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病美人师尊的千层套路

作者:食鹿客 时间:2022-12-21 09:55:03 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云舒尘堂堂一方长老,风姿绰约,美貌多金,是修仙界不可多得的妙人儿。

  唯一不好的是,她虽然修为强横,但体质孱弱,娇娇柔柔,宛若西施弱柳扶风之姿,一年四季能染八次风寒。

  身为鹤衣峰唯一弟子的卿舟雪担忧不已——给她的师尊夏天打扇,冬日添暖,冷时加衣,热时消暑,按时喂药,争做二十四孝好徒弟。

  师尊半夜咳嗽难以入眠,卿舟雪将人搂入怀中,整夜哄睡。

  师尊操劳门派事宜,累得脸色苍白。卿舟雪眉头一蹙,看不过去,主动揽过内外大小事务。

  师尊打不动架,掩唇咳血,眼波水光潋滟。卿舟雪看得心惊胆战,拔出长剑让她指哪打哪儿。

  而那一夜,罗帐轻揭,病中美人勾着她的脖子,蹙着眉十分难受,“徒儿,这里好热……”

  一夜过后,卿舟雪万万未曾想过。

  还能这般治病。

  都是套路。

  —————

  云舒尘算了一卦,捡了一个大机缘。

  本以为是什么天材地宝。

  没成想是个八岁就克死全家的小天煞孤星,雷劫连连。

  后来反让她赔了精力,赔了钱财,赔了半座峰,险些倾家荡产。

  最终还赔了心。

  时过境迁,小煞星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女子。眉目清冷,白衣翩然,她的剑法浑然天成,举世皆惊。门派中无不赞叹大师姐天之骄女,有羽化登仙之姿。

  她是天上一片飞雪,纯白干净,落得人间满满。

  只可惜足够冷淡,年纪轻轻,不解风情且死不开窍。

  话本子里的逆徒冲师,现实中的乖徒儿耿直得让她发愁。

  ——有传言道,从此本就多病的鹤衣峰峰主,愈发柔弱起来,已经到离了徒弟活不了的程度。

  清冷温柔徒儿x又病又娇师尊

  1v1,he,互攻,慢热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舟雪,云舒尘┃配角:阮明珠,柳寻芹,林寻真,白苏,越长歌,梵音,唐迦叶┃其它:

  一句话简介:清冷徒儿和她那柔弱妩媚的师尊。

  立意:建设和谐新师门。

 

第1章

  “听闻卿家的媳妇有了。”

  妇人佝偻着腰,裤管撸到膝盖,双脚和稻苗一并插在泥里,泡在水中。她停下来擦把汗的功夫,有意无意说起的这样一句话。

  另几个农妇脸对着土地,“难怪没见她出来做事。”

  “明眼人都知道不是她丈夫的。”

  一位稍微年轻点的媳妇儿闻言讶异,循着声音一眼瞪了回去。“苏姊姊是很好的女人,胡说八道什么。”

  “卿秀才体弱多病,你婶瞅着他长大的。大夫来瞧过,他那活儿不行,这辈子就是无儿无女的命。”

  她们黝黑的脸色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生活穷苦,最苦的大抵是女人。苦得久了,深觉诸事无聊。现如今见了好山好水不笑,见了好人好事不笑,反倒一见到人家里头鸡飞狗跳,横生事端,就莫名地衬出自己穷日子中的一点点好来,于是高兴。

  人但凡有这一点点好,再鸡毛遍地的日子,竟也显得没那么不幸。便可以凑合过下去。

  村口的流言蜚语从这个茅草屋窜到另个茅草屋,最终在一座明显高贵不少的砖房前风浪止息。

  卿生扶起娘子。他的目光紧盯到她一天天隆起的腹部,恐她磕到桌角。

  纵然年纪不轻了,她的身子骨也如柳条纤细,文文弱弱,与寻常村妇的霸蛮粗壮全然不同。只是近来怀孕臃肿了些,显得丰腴白嫩,仍不减美貌。

  她人生得灵秀,那双手也是一样。上下翻飞间,能在一面绸子上绣出游鱼走兽,连眼珠子都栩栩如生。靠这个能换出一栋小砖房的银两。

  这样鹤立鸡群的女人,本不该生长在这片土地。她像是深闺的小姐,将来要嫁给贵人的那种金枝玉叶。

  可她只嫁给了一般的秀才。一般的家世,一般的清贫,书也读得一般。唯独不一般的是,他清清秀秀,比寻常男子更生得一副温柔心肠。

  卿秀才这辈子确实是无儿无女的命,自打第一次光屁股在河里洗澡被人瞧见,全村人都知道这个事情。

  洗澡是笑谈,听到他成亲则更是笑谈,可第二日新过门的漂亮媳妇一抛头一露面,人人都像哑了一样。

  待过了几年,再听说他的娘子有喜,这笑声又卷土重来,就着风言风语更窜高一层。

  卿秀才从小被嘲到大,他习惯了。娘子不是那种人,他心里清楚。习惯归习惯,清楚归清楚,到底是乌鸦叽叽喳喳叫得晦气,所以苏婉养胎期间,他放下了学堂的工作,只在家陪她,闭门不出。

  苏婉是高兴的,虽然在流言蜚语里名声已然十分不堪。但她相信这是上天的旨意,这孩子也定是一个福星转世。

  卿秀才原也是这么想的。

  可惜那个女娃呱呱落地时,就这样带走了他此生唯一的福气。

  那天,她的娘亲用一天一夜流尽了血,听到哭声才断了气。卿秀才用白布包着这个温热的小小的生命,用白布包着逐渐冷却的娘子,他独自怔然,分明是新生,却落得一家缟素。

  那天杜甫的诗正读到最后一篇:岸风翻夕浪,舟雪洒寒灯。

  卿舟雪。

  这孩子生得凄清,名儿也取得带着丝丝冷意。父女两人,从此便在这寂静的墙中相依为命。一个慢慢变老,一个悠悠长大。靠着学堂收的几个钱,日子过得不富有,却也不是很拮据。

  只是几年以后,某个平平无奇的早上,一桩事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野种!”

  村口的王家小子向来嚣张,听闻这家丫头的娘亲是偷汉子了才生的她,心下鄙夷,情不自禁地起来想欺负捉弄人的心思。

  他爬上围墙拿泥巴块砸某个在家里念书的小姑娘。卿舟雪偏了脑袋,没砸中。墙头瓦滑,她一眼扫过去,只听到噼里啪啦一声,王家小儿直挺挺地从墙上摔了下来,瓦片刚好扎进了脑门心,抽搐一二,再没了生气。

  卿舟雪绕出去,看他身下一摊血,直蹙眉,一时不知怎么办。好巧不巧爹爹结课归来,一见这阵仗,大惊,吓得手中课本书卷掉了一地。

  “这,这是如何?”

  “他自己摔的,脚踩滑了。”

  事后王家找上门来,骂骂咧咧,哭爹喊娘,闹得一整村都知道了这事。虽然调查清楚原委,卿家并无过错,也还是出了几碎银息灾。

  后来这件灾祸被人归功于巧合,也渐渐淡了。但卿舟雪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隐约察觉到了些不对劲的。

  她随着秀才出门赶集,切肉的屠夫偏生手滑刀子一飞,直直冲着卿舟雪来。她的瞳孔一缩,那白刀子却没插入她稚嫩的身躯,反而掉下来砍到了别人的脚。

  她随着秀才去学堂教书,还没识几个字儿,房梁便轰隆隆塌下来,所幸只砸到了几个桌子板凳,吓到了几个小儿的心脏。后查明是生了白蚂蚁,貌似也不关她什么事。

  她出门捡点野菜,不远不近,就在村口的那条河边。昨夜歇了一天的雨水,恰恰在她拔下第一根野菜时欢畅地下了起来,山洪倾泻,一下子淹了半个村。自然灾害,所以更不关她什么事情。

  可是这样的次数多了,所有的巧合总是伴随着卿家小姑娘的出现而出现,世人便再也没办法忽视了。

  谩骂,羞辱。

  到最后的恐惧,敬而远之。

  学堂因为这个小灾星办不起来,纷纷散了课。卿秀才断了唯一的财路,眼见的日子也一天天艰难起来。他以前是个儒雅的男子,生活的磋磨把这份儒雅冲淡再冲淡,最终只留下遍地狼籍的沧桑,爬入脸上一道道皱纹里。

  “闺女。”他把大手放在卿舟雪的头上,看着那孩子的面颊也变得和自己一样消瘦。

  他努力在她身上寻找亡妻的影子,可惜闺女长得实在不够像她。苏婉人如其名,温和端秀,而眼前这小孩只有巴掌大的脸,都已经透出一分疏离的冷色。

  闺女不像娘子,也不像自己。她到底是打哪儿来的?要降生在这样一个本就饱经磨难的家庭,要生生地让夫妻阴阳两隔,要让他的后半生这般孤苦窘迫。 Fxsw.org

推荐文章

服软

死遁后,女主为我入魔了

新婚夜,崔小姐悟了

桃花债找上门来了

正道之光已下线

寒山纪

不做朋友

在无限游戏里当社牛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病美人师尊的千层套路

上一篇:服软

下一篇:繁星绽放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最苦的大抵是女人。苦得久了,深觉诸事无聊。现如今见了好山好水不笑,见了好人好事不笑,反倒一见到人家里头鸡飞狗跳,横生事端,就莫名地衬出自己穷日子中的一点点好来,于是高兴。

这句话好有感觉
修仙修了个寂寞
好像是gl
匿名 的原帖:
好像不是好像
匿名 的原帖:
是gl啊,简介写着的小姑娘成长变亭亭玉立大师姐 第三人称也都是她,偶尔会有些gl文上传的,正常
好像是gl
匿名 的原帖:
好像不是好像