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她是主角

作者:热到昏厥 时间:2020-02-25 02:06 标签:甜文  重生  娱乐圈  穿越时空  
 ●唐寒秋视角●
  商业巨鳄之女唐寒秋上一世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被迫当了恶毒女配,不停地追着她心里特别嫌弃的男主跑,不停地给无辜女主使绊子,使尽浑身解数去讨人嫌。
  对此她本人表示:受不了了,放过我谢谢。
  然后她重生了,不仅重生,那股控制着她的力量也消失了——她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男主?对不起,我不喜欢这么蠢的男人。立马给我滚谢谢。
  ——女主?对不起……等等!这女主怎么不一样?
  如今风头正盛的女主——大明星俞如冰就坐在她对面,笑靥如花地看着她。
  “唐总,考虑一下包养我吗?”
  “价格不贵,一颗糖就够。”

  ●俞如冰视角●
  俞如冰莫名其妙地穿越成了女主,还莫名其妙地绑了个系统。
  然后她光荣地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叛逆最爱抬杠的宿主。
  她不仅不肯配合系统做任务让唐寒秋重新变回恶毒女配,还热衷于杠系统,怼系统。
  只要能把系统杠到自闭,那她就是快乐的。
  为了更快乐,她这个女主甚至当起了女配唐寒秋的事业粉,致力于让唐寒秋变得更好更优秀。
  系统真的被气得不轻,又杠不过她,每天都处于自闭状态。
  只不过俞如冰这个事业粉,当着当着,就变质了。
  ——她变成了唐寒秋的老婆粉。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寒秋、俞如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不一会就下起了滂沱大雨。
  雨滴发了狠地砸在唐寒秋的脸上,刺骨的寒风掠过肌肤,带起一粒粒的鸡皮疙瘩,却冷不过她眼底的寒意。
  她的手正掐着另一个女人细长的脖颈,凶狠地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背对着那令人胆战心惊的十八层楼高的高空。
  狂风怒号,她能清晰地感知到游走在脊梁骨上的阵阵凉意,心也渐渐凉了下去。
  被她掐在手里的女人叫俞如冰,是国际巨星,是这个世界的宠儿,按电视剧的说法,俞如冰就是头顶女主角光环的人。
  漂亮、善良、好运并且被身边所有的男人迷恋。
  其中自然也包括着唐寒秋和其他女人的倾慕对象,男主裘云立。
  唐寒秋和裘云立青梅竹马,她对他可谓爱入骨髓,可偏偏天公不作美,让裘云立爱上了俞如冰。
  这份爱很顽强,哪怕他和唐寒秋结婚了也不曾放下,婚后还时常顶着个“已婚人士”的身份和以爱情的名义去招惹俞如冰。
  唐寒秋的嫉妒怨恨因此达到了顶峰,黑化进度百分之百,开始处处为难俞如冰,甚至把她绑上十八层高楼,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毁了她。
  简直就是在用生命表达对裘云立的爱,为他失智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现在还准备为他违法乱纪泪对监狱的高墙。
  如果能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自己选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裘云立踹开,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永远都别靠近自己。
  ——他这个男主算个屁!
  她好好一个商业巨鳄之女,家世好相貌好,脑子也很正常,会看上裘云立这个婚后出轨,毫无担当,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的蠢男人?!
  ——是的,她会。
  她的确看上了,他那张该死的脸!
  但准确来说,是她的身体看上了,她的灵魂并没有。
  她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逆科学的事情,她的身体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整个人就是一具傀儡躯壳,而她的灵魂就是被塞在这个躯壳里的观众。并且只有她,整个世界只有她被控制着。
  因为只有她的头顶有一个象征束缚的银色锁链符号,这还是在她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的。
  她每天都头顶银色锁链,冷静又被逼无奈地旁观着一切,看自己“喜欢”上一个蠢男人,每天都上演着丧心病狂的失智现场。
  唐寒秋:我真的受不了了,放过我谢谢。
  对她来说,搞裘云立,还他妈不如搞女人,搞女主俞如冰!
  然而她的手现在正非常老实地掐在俞如冰的脖子上,生生将她掐得面色通红,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她自小就练过一些防身健体的东西,体质和力量都不是俞如冰这个娇弱女主能比的,所以她真的可能会活生生地把俞如冰的脖子掐断,然后上社会新闻头条,再然后铁窗泪。
  唐寒秋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教养全被这个傀儡躯壳击碎,只能暗暗骂一句:妈的!
  她真的不想为了一个蠢男人去杀人!!!
  唐寒秋的灵魂激烈地挣扎起来,发出无声的呐喊,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咔”地一下裂开了,她手上的力道缓缓一松,人也跟着一愣。
  俞如冰趁势脱身,裘云立见状连忙上前,警惕地推了唐寒秋一把,把俞如冰拥进怀里,护着她退回安全区。
  唐寒秋踩着高跟鞋,发愣时被突然一推,一时没站稳加上狂风扑面,不小心跌跪在边缘,突然直面十八层高的高空,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四肢都不受控制地发寒。
  她只要稍稍往前,就是死,就是结束——结束这该死又无助的傀儡人生。
  一阵奇异的撕扯感乍然凶猛地翻涌上来,一半想让她退回去,一半想让她往前跳下去。
  那股力量,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想要控制她,只是不知道刚刚为什么失灵了,让她这个“观众”钻了个空子。
  俞如冰在身后劝她:“唐小姐,危险,快回来......”
  裘云立心疼又不满地道:“如冰我知道你一向心善,但对于这样的女人,你没必要关心她。”
  俞如冰轻咳两声,继续道:“唐小姐,你的人生还可以更美好,不要毁在今天,快下来吧。”
  唐寒秋看着那令人恐惧的高空,忽然扯动唇角,露出一个笑容。
  对,她的人生还可以更美好。
  不过......是从今天开始。
  她闭上眼,在那股力量卷土重来彻底控制她之前,不带一丝犹豫地纵身一跃。
  狂风呼呼大作,从她的身边擦过,但她的心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直到她听见那一声——
  【你真是个不听话的娃娃。】
  她猛然睁开了眼。
  风雨俱定,额角乍然传来一阵莫名的疼痛,让唐寒秋深感不适地皱了皱眉头。
  一道关切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小姐你有没有事?要不要我叫医生?!”
  唐寒秋眨动眼睛,脑袋僵硬地循声看去,就看见一个身量高大,儒雅随和的中年男人正一脸愁色地看着自己——唐家的管家东伯。
  一个完整的、会呼吸的、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东伯就站在她的面前。
  唐寒秋惊愕地看了他一会,转而去扫量周遭的环境。她的动作好像被放慢了,做什么都慢吞吞的,带着一股不敢相信的迟滞感。
  天色湛蓝干净得连一片云朵都没有,清风从远处徐徐吹来,脆嫩的柳叶不住地摇曳,日光从那交错的叶间穿落而下,照在她的眼皮子上,刺得她眼睛发疼,不得已收回了视线。
  周围稀稀拉拉地站着些人,怀里抱里装着书,脸上都带着涉世不深的青涩感,或困惑或好奇或鄙夷地投来目光,有的还拿着手机在偷偷地拍他们。
  没有狂风也没有暴雨,更没有奇怪的、冰冷的女音——“你真是个不听话的娃娃。”
  一时间,她的问题多如海中波涛,一个接着一个地奔涌而来,就快要将她淹没下去。
  不听话的娃娃?
  那是什么?
  那个声音又是谁?
  我真的在被人操控着吗?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是我已经死了还是我在做梦?
  唐寒秋顿时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中,然后抬起手放在发疼的额角处,用力往下一按!
  “嘶——”
  真的疼,不是梦!
  她如梦初醒地翻开手掌来回细看,不敢相信地微微抬起,再轻轻放下,随心所欲地挑动十指。
  她居然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她飞快地反应过来,立马从小巧精致的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往自己头顶上一照——
  没了!
  银色锁链没有了!
  东伯见她一副傻愣愣的模样,心里头更加担忧了。
  小姐不会是撞傻了吧?!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小姐?”
  唐寒秋唰的一下抬起眼看他,目光里带着遮掩不住的狂喜,而后才慢慢平静下去,冲他微微一笑:“东伯放心,我没事,不要担心。”
  东伯犹犹豫豫地指着她发红的额角:“可您的......”
  老爷夫人知道了是要担心的......
  意识到自己大概、也许、可能是重生了,并且还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的唐寒秋心情十分好,被神秘力量控制了大半辈子的她,对于重生这种乱力怪神的事的接受度已经高出了一座珠穆朗玛峰。
  她正要摆摆手说没事,就看见东伯猛然扭头看向另一边,面上维系着礼仪风度,但口气里多有不善:“裘少爷,您这样推人实在是太失礼了!”
  熟悉的声音随之响起:“东伯,请你搞清楚,是她打人在先!”又转脸来厉声质问她,“唐寒秋,你说清楚,为什么动手打人!”
  唐寒秋听这对话,依稀产生了些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但她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也没有深想,因为她一听见这个声音就浑身不舒服,眼中的狂喜也都消散得一干二净,一股冰霜之意攀附而上。
  她扭脸看去,果然看见了裘云立那张熟悉的脸,以及瑟缩在他身后两眼泪汪汪,清艳娇弱得犹如风中小白花的人——俞如冰。
  越过裘云立宽厚的肩膀,唐寒秋能清晰地看见俞如冰脸上火辣辣的红印,再对上她惊惧不安又茫然的大眼睛,唐寒秋不由一怔,额角又开始隐隐作痛,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她是主角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