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作者:卷卷猫 时间:2020-05-23 09:01:22 标签:朝堂之上 穿书 天之骄子 年下
穿进书后站错队的炮灰不要扔,粘上鸡蛋液,裹上面包糠,炸至两面金黄,隔壁黑化男配馋哭了。
  牢狱中,燕王府第一谋士韩皎自信感言:原著里的男主是燕王,太子自然不会得逞,燕王很快会来救我。
  不久后,燕王倒台。
  奶狗黑化成暴娇的男配太子来到狱中,目光沉沉注视韩皎:听说你在等我哥来救你?
  韩皎:……
  似乎被原著给阴了。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之骄子 穿书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皎,谢夺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翻车的炮灰不要急着扔
  作品简评:
  韩皎穿进一部权谋小说,第一时间用实力破案,化解了男主的危机,博得了男主的信任,与此同时,韩皎主动向原著中危险的终极反派示好,企图避免反派黑化。年少的反派以为韩皎对自己多次帮助是在示好,逐渐对韩皎产生超越君臣的情感。本文以轻松有趣的叙事,展现了帝王心术与权臣野心的另一种面貌。韩皎与谢夺之间令人捧腹又令人心动的初恋互动,皇子间的兄弟羁绊,权力与亲情爱情的取舍,共同谱写了帝王之家冷酷又温馨的矛盾日常。最终能打破彼此猜忌,超越权利欲望,治愈孤独伤痛的魔法,叫做爱。


第1章
  礼部尚书的寿宴,阵仗自是小不了。
  东角门那头主院里,坐的都是大人物,场面比这穿堂西头的小院更壮观。
  即便是这小小的别院,周遭花木假山、亭台翠嶂别致玲珑,无不令人赏心悦目的。
  除了酒菜寒碜点,哪哪儿都透着古代官僚的腐败味儿。
  可惜韩皎最在意的还是饭菜质量,院子再漂亮,他也不能打包带走。
  来这一趟受的罪,从口福上都不能找补,他对这位朝廷正二品大员,很有些投诉建议要抒发。
  部堂大人倒也不是故意在自己寿宴上抠门,而是因为今儿那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督察院左都御史也来贺寿了,清廉的部堂大人哪能不哭穷呢?
  主院里的伙食,堪堪达到州府驿站接待钦差的规定标准,次院当然得依次降低标准,谁让咱官小呢?
  这别院里坐着的,事实上还算不上真官,除了殿试一甲点入翰林院里三位学霸,其余皆是二甲排名靠前的进士们。
  这届科举的主考官,就是今日过寿的部堂大人。
  在官场裙带关系中,主考官就算是这届考生的座师,所以在坐的进士们,是名义上的同学,都是部堂大人的门生。
  一甲及第那三位学霸都坐在主席位。
  韩皎二甲第九名,原本能在主桌挤一挤,但是状元爷的目光在暗示他“一边凉快去”,他也就得偿所愿坐去了第二桌。
  第二桌也有几个状元爷的同党,看他落坐时,都阴沉着脸,韩皎只当没看见。
  开席不久后,韩皎发现,坐在他右边那人故意不吃他动过筷子的菜。
  他本来对此也没意见。
  但这哥们戏精附体,越过菜盘躲避韩皎沾染的那动作,刻意夸张得叫人反胃,生怕别人没发现。
  韩皎也就没客气,站起身,满桌子菜各夹一筷子进碗,坐下慢慢吃。
  戏精懵了,满桌子菜无从下手。
  侍从每上一道新菜,韩皎就佛山无影手夹上一筷子,让戏精无菜可吃。
  韩皎还特细心周到,指着戏精同学对侍从温声嘱咐:“赶紧给我们陈大人添碗茶,酒菜不合他口味,他吃不下,不能叫他饿昏过去,折了部堂大人的脸面。”
  侍从脸上笑盈盈地应着声,眼睛却已经记仇地看向那个“口味难伺候”的人。
  看看是哪位大老爷,敢在礼部尚书的宴席上挑酒菜的不是。
  “你怎可胡言乱语!”戏精同学吓得直接蹿了起来,顾不上跟韩皎争辩,赶紧拉住侍从严肃解释:“你可别听他这玩笑话,今儿这桌酒菜别提多美味了,我并不曾挑剔!”
  “那怎么不见您动一筷子呢?”韩皎求知若渴地发出疑问。
  侍从下意识看了眼此人面前的碗筷桌面,果然一丝油腻残渣也没沾,显然真没吃过几口菜。
  侍从心中了然,当然也不能驳了宾客的面子,只说了几句敷衍话,便赔笑退下了。
  戏精百口莫辩地看着部堂大人的家奴离开,丧魂落魄坐回椅子上,愣了许久才缓过神,陡然转头,怒视韩皎,咬牙切齿道:“我说,韩神童,您若是不想跟鄙人同桌共饮,说一声便是了!用不着耍这种伎俩!”
  韩皎,字小白,自幼便是名动京城的神童,半年前进士出身,还未满十九岁。
  这位戏精喊他神童并非恭维,而是嘲讽。
  很显然,这院子里不少进士都对他有敌意,但并不都是因为嫉妒他年少有为,而是原主惹得锅。
  跟韩皎同名同姓的原主,是个货真价实的神童,十八岁中殿试二甲,从小被家里当神仙供着,宠坏了。
  脑子好,阅历不够,就容易犯错误。
  全人类最讨厌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损害自己利益或安全的人,另一种就是比自己优越的人。
  原主韩皎本来只占了后者,但是他傲啊,那小嘴皮子叭叭叭,半年不到,得罪了状元爷,导致一群进士抱团排挤他,就算没抱团的,也不敢跟他来往。
  韩皎比窦娥还冤,莫名其妙穿进这本书就算了,没穿成男主也认了,可穿过来的时候,原主的烂摊子都已经碎成稀泥了,他真的难混。
  不是没想方设法找补过。
  主动示好,状元爷都以为这小神童酝酿出了什么更惊人的羞辱套餐,心理创伤应激综合症了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攻击韩皎。
  韩皎不是个肚里撑船的人,于是破罐子破摔,少说话,多干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戏精刚刚的表演,冒犯了他,他不打算海阔天空,回头反问:“您方才确实一直没动筷子啊?难道不是饭菜不合口的缘故?”
  戏精怒道:“谁说我一直没动筷子!我……”
  “哦对,想起来了,刚开席的时候,大人您这样……”韩皎站起身,故意模仿这人夸张的避让动作去夹菜,仿佛越过刀山火海般,颤巍巍夹了一筷子甜枣,放进碗里,舒了口气,擦擦汗:“确实这样夹过一颗枣,费老大力气了,大人不饿吗?怎么后来都不吃了?”
  同桌另外两个进士没忍住,被这惟妙惟肖的模仿逗得低头笑起来。
  陈大人更觉没脸,眯着眼睛盯着韩皎,沉声道:“韩神童,你我如今共事一处,还望你行事留有余地,翰林院可不是狂悖之徒撒野的地方,小心祸从口出!”
  韩皎礼貌地回了个“谁怕谁”的笑。
  他可是掌握剧情的人。
  外院侍从似乎传来了什么消息,别院里的进士们三五成群的端着酒杯走出去,不一会儿,院子就空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要不随大流,心里不踏实,韩皎只好也端起酒杯走出去。
  路上跟侍从打听到,原来是燕王亲自来府上贺寿了,此刻就在主院作客。
  难怪全府的宾客四面八方的往东角门方向聚拢,估计连内院的女眷们都扒着门缝呢。
  燕王谢广,是原著中的男主,皇后的嫡长子,大家都以为他会被立为太子。
  事实上,最终被立太子的,是皇后第三个儿子,谢夺。
  这件事未来还会导致部分文官与皇帝地抗争,也就是“国本之争”。
  目前是隆圣三十年初,燕王很快要失势了,这群刚入官场的人上赶着巴结,要真上了船,没准不久后就要跟燕王党一起翻船。
  这本原著前期倒了一堆炮灰,所以韩皎并不打算加入任何阵营,至于巴结燕王,也可免了。
  未卜先知就是爽。
  韩皎在来去匆匆的人群中停下脚步,转身,悠闲踱步走向无人的西角门,寻了处僻静花园角落,深呼吸,散一散满身沾染的酒气。
  此处位于前院边角,没有气死风灯四面摇晃,只有月光和花香在游荡。
  韩皎仰头对月,举了举手中酒杯,正欲小酌一口。Fxsw.org

推荐文章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重生之特殊癖好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

穿成万人嫌的炮灰Omega

穿成首富白月光男妻

在未来承包食堂

重生后我被天敌捧在心里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幼崽期的邪恶魔王抢我小饼干

潜伏在Alpha学校的猛O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反派戏精[重生]

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

这该死的猫生啊

上一篇: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下一篇:穿书者装O后跑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淦看见谢广就想到谢广坤
hhhhhh谢夺好可爱,坏脾气的臭弟弟,被惹了就甩尾巴,高兴了就笑得露出小虎牙,awsl
還好,不過最後一頁結局倒是很好
我不想上来了,扑通
好看!!可
怪怪的有风格
卧槽 结局好有画面感
啊啊啊,某江有番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