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星火燎缘

作者:文雅埃及猫 时间:2019-09-23 17:27 标签:重生  破镜重圆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洛漪歌,星辰派历来最出色的掌门,能卜星宿,算天命,催天运。后来因为一个人,因为一场情劫,为那人催动了堕星劫,天下易主,生灵涂炭皆只为了一个人。
  洛漪歌帮助那人得到了天下,可是她却失去了自己,也失去了那个人…
  姬月绫,你是我此生的劫,亦是天下的劫…我助你为皇,可到头来,我于你只是一只棋子,后来…更是一只弃子…
  我负了天下,你却…负了我…
  为了天下,为了你,我用我的命,去赎这一场罪孽,姬月绫,来生不复相见…
  洛漪歌死了,却万万没想到,她却重生了,回到了还未遇见姬月绫的时候,她还是星辰派里那高雅的掌门,也是雅竹居里的无忧无虑的闲云野鹤…
  是缘是劫,是祸是福,重生而来,一切的爱恨,又是何去何从?
  星火燎缘,是燃烧殆尽,还是浴火重生?
  食用指南:
  1.1v1
  2.HE,HE,HE,重要的事情要说三次!
  3.有虐(心虚.jpg)
  4.文中一些玄学用词是真实存在的,但是理论大多都是作者君自己编的,所以大家不要较真。
  5.这是百合文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破镜重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漪歌,姬月绫 ┃ 配角:洛绮思,东方瑶,离清韵,徐飞星,元惜玉,姬楚歌,姬明烨 ┃ 其它:GL,HE,不坑


第一章
  东方,丞月国经历了两年的内战,每一寸土地仿佛都染上了一层苦难之色,民不聊生,在女帝姬月绫登基后,局势稳定下来,京城城内才有了些许生机。.
  丞月国京城有两座三层楼高的楼阁,一座是女帝姬月绫的寝宫卧龙宫,另一座便是位于皇城外的水榭楼阁,终日重兵把守,那便是丞月国内无人不知的国师府。
  水榭楼阁上,那个传奇般的女子迎风而立,她那一身素色长衫,未盘的青丝都随着冷风轻轻飘动,这夜里的寒风带着刺骨的冷,甚至带了些许战火中的血腥味,可那人始终未动,赤脚而立,抬眼看着天上那些闪耀的星,极目望去,天空拢了一片灰黑色的朦胧之色,伴着星光,迷离了天地。
  她那仿佛看穿红尘的美眸在月色的照耀下荡漾着眸光,晕开的眸光带着绝望的黑,层层叠叠地映在她的美眸中,仿佛看不到尽头。
  洛漪歌看着天上的星辰,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笑之事,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淡的微笑,笑得让人心碎,那苍白的绝色容颜皆是自嘲之色。
  “绮思…”
  洛漪歌唤了一声站在她身边的洛绮思,然后指向天边一颗明明灭灭的星,续道:“天候星即将易主,你知道意味着什么么?”
  洛绮思一怔,紧捉着洛漪歌的袖子,紧咬着下唇,倔强地摇了摇头,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懂。
  东方苍龙七宿中的房宿和心宿间有一颗星光渐渐微弱的异星,那是属于洛漪歌的本命星天候,房宿为龙腹,心宿为龙心,它位于苍龙的心与腹之间,可谓心腹,亦可以是心腹大患,已成帝王忌惮之星。
  “绮思…我走了以后,你便辅佐她罢!”
  洛漪歌轻叹一声,她累了…太累了…她二十岁,却亲手为那人翻覆了天下,双手沾满了鲜血,最后换了一身伤痕,她算尽了天下,却始终算不透情之一字,更看不透人心。
  “不要,师父,你要做什么?不要离开绮思!”
  洛绮思不过十五的年龄,自六岁起便被洛漪歌带在身边当做下一任继承人培养,她学了星辰派几乎所有本领,洛漪歌知道她会是下一任的天候星宿主,而自己…也该退场了。
  洛漪歌半蹲着,温柔地看着洛绮思,探出手覆上洛绮思的脸,抹去那张小脸上温热的泪痕,留恋着那温暖的体温。
  她那双美眸沾染了风霜与绝望,她是丞月国让人闻风丧胆,被认为是全知全能的国师,却又带着几分神奇色彩的女人,可是她始终却只是个为情所困的傻子罢了。--*--更新快,无防盗上.-*---
  “是时候赎罪了…”
  洛漪歌轻轻摸了摸洛绮思的头,那总是温柔的眸子,总是温暖的声音,此刻却带了几分哽咽,那双让人看不透的美眸染上了几分晶莹的泪水,这是她在这个寒夜中唯一感觉到的温热。
  “丞月国没有我,会过得更好…而她也不必提心吊胆了…她会如这帝王星的光芒一般,一直闪耀下去…”
  洛漪歌说完,衣袂卷起丝丝尘灰,转身一步步走下阁楼,一步步皆是冰冷,一步步皆是绝望…
  任身后那个少女怎么哭喊,她都没有回头…一滴滚烫的泪,渐渐滑落…一滴接着一滴…仿佛要撕碎这安静得让人害怕的寒夜一般…
  姬月绫…因为一场情劫,我为你催动了一场堕星劫,我负了天下,你却负了我,用我一条命去赎一场痴妄的罪孽,死是我最后的归属…用死去结束这一场笑话…
  姬月绫,来生,我们不复相见…
  洛漪歌的嘴角开始流出了鲜血,这是在那苍白绝美的容颜上唯一一抹殷红。
  那绝美淡然的容貌流露出了悲伤,仿佛舍不得什么,想要说出口,却始终化作嘴角的一抹苦笑…掺着那苦涩的泪吞回了肚子里。
  她双腿失力,倚靠在那朱红色的栏杆上,鼻间除了血腥味,还有檀木的淡淡香味…
  她抬眼看着那光芒渐渐熄灭的天候星,眼中温热,流出的竟是一滴血泪。
  一抹笑容在鲜红中勾起,仿佛回顾这一生时,看见了什么笑话一般…
  她哼起了一段曲子,那脆弱而美妙的声音在黑夜中断断续续…却依旧带着几分缠绵和缱绻…
  一朝梦回,那人穿着红色的长衫在自己耳边哼唱着同样的曲子…
  那时候情意翩然,一颗心早已失去方寸…
  她一身素色的长衫被鲜血染红了一片片,像是在黑夜中开出的一朵朵张扬的牡丹花…
  那好听的曲子停了,寒夜又回归了平静,天地依旧那么的沉静而薄凉,而那水榭阁楼只余少女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天候星的光芒灭了,新的天候星冉冉升起,却已不再是那耀眼而让人敬畏的那一颗了…
  丞月国有传言,得星辰派掌门者得天下,后来姬氏皇朝的七公主姬月绫野心昭然,寻得了星辰派掌门洛漪歌,一路招兵买马,招贤纳将,在洛漪歌各种帮助之下,与姬室皇朝打了一场硬战,死伤百万,将姬氏皇朝的子孙屠尽,丞月国元气大伤,可姬月绫得到了皇位,得到了天下。
  姬月绫很快就稳定了局势,更要纳凤君以延续姬氏的血脉,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国师洛漪歌身上,她知道姬月绫太多的秘密,对于姬月绫来说,她更是一个未知数,都说得星辰派掌门者得天下,倘若洛漪歌日后相助他人,那么洛漪歌便是她最大的敌人。
  可就在各种猜忌之下,洛漪歌死了,服毒自尽,听说那种毒叫‘深情’,坊间传说洛漪歌本该百毒不侵,可唯有一种毒才能夺她的命,那就是‘深情’。
  那个传奇一般,如神祇一般存在着的女人死了…死得无声无息…
  洛漪歌在黑暗中飘荡…仿佛听到了很多声音…婴儿的哭泣声…人们的咒骂声…还有血肉被割破的声音...震耳欲聋…鼻间皆是刺鼻的血腥味和烧焦的味道。
  她眼前似乎有一道光,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当洛漪歌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后,发现自己正在半空中,看着脚底下那一对人儿…
  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姬月绫…
  两个人吻在一起,难舍难分,而自己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像是一幅画,在自己眼中却是血肉模糊,破碎不堪…
  一阵风吹散了脚底下的画面,仿佛是一捧黄沙,一吹即散…
  出现在洛漪歌眼前的还是熟悉的画面…漫天的火光,婴儿的哭泣声,人们的求饶声,士兵们那整齐的脚步声,还有马蹄声…血肉被刺破的声音,血潺潺流出的声音…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像是怎么也洗不掉的罪孽,一点点沾染在这混乱不堪的尘世间。
  这是战争的苦难,而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画面一转,来到了皇宫内…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那五爪金龙盘旋的柱子上,沾了血,预告着一场残忍的屠杀。
  【皇爵星不灭,帝王星难安。】
  在宫殿上的是自己声音,也因为自己这句话,丞月国姬氏子弟被一屠而尽,那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是姬氏子孙的嚎啕声,是他们的血溅出的声音,是他们诅咒的声音,最后回归到了平静,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就连手起刀落的士兵,都不敢直视地上的血迹…
  这是一场屠杀…这是一场罪孽,是谁都无法独自承受的罪恶… 【洛漪歌!你是恶魔!我徐飞星不会再与你为伍!】
  是那孩子的声音…那比自己小两岁的人,自相识开始,他总会在自己身边撒娇,像自己的弟弟一般…
  可是他长大了…他可以拿着长、枪上沙场杀敌,可以为姬月绫为自己抛头颅洒热血…
  但是他离开了自己,因为一场姬氏血脉的屠杀,他不齿他愤怒,他却无法对自己下手,最终那个总是对着自己唯命是从的孩子选择了离开…
  那决绝的背影渐行渐远,而自己则被扔在孤独的黑暗中,似是被无边无尽的暗夜所束缚,再也无法走出去了。
  【她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
  姬月绫在下棋,而在她对面的,是洛漪歌为她找来的谋士,也是姬月绫今后最得力的助手,李乾坤。
  【真狠心呢,不过这颗棋子如今当真是危险至极。】
  李乾坤的话一如既往的,带了几分提示。
  【我知道的…】
  你知道的,姬月绫,一直以来不知道的人,是我…
  洛漪歌笑了,可是她却感觉不到自己的笑,更感觉不到自己泪…仿佛一切在此刻都是虚无的。
  【你会负我么?】
  是自己的声音回荡在姬月绫的卧龙宫里,卑微得像是尘埃一样,在红尘里漂浮不定。
  可是没有回答,姬月绫甚至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其实洛漪歌早就知道了结局,她倔强地相信着人定胜天,可始终天意难违…
  姬月绫,本命天劫星,绝星入命,生来寡情薄幸,无情无义…
  寡情薄幸,无情无义…
  姬月绫,我始终还是对抗不了天命…
  【朕会纳凤君,而你会是朕的国师。】
  姬月绫的声音,一如那一晚上给自己哼歌谣时那般清澈,可却不再温柔。
  【国师?呵…】


作者其他作品

星火燎缘

上一篇:分久必合[娱乐圈]

下一篇:春夏秋冬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