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之乖乖做上将的男妻

作者:月下莲客 时间:2018-12-27 22:20 标签:甜文  星际  强强  

辈子安依然就为了爱情而活,被设计婚内出轨,又无意中把星际上将,这个时代战神的身体隐疾公布于世,让他成为全星际的笑柄。
临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心爱人的结婚请柬。
重活一世,安依然一心想要帮助上将治疗好身体上的隐疾,做他乖巧男妻。守护他的名誉,稳定他的后方。
安依然道:李上将,您夜夜大杀四方,应该算是身体好了吧!
李哲:“快了,在恢复中。”
安依然:“……”

ABO题材,霸道星际上将攻X傲娇女王影帝受

小受上辈子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好人,重生后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接受不了这点的朋友请慎重!不强求继续看。

内容标签: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依然李哲 ┃ 配角:李渊安依依,安菲菲 ┃ 其它:强攻强受
==============
vip强推奖章
上辈子安依然就为了爱情而活,被设计婚内出轨,又无意中把星际上将,这个时代战神的身体隐疾公布于世,让他成为全星际的笑柄。临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心爱人的结婚请柬。重活一世,安依然一心想要帮助上将治疗好身体上的隐疾,做他乖巧男妻。守护他的名誉,稳定他的后方。功成身退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退不出来了。
本文是一片重生励志爽文,文笔细腻,人物深刻,故事情节紧凑。一个原本冷漠的男人,完全不懂的情爱,一个只是为了赎罪而留在他身边,却冥冥之中走到了一起。他只为他而温柔,他只为他而笑,铁血上将,也有柔情似水的地方,却偏偏只是为他一人而已。文文无虐,轻松甜蜜,两人的爱情温馨而美好,是非常苏爽的一篇睡前读品。

  ☆、1.出轨的下场

  安依然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沉重的手指,连动一动都很难。
  长发的护士看着输液瓶里的液体不多了,准备给他换。另一个戴眼镜的护士厉声道,“换什么?让他死了好了。”
  长发护士有些不忍心道:“我知道你讨厌他,我也不喜欢他,但是到底是一条人命,而且也活不了几天了。”
  戴眼镜的护士冷冰冰的指着床上苍白的少年道:“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要生吞活剥了你吗?李元帅为了保护辛二烯星球,把亲弟弟的性命都丢在了哪里。二十万的军人,回来的只有三万。他们用自己的鲜血保护了我们帝国的安全,人民的安康。”
  “可是你呢?你作为他的妻子,在他出去打仗的时候跟别的男人鬼混,竟然,竟然还公开说李元帅是性。无能。你这样的垃圾,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墙壁上的投影仪重复播放着泰勒特号宇宙飞船的归来,一具一具的棺材从飞船上抬了下来。最后那个人也走了出来,手里抱着骨灰盒。
  男人冰冷的一张脸,挺拔的身体,傲然独立,铁血般的脸上带着冷意和决然。
  戴眼镜的护士接着道:“我告诉你,只要你活一天,我就会放一天关于保卫辛二烯星球的战役,我要让你知道你多么的可恶和无耻。”
  长发护士已经换了输一瓶,“行了,每次看到他都这样激动,何必呢?”
  “要不是上面有交代,我真想掐死他。李元帅在血战沙场的时候,他竟然跟男人滚床单?这样的畜生,为什么不直接处死?”
  长发护士拉着她,“行了,别冲动,李元帅还不气呢,你气什么?”
  戴眼镜的护士一边走,一边气道:“李元帅大度,我可做到不到。要不是李元帅,我们辛二烯星球就彻底毁了……”
  说话的声音走远了,安依然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依旧记得安炀把他跟蛇一起装在麻袋里,狠狠地抽打。蛇冰冷的身体,在他的身上滑动,锋利的牙齿啃着他的肌肤,他惊恐又害怕。
  这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他穿着军装,脚下瞪着长筒军靴,冷冷的开口道:“放开他,别脏了你的手。”
  他们做了五年的夫妻,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不如陌生人。男人连杀他都不屑一顾,却也变相的给了他苟延残喘,继续活下来的机会。
  病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意道:“还没死呢?正好,告诉你个好消息。”
  安依然在看到这个女人的一瞬间,挣扎的晃动身体,干裂的嘴唇出声喊道:“楚铭——”
  蒋媛媛笑了笑道:“还惦记着他呢?我来也是告诉你关于他的消息。我们已经领证了,下个星期就要举办婚礼了。”
  安依然瞪大了眼睛,这是他疯狂爱了一辈子的男人,怎么会?
  蒋媛媛依旧笑着,“不相信啊!来,看看我们的结婚证,对了,还有结婚请柬。我亲自设计的,好看吗?你要是死不了,也去好了。不过我劝你还是不去,我结婚会有很多部队里的人,他们可都是最崇拜李元帅,估计看到你就会弄死你的。”
  安依然摇着头,不停地摇着头,不相信,他不相信。
  蒋媛媛看着苍白的脸颊,眼泪顺着眼角一直落到床单上,已经打湿了一大片。
  “还不相信呢?那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其实给你替换的心脏早就找好了,你看看,这是配型成功的确诊书,这是家属的捐献合同。”
  安依然看着上面的日期,竟然是一个月以前的。楚铭半个月前来了一次,说是没有合适的心脏,让他继续等着,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人了。
  安依然跟楚铭的事情被曝光之后,全国民众义愤填膺,不少崇拜李哲的人竟然开始了谋杀楚铭跟安依然的行动。
  安依然为楚铭挡了一枪,心脏受了重击,只能换心才有活命的机会。
  楚铭告诉他,一定会为他找到合适的心脏,一定会救他。然后带他走,两个人远离这里,远走高飞。
  安依然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心脏疼的已经不能呼吸。
  蒋媛媛看着床上的少年呼吸急促,面色苍白,眼睛灰暗,一点点的失去了神采和焦距。
  蒋媛媛看了眼身边的紧急救助按钮,却完全没有要按下去的意思,她笑着对床上那个一点点没有呼吸的少年挥了挥手,“拜拜,我要去试婚纱了,赶时间哦!”
  安依然躺在床上,看着四周陌生却又有一些熟悉的房间。全实木的装修,大气又沉稳,像极了那个男人的性格。
  对面的书架子上,机械类的书籍堆满了,最上面一层是各种的机甲模型,排列的整整齐齐。
  这是男人的房间,安依然跟他做了五年的夫妻,住在这个房间里的次数,十根手指能够数的过来。
  安依然坐在镜子前面,镜子里的少年下了他一跳。
  下面是一条破破烂烂,带着破碎布条的牛仔裤,最下面还带着两个巨大的金属环,像是脚铐一样。
  上面是青色的卫衣,宽大的犹如麻袋,正中间是一个骷髅头的图案,上面还带着血,有几分的瘆人。
  少年的左脸上纹着一只壁虎,几乎盘踞了整个左脸脸颊,壁虎的尾部从下巴处,一直延伸到右脸的下侧。
  黑色的唇膏涂在嘴唇上,眼影却是紫色的,带着很长的眼睫毛,眼睫毛上海刷了些粉色。
  安依然都不记得五年前的自己有这样夸张,这完全归功于安依依的挑唆。为了让李哲讨厌他,故意把自己扮丑。事实上,那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的看过他一眼。
  他重生了,重生在刚刚嫁给男人才三个月的时间点。如果是再往前三个月,安依然绝对不会选择嫁给男人,可是偏偏是这个时候,但是也在可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前。
  安依然直接洗了澡,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洗干净。辛亏他怕疼,脸上的壁虎是用特殊颜料画上去的,完全可以清洗下来。
  洗完了澡,安依然的心也平静下来,既然重活一次,他就要抓住,决不能让上辈子的悲剧在发生。
  还有那个男人,顶天立地的英雄,血染沙场的战神,再也不能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全星际的笑柄。
  安依然决心下完了,却发现眼下倒霉了,没有新衣服可以穿。之前的奇装异服是再也不想穿了,关键是刚洗了澡,怎么也不想穿脏衣服。但是他没有在这里住过,这个房间没有他的衣服。
  安依然在柜子里翻了翻,全是李哲的衣服。李哲比他高一个头还多,而且李哲身体健硕,安依然有些消瘦,李哲的衣服他完全没办穿。再说了安依然也不敢随随便便动男人的衣服,尤其男人此时此刻还在家里。
  他们三个月之前领了证,李哲直接回了部队,安依然也回自己家住。今天之所以安依然被叫过来,那是因为他在新生入校的迎新晚会上,公开对楚铭唱情歌,歌词里还特别有一句,“楚铭,我爱你”。他连续唱了三遍,含情脉脉,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李家人生气的把他叫来兴师问罪 ,上辈子,这是跟男人很少见面的中的一次会面。
  上辈子安依然大声的对着李家人和李哲喊道,我就是喜欢楚铭,就是爱他。一副要为爱情撞得头破血流的样子,从那以后,李哲和这个李家对他失望至极,关系越来越恶化。
  这辈子,安依然不会重蹈覆辙,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要找套衣服穿。
  李家的别墅是四层,第四层都是李哲的地盘,此时那个男人就在书房。安依然想了想,他唯一可以求助的就是男人,正好也可以变相的跟男人解释一下。
  安依然站在门口,握着手腕,狠狠地吸了几口气。
  李哲坐在办工作前面,监控录像里已经出现了好一会少年的画面。
  少年的肌肤白的如雪,细腻的犹如婴儿一般,作为少有的Omega,少年简直美的惊心动魄。少年抿着水盈盈饱满的嘴唇,犹如樱桃一般,红的滴血。长长的眼睫毛,犹如小刷子一样,透漏出少许的不安和踌躇。
  终于,少年还是举起来雪白的手臂,轻轻地扣门。
  “进来!”李哲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带着一丝丝的磁性,很好听。
  安依然推门走了进来,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纯白色的衬衣,束缚在青绿色的军装里面,即便笔直的坐在那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压和气势。
  男人抬眸看了他一眼,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变化了。
  安依然想到之前的装扮,小心的开口道:“我是安依然,您,您认出来了吗?”咳咳咳,领证的那天,安依然就是这身打扮。
  安依然不得不佩服男人,就这样都跟他领了证,结了婚。
  “我知道。”男人的话依旧平淡和冷静。不管安依然是打扮的其丑无比,还是现在这般美人如画,在他眼里都是没用丝毫差别。
  男人的心理素质非常的强大,不过也是,战场上舔血的人,未婚妻嫁给弟弟这种事都能坦然面前,更何况是他了。
  安依然倒是安心了一些,一切才刚刚开始,他没用做对不起男人的事情,所以不用如此的害怕他。
  然而即便是如此,安依然还是有些小心翼翼。
  安依然稳定了情绪,他觉得他要解释一下,“学校迎新晚会上,我跟人玩游戏输了,只能在暖场的时候上去唱指定的歌曲,还有指定的歌词。我当时喝了些酒,有些上头了,不是故意让你难堪的。”
  安依然说的是真话,他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嫁给李哲,不愿意作为一个Omega做药去给一个Alpha治疗性、无能。
  但是他已经拿到了安家给的好处,跟李哲领了证,就会恪守妻子的本分。只是他没有想到双胞胎的妹妹安依依,竟然一直在算计他,一步一步让他走到有口说不出的地狱里。
  安依然不知道男人会不会相信,毕竟他喜欢楚铭的事情,几乎人人都知道。高中追了两年,爱的如痴如狂。别说当着全校师生表白了,当初追到人家家里的事情也是做过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