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极品受他爸

作者:饮尔 时间:2019-02-16 22:47 标签:生子  甜文  穿书  现代架空  
  看了朋友推荐的一本耽美,肖望被里面的极品渣攻和极品贱受气得肺疼,但最让他咬牙切齿的,是贱受他爸!
  这个贱受的爸也是个受,更是个顶级极品,自从带着两岁儿子与渣攻他爹重组了家庭,就任劳任怨当牛做马,凡事都以渣攻爹和小渣攻为先,自己儿子却委屈得连奴才都不如!
  小渣攻天天牛奶鸡蛋吃到吐,自己儿子连肚子都填不饱,他还在想着晚饭给渣攻爹和小渣攻换什么口味。
  小渣攻新衣服多到落成山,自己儿子衣服破到落补丁,他还教育自己儿子要知足别攀比。
  小渣攻零食多得吃不完,自己儿子馋得去拾小渣攻扔的糖纸偷偷舔,被小渣攻发现后当胸一脚踹出老远,哭得喘不上气,他第一反应是教训自家儿子不要馋。  
  小渣攻故意篡改自己儿子的高考志愿,导致自己儿子落榜,他还劝自己儿子别太小气。 
  ......
一直到两个主角长大,贱受被渣攻各种劈腿、家暴、侮辱、虐身虐心,贱受爸居然一直恍若不觉地和渣攻爹甜甜蜜蜜,甚至在书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地方,还和渣攻一起把终于下决心分手的贱受劝回来he了!气得肖望简直想吐血。
  不过血到底是没吐出来,因为看完书一觉醒来,肖望就穿书了,而且穿成了他最不待见的——
贱受他爸。
    
食用小贴士以及排雷:
1,日更。
2,打脸,虐渣,致富,养包子,顺便谈恋爱!保证甜甜甜。
3,背景半架空,同性可婚,勿考据。
4,不合口味请退出,咱们好聚好散,不欢迎ky和谩骂,谢谢。
5,肖宝宝是原身肖乃望生哒,所以本文涉及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现代架空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乃望(肖望) ┃ 配角:肖宝宝,谢城烨 ┃ 其它:
作品简评:
看了一本渣贱耽美,肖望被里面渣攻贱受气得肺疼,但最让他咬牙切齿的,是贱受他爸。这个贱受爸也是个受,更是个极品,自从带着两岁儿子与渣攻他爹重组了家庭,就任劳任怨当牛做马,凡事都以渣攻爹和小渣攻为先,自己儿子却委屈得连奴才都不如,甚至在儿子长大后被渣攻劈腿虐待家暴时,他依然站在渣攻那一边。把肖望气得差点吐血,却不料一觉醒来就穿成了他最不待见的贱受他爸!
这是一本穿书文,虐渣打脸赚钱养娃谈恋爱样样不误,情节跌宕紧凑,爽甜齐具,作者文笔流畅,描述感情细腻,崽崽可爱乖巧到人心融化,攻受互动也非常甜蜜,极品和人渣都恶有恶报,所有人各得其所,虽是半架空文,但有不少事件反映了社会现实,但又比社会现实多一份美好。

第1章 第 1 章
    纱窗滤出来的阳光温润清浅,在床上投下一片不规则的亮色,富有年代感的收音机滋滋声断断续续地从门外传来,却仿佛蒙着一层膜,听不真切。
    躺在床上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视线没有焦距地望着头顶的蚊帐,阳光滑过他精致得过分的眉眼,在那长翘浓密的黑睫上洒下了一点碎光,衬得那张清冷的脸仿若一块上好的玉。
    然而......
    这种岁月静好的假象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阵小孩儿打着嗝儿的哭声突然传了过来,还夹杂着另外一个男孩满是恶意的高声辱骂。
    “肖宝宝你就是个乞丐,呸!你居然敢偷偷拾我扔的糖纸?”
    “你舔啊,呸,你不是馋糖么,我唾沫里也有糖的味道啊,哈哈你怎么不舔?!”
    “哈哈哈你给我趴下来舔......”
    “啪——!”一声不知道抽打在哪儿的声音,“肖宝宝你听见没,你给我跪下来学狗那样舔,不然晚上我不让你爸给你盛饭吃!”
    “呜哇——我不舔,我不舔......哥哥......”另一个小孩儿哭着的奶音发着颤,打起了哭嗝儿,“哥哥......宝宝痛,哇......”
    床上的青年眼神突然一变,噌地从床上坐起来,起身就往合上的木门那儿奔,半路还踉跄了一下,使劲甩了甩头,一手使劲捏了下眼角,一手去拉门。
    木门“嘎吱”一声,整个客厅就露了出来,一个七八岁样子的男孩正站在客厅中央,恶狠狠地拽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的小孩儿的后领,想把他的脸往地上一块花色的糖纸上摁,那糖纸上还沾着一团非常恶心的唾沫。
    看到青年走出来,那个七八岁的男孩一脸不屑,动作半点不停。小的那个哭得眼睛红红,眼睛在瘦得过分的小脸儿上显得很大,一见青年走过来,哭得更加厉害了,小鼻子和半张脸都哭得绯红,两只小手朝青年这边抓着,眼泪从湿汪汪的眼睛里流下来,滑进嘴巴里。
    “爸爸......呜......爸爸......爸爸......”
    肖望只觉得脑门一股怒火猛蹿上来,三两步走过去把小孩儿从那个熊孩子手里抢了过来,抱在了怀里,小孩的身体哭得发抖,小小一团缩在怀里,打着嗝儿的奶音埋在肖望胸前,两只小手用力地抓着肖望的衣服,小肩膀一抖一抖地抽噎。
    “爸爸......呜......爸爸......”
    “他偷我的东西。”大的那个熊孩子显然没有什么惧怕或者愧疚的情绪,昂着脑袋不屑地看着肖望。
    “拾了你扔在地上的糖纸,叫偷东西?你知不知道‘偷’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肖望心底冒火,冰冷的眼光直直扫视着那熊孩子的脸,那熊孩子一愣,随即像是被冒犯到似的,愤怒地大吼大叫。
    “我说是偷就是偷!肖宝宝就是小偷!肖乃望你居然敢这么顶撞我,我要让我爸和你离婚!”
    “离婚?”肖望冷笑一声,一手托住怀里宝宝的屁股,另一只手攥住了那熊孩子的领口,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对着屁股狠狠打了三下。
    “我巴不得离呢,不过在这之前,该教训得还是要教训,你刚刚想让宝宝干什么,舔你吐在糖纸上的唾沫?我这就把你的脸按在那糖纸上你信不信?”
    “肖乃望你居然敢打我?!”熊孩子被打蒙了一瞬,随即疯狂地踢起腿来,拳头和脚都狠狠往肖望身上招呼,扯着嗓子哭喊,“哇——肖乃望打我,我后爸揍我,爸爸......姑姑......呜哇——”
    肖望冷不丁地被狠狠踹了两脚,脸上更冷了,又“啪啪”打了熊孩子屁股两下,揪住熊孩子的领子往另一个沙发上一扔,“有本事就找你爸来。”
    说着就抱着不知什么时候吓得噤声的宝宝回了刚刚的那个小房间。
    门一关上,外面就传来了噼噼砰砰的踹门砸门声,伴着那熊孩子唾沫朝天的愤怒辱骂,“肖乃望你居然敢打我屁股,我让我爸抽你!我要撵你们出去,不要脸的,黑心狗肺,骗我爸财产......”
    这些话一听就有不少是大人教的,肖望嗤笑,把门锁上抱着宝宝到了床上,完全无视了那噼里砰隆的噪音,伸手拍了拍宝宝微微发抖的后背,安抚道:“别怕......”
    “爸爸......”
    宝宝的眼睛哭得通红,又长又密的黑睫毛被泪水黏得一缕一缕,乌黑的瞳仁被泪水遮得雾蒙蒙,白中透黄的小脸明显营养不良,可怜的样子看得肖望心都揪起来了,忍不住轻轻拍着宝宝的后背哄着:“宝宝乖,不哭,他不会来欺负宝宝了......”
    “爸爸......我......我和哥哥......”
    宝宝打了一个哭嗝儿,小手紧紧抓着肖望的衣服,眼里满是害怕,还有些迷茫,以前他在被哥哥打骂的时候,爸爸总是会说宝宝哪里做错了,要改正,要听哥哥的话,这一次......爸爸怎么不这么说了呢......
    可想了想,他的小脑袋瓜里又想不明白,也不知道怎么说,他只觉得,这样的爸爸好好,他好喜欢现在抱着他的爸爸,他要更乖,要更听话......
    “爸爸,爸爸不要生宝宝气,宝宝不哭,会听话......”
    见小家伙把小脑袋靠在了自己肩膀上,小声地一抽一抽,努力不哭,肖望只觉得心都软化了,同时又有些无奈,他一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人,还没摆脱处男身份,就变成了有孩儿一族,被一声声地喊爸爸......
    可他现在能说什么呢,他穿到了人家爸爸的身上,不是“爸爸”又是什么,哎......
    “宝宝乖,爸......爸爸不会生气。”
    肖望别扭地吐出“爸爸”两个字,轻轻拍着怀里的小家伙,在卧室里踱着步子,脑子里抓紧时间整理着目前极为混乱......甚至可以说是糟糕的状况。
    据他得到的原身记忆,和刚刚发生的事情来看,他不得不确定,他穿了,还穿到了他昨天狠狠吐槽的一本渣攻贱受的耽美文里,更可怕的是,这个原身......居然是他在文里最厌恶的一个极品——
    贱受的极品爸!
    这个极品爸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叫肖乃望,行为却极品到他怎么调整脑回路都无法理解,气得他昨天恨不得冲进书里,把这个肖乃望反揍正揍个一百八十顿,把人给揍醒。
    可这不代表他想穿成肖乃望这个极品!!!
    他记得那本书的开头就是肖乃望带着书中的主角贱受——当时才两岁多的肖子乐,与当时只有八岁的渣攻周传景——他爸周毅国结婚,重组了家庭,接着就是肖乃望多少年如一日的任劳任怨当牛做马,以及贱受肖子乐多少年如一日的被虐。
    其实最让肖望恶心气愤的不是贱受肖子乐无止境的被虐,毕竟渣攻贱受文里的贱受都那样,可这个肖乃望的行为他却完全不能理解!
    作为肖子乐的爸爸,肖乃望什么事情都以周毅国和周传景为先,却把年纪幼小的肖子乐放在了这个家的附属,甚至是奴隶一样的地位。
    肖子乐的待遇,可以说是连周家父子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这家人每天的饭菜都是肖乃望做,小渣攻......也就是童年时期的周传景,天天牛奶鸡蛋吃到吐,肖子乐却被恶作剧得经常连肚子都填不饱,肖乃望全都知道,却什么补救行为都没有,只想着晚饭要给渣攻爹和小渣攻换什么口味。
    小渣攻从小就新衣服多到落成山,年幼的肖子乐衣服破到落补丁,肖乃望还教育自己儿子要知足别攀比。
    小渣攻零食多得吃不完,肖子乐却连碗糖水都没的喝,馋得忍不住偷偷去拾小渣攻扔的糖纸,被小渣攻发现后当胸一脚踹出老远,哭得喘不上气,肖乃望第一反应却是教训自家儿子不要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