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虐哭那个渣攻[快穿]

作者:倾月琉璃 时间:2020-01-29 10:50 标签:甜文  快穿  打脸  
 公告:世界一不虐攻,是过渡。世界一有疑惑看单章,如果不合胃口,只能说咱们没缘分。
  凉宸是个活不过二十岁的病秧子,在床上躺了二十年,临死的时候,她得到了虐渣系统。
  为了活下去,为了治病,她接下了任务,游走于各个世界替那些被渣渣伤害过的人报仇。
  对虐渣一无所知的凉宸,一不小心,虐得了全世界的人跪在了前面喊爸爸!
  注:
  1.正牌攻不一定是渣攻,渣攻不一定是正牌攻!
  2.本文结局he~
  内容标签:打脸甜文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凉宸,谢秋离┃配角:┃其它:
  vip强推奖章
  凉宸是上古神灵,渡姻缘劫下凡和当时除魔卫道的谢秋离认识。两个人相遇相知,最后相恋,但因为种种原因,两个人反目成仇,凉宸刺了谢秋离一剑,误以为杀了她,在真相大白后选择寻找救赎,而谢秋离并未身死。凉宸为“复活”谢秋离被重创,魂飞魄散,历经不知道多少年后,转世到了现代,但因为魂魄不全所以先天体弱,活不过二十岁。谢秋离此时出现,在凉宸死亡的一瞬间摄走了她的魂魄,带着她去各个世界寻找起了残魂。女主一直未知中无措迷茫,直到快要大结局的时候才知道,一切原来都是自己喜欢的人所导演出来的东西。谢秋离其实是有一点报复心理在里面,但人都是矛盾的个体,同时凉宸也是为了救她而成为这个下场,不论爱恨她都要伸出援手去救女主。本文其实讲述到后面,是两个人破镜重圆,化解了往日仇恨恩怨。

第1章 打是亲骂是爱(1)
  那道如同撒旦的声音消失,凉宸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已然脱离了那脆弱的身体。
  眼前排布着淡金色的字迹,静止的飘在她的眼前。
  温柔的施虐者
  世界难度:A-
  世界任务:改变谢秋离
  凉宸:“……”
  我读书少,但是我不傻,真的要对一个萌新这么凶残吗?
  凉宸忽然觉得,自己贸然答应那道声音是不是太草率了,可惜没等她反悔眼前就一黑,意识也为之一顿,她甚至来不及观察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昏了过去。
  L市最引人注目的建筑是一座百年前民族大融合大时代下建筑的欧式城堡,这是现下保存完好,为数不多的城堡,不属于国家,不属于任何集团、开发公司,这里只属于一个姓氏,一个人——谢家,谢秋离。
  古堡占地面积很大,但居住在里面的人却并不多,而主人更是只有一位。
  凉宸从昏睡里苏醒,神经传入大脑里的第一感觉就是疼!非常疼!要人命的疼!
  她虽然在病床上躺了二十年,但是她的病并不会有如此剧烈的疼痛产生,这也大概是她唯一比较庆幸的地方。
  “嘶~”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忽然换了一个身体,她意识还有些迷糊,她感觉到有些冷,身体的温度十分的低,但是地板比她更低,趴在地板上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受,特别是这房间里的温度也并不高。
  开局送她个遍体鳞伤?
  想起了这个任务的名称,凉宸微微色变,她有种预感,自己现在已经直面任务对象了。
  “清醒些了?”
  温柔的音色很容易激起她的好感,但凉宸此刻把心提了起来,更是同时把警戒也提到了最高。
  温柔的施虐者!
  这完全对上了啊!
  凉宸内心有些慌乱,但怕被发现什么,只能忍住惊慌故作冷静。
  “清醒了就起来吧,地上这么凉,再不起来会感冒。”
  温柔的声音再次传到凉宸耳朵里却变了味道,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听话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浑身都疼,就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但疼的都是皮肤肌肉,并没有伤到筋骨。
  她站了起来,余光撇了下前面这才看清楚了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女人。
  黑色长直的头发,一张小脸带着笑,很漂亮,长相也很温柔具有极强的欺骗性。她靠在桌子旁边,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和阴郁。
  “学乖了吗?”
  温柔的声音像是恶魔的低语,这具身体刚刚被抽了一顿,反射性的颤抖了起来。
  凉宸不敢看她,连连点头,因为不清楚情况根本不敢乱说一句话。
  “真乖。”
  谢秋离伸手摸着她的脸颊,眼中微微露出了些满意,好像感觉不到身前的人的颤抖一般。
  “药在桌子上,自己上一下吧,我有事要出去一会儿,晚饭做好了有人会送过来。”
  低头亲了下凉宸的嘴唇,她动作十分的自然,言语中的温柔宠溺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凉宸不敢说话,只是点头。
  谢秋离带着脚步的回音离开了房间。
  随着咔嚓一声,门被关上,浑身紧绷的她才松了一口气,差点又跌坐回了地上。
  危险人物离开,她这时候才有了心思观察四周的环境。
  这间房很大,只是灯光较暗,如果忽略那些只有现代社会才拥有的电器设备还有那纯正的普通话,光看别的她会以为自己穿越进了古代西方国家。
  离她很近的桌上的确放着一瓶药,玻璃瓶上没有标签,不过有的话,她可能也不一定认识,毕竟世界之间存在差异性。
  凉宸伸手拿过药瓶,里面装着褐色浓稠的液体,闻起来并不刺鼻,有一种草木的清香味。
  不急着擦药,她把药瓶放下四周看了眼没有找到拖鞋一类的鞋子,无奈的光着脚走进了连着卧室的浴室。
  从外面能看里面看得一清二楚,凉宸脸色微变的走了进去,她走进去才发现这浴室里面看外面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自己,和一面镜子一样。
  这种东西…
  心中有些怪异,可是她认真想想又想不出哪怪,只能想着,谢秋离的爱好真是特别。
  门上的人影特别的清晰,凉宸也没有舍近求远的去找别的镜子,站在门前就打量起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里面的少女穿着白色单薄的睡裙,面容秀丽,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却布满了条条青紫的痕迹,看着楚楚可怜。
  额头上也有一块淤青,看着应该是挣扎的时候撞到了哪里。凉宸呼吸一滞,忍不住伸手触碰了下。刺痛传来,她惊得连忙放下手,神色有些慌乱。
  怪不得她感觉浑身都火辣辣的一样疼!
  她从来没挨过打,身体素质也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她见过病痛,毕竟她八成的时间都在医院里面呆过,但她在医院没见过皮外伤这么惨的。当然,这种皮外伤也不会去医院,不会住院。
  怔怔看了一会儿,她垂眸伸手又打开了门,从浴室里走了出去。
  床上的枕头被子都被折叠得整整齐齐,就是那大红色的床和被子看得她有点不自在。
  这房间真是太诡异了,一点都不像正常人住的地方。
  她坐在床上垂眸激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的手表。
  听那个撒旦般的声音解释,这个是所谓的任务手表,之前那些金色的字迹就是这手表折射出来的。
  这东西绑定了她的灵魂,在她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十分的简单,虽然她并不知道原理。
  手表投射出的光幕介绍了她现在这个身体的身份,还有这个世界的背景,及谢秋离的身份背景。
  这个世界若用一本小说来形容的话,她和谢秋离就是主角。
  凉宸起先看着还能冷静,但看到后面整张脸的脸色都变了。忽黑忽白忽红的,和川剧变脸一样,但她这样看着可比变脸恐怖多了。
  咬牙关掉投射,她坐在床上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个世界是个□□的黄--暴世界,主角攻,也就是谢秋离有极强的暴力倾向,可想而知这个世界是个什么世界。
  渣攻贱受啊!
  凉宸听见了自己三观传来的那咔嚓声。
  最后的结局是he了,但是谢秋离并没有因此收敛暴力,而她现在的这个角色因为什么狗屁爱情也没有逃离,两人就这样维持着畸形的爱情。
  这简直!!!
  简直了!!!
  凉宸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现在那古怪的心情了。
  这种渣渣,不踹掉留着过年吗?
  凉宸的心有点痛,因为她不可以一走了之,她是带着任务来这个世界的,她是要改造谢秋离的。
  这种渣渣有什么好改造的,死了岂不是一了百了吗?!
  看完剧情,三观受到剧烈冲击的凉宸十分气愤,但这种破坏任务的事情也就只能想想,而且她不一定,不,是一定干不过谢秋离。
  她拿过桌上的药,气愤的一边上药,一边细思该怎么对付谢秋离。
  谢秋离的渣,大概就是渣在她的暴力倾向上,看完全部剧情,谢秋离这个人除去性格缺点,堪称完美。
  不疯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宠你,但如果你一旦一不小心干了让她不开心的事情,还死不认账……
  药擦在青紫的皮肤上带来了清凉的感觉,稍稍缓解了伤口带来的疼痛。
  改变谢秋离,就是要杜绝她的暴力倾向,改变她那疑神疑鬼暴躁阴郁的性格。这个有两点可以进行,一是以暴制暴,但治标不治本,而且她也没那个本事。二是慢慢改变谢秋离,从生活中慢慢渗透,当然,前提是她能不踩雷区,扛得住。
  药涂在皮肤上没几分钟就被吸收了,她自己能上药的地方她都上了一遍药,上不了的地方,她也不可能喊别人给自己上,只能算了。
  身体损耗有些大,加上她刚来,精神状态不太好,很快就有些困。她想了想,怕谢秋离突然回来,又唤出了手表将身体痛觉下调到了目前权限的极限,从百分百变成了百分之八十。
  虽然看起来不多,但能少扛一点是一点。
  谢秋离说出去一会儿,也没个具体的时间,她被叫醒是因为该吃晚饭了,而谢秋离依旧没有回来。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