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悠然见南山(GL)

作者:衣青箬 时间:2020-03-21 09:45 标签:甜文  美食  情有独钟  成长  
 蓝姗是这数十里青山绿水间最璀璨的明珠,
  而陈悠然觊觎这颗明珠,想将她扒拉到自己的窝里已经很久了。

  抄表员和山寨苗女的乡村爱情故事。
  小清新田园牧歌,吃吃喝喝谈恋爱,甜的!
  一句话简介:抄表员VS苗姑娘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美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悠然,蓝姗 ┃ 配角:自觉隐身 ┃ 其它:1V1,HE

第1章 映山红
  春风和煦,暖日曛人。青山绿水,风光秀丽。
  陈悠然艰难地蹬着自行车走了几十米,前面的路越来越陡,她终于不得不停下来。
  抬头往前看,这山路九转十八弯的,也看不出什么来。她只能艰难地推着自行车往上爬了一段。好在拐了两个弯,视野豁然开朗。然而陈悠然手搭凉棚往前一看,心就彻底凉了。
  这条路难走不说,还特么全都是坡!虽然乡间的山路曲曲折折,但陈悠然这个位置太好,正好处在两山之间的峡谷地带,完全可以通过忽隐忽现的道路判断其总体走势。
  靠,都是爬坡不早说,早说她怎么会骑个累赘的自行车过来?
  陈悠然痛苦地捂了一把胸口,又下意识地回头往后看。然而现在想要回家,已经来不及了。
  ——她之所以走到这里才发现这一路居然坑爹的全都是陡坡,就是因为前面的那段路都是下坡,她一路踩着自行车飞驰而来,半点难度都没有。
  但下坡容易上坡难,现在再叫她推着自行车回家,把车放好再掉转回来,白走两段路,陈悠然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的。
  所以她只能咬着牙,推着自行车往前走。
  有句老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心不在焉的陈悠然自然顾不上看路,而她脚下的这条路,既然是通往村子里的山路,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好,坑坑洼洼、怪石嶙峋。陈悠然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没踩稳,就崴了一下。
  虽然因为扶着自行车,勉强稳住了身体,没有摔倒在地,但脚踝却火烧火燎地痛了起来。
  今天简直诸事不顺!陈悠然气闷不已,也不知道是在气家里人没有早点把这些情况告诉自己,还是气自己出发之前半点准备都没做,只顾着臭美。
  今天是陈悠然第一天上岗。
  虽然这份抄表员的工作没有编制,但在她所住的西南边陲乡间小镇,仍旧是抢破头的工作。
  陈悠然虽然嫌弃它枯燥繁琐,还总要奔波在山路上,却又觉得这工作自由自在,上头没人管束。而且这是家里人能给自己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了。虽然只是政府临时工,但基本福利都有,工作难度不大,一个月三百块工资虽低,但是吃住都在家里。衣服之类的大件可以让老妈买,工资就都是零花,算起来已经不少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陈悠然高中毕业之后“赋闲”在家近一年,不说自己闲得发霉,家里人也快忍不下去了。
  开始工作,意味着她正是踏入社会,自食其力,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杆说话。
  所以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陈悠然可谓是干劲满满。她特意换了一身方便利落的牛仔服,脚上踩着刚买的松糕鞋,将自己打扮得十二分精神。
  结果出门不到半小时,所有的期待都已经破灭在了这条路上。
  陈悠然将自行车支架放下来立好,蹲下去检查了一下脚踝。疼是真疼,但刚才没听见什么声音,按上去也没什么问题,估计没有脱臼。她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工作很自由,但是第一天出门,连一个村子都没走完就铩羽而归,那也太丢人了。
  在十八岁的陈悠然眼中,面子比什么都大,就算为此吃点亏受点苦,也能咬牙忍住。她已经是成年人,再哭爹喊娘,既没有以前那么好的效果,她自己面上也过不去。
  如此这般做了一番心理建设,脚踝上的疼痛也消退了很多。陈悠然站起来,推着车慢慢往前走。
  这回没了之前的兴致高昂,又加上前车之鉴的心有余悸,她一直低头盯着路,总算有惊无险走完了这段坡道,眼前的道路陡然平坦起来。
  陈悠然上学时,听老师说,泰山的半山腰有一段路,地势平坦,景色秀美,名曰“快活三里”。因为登山而疲惫的游客,到了这里便会陡然放松下来,脚步轻快,可谓“快活似神仙”,因此得名。
  这名字实在绝妙,让当时的陈悠然心驰神往,恨不能一试为快。
  但地处西南边陲的这座小城,跟山东隔着一条完整的对角线,是陈悠然小想都不敢想的远方,这念头也不过从脑海中一闪而逝。
  然而此刻,在这段不知名的山路上,没有跋山涉水的艰辛,也没有登高望远的豪情,陈悠然却骤然体会到了这个故事之中传达出来的那种意境。
  仿佛无止尽的陡峭山路之中,每一段平地都是难得的珍宝!
  陈悠然重新骑上自行车,感觉自己此刻的快活,绝不会逊色于神仙。为了能将这段路途享受得久一点,她还特意放满了速度。
  惠风拂面,心怀都为之一畅。陈悠然这才有空分神关注周围的环境,而后意识到,这里的风景也很好。
  在这段坦途的左边,是脉脉高山,连绵起伏,延伸向远处。右边则是一条蜿蜒小河。河畔一片水田,此刻还不到插秧的时候,但田已经翻整好蓄了水,一眼望去波光粼粼,好像将旁边小河的河面拓宽了无数倍。
  而在水田的那一边,同样是一片高山。山间郁郁葱葱,满山青翠间点缀着片片红色云霞,那是这个季节开得最好的映山红。
  陈悠然扫视的眼神忽然一顿,因为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对面的山上,竟然有人。
  蹉跎岁月唯一给陈悠然留下的宝藏,可能就是她双眼2.0的视力了。所以她一眼望去,就把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身上穿着苗人的服饰,宝蓝色的布料上用鲜艳的五彩丝线绣了大片繁复的花纹和图样,头上也包着一块蓝色的帕子,帕子上镶了一块白边。白边下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端的是唇红齿白,一双眼睛黑葡萄似的,又圆又大又透。
  她站在山花丛中,一只手扶着旁边的树枝,好奇地探出头来,同样在打量陈悠然。
  也许是因为这小姑娘长得好看,也许是因为对方身上陌生的装扮,加重了彼此间的隔离感,陈悠然那颗被文学熏陶过的大脑,此时突然冒出了一点浪漫主义的猜想,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了生活在山间的精灵。
  直到那精灵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开口问,“姨姨,你去哪儿?”
  陈悠然顿时仿佛被一道无形的雷霆劈中身体,浑身僵硬,表情呆滞,脑子险些转不过来。
  她低头看看青春靓丽的自己,又抬头看向站在山上的小姑娘,咬牙切齿地想,我也许是比你大几岁,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被人叫做姨的年纪吧?!
  会不会说话了!


第2章 姨姨
  骤然长了一辈,陈悠然那一点爱美之心顿时碎了个彻底。她磨着牙,两只脚跟踩风火轮似的,飞快地踩着自行车走了,没有去理会那个问题。
  今天一定诸事不宜!早知道出门的时候看个黄历。
  好在骑了车,这段路又实在好走,没一会儿,陈悠然就把那个没眼色的小姑娘甩在了身后。
  等到了下一段坡道,她才从车上下来,继续推车。
  然而走了没多久,陈悠然拐了个弯,便见前面的小路上,突然分花拂柳地钻出一个人来,笑吟吟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陈悠然:“……”
  会钻小路了不起啊?
  是的就是这么了不起!
  小姑娘站在路口,脸上带着笑意,显得更甜了。陈悠然从她身边走过,她就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她身上有种奇特的气质,叫人对她生不起气来,陈悠然本就是迁怒居多,这时见了她,心想这路这么难走,有个人做伴会好得多,心气便渐渐平和下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她又听见身后的人问,“姨姨,你是要去我们寨子里吗?”
  “……”陈悠然额头上青筋直跳,“别叫我姨姨!我也没比你大几岁好不好,你把我叫老了!”
  “哦……”小姑娘眨了眨眼,甜甜地喊了一声,“姐姐!”又问,“你是要去我们寨子吗?”
  “我去青山寨。”陈悠然道。
  “那就是我们寨子!”身后的人两步赶上来,跟陈悠然肩并着肩,伸手往前一指,“你看,那就是我们寨子。”
  陈悠然抬头网上一看,才发现又转了两个弯之后,果然已经能够远远看见青山寨了。
  这里的居民习惯在房前屋后种树,桃李之类的果树不提,另外还有刺楸,梓木,漆树,以及最最普遍的松木、杉木。家家如此,便导致整个村庄都被高大的树木环绕着,只隐约露出一两片屋顶和檐角。炊烟袅袅,弥散在村子上空。
  陈悠然不由精神一震,“快到了?”
  “你从雾镇来的吗?”旁边的小姑娘道,“那就走了一半了。”
  陈悠然:“……”她觉得自己今天被噎得说不上话来的次数好像有点多。她想了想,觉得不能再这么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便反问道,“你家就住在青山寨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蓝姗。蓝色的蓝,姗姗来迟的姗。”
  “蓝色的蓝?还有这个姓吗?”陈悠然好奇地问道。
  “当然有啊。你看过《笑傲江湖》吗?任盈盈手下那个五毒教教主蓝凤凰知道吧?她就是我们苗人,会养蛊炼毒。我姓的就是这个蓝。"蓝姗道。
  陈悠然转过头,看着她脸上与有荣焉的表情,心头忽然有点打鼓。
  她忍不住想问,“你们这里的苗族应该不会养蛊炼毒吧?”什么五毒教都是书里虚构出来的嘛,根本不可能真的存在!


上一篇:问棺GL

下一篇:泾渭情殇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