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替婚

作者:叶涩 时间:2020-02-02 08:38 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打脸  都市情缘  
 四年前,楚家与阮家的强强联婚震惊商场。
  四年后,在大婚前一个月,楚青在哥哥楚白的窗户上发现一条麻绳,人去楼空,只留着桌上的纸条。
  ——我绝对不会娶她!
  有传言在国外留学的阮家的千金阮秋性格泼辣,长相奔放,一脚能踢翻一头牛。
  楚白的突然离开让楚家分寸大乱,慌忙之中,楚青被推了出去。
  楚妈信誓旦旦的跟楚青保证:“就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肯定把那个逆子抓回来!”
  一天后,楚青在忐忑不安中看见了人们口中所传的母夜叉阮秋。
  相视的一眼。
  楚青愣在了原地,她呆呆的看着阮秋的如画的眉眼,一时失去了语言能力。
  阮秋对着她淡淡一笑:“青青。”
  短暂的对话,楚青神魂颠倒的离开,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高中时暗恋的班长女神大人怎么就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而阮秋看着她的背影久久出神,直到楚白出现,他伸出一只手:“我可是冒着被爸妈打死的危险帮你的,现金结账,一口价!”
  暗恋and先婚后爱
  ——我步步算计,为的就是这一天。
  大概讲的就是一个为哥哥守着媳妇明明暗恋成灾还要保守底线的傻蛋被一个妖精步步算计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墨云遮住了半边天,狂风咆哮,一道闪电照亮了半边天。
  楚家灯的客厅里,繁杂的吊式水晶灯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
  “还没有找到吗?”
  伴随着楚天赐低沉的咆哮声,楚家上下全都低着头步履匆匆,本就低沉的气氛在狂风暴雨的熏染下更显压抑。
  为首的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人低着头,毕恭毕敬:“老爷,我们已经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楚天赐抬起了头,他的眉目很重,黑沉沉的眸子里压抑着滔天的怒火。
  他身边站着珠光宝气保养精致的妻子黄兰,她有点紧张:“天赐,这可怎么办?眼看着还有一个月就要成婚了,咱们……没办法交代啊。”
  楚天赐不语,他沉思了片刻,点燃一颗烟。
  现在是什么时机,不用妻子说他也知道。
  既然找不到儿子,没有成婚的人,再说别的都是没用的。
  楚天赐:“这烂摊子总是有人要收拾。”
  在这个圈子,谁不知道楚家与阮家在四年前就轰轰烈烈订了婚,这份震惊商场的强强联手让各家报纸媒体没少用笔墨去渲染,如今眼看着到了节骨眼上,楚白那小兔崽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就这么跑了。
  黄兰不敢看楚天赐的眼睛,絮叨着:“这也不能全怪小白,他见过那个阮秋几次,她身边人不也说了么?阮家的千金性格泼辣,长相奔放,我听说,她……一脚能踢翻一头牛。”
  楚天赐蹙眉,“你懂什么,那是阮家唯一的千金,她就是个母夜叉,楚白这婚也不能退。”
  对于这位将来即将成为自己儿媳妇的人,楚天赐自然去调查过,传闻虽然有水分在,但有一部分还是有理有据的,如果这放在几年前,他还有资格掂量一下这儿媳妇的分量,而现如今,他有什么资格跟阮家去计较?
  楚家是做地产和珠宝发家的,前些年还不错,能算是这个产业的龙头老大,可如今这些年……也是楚天赐老了,志不在此,而儿子楚白又是典型的防狼公子哥,除了吃喝玩乐,一点忙帮不上,而小女儿楚青……想到楚青,楚天赐抬头看了看黄兰,“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总得找个人顶上。”
  “找人顶上?”黄兰想了想,“楚白走了,咱们家哪儿还有合适的……你……”她看着楚天赐:“你说女儿?”
  楚家一直是重女轻男的,谁都知道楚家有一位千金宝贝,那可是楚总宠上天的,他一力呵护着,一直保护在身后,极少在公开场合亮面,就是和楚家熟知的人也很少见过楚青几次。
  黄兰听了这话有些犹豫,她看着楚天赐,还没等说话,楚天赐挑眉:“你还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么?”
  一句话把黄兰问住了,她低下头,眉眼低垂一言不发。
  楚天赐叹了口气,语气放柔和:“我知道你心疼女儿,放心吧,就半个月,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半个月怎么也得把这个不孝子给我抓回来!”
  话是这么说,黄兰心里还是没有底儿,女儿的性格她是最知道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抓包替婚”,她不一定会答应。
  事已至此。
  想再多也没有用。
  犹豫了再三,黄兰还是把女儿叫过去。
  楚青是知道哥哥的事儿的,她也知道爸妈最近都在为他的婚事儿忧愁,所以当爸妈叫她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商量如何收场并未在意,点了点头就准备下楼。
  虽然是自己的女儿。
  但是楚天赐和黄兰都非常紧张。
  楚天赐用力的抽了一口烟,俩人一起抬头看着 楼梯间。
  楚青的脚步很轻,她穿了简单的白色纱裙,飘渺白沙裹紧绸缎,纤细修长的手扶着楼梯缓缓的往下走。
  唇不点而红,烟眉清浅,那样貌,配上那样的气质,楚青就仿佛是山水画里走出的古人,有着不同于喧嚣现代人的沉淀与内敛。最醒目的就是眉心那颗痣,如果这痣生在别的地方都会显得这张精致的脸略有瑕疵,可巧就巧在她正在眉宇之间,犹如红梅落雪,平添了一份楚楚与神秘。
  楚青在看到楚天赐和黄兰忐忑的目光是眉心一跳,眼里浮起了一丝疑惑。
  女儿冰雪聪明。
  楚天赐一直都知道,要不是她从小的经历与冷清的性格,他真的认认真真思考过让她接自己的企业了。
  “青青。”
  黄兰还没说话,眼里就带着愁容与不舍,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给楚青倒了一杯暖茶,楚青接过茶杯,看着她,又看了看楚天赐。
  楚天赐捻灭了烟,他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楚青半响,这样一个强势的男人此时此刻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楚青是她们二老放在手心里呵护的,一家上下,包括那个不孝子楚白,有谁敢欺负她都是要拼命的,而如今……这破烂摊子居然要最爱的女人去收拾,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开口。
  楚青坐在沙发上,双手自然地交握放置于自己的大腿上,目光淡淡的落在清漆的实木茶几上。
  只是这样坐着,就好似一副美景,让人看得拔不开眼睛。
  她沉默了片刻,轻声问:“爸妈,你们是想要我去替哥哥么?”
  ……
  如此的聪明剔透。
  楚天赐知道瞒不了她,缓缓的把事情的经过多说了一遍,别看他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对待下属非常有威严,在公司更是一言九鼎,可女儿的气场太强大了,楚青不是那种强势的气场,而是自带着一股子不可侵犯的高冷。
  楚青看着楚天赐,将爸爸的不安与纠结尽收眼底,她的手依旧放在茶杯上,安静的听着,一直到他讲完话都没有说话。
  黄兰信誓旦旦:“就半个月,半个月我肯定把那个不孝子抓回来!”
  楚青淡淡一笑,眼眸里似隔着一层纱,让人看不透。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二老忐忑的注视下,楚青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两人都舒了一口气,黄兰赶紧转身,把准备好的材料拿了出来:“青青,你要看看么?对方是……”
  “不必了。”
  楚青起身离开,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既是替婚,谁都一样。
  长发披肩,背影窈窕。
  黄兰看得心酸,眨眼间,那个曾经慌乱无助靠在她怀里的小姑娘如今已经长大了,举手投足间的气场让人畏惧。
  不同于楚家的平静。
  得到消息的穆娜蹙着眉,她靠在沙发上,眉目带着一丝凌厉,脸上也是阴云密布。
  手下的人把调查来的资料放在厚厚的牛皮袋里,“穆总,我查到的就是这些。”
  穆娜的眼眸里隐着寒气,“你的意思是眼看着还有一个月大婚,楚大公子在窗户上留了一条麻绳,就这么跑了?就是为了不娶我的女儿?”
  为首的男人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他求助的往后看了看,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妙龄少女。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猫咪一样缩着,慵懒的眯着眼睛,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
  穆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转身看着女儿:“阮阮,不然这婚事算了吧。”
  这是她的先夫定下来的,穆娜本来就对楚家不甚满意,楚家已经不复盛世,现在正在走下坡路,当年她们两家还能称得上旗鼓相当,门当户对,而现如今,怕是楚家高攀了。楚白那个孩子,她看过,对于他放荡不羁的性格不是很满意。现在又出了这么一遭事儿,她更是不满。
  阮秋放下酒杯,她笑了笑,妩媚自唇间流淌:“毕竟是爸爸答应过的。”
  这一句话让穆娜沉默了,过了很久很久,她两手抱着看着窗外淡淡的:“你长大了,很多事儿我不会再干预,你既然同意,我不会多说,只是楚天赐对于这女儿很维护,这么久了,连我都没见一面最近才看了照片,样貌是不错,只是怕是有千金大小姐的毛病。”
  穆娜转过身,眼睛盯着阮秋:“她是女儿,又有一个哥哥,虽说楚家不如之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家的今后……”
  “我明白你的意思。”
  “明天这个时候,两家见面前,你们先见一见。”
  “好。”
  “你不用忧愁,既然是商业联姻,自然是各取所需。”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