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之温曦

作者:浠浠 时间:2018-01-20 17:24 标签:重生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温曦从未想过城墙上的那一眼会成为永远
出征前的那场误会每每午夜梦回时总会凌迟着他的心脏
玄昭,如果有来生,我定会好好爱你、宠你、护你
如果有来生,我定不会让你一人黄泉孤苦

作者性子慢热,文脉情感发展也慢热,看官们慢慢看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曦,李玄昭(李晏清)┃ 配角:罗成、程晋、罗豫 ┃ 其它:重生互宠深爱

  ☆、第一章

  第一章:
  兴和十二年,秋。
  漆黑的夜晚,万家灯火早归于一片寂静之中,空气中是连续几天始终挥之不去的闷热,远方阵阵不断的闷雷。倏忽,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一名穿着深褐色士兵骑着快马,右手举着令牌飞快越过城门,向长明宫飞驰而去。
  阶前下马疾步踏上九重台阶,递与御前陈公公“战报,八百里加急”。陈公公心头一跳,接过后立马转身拿至宫内,未待出声,就已被人夺了过去,来人一席月白锦衣,面如冠玉,只是眉间的焦虑、苦痛掩盖不住。展开信件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圣上平梁坡遇刺,心脉受损,太医治疗无效,驾崩!”“这!”手中的信件落地,温曦身体往后一晃,几欲倾倒。“温大人!”陈公公忙上前护住他的身体,弯下身捡起地上的信件,看到上面的内容一惊,跪下大呼“陛下!”。温曦倒地坐在长明宫御座的阶前,双手下垂,目光呆滞,“怎么会,前两天已经派御医快马赶过去了,竟也赶不及吗?”听到温曦的低语,陈公公膝行过去,“温大人?温大人!您一定要振作啊,现如今还需要您来主持大局呢!”温曦双手撑着头,前襟沾湿了一片。
  “轰!”一声雷鸣,沉积多日的雨终于下了,厚重的雨幕与黑夜融为一体,模糊了天地的界限,将大明王朝笼罩在一片哀痛之中。
  温曦身着白色丧服,头仅以素冠束发,出广阳宫自西行往太极殿。自发讣告发丧后,大明宫内都置换上白色的丧事饰物,宫道两旁的门廊上白色的灯笼在秋风中飘荡,伫立的宫人一片寡言肃穆。一旁随侍的陈公公偷偷看着身旁的温曦,平日静默淡然的脸上依旧是一片平静,看不出悲喜,仿若那晚哀痛无措的神情只是幻象。
  自这位主子入住广阳宫起陈公公便应昭侍奉,至今已有七年。陈公公是宫里的元老,李玄昭之母宛纯皇后未逝世前一直侍奉在殿前,后来李玄昭登基后又随侍左右,直到温曦入住广阳宫后才被李玄昭安排调离给温曦。主子的事情做奴才的本不该有所置喙,只是为了身旁这位,自家主子严惩堂前宫后散布流言蜚语的人,无视三朝元老御前的纳妃谏言,将后位空置十二年。诸多这般,该是顽石怕也该焐热了吧,只是,唉
  “你们先下去吧。”行至太极殿,温曦制止陈公公等随从,独自一人走进了暂存李玄昭遗体的大殿。隶体的“奠”正对着大门,饰以白花,左右两边高挂挽联,灵堂前的供桌上供着长明灯,灵柩置于供桌前。此时尚未盖棺,温曦步步行至灵柩前,双手搭上灵柩的边缘看此刻躺在棺里的李玄昭,眼睛里闪着明明灭灭的光芒。
  温曦左手扶着灵柩边缘,右手探至棺内,隔空描着李玄昭的轮廓,一片沉寂哀容。“你为何总不愿多解释些,那样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依你的遗诏,玄恪择日登基,尚书令、兵部尚书和我共同辅佐。我会尽我全力成就你的江山,只求你黄泉路上慢些走,等等我。”
  兴和二十年,在当今皇上的英明领导、三位辅臣的竭力辅导下,终于击溃西北戎蛮,迫其远遁,以西起陇西、东至辽东为界,互不侵犯,并归附大明朝,每年向大明朝进攻牲畜、珍贵皮毛等事物。
  “你们都下去吧。”温曦扶着头穿过庭院,回到自己的宅邸。方才的庆宴上,抵不了众将士的劝解多喝了几杯酒,现在头有些昏涨。回到房内,温曦倒了一杯冷茶来喝,便行至内室,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一枚莹白的玉佩,这枚油脂光泽的和田玉式样普通,仅在中间穿了个小孔,中间串着一根红色的带子。
  这是温曦二十岁行冠礼时李玄昭送的,当时以为只是一枚名贵的玉饰,却不料是宛纯皇后为他求来的。想起自己当时听到陈公公说玉的来历时自己惶恐的神情,温曦勾了勾嘴角。左手细细摩挲着玉石,脑海中慢慢勾勒李玄昭的模样,“西北已定,玄恪也能独当一面了,晏清,我承诺你的都做到了。你呢,黄泉路上可有等我?”说罢,温曦右手执起一柄匕首刺入了左胸。
  血从伤口处涌了出来,剧痛让温曦站不住脚跌倒在床上。将玉石至在胸口,温曦双目放空的看着床顶,眼角划下泪水,朦胧中他看到了十五岁的晏清,在宜州,在那漫天的梨花下,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第二章

  第二章:
  “嗯!”温曦皱眉睁开了眼,手不自主地放在胸口想平复那经过这么多年依旧挥之不去的哀痛。好久没有梦到上一世的事情了,昨晚不知道为什么,竟梦到了自己庆宴夜后自刎的事情。
  温曦掀开被子,从衣柜里取出衣物换上,看着衣柜里内嵌的穿衣镜前的自己,深棕的短发带着刚刚触及眉毛的刘海,白皙的肤色,以及此刻流露出的不同于这个年龄段的男生深沉复杂的神情。镜子里的温曦,除了发饰,都和上一世十七岁的温曦一样。是的,温曦他重生,还是带着上辈子记忆的完全重生。
  温曦依旧记得当时自己自刎又重生困惑、无措的心情,那时自己刚刚重生过来的时候还是个婴儿,看着面前不断逗着自己的女性和被女性举到面前亲吻的自己带着婴儿肥的手臂,温曦疑惑地想表达自己的困惑,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后来,因着婴儿体质的影响,温曦忍不住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发现情况依旧,就料想到自己可能是借尸还魂什么的。上一世的他自幼喜好读书,各种正统儒学、偏门杂学都有涉猎,自己的现在情况极有可能是借尸还魂了,只是不知道现如今的自己在何时何地,那位应该是自身母亲的女性的穿着服饰和自己所在的朝代有极大的出入,且每日带来喂养自己的东西皆是自己闻所未闻的。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温曦慢慢适应了自己现在的情况,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了解到这不是自己所在的大明朝,而是历史延续了两千年后的二十一世纪,自己的情况不是借尸还魂,而是重生,带有上世记忆的重生。
  温曦不知道当了解到真实情况时自己该摆什么表情,这遭遇不可思议却又无人可诉说,当他满心凄哀却又解脱般地想自刎到黄泉路上寻李玄昭时,上天给他摆了这么一道,不知是福是祸。然而,现如今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慢慢适应跨越了两千年的现代生活。
  上一世的温曦在世四十四年接受的都是儒家思想,尊崇的是天地君亲师,要他接受社会主义民主还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好在他重生的时间早,可以像婴幼儿牙牙学语般一点一点学习现代的语言、文字、思想和生活方式,慢慢将自己两千多年的精髓糟粕与现代相融合。这过程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在现代成长的过程中,温曦也有想过去寻找李玄昭,毕竟自己可以重生,那李玄昭也有重生的可能,尽管这概率极低。温曦在每一个和李玄昭相似的人身上找相同点,不断地试探不断地失望,却从未绝望。
  他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有什么意义,若是没有这种奇妙的意外,上一世的自己自刎后奈何桥旁喝过孟婆汤便会将一切遗忘,这一世的自己现在该是全新的人生。只是,一想到那个寡言强势却独对自己温柔的男人,温曦就知道自己舍不得,哪怕是当初自己真的经过奈何桥,孟婆的那碗汤自己万万是不会接的。温曦这么一找就找了十七年,此刻十七岁的自己也即将离开A省到B市去上大学。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饭桌上,温母边给温曦添饭边问。“都收拾好了。妈,放心吧。”“到学校后给妈妈打个电话,大学毕竟和初高中不一样,你要多交些朋友,不要一头闷着只读书知道吗?”“知道了。”温曦吃饱后放下手中的碗跟着温母收拾饭桌,“对了妈,爸呢?”“你爸他今天有课,我送你到机场吧。”“好。”温曦将洗好的碗筷收进碗柜后就回到房间拿行李去了。
  说来温曦这一世的父母和他上一世的父母容貌不尽相同,可也依稀能看出与上一世相似的眉目。母亲的性子还是那么的温婉贤淑,而父亲,却比上一世多了温情和学识。想到上一世那无情残忍的父亲,温曦心里泛起一声冷笑。当年若不是他,他和李玄昭之间又怎会有这么多的误会,一记秋后斩首倒真是便宜了他。
  机场安检处,温曦挥别了母亲,独自拖着行李登上了飞机。两个小时后,温曦到达B市国际机场,跟着前来欢迎新生的学长学姐,温曦到了B大。作为一名伪现代人,温曦的理科成绩一直不好,文理分科时果断选择了文科,并一直以B大为目标努力。高考时,在攻克了语言关、文综之后,语文以近乎满分的成绩考入了B大历史系。其实就历史这门学科而言,离家较近的F大的历史学科在全国高校一直都是排名第一。但是,再没有比B市更接近大明朝的地方了,那曾经是大明朝政治文化的中心,亦是他和李玄昭纠葛二十年的地方。关于曾经的点滴越来越模糊了,他只能从曾经的明都现如今的故都寻找记忆。
  

  ☆、第三章

  第三章:
  B大距今有一百多年的建校历史,主校园占地约3平方千米,由三个校区组成,温曦的专业所在的校区是雁园校区,宿舍楼位于校区的南部,教学楼在西部。在学长学姐的帮助指引下,温曦拿着办理完的入学手续资料和行李寻找自己的宿舍。
  温曦的宿舍在三楼302,楼梯拐角第二间,是四人间的宿舍,上床下桌。推开门,温曦发现其他三个舍友已经到了并在整理自己的生活用品。近门右边的男生看见温曦推门进来的时候转过了头,朝温曦爽朗地一笑:“我们宿舍都到齐了。”其他两名闻声转头。
  温曦朝他们点头微笑,“你们好,我叫温曦。”与近门右边相邻的男生走过来,将温曦手上的包接过拿到他对面空置的床位,“我叫张建明。你来晚了,只剩这个位置了。”“没事,谢谢!”温曦微笑地放稳行李箱,随着张建明转身面对其他两名男生,听张建明给他介绍。“罗成。”和温曦临床的男生。“陈平。”近门右边床的男生。
  “你是哪里的啊?长得好白。”罗成给温曦递了瓶水,温曦接过道了声谢,说道“A省的”。“南方水乡真养人,我和陈平是B省本地人,张建明是L省。你快些收拾吧,晚上7点二教一阶开班级新生欢迎会。”“好。”
  温曦将自己带来的行李收拾好,又在罗成的陪同下到学校超市购买需要补充的生活必需品,晚饭后和舍友一起去参加班级新生欢迎会。欢迎会上,在班主任给新生做完简单的学校、专业介绍后,每个新生都到讲台上做自我的个人介绍,莘莘学子自是一派自信飞扬、朝气蓬勃。
  看着讲台上对自我兴趣、个人经历做简单介绍的同班同学,温曦不自然地想到自己上一世登科进士后参加的琼林宴,彼时红紫趁春阑、绿幄宴群真,当年的新科进士才真真是一派风流桀骜,觥筹交错间诗词歌赋往来不断,竞将展示自己十年寒窗苦读的成果。当年的那场琼林宴,是自李玄昭砀山起兵后三年来的第一次恩科,亦是李玄昭登基后第一次主持科举。
  温曦为当年的探花,授翰林院编修,是一份闲职,却也适合温曦安静沉稳的性子。温曦小酌面前的琼花液,不经意看向亭中央的李玄昭,彼时的他已经换下朝服,着赭黄色常服,镂空雕花鎏金冠,黄色盘领官袖袍,前后两肩各有金织盘龙纹饰,衬得人愈发丰神俊逸、不言而威。自宜州一别,三年未见,如今的他们却隔了一层君臣之仪,淡了少年时的相识之谊。
  “温曦,发愣呢?走了!”旁边的罗成推了推温曦,温曦自遥远的思绪中回神,朝罗成歉意地笑了笑,起身和舍友一块离开教室。“我们班女生真多,看刚才在台上自我介绍的还有好几个美女呢。”“兄弟,□□收收,看到没?肌肉!现在的女生都喜欢像哥这种孔武有力的。”“滚粗!”张建明和陈平在前面嬉笑打闹,引来过往学生不时的关注。
  温曦安静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一旁的罗成不时地在手机上划来划去,突然手机屏幕界面一转,铃声刚响了一下就被罗成接起,“喂,哥。。。。。。我刚走到图书馆前,你在哪呀?好,我现在过去。”罗成挂掉手机,跟温曦他们打了声招呼就独自往食堂方向离去。“罗成他哥也在我们学校读吗?”陈平疑惑道。“是啊,比我们大两届,现在大三,念金融,今天早上过来帮罗成收拾整理。”张建明道。“真好,我也想有个哥哥或者姐姐同校,这样就有人罩着了。”陈平不无羡慕,温曦不置可否。
  三人交谈间回到了宿舍,陈平开机玩网游,张建明到隔壁宿舍串门,温曦洗漱完毕后在桌前看书。将近11点的时候罗成回到宿舍,“都在呀!有个好消息,我哥说明天请我们和他们宿舍一块吃饭!”“欧~~~免费大餐!”张建明和陈平欢呼雀跃,温曦从书中抬头,“明天吗?我们在大礼堂有个开学讲座。”“那放心,我哥说等我们讲座完之后再去。”
  

  ☆、第四章

  第四章
  B市的天空除了雾霾和下雨天,都是一片晴空万里。温曦他们听完开学讲座已将近下午五点半,出礼堂抬头是一片被晚霞映红了的天空,橘红色的天幕衬得层层叠叠的卷积云有别样的风情。
  借着导航,温曦四人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到达罗成他哥指定的地点。那是一家火锅店,小两层仿古建筑,位于学校南门同学街后的小巷里。走进店门,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上二楼,找到了坐在靠窗的罗成的哥哥和他的舍友。
  “这边!”罗豫招手喊道,“他们在那边呢!”罗成边笑着转头跟温曦他们说边往前走。温曦跟着走过去,看见方向正对他们的卡座坐着三个人,罗豫靠边坐,靠里坐的两个人正低头对着菜单研究,听到罗豫招呼的声音,中间的男生抬起头笑着跟温曦他们打招呼。
  温曦一一向罗豫和坐中间的男生微笑致意,目光顺势看向最靠里坐的男生。男生临窗而坐,西斜的日光柔柔地给他的侧脸打上了一层橘黄色的光芒,柔和男生略显凌厉的面部线条。仿佛镜头慢放似的,温曦看着缓缓抬头的男生,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随着男生完整的面容一点点地显露在灯光下,倏忽间,温曦感到仿佛有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心脏,面前的容颜模糊了又清晰,熟悉了又陌生。
  辗转两世,在他以为曾经不过是黄粱一梦的时候,在他以为一切即将随风而逝的时候,他回到了他的世界,以如此让人猝不及防的方式。突然间一股酸楚冲上了温曦的胸腔,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好在他们站在背光处,黑暗掩盖了他的不知所措。
  李玄昭,原来你在这里。
  “温曦,愣什么呢,往里坐啊。”陈平疑惑地推了推温曦,“不好意思。”温曦微低下头曲腿挪了进去。一个卡座坐三个男生已是很勉强,所以罗成叫服务员多拿了一个椅子过来坐在了过道边上。“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罗成边挪椅子边问。“早你们半个小时,来,看一下你们要吃什么。”罗豫将菜单移到了温曦他们面前。
  “学长,张建明,陈平,温曦。我宿舍的哥们。”罗成笑着将温曦他们一一介绍给罗豫他们。“学弟们好呀,我叫程晋。日程的程,西晋王朝的晋。”坐中间的程晋笑嘻嘻地做了个自我介绍。
  “李晏清,海晏河清的晏清。”李晏清淡淡扫了一圈对面的学弟们,最后将视线放在坐在他对面的温曦身上,不经意间对上了温曦来不及收回的目光,温曦心里咯噔了一下,看到李晏清略带疑惑地皱了皱眉,温曦歉意地笑笑,低头摆弄面前的餐具。
  “你是名叫晏清吗?还是字?”温曦抬头小心翼翼地问。“名。我没有字。”李晏清的声音很有磁性,只是容易被他淡漠的神情所掩盖。“噗!”陈平忍不住笑道,“温曦,现在还有谁给自家孩子起名又起字的,多大的讲究呀!”
  “不好意思,说笑了。”温曦提了提嘴角,那微低下的头掩住眼底深沉的思念。是忘记了吗?还是只是披着一张同样的面皮?可若不是,又怎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快些点菜吧,我们的另一个舍友何光有事不来,你们看着点。”罗豫手指在陈平面前的菜单上点了点。那晚他们聊了很多,活跃跳脱的罗成和陈平不会让场面冷场,而张建明则问了许多和大学相关的话题,程晋积极地做回答,一副很乐意为学弟学妹解惑的派头,尤其是听说他们班只有他们几个男生其余都是女生之后。
  “温曦你是哪里人?”罗豫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从进门来就安安静静吃饭的学弟,柔和的眉目让人不自觉间生出亲近感。“A市的。”“A市哪里?我去年暑假去过A市宜州玩过。”罗豫身体往前倾。“巧了,正是宜州。你去的时间不对,若是三四月份去,会看到满天的梨花。”温曦微微笑,眼角处瞥见李晏清投过来的目光。


作者其他作品

重生之温曦

上一篇:穿越实录

下一篇:在渣攻头顶放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