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再苏就炸了[快穿]

作者:朝邶 时间:2019-01-09 20:33 标签:快穿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靠脸吃饭的人气偶像方灼小少爷,被不明粉丝快递赠送了几本书。
——阴郁总裁小娇夫、我老攻是星际霸主、腹黑小狼狗总是追我、邪魅王爷替身妻……嗯,全是玛丽苏gay文。
方灼是拒绝的:我是个正经直男!谢谢!
【叮,恭喜您成为位面世界的外挂派送员,以上是您的任务世界。我们的口号是:外挂光荣,男主无敌。
注意:外挂需要亲亲男主才能解锁哦。】

于是。
方灼:你好,要外挂吗?
男主:不要。
方灼:那亲、亲一下可以吗?
男主:……

注意:
1、嘴硬心软少爷受 X 多属性深情偏执攻,攻从头到尾都是一个,1V1。
2、有狗血,逻辑死,谢绝考据。
3、单元结束不保证be或he,大结局HE,不喜欢的小天使勿喷,请绕道。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灼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靠脸吃饭的人气偶像方灼,被不明粉丝赠送了几本玛丽苏同性小说,随后被绑定系统,莫名其妙成了外挂局的外挂派送员。他的工作是前往各个不同背景的世界,为成长期的男主派送外挂,并且帮助对方完成剧情和感情双线任务。随着故事发展,方灼对男主的情感慢慢发生变化,穿越的真实原因也渐渐浮出水面……
本文语言精炼诙谐,人物性格可爱鲜明,剧情流畅新颖,两个主角间的互动苏而不腻,甜而不齁,引人入深欲罢不能,非常适合睡前阅读。

第1章 风水大佬小娇夫01
  “疼吗?”
  意识模糊间耳边响起陌生的男音。
  “不是说爱我爱得要死吗?那就先学会听话。”
  嗡嗡嗡的声音在耳边盘旋,本来就疼炸了的脑袋,更疼了。
  方灼想说话,想挥走聒噪的声音,却发现自己嗓子被人掐住,双手也被反压在背后,舌尖还能尝到淡淡的血腥味。
  很显然,他被人给揍人了,或者说正在挨揍。
  “按照我之前说的做。”那只手终于松懈,陌生的气息贴着方灼的耳朵说:“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方灼费力的睁开眼,还未彻底聚焦,就被对方用力扔到地上。
  膝下是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一双皮鞋踩在他面前的厚实的地毯上,方灼像只脱水的鱼,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然而皮鞋的主人正在气头上,没耐心等他喘完气,大力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拉起来。
  一张阴沉扭曲的脸闯入他的视野。
  “下次还敢反抗我吗?”
  男人浑浊的眼里放着冷光,猛地加重手上的力道,方灼疼的五官都皱在一起,而男人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快慰。
  妈的,变态吧。
  “回答我!”男人粗暴地推搡。
  方灼就跟个破布娃娃似的,随着他的力道晃来晃去,好一会儿才勉力找回声音,“知道了。”
  男人满意的松开手,一脚将他踹进浴室,“洗干净点。”
  方灼趴在浴室的大理石台面上,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白色的衬衣上全是脚印,脖子是红色的掐痕。他掀起衬衣一看,皮肤上布满了淤青,可以说是被揍得相当惨了。不过,对方打他时刻意避开了脸。
  然而这张脸他并不熟悉。
  除去这双桃花眼,其余五官都很陌生,整体顶多算是清秀。
  方灼懵了,用力拉着脸皮扯了扯,又不甘心的捧起水使劲揉搓。
  ……不是化妆。
  大概半小时前,他收到一个匿名包裹,里面的东西很别致,也很文艺,是一本本精装书。
  方灼平时除了拍戏,就是窝在家睡大觉、玩儿游戏,突然来了个新鲜货,迫不及待的拆包裹翻起来。结果越翻内心越崩溃,竟然全是玛丽苏gay文……
  然后不知怎么的,他就睡着了。
  醒来发现被人揍了一顿不说,怎么脸也被换了!!!
  裤兜里突然震动,下意识掏出手机,是一条短信,发件人是233。
  【方灼同志你好,我是233号系统。恭喜你脱离原有世界,成为外挂管理局的一员。你的任务是向主角派送官方外挂,帮助他们走上人生巅峰,完成剧情。】
  方灼嘴角一抽,习惯性的嘀咕,“什么破逼东西,恶作剧?”
  【这不是恶作剧,你是由法则通过空间媒介召选的派送员。每派送一个世界,你会获得相应的任务点数,等凑够一定数额,你就能回到原有世界。】
  方灼愣住,自己明明在自言自语,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他看了一圈四周,确定没有监控器,试探地说:“空间媒介是?”
  手机一震,【匿名包裹里的书,那也是你即将派送外挂的世界。】
  “……”
  虽说他翻阅过那些书,但根本没有细看!一来觉得羞耻,二来毁三观。但假如这不是梦,也不是恶作剧的话……他等同于曾将王者攻略拒之门外!!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手机铃声。
  方灼把耳朵贴到门上,听见外面的男人在讲电话。
  “别说我不疼你,就你那要死不活的样子,上女人肯定不行。不过没关系,大哥给你找了个男人。保准把你艹得爽上天。”
  方灼垂下眼,脑海突然蹦出一个名字:周丞。
  他楞了一下,脑子突然尖锐的刺痛,无数不属于他的记忆疯狂的涌入大脑。
  方灼被凌乱的记忆碎片冲撞得眼前发黑,好一阵才缓过来,他靠坐在门上,终于确定这不是梦。而此刻,他正住在一具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
  原主名叫许未来,是名义上的小鸭子。他疯狂迷恋着这个叫周丞的人渣,所以特意花钱在周丞常去的夜店买了个少爷的名头。
  今天见到人,他又没皮没脸的缠上去,恰逢周丞心情不好,急于找人发泄怒火,直接把他带去了某高档会所。
  许未来高兴疯了,还以为周丞要将他介绍给朋友,没想到当头棒喝,周丞竟然让他一个小零去上自己的亲弟弟。许未来当然不干,捧着破碎的心肝的跟周丞吵闹说要回家,然后就被毒打了一顿,最后还被掐死了。
  “许未来你磨蹭什么呢,还不滚出来。”门外响起砰砰的敲门声。
  “马上就好。”
  方灼把手机放到一旁,穿着衣服走到花洒下冲了几分钟凉水澡,终于冷静下,管他什么鬼任务,先离开这破地方再说。
  ——
  听见脚步声,周丞烦躁的抬起头,到嘴边的怒骂被咽了回去,两眼发直。
  别说,这小子湿透的模样还挺诱人,胸前若隐若现,湿淋淋的裤子紧贴着腿部,显得双腿又长又直,也不知道缠在身上该是什么滋味。
  可惜了,像许未来这种对他疯狂迷恋的小骚-货,一旦碰了,就会被无止境的纠缠。他没兴趣自找麻烦。
  收起轻佻的打量,周丞委以重任的拍拍方灼的肩,“好好干。”
  方灼:“……”
  方灼被周丞的保镖强押着走出去。
  走廊里铺着厚实的地毯,墙上挂着不知真假的名画,头顶水晶灯绚烂,布置奢华。一行人来到走廊尽头,一扇紧闭的房门外。
  周丞抄着手,直接抬起腿用力踹过去,木门弹开,撞击在墙上发出砰砰的巨响。
  方灼下意识看进去,发现正对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他的轮廓分明,线条深邃,额前的碎发遮住部分眼睛,死气沉沉的双眸漆黑诡异。过分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很不健康,再配上那红润的嘴唇,如同暗夜中刚吸过血的鬼魅。
  周丞走到男人面前,居高临下,如同在看蝼蚁。
  从这个小三生的野种被带回周家起,父亲的所有目光就放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嫉妒、仇恨、厌恶,每天都在算计如何让周猝身败名裂,滚出周家。
  这不,又想到了新花样。
  “周猝,你说爸要是看见你被男人给上了,会是什么反应?”
  “周什么?”方灼没听清,下意识问。
  周丞难得好脾气的解释,语速很慢,“猝,猝死的猝。”
  方灼:“……”什么鬼名字。
  “能有什么反应?”周猝波澜不惊,声音沉冷。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周丞提起拳头又放下,骂道:“你有什么好硬气的?对周家来说就是个病秧子,就是个废物。”
  周猝不语,勾着唇嘲弄的看着他。
  这两兄弟,一个不动如山,一个暴跳如雷,吵起架来还算有看点。
  方灼看戏正起劲呢,突然被人从后推了一把,踉跄两步扑到了周猝身上,下意识握住了他的手。
  瞬间,心脏猛地紧缩,又剧烈跳动起来,一股酥麻顺着背脊窜上脑门,爽得他差点叫出来。
  “这可是我亲弟弟,咱们周家精贵的二少爷。给我好好伺候着,否则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会所。”
  周丞丢下一句威胁的狠话,就带人离开了房间,反锁房门后,命人守在门口。
  这间屋子就是个密闭的盒子,除了正门连个窗户都没有。而沙发右手边的盆栽上,明目张胆的架着一台摄像机。
  跑是肯定跑不掉的。
  方灼松开手,坐到周猝身边,“二少你好,我叫许未来。”因为刚刚身体的异样,声音有点滞涩。
  “……”
  见对方不答,方灼干脆一个翻身,分开腿坐到周猝身上。
  周猝终于看向他,黑漆漆的眼眸像是淬了毒,带着警告。
  方灼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垂下眼,将嘴唇凑到男人耳边,“演戏会吗?”
  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手顺着周猝修长的脖颈下滑,嘴上继续道:“配合我,要不然咱俩一起玩儿完。”
  话落突然粗暴扯开周猝的衬衣,急切的摸向对方精壮白皙的胸膛。
  硬度适宜,弹性绝佳,一定经常锻炼。
  方灼啧了一声,麻利地脱掉身上湿淋淋的衣服,随手一抛,正好掉在盆栽上,把摄像头挡了一半。然后扯过沙发上的装饰薄毯披在身上。
  方灼虽然是直男,但也曾为艺术献身接过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当时为了模仿和谐运动,他强忍着不适看了整整十部钙片。虽然电影最终没在国内上映,但在国际上获得了不少奖项。
  他有十成的把握能蒙混过关。
  “我往前顶的时候,你要哼两声。”方灼正经的指导。
  然而对方并不给面子。
  不过也可以理解,任谁被自家亲哥找人这么侮辱,都会不高兴。
  豪门是非多啊。方灼一边感叹,一边拉开裤子拉链,抬起身将裤子褪到一半,开始表演。
  周猝全程面无表情,直到方灼为了让戏更加逼真,开始既痛苦又愉悦的嗯嗯啊啊,终于忍无可忍。
  “够了。”


第2章 风水大佬小娇夫02
  “够个屁。”
  方灼继续卖力表演,顺便小声吐槽,“你是不知道周丞那傻逼揍人有多狠,我可不想再挨一顿。”
  周猝垂眸,青年下巴靠在他肩头,露出漂亮的后颈,上面有一圈红色的掐痕。倮露的背脊上也有不少淤青,踩在沙发上的两条腿就更别说了,红一团紫一团,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扎眼。
  但在这种场景下,配上他刻意压低的申吟,这些伤就变了个味道。
  方灼悄悄看周猝一眼,见他神色阴郁,不忘贴心安慰,“你多忍耐一下,做戏得做全套才能骗过人。”
  青年的脑袋顶在男人肌肉紧绷的肩颈处,又打了几下桩后,突然闷哼一声。


作者其他作品

再苏就炸了[快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