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之神棍痞少

作者:青衣画墨 时间:2018-07-15 13:22 标签:甜文  强强  重生  现代架空  
因为一场风水局导致家族破灭,十年后,楚阳归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却因为因果业障死于非命。
他重生到了十六岁,一切都还来得及阻止。这一世他要亲近对他好的家人,顺便再抱上那只粗大腿……
重生之后楚阳得到了一个金手指,又粗又壮,看来这一世他势必要将神棍进行到底了……

剧场版:
某一天,楚阳看完电视里的一则广告后,对封尘彦说:“我要当你的奶茶。”
 封尘彦:“为什么?”
 楚阳:“这样你就可以一直把我捧在手心里。”
 封尘彦:“我怕我捧不动你。”
 楚阳:“为什么?”
 封尘彦:“奶茶绕地球两圈是销量,你绕地球两圈是重量。”
 楚阳:“……这日子不能过了!”

痞气神棍受vs斯文败类总裁大师攻

PS:1.本文会涉及很多风水,都是二作者查资料外带自己编的,请勿带入!文中内容看看娱乐下就好了,请勿当真!
2.本文主受,一对一宠文。
3.谢绝扒榜!谢绝转载!

内容标签:强强 现代架空 甜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阳、封尘彦 ┃ 配角:楚斯煜、方衍 ┃ 其它:重生、宠文、总裁、神棍、风水师

第1章 楚阳

    海岩疗养院坐落在s市海边的一个小城,是一家私人机构,面对的人群非富即贵,环境安静优雅,服务设施一流。

    疗养院内一座幽静的水亭边,有两名男子面对面坐着,只是一人坐在石凳上,一人坐在轮椅上。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脸色淡漠,眼中并没有多少神采。他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的楚阳,十年未见,这人除了看上去更加成熟,男性魅力更浓外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两年来贺家的遭遇和当年的楚家一样,家里的人不是陆续出车祸,就是相继病逝,死的死,残的残,衰败得又快又狠。”男人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轮椅的扶手,静如死灰的眼眸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楚阳一只手杵着石凳,身子微微的倾斜,他轻笑一声:“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见男人蹙了蹙眉头,他又开口道:“确实是我做的。”

    “谢谢!”男子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目光有些深远。

    楚阳勾勾唇笑道:“我本来就是楚家人,报仇也是应该的。”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男子的口吻中隐含着一丝关心。

    “你觉得我去城中心的天桥下摆个算命摊子怎么样?”楚阳吊儿郎当的回道。

    男子直接无视了楚阳的回话,他并不想问他这十年来去了哪里,怎么报的仇,突然想起自己看到的事,他淡淡地说:“我前几天在杂志上看到顾远结婚了。”

    楚阳一怔,随后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将杵在石凳上的手收回,慵慵懒懒的问:“和男人结的婚,还是和女人结的婚?”

    “男人。”男人的声音未曾有半点波动,他看得出来楚阳是真的不在乎了。

    “哦,我记得前年男男婚姻法就通过了吧。”楚阳见男人点点头,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继续说:“我和顾远十年前就分手了,我离开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我知道,他曾经来疗养院问过你的下落。”

    楚阳笑了一声,耸耸肩,对着男人摊了摊手说:“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吧。”

    “你现在真像个神棍。”男人淡淡地看了楚阳一眼,“这次准备呆多久?”

    “我想说,我回来只是专程来看你的,你信吗?”楚阳晃了晃翘着的二郎腿,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男人。

    男人抬眸,沉默了片刻后说:“信。”

    看着面前这个眼中平淡无波,仿佛已经进入迟暮的男人,楚阳的心微微的泛起一丝难过。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精明睿智的男人早已经远去,他将所有的棱角都收敛在了骨子里,现在真的只剩下了一具躯壳。

    楚阳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就算报了仇又怎么样呢?需要他珍惜的人早已经不在了……

    “我走了。”楚阳站起身走到男人的面前,躬下身子双手轻轻按着男人的肩膀说:“小爹,保重!”

    男人的身子一颤,猛的抬头,对上楚阳温暖的眸光,他恍惚了下,随后冷峻的脸上泛起一抹柔和的笑容:“保重!”

    楚阳收回手,转身离开,越过树荫,夏日的阳光直接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眯了眯被强光刺得有些发疼的眼睛,带着一种解脱式的心情,快步的走出了疗养院。

    “碰!!”一声巨响。

    一辆无牌照的大卡车突然从街尾急速的冲了过来,将楚阳整个人撞飞出去。

    一名戴着墨镜口罩的男子探头看了一眼,确定楚阳已经倒在血泊中,才驱车快速离去。

    楚阳感觉胸口像是燃起一团火焰,烧得他快要窒息了一般,眼神渐渐地开始涣散。从早上开始出现的心悸感也彻底的消失了,灵魂就像是要从身体中剥离出来,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血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有几滴从颈间滑过,落在了他脖子上带着的一块白玉罗盘状的挂件上。

    不多时被血染红的白玉罗盘突然散发出一道诡异的白光,接着整个罗盘消失在了空气中,而楚阳左手的食指无意识的动了动。

    z市,夜色微凉,电闪雷鸣,大雨“哗哗”的下着,雨滴疯狂的敲打着窗户的玻璃,医院静谧的走廊昏黄的灯光下,一名左胳膊上缠着纱布的少年一动不动的坐在长椅上,他闭着眼睛,头轻轻的靠在墙上。

    几声脚步声传来,从不远处的值班室里走出来两名少年,一人头上缠着纱布,一人的胳膊上缠着纱布,一看纱布的颜色就知道是才包扎的。

    “楚阳,你还好吧?”胳膊上缠着纱布的少年走到楚阳面前,皱着眉问道。

    楚阳睁开眼,眸中全是清冷之色,他对陆堔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

    头上缠着纱布的少年抬手看了看电子表,又看了看窗外的雨,才叹了口气挨在楚阳旁边坐下说:“下这么大的雨看来是回不去了。”

    楚阳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心“砰砰”的跳着,他没想到一场因果业障的车祸竟然导致他回到了十六岁的那个夏天。他醒过来的时候群架刚好打完,左手被划伤流淌着的血液让他感到特别的不真实,接着就被带到医院包扎伤口,直到陆琛和他说话,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重生了。

    “明天回去会不会被老班劈死?”陆堔笑了一声道。

    高哲将身子靠在长椅背上,无奈的耸了耸肩,“劈就劈吧,这么大的雨,我可不想被淋成落汤鸡回去。”顿了顿又笑着说:“现在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学校大门早关了,你觉得我们这样子还能爬墙?再说,我们这也是为了救班花于水火之中,老班应该表扬我们才对。”

    陆堔点点头,也挨着两人坐下,刚好把长椅的空间占满,“楚阳,你这次为了魏薇打了一架,这次回去她说不定就答应你的追求了。”

    楚阳感觉头胀疼得厉害,他高一的时候确实追过他们班的班花,只是接着他就转学了,之后也将那些微不足道得事情忘得差不多了,突然回到这一年,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没兴趣了。”又用力的按了按太阳穴,楚阳才觉得稍微舒服点,他现在脑子里乱麻麻的,需要想的东西太多,哪里还有精神去操心什么班花。

    陆堔侧头看着楚阳,他发现从打完架后,哥们一直沉默不语,脸色也是淡淡的,难道是受刺激了?想起魏薇那张冷傲的脸,他冷哼了一声:“我们为了帮她赶走那群流氓都受伤了,她倒好,还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装什么清高。兄弟你是对的,那种女人没意思。”

    高哲知道楚阳追魏薇确实是因为喜欢,不然也不会每天送早点,经常送礼物,这次恰巧他们碰到魏薇被小流氓骚扰,楚阳发了疯似的就冲上去对着那几人朝死里打。

    他怀疑的侧头挑眉看着楚阳问:“你之前像是疯了一样的揍那些小流氓,现在跟我们说没兴趣了,你是认真的?”

    楚阳轻笑一声,恢复了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本来就没认真过,又何谈认真?”

    “……”

    楚阳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他前世在读大学之前都是个直男,只是被顾远掰弯了后就再也没直过,所以重活一世他也不可能对女人有感觉。至于疯狂揍那些流氓,主要是因为他心里憋着口闷气一直挥散不去,刚好逮到这种机会他就趁机发泄了出来,没想到会让人误会他是用情太深导致的。

    两人也都看出了楚阳并不想多说,高哲也知趣的不再追问,他也不太喜欢魏薇那种女孩,虽然长得的确很漂亮,但是脾气太清高了并不好相处。

    楚阳心情有些烦躁,他顺手摸了摸裤子才发现没有装着烟。叹了口气,才想起来他们学校因为要上晚自习,要求周一到周五统一住校,而且管得很严,一旦抓到抽烟就要被处分,所以十六岁的他也只会周末出去玩时,才偶尔和几个朋友抽抽,并没有烟瘾。

    大雨在天快亮的时候停了,陆堔和高哲都卷缩在长椅上睡得正香,楚阳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他靠着墙坐了一整夜,将脑中的思绪全部都整理了一遍,也在心中做好了对未来的打算。

    七点多的时候医院的人开始多起来,陆堔和高哲也先后醒了,高哲撑了撑懒腰说:“我们回学校吧。”

    陆堔点点头,“好饿,我们先去吃了早点在回去。”

    楚阳抿着唇没有说话,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并没有准备要跟着两人离开的意思。

    陆堔和高哲莫名的对视一眼,不知道楚阳是什么意思。陆堔张嘴刚想说话,就见楚阳突然侧过头定定地看着前方。

    他朝着楚阳视线的方向望过去,就见两名气势不凡的男人朝他们走了过来,最让他惊讶的是,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竟然和楚阳长得有六七分相似。

    陆堔转头看向高哲,发现对方也露出了惊异的眼神,明显也不知道来人的身份。

第2章 父亲

    “你们先回学校吧,我还有事,晚点再回去。”楚阳看着陆堔和高哲说。

    陆堔在那两人身上又瞄了几眼,对楚阳点点头:“那我们先回学校了,到时候帮你和老班请假。”

    “走了。”高哲拍了拍楚阳的肩膀,见楚阳点头,就和陆堔一起离开了医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