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满级大佬重生以后

作者:游鲲 时间:2020-03-24 20:05 标签:强强  重生  仙侠修真  穿书  
佩玉作为某仙侠文里的炮灰女二,被辜负、被利用,被推下万魔窟,沦落至人不人鬼不鬼。
  最后她终于堕魔,自冥府归来,将所有负她之人一一还之。
  重来一世,佩玉只想安静地当个反派,顺便保护一下自家那个笑得人畜无害的废柴师尊。
  ……嗯,等等!师尊,你怎么变成了第一剑修?你不是个废柴吗?

  怀柏穿到一本仙侠文里。书不是正经书,男主女主都牛逼,只有女二是圣母。
  而她穿成了女二师尊,在故事开头就死得渣都不剩的炮灰。
  掐指一算距剧情开始还有好几百年,她决定先努力修炼,成为大腿,顺便帮小徒弟改改慷他人之慨的毛病。
  哎?这个小徒弟怎么和书里的不一样了?

  佩·心狠手辣·玉:师尊是个废柴,我一定要保护好她!
  怀·第一剑修·柏:徒弟是个圣母,我一定要教育好她!
  众·吃瓜群众·人:两位满级大佬组队虐菜,这谁遭得住?

  佩玉本以为重来一世,最坏也不过是个万魔噬心的下场。
  可她没有想过,竟会有一个人,在她历经劫波,满身伤痕后,对她张开双手,
  笑着说:“乖,我宠你。”

  又皮又暖师尊x精分缺爱徒弟
  女一重生,女二穿书,强强互宠。两位女主A出天际,凭本事HE。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怀柏,佩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重生遇到穿书


第1章 重生
  黑云如墨翻滚,白雨跳珠,飞溅檐上。
  数人挤在屋檐下避雨。
  一个锦袍少年仰头望着重重黑云,似笑非笑,信口说了句:“看这架势,该不会是有哪位大能渡劫吧?”
  话音刚落,云中雷蛇游走,电光烁烁,将众人的脸映得又青又白。
  僵了片刻后,看上去略为年长的青袍人叹了口气,“不要这样说,谁都知道,天劫本是天罚。大能渡劫,百里焦土,雷劫所波及之处,无一生灵可以逃脱。万一真有人在这渡劫,我们还有活路吗?”
  少年撇嘴,颇为不屑,“有这么玄乎吗?”
  “竖子无知!”青袍人指着远处乌云遮了大半的黑影,“你可知那是什么吗?”
  众人跟着望了过去。
  泼墨天地,渺渺云烟。
  掩于云烟后的山峦却是一片素白,山顶之上,白雪皑皑,风霜不尽。
  凝视久了,便能望见鬼影幢幢,耳畔亦响起哀哀哭泣之声。
  如一滴冷水落入沸油之中,众人大惊失色,争先恐后议论起来。
  “这、这是什么鬼地方?”
  “刚才我看见那里面有人、不、有鬼!他们在哭!”
  “现在不是夏天吗?怎么那儿还在下雪!我眼花了?”
  青袍人轻咳几声,略有自得之色,缓声道:“四百年前,孤山玄门也曾盛极一时。千里之内,无论世家大族,或是街头布衣,皆以进入玄门当外门弟子为荣,若祖辈泽佑,侥幸进入六峰,那便是一步登天,连俗世皇帝也能不放在眼里。”
  “只是可惜偌大玄门一朝获罪于天,降下天罚,三千弟子无一幸存,身死魂未消,被困于这方寸之地里,日夜再受命殒时的痛楚。”他抬头望了眼风雪覆盖的孤峰,“而孤山,生死阻断,永覆冰霜。”
  话已至此,便有许多人疑惑不解,“既是修仙大门,参天行之法,获天道庇佑,怎会突然遭此横祸。”
  青袍人再叹一声,“因为一个人。”
  他看了一圈,见众人都是满脸惑色,清清嗓子正想开口时,又突然顿住了。
  锦衣少年不干了,“嘿!你别吊胃口啊你!”
  青袍人不理会,愣愣看着角落。
  女人正仰着头,立在檐下听雨。
  她的周围空空荡荡,只有氤氲雾气,滂沱风雨。
  她站在世人之中,又好像超脱凡尘之外。
  “姑娘,你知为何吗?”青袍人拱手一拜,恭恭敬敬地问道。
  女人偏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她的脸上斑斑驳驳,好似被什么东西啃啮过般,布满了血红伤疤,竟是无一处完好。
  只有双秋水般的眸子,隔了水汽烟云轻轻一瞟,便像一颗滚烫的星子,灼得人心不自觉颤动。
  女人苍白如纸的两片唇轻轻动了下。
  她的声音粗粝怪异,咬字不清,就像牙牙学语的孩童初张口时一般。
  众人愣了下,才辨清那两个字,是“佩玉”。
  而后便是长长的缄默。
  血魔佩玉,无人敢议。
  青袍人此刻才表露身份,“不瞒大家说,我曾是孤山外门弟子,天罚之日正好回家探亲,才堪堪躲过此劫。这数百年来,每至今日,我总会回来吊唁一番。”
  他远远望着哀嚎的鬼影,抬手揩去眼角水光,“也不知师兄师姐们何时能脱此苦厄,再入轮回。”
  少年皱起眉,“那……血魔,同孤山又有什么关系?为何说天罚与她有关?”
  青袍人沉默良久,才缓缓道:“四百年前,血魔佩玉是孤山守闲峰上的弟子,是我师姐。”
  众人唏嘘未绝,谁能想到杀人不眨眼,血洗天道宗的血魔,居然曾也是仙门弟子?
  “佩玉师姐容颜绝世,资质绝伦,十年筑基、百岁结丹,更有一番慈悲心肠,对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亦是温柔相待。当时,我们唤她‘云外仙子’,白玉无瑕,超然云外,世人无不称赞。”
  有人不信,出言反驳:“那她怎会变成血魔?”
  青袍人惆怅道:“我那年,师姐在逢魔之地救了一个女子。”
  “逢魔之地?元婴修士进去尚且九死一生,你师姐多大能耐,还能在里面救人呀?”
  青袍人笑了笑,眼中半是追忆,半是怅然,“寻常修士当然不可,但她是佩玉。”
  众人又沉默了。
  只手判阴阳,一笔论生死,若那人不逆天为魔,在修真界中定也是惊才绝艳之辈。
  前人无法做到,但若她是佩玉,似乎就变成了理所当然之事。
  青袍人抬头望着漫天凄迷风雨,叹道:“那女子风华出众,师姐与她相见甚欢,视为莫逆。后来女子身受重伤,需要无华可救命。”
  “神兽无华?!”
  青袍人点头,“受命于天,与孤山气运相连的神兽无华……女子诓骗师姐盗出无华,假他们之手设计将它抽筋剥骨。”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顺天而生,万年育成的无华神兽,居然死得如此凄惨。
  “神兽含恨殒命,孤山获罪于天,三千六百七十四名弟子,无辜牵累,身死难平天怒,魂魄不入轮回。”
  听至这里,便有人愤愤不平,“那恶女究竟是谁!居然如此歹毒!”
  青袍人环顾四周,唇角微微勾起,“若说她,你们都十分熟悉。那女子得了神兽内丹,修为一日千里,百年后成为仙界第一人,立宗,名为天道。”
  满座喧哗。
  “你在胡说什么?岁寒仙尊最是光风霁月,怎么可能做那般事?”
  又有人道:“我看你分明是血魔的人,信口瞎诌这般怪事!想要扰乱人心!”
  青袍人只是略带惆怅地笑着。
  “四百年过去,黑白颠倒,善恶倒置,连天也都瞎了眼睛……但总有人,不会忘。”
  “若你所言不虚,那血魔不是十分无辜?”锦衣少年皱眉问道。
  女人忽然走入一川风雨中,黑袍鼓动,星星两鬓为雨打湿,安静地垂伏在脸侧。
  “她有眼无珠、识人不清,以致恶果自偿,害人害己,并不无辜。”
  众人见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声音悲怆绝望,犹如长虹泣血,不由心神震撼。待那伶仃身影逝于雨中,他们才醒过神来。
  “这人是谁?”
  青袍人神情凝重,“孤山旧事,鲜有人知。若还有人这般熟悉,那大概便只有……”
  他俯下身,朝女人离去的方向长作一揖。
  佩玉缓步走上覆雪石阶。
  如她初入玄门时一般。
  千节天阶上,白骨累累。
  天罚之时,正入门试练。
  对未来满怀希望的孩子们一步一步往上攀去,瞧着马上便至尽头,突然黑云压顶,雷声震震。
  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这群年岁不大的孩子仍努力想逃离这座坟墓。
  他们想活。
  佩玉所行过后,白骨抖抖身上积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沉默地跟在她身后。
  天阶之后,便是问道台。
  玉台倾颓,昔日扬动的道幡被染成血红,有些仍飘荡风中,有些已烂在土里。
  高台四角,四具白骨盘膝而坐,身上道袍未腐,襟上血痕点点。
  见她过来,白骨亦晃动着立起嶙峋的身躯,跟在队列之后。
  佩玉走上问道台,将手放在了仍闪白光的问心石上。
  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灰暗,而后云开雨霁,又是豁然开朗。
  孤山之上,青山绿树,秀异非常。
  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们架云往这边飞过来。
  “佩玉佩玉,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马上要晨会了,快过来!”
  他们在云间笑着朝她招手。
  佩玉抬起头,千道剑光从各峰升起,像一场声势浩大的流星雨,在空中掠过。
  飞剑之上的少年们,头顶万丈霞光,脚踏翻腾云海,笑得肆意又灿烂。
  佩玉收回了手。
  展目又是满天涯凄迷风雪,催断人肠。
  繁华靡丽,过眼皆空,四百年来,总成一梦。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满级大佬重生以后

上一篇:泾渭情殇

下一篇:快穿之学习使我快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