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在线养BOSS[快穿]

作者:匪久 时间:2018-08-02 09:18 标签:甜文  快穿  系统  情有独钟  
观念里的小说,不少大BOSS最后结局总是不得好死。
可沈乐的任务,是让不得好死的BOSS长命百岁。
即使在某种时候♂,他还得惦记BOSS的腰:“您老慢点,别闪着腰。”

1v1攻同个人,HE,甜,剧情是为了甜存在,狗血甜,请不要带脑子。
小白文勿ky,作者玻璃心,不喜点叉~

(皮皮有贼心没贼胆小白受vs精分腹黑各种属性攻)
妖星受v国师攻(小甜甜√)
联姻受v嘤嘤嘤吸血鬼攻(狗血甜√)
小官受v有唧唧阴冷厂花攻(冰凉凉√)
娇妻受v一本正经闷骚宠妻狂魔元帅攻(红焖五花肉√)
小粉红写手v老流氓大神写手攻(撩撩怪√)
小明星v毒舌追妻狂魔导演攻(加载ing)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禁欲系国师(修
  1妖星
  “二皇子,您慢点,别磕着了。”
  “来追我啊!”
  御花园内,一名六岁孩童,穿着银丝镶边短绸衫,跑在一群小太监丫鬟前面,他独领风骚,可太过得意。在路过假山的时候,被树根勾到,吧唧,一屁股栽倒地上摔了个屁墩。
  听声音,摔得不轻。
  噗…
  蹲在假山旁另一个孩童使劲憋着笑,粉团捏的小脸上都红了,结果还是没憋住,笑了出来。
  笑声立刻引来了摔倒小孩的目光,被娇生惯养的二皇子哪能吃得下这种委屈,像是作势,哇哇大哭起来。
  啧,烦人。
  笑出来的孩童硬生生把笑憋了回去,将视线重新移回到书本上。
  “系统,我这集能活多久?”
  系统声音懒洋洋:看你自己。
  “…”
  系统:上个世界,你站错队,被一炮轰死,上上个世界,你被套麻袋沉底…
  “咳,我没站错队好吧…”
  系统:哦。
  “而且那不是因为不敢站吗,你也不是没看见,那世界的BOSS凶起来连自己都捅,我话都不敢和他说两句,总觉得会被生吞活剥。”
  系统:所以你就继续呆主角光环的身边,被当做替死鬼轰死?
  沈乐:就算我为了任务往前凑,你不觉得我没到跟前就会被弄死?
  系统:我也不劝你,只能告诉你,如果这个世界再不努力,怕是药丸。
  沈乐原先是一名空少,算来算去也是一男神,虽然有点不着调。
  风里来云里去,但天有不测风云,这行也算是半个高危职业,在某次长线的航行里,遭遇了他职业生涯开始就没遇到过的剧烈气流,当然,要是遇到了他恐怕也不会站在那架飞机上。
  机长是老机长,空乘是经验丰富的空乘。
  但是气流也是真的百年难得一遇的恐怖冷气流,伴随着大闪电,一阵惊慌失措,哭天喊地,他们就上了头条。
  结果他的名字也就占了一个死亡名单上的小小一格,大概他那温柔的老妈能得到一大笔保险金,好歹下半生有了保障。
  只不过在他意识消沉时,脑子里多了一个声音。
  [不想死吧?]
  [不想。]
  [签订契约吧。]
  这个声音的主人名为————走上人生巅峰·有情人终成眷属·助人为乐·系统。
  简称系统。
  沈乐:系统,如果我失败了会怎样?
  系统:你来之前怎样,就会怎样。
  好嘛,沈乐暗暗握拳,这次要来真的了!
  哇哇大哭的声音让沈乐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起身,用稚嫩的声音对着身边仅有的一个小太监说到:“走吧,去乐庭殿看看母妃。”
  他现在的身份可谓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大人物,皇上第一宠妃文妃的独子,本来这样一个身份,只要安安稳稳顺顺利利的生下来,绝对是集万千宠爱,更何况他生地一副好模样。
  也不过几个月,原本生下来皱巴巴的小豆丁就展现出了水灵灵的模样。
  那双桃花眼更是像极了文妃,微微上挑,笑起来的时候总是让人心生好感,皇帝爱屋及乌,对他更是百般呵护
  本说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自然会是一生优渥,无忧无虑。
  可变故在那一天,说来就来。
  这里有一个传承下来的仪式,所有皇储满三周岁,必定要请国师前来看命数,从而规避风险。
  这风险自然有两层意思,一,帮助皇子皇女们化灾解难,而二,则是定天命。
  不得不说这古代人,就是迷信,当那老头在他和二皇子之间,将那不祥之人--------妖星的称号。
  怼给他之后,一切都变了。
  并且装了一把白莲花:“老朽,此为最后一卦,望皇上准臣告老。”
  沈乐很怀疑,这货就是老眼昏花,莫名其妙就封了他一个妖星的名头,在场的还有二皇子,却是大吉兆,福禄深厚,必能成大器。
  而后皇帝一夜未睡。
  于是打那天起,老皇帝看他的眼神就变得很不对劲。
  从一开始的百般呵护,到后来总是避着他,本来祁儿祁儿的整日叫着,到后来却成了他的大名。
  ———安祁。
  沈乐:嘤嘤嘤,喜欢人家的喜欢叫人家小宝贝,不喜欢了就踢开。
  系统:如果你把戏加在BOSS身上的话,大概有奇效。
  沈乐顿住:不敢不敢。
  于是第二月就准备新建一片宫殿给他,名曰赏赐,地处偏远,依山傍水。
  明眼人一看也就知道了,这是打入了‘冷宫’。
  身边熟悉的面孔渐渐的消失,只留下了那么几个。
  一晃眼,就这样吃饱喝足,坐吃等死的安祁十二岁了。
  沈乐又在去乐庭殿的路上,只不过这次是去道别,忍不住在脑海里嘀咕:你倒是让我走上人生巅峰啊,上个世界是个代罪羊,上上个世界商行小公子,说破产就破产,说沉底就沉底…这几年来处处受到排挤,我一个皇子憋屈成这样…
  系统:自己不争气,赖谁?
  “…”
  系统:你只要听我的,准让你走上人生巅峰。
  沈乐:比如?
  系统:抱国师大腿,实在不行,揪一根腿毛也行。
  一路顺着走廊,皇宫之大,直到小腿有些酸痛,这才到了乐庭殿。
  天已经渐渐起风,太阳落山,一盏盏灯笼亮了起来,顺着石阶蜿蜒至走廊深处,这令人望而生畏的深宫,让人心有余悸。
  已经是深秋,这古代的冬天,难熬。
  乐庭殿外,老嬷嬷手里端着一碗桂花莲蓉羹,正要往里去,应该是要给文妃端去。
  文妃,人如其封号,文静甜美,说起话来温和娇滴,可也不是花架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能说几段小笑话来哄皇帝开心。
  但她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人畜无害,小心机是有一点的,但也是运气好,人缘不差,在后宫里算是个白月光的存在。
  可她这完美的一生,就产生了一个污点。
  ---------生下了他这枚妖星。
  不过即便如此,沈乐也没有感觉文妃对他有疏远,只是能从谈话中偶尔感到一丝流露出来的哀怨。
  说起来皇帝并没有对他不管不顾,而是仍旧放在皇宫中,不懂的时候,他还以为皇帝好歹念一点旧情,可是在某次听到奶娘和文妃两人偷偷在屋里啜泣,他是明白了。
  不是皇帝照顾他,而是怕他出乱子,与其放他出宫,不如养在身边严加看管,更不容易出乱子。
  “母妃。”
  跨进屋里,文妃正执着绣花针,绣着一副梅花图,她散着乌黑长发,柔柔地笑着。
  绣布上针脚细密,功底扎实。
  “刚刚就听兰玉说你来,这些日子读书可还顺利?”
  “回母妃,还算顺利。”
  文妃点点头,把刚刚送来的桂花莲蓉羹推到他面前:“祁儿你从小喜欢甜汤,最喜欢这桂花的味道,知道你要来。”
  沈乐嘻嘻一笑:“还是母妃疼我。”
  满足地喝完一大碗热甜羹,沈乐被风吹的有些红的小脸蛋,这才缓和下来。
  “祁儿可是想好了,国师…”
  “想好了,母妃,与其整日游手好闲,不如呆在国师身边,也许能学地一些新本领。”
  离开了母妃的寝宫,沈乐回头的时候,还看到那个温婉女人暗暗抹着泪。
  回去的路上沈乐偷摸地朝系统打听。
  沈乐:系统大哥,国师精神方面正常吗?上个世界那个沉底的...
  系统摸了摸没有的下巴,啧啧到:目前还算正常。
  沈乐:....
  皇储到了12岁,可以抛开初学知识,开始学习各种新技能,还有机会被皇帝推荐进入国师府,得到跟在国师身边的学习的机会。
  一开始,对于沈乐的请求,皇帝还有点犹豫,但转而一想,他呆在国师身边,或许会更有保障,于是在前些天,国师一月一进朝的时候,在大殿里把他和二皇子一起推荐了过去。
  当时沈乐根本看不清国师的样子,他排在二皇子的后面,二皇子长得敦实。
  只知道老国师神隐,新国师是老国师侄子,玄学界的出了名的天才。
  他隔着半个大殿,瞧了两眼。
  高挑身形,白袍修身,肩宽腰细,如果不是背影杀,沈乐可以肯定,绝逼是个大帅比。
  只不过远远看着,他总觉得这国师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邪气,他有了几个世界的经验加上系统那‘目前’两个字,心里的预感越来越不妙。
  但大概在其他人眼里,国师是带着仙气滤镜的,在他面前全然是低人一等。
  老国师他见过,虽然皱纹横生,但是勉强说来,还带有那么一点点道骨仙风。但新国师,给他截然相反的感觉。
  然而就他这年纪,气场居然稳稳地压了皇帝一头,他就在皇帝面前,不跪,不问安,随意的立着。
  而在这放满火盆的大殿里,以他一人之力硬生生地将温度压下那么几度。
  沈乐:啧啧,屁股真翘。
  系统:呵呵,说出来啊。
  沈乐:不敢不敢。
  心中yy了一阵,突然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那清冷背影动了,微微侧过,不过仍旧看不清脸,他声音薄凉,淡淡的,像是远方远传来
  “若要跟我,便随我处置。”


第2章 禁欲系国师
  2国师
  这话一出口,沈乐觉得很不对劲,总觉得这个世界他还是要完犊子…
  “系统大人,给个准信。”
  系统:有个法子。
  “你说。”
  系统:建议你热脸贴个冷屁股。
  “…”
  说起来奇怪,国师看起来明明是禁欲系冷淡风的一个人,府邸居然会在城中最热闹的区域。
  而府邸中心有一座高塔琉璃瓦红砖,塔尖上还挂着一颗明珠,一到夜晚就会闪闪发光。
  据说顶层里面藏书,是世世代代国师留下来的孤本。
  也不过是喝完热甜汤的第三天,他和二皇子便浩浩荡荡地出了宫。
  “这排场,怎么也是皇亲国戚吧?”
  “你这几天干嘛了?是二皇子出宫。”
  那人一敲脑袋:“你看我这个记性,是二皇子入住国师府吧。”
  “咦,后面那…”
  “是三皇子。”
  “那…妖星…?”
  “呸,别太大声,不能瞎说。”
  虽然宫中一句下令不让这消息传出宫,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后还是传得满城皆知,只不过这传出来的速度的确有些快了。


作者其他作品

在线养BOSS[快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