啪啪啪的时候,懵了!
  什么情况?为毛他的身子缩小了?
生子 重生 HE 甜宠略微小虐

第一章
  噼里啪啦!声声爆竹声响,今日是天玄教教主蓝梓毓大婚之日,教内张灯结彩,其乐融融,凡是在教内有点身份的人都齐聚大厅,纷纷道贺,热闹不凡。
  十里红妆,迎娶娇娘!蓝梓毓身着新郎装,抬首颦眉之间尽是心焦的喜色。
  “哥,你别心急啊,这嫂子啊注定是你的,难不成还能跑了不成。”蓝梓涵手摇羽扇,嘴唇微微勾起,调侃之语说出口就出口。
  然若仔细看便能发现蓝梓涵嘴角的笑挂着几分嘲弄,只可惜蓝梓毓一心扑在美娇娘身上,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蓝梓涵的表情,不过若真是注意到了,对于一向宠弟的他来说,恐怕也只会当做自己花眼了,一笑置之。
  不理会蓝梓涵的调侃之语,蓝梓毓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门外,心里直嘀咕怎么还没到。他等这一天等的实在太久了,终于谨萱答应嫁给他了,他如何能不急呢!那种心上人终于答应嫁给自己的兴奋感是无人能够体会的。
  “新娘子到!”随着一声呼喊,新娘的身影出现在蓝梓毓眼中,蓝梓毓心中顿时一喜,快步走过去,挽起新娘的手腕,深情低言:“谨萱,本座会爱你一生一世的。”
  看着新娘微微的点了点头,蓝梓毓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挽着林瑾萱的手,一路笑着步至正中厅,他却不知红头盖下的脸是怎般冷淡无笑,新娘的眼里更是带着一股嘲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正当蓝梓毓欢欢喜喜的准备与林瑾萱对拜礼成之时,一声突兀的沙哑嗓音响起,“等等!”
  蓝梓毓不悦的皱起眉头,抬头望向声源处,只见一个满是污秽的人儿跌跌撞撞闯进来,一身黑衣破破碎碎,袒露在外的肌肤上横躺着道道鞭痕,鲜血淋漓,微微抬起的一张脸苍白如雪,眉宇之间带着极尽的痛苦。
  “主上,您不能娶林姑娘,林姑娘她不是真心嫁给你的,她是想。。。”影随扑通一声跪在了蓝梓毓面前,忍着焚心散发作的疼痛,努力跪直身躯,咬着牙急切的道。
  然而影随的这份心注定被辜负,蓝梓毓根本就不愿听他说任何关于林瑾萱的坏话,不等他说完,便一脚踹了过去,“影随,好大的胆子,本座的大喜之日你也敢来闹事,你是嫌本座昨天赐给你的焚心散不够你享用是吧!”
  蓝梓毓满面寒霜,连连冷哼,一双利眼如毒蛇一般盯着影随,让被踢翻在地重新跪好的影随冷颤连连,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颤着声音祈求蓝梓毓相信他,林瑾萱真的是有问题的。
  一掌击向影随的脖颈,蓝梓毓怒火中烧,“本座不想从你口中听到一丝一毫关于瑾萱的话。”
  脸颊划过地面,影随张了张口却是无声,心一阵寒颤,他知主上击碎了他的喉珠,只为了他深爱的女人。
  可是,主上,那女人要害你!你不能娶她!影随从地上爬将起来,两手死死的攥着蓝梓毓的双腿,一个劲的猛摇头,即使是口不能言,他依然想尽最后一丝力阻止着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放手!”蓝梓毓紧拧着眉头,注视着影随的眸子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冷喝之下见其丝毫没有放手的准备,位于身侧的手掌微动,将内力积聚于手掌心,毫不留情的一掌直击其脑门。
  “教主,今日是您和教主夫人的大喜之日,不宜杀生!”眼见着影随即将毙命,蓝墨初急急出声阻止道。
  蓝墨初的话有效的阻止了蓝梓毓的杀心,掌风及时改变了方向,击向了影随的肩膀处。
  碰!即使只是挨在了肩膀处,影随依旧被蓝梓毓那十足的内力震的飞出了门外,一口血毫无意外的喷了出来,紧接着的声音让他的眼眸彻底无光。
  “来人,将他押入刑牢!”蓝梓毓冰冷透骨的声音传进影随的耳中,他无力的趴在地上,望着蓝梓毓牵起林瑾萱的手浅笑低吟,任由着侍卫将自己架走,离着喜庆的大厅越来越远,最后留存在他脑海里的仅有蓝梓毓的笑靥。
  主上,今天的你真的好开心啊!你真的是很爱林姑娘。影随闭上黯淡的眼眸,可是,林姑娘却不是真心的。
  新房之中,蓝梓毓挑起新娘的红盖头,望着桃腮带笑的女子,满目温柔,“瑾萱,真好,本座终于如愿娶得你了。”
  说罢,低头便要去亲吻,却被林瑾萱拦住了,美目之中带着丝娇羞,双颊之上亦带着丝丝纯情的红晕,“梓毓,交杯酒还没喝呢!”
  “对,看我这脑袋,竟将这般重要的事给忘了!”蓝梓毓一拍脑门,咧嘴笑着去拿桌上的两杯酒。
  交杯而饮尽,蓝梓毓迫不及待的将林瑾萱压在了身下。
  红烛燃尽,春宵帐暖一室情;红纱幔帘卷下,遮住一床春意。
  然阴森的刑牢里,却只有寒冷与孤寂,影随蜷缩在角落里,一双空洞的眼睛不知在望向何处,嘴巴一张一合,无声而胜有声,从他的唇形来看,似乎在反复念着'主上'两字。


第二章
  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影随不知过去了多久,今昔又是何年。
  从被关进刑牢的那一天开始,每天都有不同的刑罚施加于他身上,他知道那是因为蓝梓毓没有对他作出任何明确的责罚,而按照天玄教的规矩凡入刑堂者,若教主未言明惩处于何种刑罚,那么由刑堂堂主自行安排每日的惩处,但不准不施法。
  天玄教历来的规矩:赏罚分明,凡入了刑堂者就证明你身负罪责,岂有不惩处之理。
  这么多天来的不理不睬,主上这是彻底弃了他,原本无光的眼眸此刻彻底死灰一片,身上的痛远不及心口的伤来的猛烈,相随十年,却换回不了一份信任,无论他怎么样误解他,无论他怎么样讨厌他,无论他怎么样折磨他,都没有关系,他只求他能对林瑾萱和蓝梓涵多那么一点点警惕心,不要毫无保留的信任,最终害了自己。
  猛然间耳边闻到外边砰砰啪啪的声音,影随瞬间一凛,这声音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刀光剑影相碰之声,心里一阵焦急,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么?
  然没过多久他的这个疑惑就有人给他解了,蓝墨初全身染血的跌跌撞撞而来,一掌劈开了牢门。
  蓝堂主,您受伤了!影随心里一惊,张口便要询问,然却是无声。
  “武林那些所谓的正道中人竟攻了上来,该死一定是蓝梓涵那个畜生引他们上山的,不然他们是不可能找到路的。”影随嘴巴不住的动着,蓝墨初不知他说了些什么,但心里也是有几分数的,右手捂着胸口,咬牙切齿的道:“天玄教已被攻破,教主往南边的悬崖而去了,我知你对教主的一番心意,所以最后交给你一个任务一定要保住教主,有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师傅呢?暗卫呢?保护主上的那些人呢?影随嘴巴飞快的动着,想要问的更清楚些,他家主上这么厉害怎么会被逼至悬崖,而且教内的那些人呢?
  “冷谦他死了,暗堂的人除了你全死了!”蓝墨初不懂唇语,但是他却是读出了影随口中的师傅两字,一双眼睛瞬间变得通红,染满血污的一张脸带上了极尽的痛楚,一把将影随推了出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一定要保护好教主!”随后身子无力的垂向地面,双眼缓缓的闭上,竟是咬舌自尽了。
  蓝堂主!影随无声呼唤,暗淡无光的瞳孔中带上了一抹杀气,紧了紧拳头,转身离去。
  悬崖之上,寒风呼呼,蓝梓毓迎风而立,面对着武林人士的逼近,毫不惧色,双眼之中迸发出狠戾的目光,不屑的扫视着那些名门正派,“就凭你们也想杀了本座!”
  “魔头,你的死期到了,还敢大言不惭!”为首之人正是青山派的掌门林恒,此刻满身正气,口中之语端的正义凛然。
  “呵呵,林掌门说起来你还是本座的岳父呢!看在瑾萱的份上,本座不与你计较,滚吧!”蓝梓毓冷笑两声,一掌扫向林恒,只把他扫翻在地,鲜血直呕,殊不知他不过是用了五分力,若是十成,林恒恐早已毙命在他掌下了。
  仅此一下便让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后退了三步,惊恐的望着倒在地上不住吐血的林恒。
  “大家一起上,他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原本退却的众人瞬间群起而攻之。
  “呵,一群乌合之众!”冷笑置之,对于这些人可以说完全不放在眼里,蓝梓毓正想速战速决的时候,心口一阵钻心刺骨的痛袭来,让他忍不住弯了腰,喷出一口略带褐色的鲜血。
  “魔头不行了,我们杀了他,为武林除害!”听着那些声音,望着逐步逼近的人,蓝梓毓刚想运功,却发现内里空空如也,没了一丝真气,大感疑惑之下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刀剑向他砍来。
  然意料之中的痛并没有袭来,蓝梓毓望着以保护姿态站在他身前的影随,周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杀气,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该死!那些人竟然敢伤他的主上。影随手握着一把不知从谁人身上劫来的剑,杀心一起,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然双拳终究难敌四手,再加上他身体原本的重创,力渐有不殆,眼见着凌厉的一掌往着蓝梓毓方向去,影随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其面前。
  噗!一口鲜血从嘴里洒出,影随无声的倒了下去,接住他身躯的却不是他意料之中的坚硬地面,而是一双宽厚的臂膀,他竟有幸可以躺在主上温暖的胸膛上。
  主上,我爱你!影随嘴唇无声的张了张,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还是辜负了蓝堂主给予他的重任,当看到悬崖上那惊险的一幕时,他便知大势已去,所以他没有选择带走主上,而是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为他所敬所爱的主上尽最后的一份忠心。
  “影随!”嘴唇颤了颤,蓝梓毓低喃,心口一痛,爱!他竟不知影随还对他抱着这样的情。
  一双眼睛满是阴翳的扫向众人,却在瞥见蓝梓涵搂着林瑾瑜的时候,顿了顿,狠戾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色,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
  “哥哥,你没想到弟弟还有这一手吧!”蓝梓涵搂着林瑾瑜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眼中得意之色尽显,“怎么样,被心爱女子害死的滋味如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